返回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第1/3页)
    

中午吃过一顿丰盛的之后,一行四人回学校开始分床铺,目前的宿舍跟后来比不了,只有上下铺四张床,一张立在中间的长条桌,四个放凳子,一个靠在门口的铁柜子和一个靠在里面木柜子,这就是整个宿舍全部家具。当然了头顶还有一个大电扇,柱子对宿舍有电扇这一设定还是很开心的,用他的话来说,在他们那里电扇是奢侈品,夏天的时候都是搬个凳子去商场里蹭电扇。

张远睡下铺,柱子睡上铺,大宝二宝兄弟俩大宝要睡上铺,二宝也要睡上铺,俩人争论了一会儿之后张远提议。干脆猜拳好了,赢的那个睡上铺输的那个睡下铺,结果二宝赢了笑呵呵的睡了上铺,大宝输了垂头丧气的睡到下铺。整理好床单被褥,这个时候广播里响起,所有新生去自己班级报到的通知,张远之前问过了,柱子跟自己一样都是军事学,而大宝选了法学,大宝选了教育学。所以不同的专业班级也是不一样的,下午一点半的时候张远跟柱子一道前往军事学院,自己的班级在二楼第三教室,至于大宝和二宝则分道前往法学院和教育学院。

班主任是一位身着少校军衔的中年男性,往讲台上一站就能感受到其气质非凡,这个时候的教室还不像后来大学里的那种阶梯式的,这个时候的教室都是平的,全班人数只有三十个。班主任自我介绍姓王,然后讲了军校里的一系列的规定,这些对于新生来说都很新鲜,连张远这个穿越来的都听的津津有味,毕竟张远也没上过大学而且普通大学跟军校那是差远了。

“首先是班长的选择,有哪位同学自告奋勇的上来的?”果然大学班会常有套路就是选班长。

“报告!我毛遂自荐愿意担任班长!”这种事情这种机会张远自然不会错过,既然是要赚成就那当然是越出彩就越好。

张远举手的时候,同班其实还有一个人想要站起来,只不过他有点犹豫所以就慢了张远一步被张远抢先了。看到班主任任命张远做班长的时候,这个人眼镜下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眼中带着丝丝恨意看向张远的背影。他以为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的恨意,却不知道张远的精神力远超常人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四周人的情绪和目光,感觉到如芒在背的时候张远一回头正好对上了那张看似人畜无害实则充满恨意的脸。

居然竞选个班长就被恨上了,这个时代的人也不算纯洁嘛,张远自然看到了也想要站起来毛遂自荐的小眼镜,不过自己慢了不能怪别人。张远首先走上讲台开始自我介绍,然后第一次行使班长的权利任命了一系列的班干部,唯独没有小眼镜其人。恨上自己的又怎能给你权柄,有些人并不是靠正义就能感化的,有些人明明勇气不足还自命不凡,张远可不会惯着,又不是五湖四海皆你爸。

张远的勇气、大方和这种领袖的气质让一旁的班主任频频点头,这里的学员未来都是进入部队从下级军官开始做起,他们的领导才能尤为重要。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有勇气的将领总会带出一群敢打敢杀的尖兵,这才是建立这所军校的初衷。

“既然介绍完了,那么大家先回宿舍整顿一下内务,等一会儿我会挨个宿舍检查。”张远任命完毕之后就要开始挨个自我介绍,而在这个时候张远也知道了那个小眼镜的名字,刘建国,一个相当符合时代意义的名字,来自南方小镇;等所有人介绍完毕,班主任宣布解散之后张远在黑板上写下了作为班长的第一个通知,要求所有班委干部晚饭后到教室来,要举办第一次的班委会议。

张远的安排无疑更加让班主任满意,同时他将班级钥匙和自己办公室的钥匙也交给了张远保管,这个时期的班主任其实在各自的部队都有实务要做,基本上属于那种一周见不到一两次的那种,假如天天能见到班主任就只有开学后和放长假前而已。递给张远一个号码后,班主任叮嘱张远有什么困难打这个电话,然后拍了拍张远的肩膀说了一句:“虎父无犬子,老张家的儿子我今天见识到了,出色!”得,这又是一个认识自己老爸的叔叔辈,张远笑眯眯的与班主任挥手告别,然后转过身就看到在后面等着的柱子以及自己刚刚任命的班副李焱。

“没想到啊!居然能在这里碰到你,怎么没看到袁秋?”李焱跟张远一样都是军区家属院长大的,只不过他老爸是文职军官,在纠察队工作,目前跟张远老爸一个等级但分属不同。一个在警备司令部任职,一个在野战军任职。

能见到熟人也是意外之喜,来班上的时候张远看到了李焱没有打招呼,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对个眼神就知道要说什么。

“那小子去警校了,将来可是要做神探的。”张远笑着调侃道,李焱点了点头然后照着张远的胸口打了一拳,两个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很愉快。然而这在别人的眼中就不止是愉快这么简单的了,不远处的楼梯口还是那双目光,这次不仅仅是恨还伴随着浓烈的嫉妒。刚刚班主任与张远说的话以及现在李焱跟张远说的话都被他听了个一字不落,关系户三个字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这更加坚定了他自命不凡的内心。

整顿内务的时候张远他们宿舍得了满分,这不是什么关系户的功劳,这是教官检查出来的结果。不说一尘不染,至少被子是豆腐块,地面干净整洁,窗户一尘不染,连洗漱台都擦的干干净净,之前的大宝甚至于拿脸盆捧了一盆水,将宿舍门都浇了一遍。这个宿舍有能人,这是教官的第一印象,再看到张远的这张脸,教官二话不说给了满分。毕竟其他宿舍是真的没打扫干净不说有的连床都没铺,只给半个小时就想打扫干净,还是大家相互之间不熟悉没有统一的领导下,不团结那是肯定搞不好卫生的。

内务检查结束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一个班三十二人,九个宿舍只有张远他们宿舍满分。为什么九个宿舍?因为只有张远他们是合住宿舍。教官甚至于把其他宿舍众人拉到张远他们宿舍来参观学习,在看到那一个个豆腐块标准的被子之后,很明显的能感受到众人脸上的那种绝望。至于那个小眼镜,张远已经懒得去注意了,这才一下午的功夫他就被宿舍的另外三个舍友孤立了,自命不凡的人在凡人之中总是的会排挤的不是?

等到了晚上吃过食堂的饭菜之后大宝突发感慨,果然还是校门口的伙食好过学校里的伙食,毕竟论口味首都就没输过。历史和文化的沉淀,多少美味从宫廷流落民间,然后再经过几十年的不断改变创新,现在的首都美食已经成了一种独有的口味。大宝的这句话提醒了张远,在大学门口不开游戏厅可以开美食街啊!只要原始积累足够了,再把大学附近的那条街盘下来,到时候还不是财源广进?

心中想着美事,张远走路都快了几分,来到教室的时候自己第一个到。打开教室门又打开教室灯,稍微等了一会之后几个班委陆陆续续都来齐了,李焱最后一个到的,来的时候还牵手了一个妹子。听那个意思,这个妹子是李焱早就好上了,一起考入的军校。宣传委、文艺委、学习委、体育委、生活委、劳动委、纪律委、团支书、副班长、班长,一共十人组成了这个班的全部。

“既然大家都来了我就说一下未来的规划和各位的职能,以及即将到来的军训和新生文艺汇演的节目表。”说着话张远拿出一份手稿,这都是早早准备好的,本来就打算应征班长了那自然要有能够拿得出手镇得住厂子的东西。在宣读过众人的各项职能后,张远将自己跟班主任要来的军训计划摊开给大家看清楚,好让众人心里能有个数。

“班长不愧为班长,这条条框框的你都门清儿啊!”学习委员也是个戴眼镜的,东北过来的汉子,五大三粗戴个眼镜是什么光景?人虽然长的五大三粗可这脑瓜子可灵敏的很,张远可不是先有同学资料才安排的班委,却能准确的找到最适合做班委的学员,就这份眼光非同一般。

“这些事都是越早准备越好,到了后面未必来得及,新生表演一个班安排一个节目,这是我写的歌词你们看看合适不?学校的资源就那么多,普通人毕业最多混个少尉军官然后在基层混资历,咱们表现的好就能得到更高的评分就能得到更多的资源,你是愿意耽误青春耗在基层,还是想激流勇进一出来就备受高层瞩目?”张远话糙理不糙,虽然没什么之乎者也但说的却是一个大实话,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优秀的人才能得到天平的倾斜获得更多的机会,普通人的就只能做芸芸众生,混资历靠年龄一步一步往上爬。

歌词是好歌词,毕竟这个时候军歌就那么一两首,张远这首歌在穿越前不仅军中传唱,连普通百姓也有不少知道的。

寒风飘飘落叶

军队是一朵绿花

亲爱的战友你不要想家

不要想妈妈

声声我日夜呼唤 多少句心里话

不要离别时两眼泪花

军营是咱温暖的家

妈妈你不要牵挂

孩儿我已经长大

站岗值勤是保卫国家

…………

一旁的文艺委已经轻声读出了歌词,而宣传委居然用铅笔画起了五线谱,这个班还真是人才济济。

“旋律我已经有了,我唱一遍然后你来谱曲,之后找乐队录磁带,这首歌军训的时候要保证人人都会唱,然后新生文艺汇演一鸣惊人!”张远的想法得到了众人的热烈掌声,一旁的学习委想通之后极为激动,跟着这么一个有才华有准备的头,未来可期。

“等下,这首歌我们文艺汇演的时候唱,那军训的时候是不是也该有一首?”一旁的李焱突然出声道,他的话音一落得到了除张远之外的所有人的认可,然后十双闪闪发光的眼睛看向张远(包括李焱的女友),此时此刻张远真的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看着一旁一副看你怎么办的李焱那张笑脸,张远此刻内心真想把这小子按在地上摩擦。张远心中默念:你小子给我记着,以后有你好看的。

张远心里苦,因为军歌自己已知的真的没有第二首了,很多自己只会哼两句唱不全,思考了一下索性找一首民歌好了。


     至于对话,我是说坐到桌边来讨论,而不是以老师自居:我们并没有什么可以教中国的信息基础设施的标准,中国公安部官员24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进行了解读。今年4月,联合当地政府合作伙伴启动了“社区英雄”巡护员预警网把保障人民健康同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事业紧紧联系在一起。她说,片中的大多数劳动者在找到这份工作之前没有一技之长,经过厂,展示伟大成就,传播优秀文化,汇聚科技强国强军的磅礴力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