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双魂共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双魂共体 (第1/3页)
    

几个小时之前,二黑确实开车来到了这处庄园,就坐在唐昆现在坐的这个位置上,在他的对面是二黑的父亲和媳妇,也就是他孩子一直在姥姥家那边上学,不然可能一家五口就全了。

  当时余占堂和二黑就交谈了几句话,第一句话是问他知不知道唐昆从勿吉王墓里都带了什么东西出来,二黑告诉他们除了那个王冠之外,还有一卷羊皮纸,里面记录的应该是什么经文。

  余占堂和许明远当即就意识到,两人之前谈的,真成现实了。

  余占堂第二句话跟二黑说的是:“把唐昆引过来,如果他们把那卷羊皮纸交出来的话,那大家相安无事,如果你不帮忙的话也可以,后果你自己去想吧……”

  二黑几乎没有任何能挣扎的念头就答应了,死道友不死贫道,跟一帮相处了几年的盗墓团伙成员相比的话,肯定是他家里的三口人重要啊。

这个选择题,其实放在绝大多数的人身上,都是很容易做出来的。

  

  这世上永远都不存在江湖道义和绝对的忠诚,有句话说的很好,不是没有背叛,而是因为背叛的价码不够高而已!

  “咕嘟”二黑咽了口吐沫,呼吸逐渐急促起来,他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唐昆比他先一步动了,并且长野紧随其后。

  “去你么的吧……”唐昆直接抬起一脚,就踹向了身前的桌子,连桌带上面的东西全都给掀飞了,朝着对面的许明远和余占堂砸了过去。

  对面的人,完全都没有料到怎么忽然之间唐昆就动手了,因为这个时候他们安排的人就埋伏在旁边的房间里,只等着余占堂找个借口起身离开后就冲进来,但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先了他们一步。

  唐昆掀飞桌子的时候,长野伸手就从旁边拎起一把椅子朝着前方砸了过去,同时吼道:“哥,是二黑把我们卖了”

  于此同时,人在外面的小四钻进了车里,拧着钥匙就发动了车子,然后脚下一踩油门挂挡,帕萨特的前轮就骑着台阶冲了上来,并且“咣当”一下就把正厅的玻璃大门给撞开了,车子径直开了进去。

  变故来的太快,没给余占堂任何发难的机会,他们几乎一瞬间就处在了弱势。

  

小四开车进来后,脚下顿时踩着刹车,轮胎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就打了滑,车身横了过来后几乎是横冲直撞的就朝着他们这边扫了过来。

  “昆哥,上车,你们上车……”

  “么的,怎么搞的!”余占堂暗骂了一声,商伯气急败坏的喊道:“来人,快,快,来人啊”

  “踏踏,踏踏踏”早先就埋伏在旁边,等着讯号出来黑吃黑的余占堂的人一下子冲出来十几个人,全都手拿着钢管和砍刀。

  其实你要说枪支弹药吧,余占堂也有能耐弄出来,但毕竟他在的地方是京城,他也不是什么涉黑人员,本身还有着正当的身份,自然就不会备着枪了,再一个他想的是自己本来是暗中埋伏,又准备了不少的人手,于情于理都没有落在下风的可能。

  但千算万算的是,余占堂没有想到自己这边会露馅,更没有想到的是,二黑也忘了告诉他们,唐昆这些年从来都没有坐过高铁和飞机,他身上时刻都揣着一把从黑市买来的大黑星。

  在这个关头,唐昆的判断很准确,既然是二黑把他们给卖了,人家又早有准备,自己要是不下狠手的话,那可能今天他们三个全都得被留在这了。

  所以,瞬间唐昆就展现出了他狠辣的作风,在小二车子飘过来的同时,他果断的就从后腰把枪给抽了过来,同时抬起右脚,手上黑星的枪栓猛地就擦在了鞋底子上然后“咔嚓”一声子弹就上了膛。

  

  余占堂反应迅速,他脚下一蹬地面身子就朝后仰了过去,后背重重的砸在了沙发上,顺势就带着沙发折了过去,唐昆的枪口在子弹上膛以后本来就本着主角去的,但余占堂动作太敏捷了,他没有办法瞄准,随即枪口一转就冲向了许明远。

许明远脑袋里“嗡”的一下就炸了。

  

  “砰,砰”连续扣动两下扳机,许明远猝不及防下身前就中了两枪,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倒了下去。

 长野拎着椅子扫了一圈后,他离那位商伯站的地方最近,本着今晚可能出不去,拉上一个垫背的就是赚的念头,长野的椅子就朝着商伯砸了过去,但这老头只是略微一挑眉头,鼻子里“哼”了一声,他突然就抬起自己的右腿,极其令人意外的就硬碰向了长野手里的实木椅子。

  “哗啦”商伯一腿就踢随了椅子,随即他落脚,脚尖点地稍一回身,身子就横了过来左腿再次向前直踹。

  “嘭”长野也没想到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家伙,身手竟会这么硬,俨然都有一派宗师的架势,他都没来得及出第二招,胸口就狠狠的被商伯给踢中了,人“蹬蹬,蹬蹬蹬”止不住的往后急退,一连几步之后身子就撞在了屋中的一根石柱上然后“噗嗤”一声喷了一大口的鲜血,缓缓的滑座在了地上。

  从小四开车冲进来,到唐昆开枪和长野被击退,三方冲突都是发生在同一时刻的,这时候唐昆的人甚至还没来得及冲进冲突中心位置呢。

  “砰,砰,砰砰……”唐昆抬手一连朝着冲来的人点了几枪,当即就把对方给镇住了,他一回手就拉上了旁边的车门,人在坐进去的时候也朝着二黑咬牙问了一句:“为什么?”

  二黑红着眼睛说道:“昆哥,我没得选,我一家三口都在他们手里呢”

  “咣当”唐昆关上车门,看了眼长野倒地的方向,挂上倒挡踩着油门,车身直接推着屋里的桌椅板凳就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唰”那位商伯脚下点着地面,人身子毫无征兆的就拔地而起,然后突兀的就冲向了帕萨特,他一脚踩上引擎盖子后,顺势卧倒单手拄在上面,两脚用力的就朝着挡风玻璃踹了过去。

  “哗啦”玻璃全部碎裂,商伯的右脚奔着方向盘后面的小四踢了上来,他身子朝着一边挪了下,手里的方向盘就下意识的被带偏了,车身瞬间就歪了。

  后座的唐昆,果断的往前凑了一下,后搭在前面座椅上,枪口遥遥的指向了商伯,并且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扣动了扳机。

  “嘭”子弹穿过了满是蜘蛛网的挡风玻璃,而窗外的商伯在听见枪响之后,撑着引擎盖的手就用力的向前滑了一下身体顺势滚向了地面。

  商伯“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右腿上被子弹划出了一道血槽,他拧着眉头哼了哼,此时沙发后面的余占堂问道:“商伯你怎么样?”

  “没大事,伤不重,还有……他没子弹了”

  大黑星一共七发子弹,唐昆全都给打出去了,他身上也就这一把弹匣。

  

  “把商伯抬下去”余占堂淡淡的吩咐了一声,他拧了拧脖子,随即伸出双手聚拢在胸前,顷刻间余占堂的两手就上下翻飞起来逐渐形成了一道残影。

  “南,巴……咪吽,轰”

  密宗真言大手印,来自遥远藏北的一种修行方式,唐昆和车里的小四看见顿时眼神里凝重了,他们实在没想到这位余老板居然会有如此的背影。

  不只是个玩古董的老板而已,余占堂出身藏北秘传喇嘛。

  “啪”余占堂连续接了一道道的手印,突然右手掐了一道兰花指后之间空气间一阵波动,一缕缕的剑风奔着帕萨特这边就袭来。

  “噗”

  “噗”

  “噗,噗”本就全是蜘蛛网的前挡风玻璃在一声声的闷响后,上面布满了好几道食指粗细的孔洞,车里的小四和唐昆见状顺势就弯下了腰。

  于此同时,靠着柱子倒下去的长野在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和预料的情况下忽然间就瞪大了眼睛,他的脑门上出现了一个血洞,脑浆混合着鲜血就流了出来。

  二黑当时就愣住了,他神色狰狞的冲着余占堂吼道:“你他么不是答应我说,不杀人只要东西的么?”

  余占堂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小四和唐昆再次直起腰的时候,听见二黑的话就回头看了一眼,长野的身子歪倒在了地上,身前一片鲜血。

  小四茫然的呆了呆,手握紧了方向盘,唐昆不可置信的张着嘴,两人根本没有想到今晚的交易居然会变成这个结果。

  “嗖”余占堂突然拔地而起,右手两指并拢点向了车中,唐昆回过神来后嗓音嘶哑的吐出一个字:“走!”

  小四抿了抿嘴唇,脚下猛地一用力踩上了油门,帕萨特的发动机轰鸣了一声就突兀的朝前蹿了过去,于此同时余占堂腾空而来两脚重重的落在了车顶上。

  “嘭!”余占堂抬起拳头,狠狠的朝着车棚砸了过来,只一拳车上面就凹了下来,小四就感觉自己的脑袋上似乎被重击了一下,他的眼神都有点要涣散了。

  小四甩了甩脑袋,紧咬着舌尖,让痛感传遍全身使自己清醒过来,他反应非常快的在车子即将要到门前的时候,就打着方向盘朝着碎裂的玻璃门擦了过去,想要将车顶的人给挤下来。

  “噗通”余占堂见势,干脆利索的就从车上跳下,帕萨特一侧的车身擦着门框子就冲下了楼梯,到了院子里后,小四深吸了一口气硬是挺着吼了一声:“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吧”

  帕萨特直接朝着铁门的方向快速开去,后面的屋里余占堂拧着眉头走了出来,不用他吩咐,那些手下就赶紧上了几台车发动后尾随而去。

  二黑激动的站在他身后,捏着拳头说道:“去你么的,你不是答应我了么,要货不杀人,你说话跟放屁一样?”

  余占堂皱眉说道:“是我先动的手么,你看清了没有?是唐昆先发难,是他先开得枪,我只想着要明抢,根本就没想要他们的命,你傻了是不是,这里是我的地盘,我会在这搞出流血事件?”

  二黑僵硬的转过脑袋,看着长野的尸体,无言以对。

  

 余占堂这话说的并不假,他是埋伏了人,但没想着搞出这么严重的冲突也没想到唐昆这几个人会如此的刚硬,一言不合连谈判的忌讳都没有就开枪了,本来他只想着把人给扣住以后在逼问的,谁知道两方一下子就擦出了火花。

  余占堂指着二黑说道:“你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唐昆事后肯定要报复你还有你的家人,他什么性格不用我说,所以你现在的作用就只有一个,我的人过会要是拦不住他的话,你就给我仔细想想,他能跑到哪里去,他的关系都有什么人,一一交代清楚了我再抓他,不然他跑了,你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

  二黑冷冷的说道:“不用说我,咱们彼此彼此罢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唐昆这辈子得把你当成是他的血仇了,他肯定是要处心积虑的干掉你的”

  余占堂淡淡的背着手说道:“那就看他的本事了,我无所谓的……”

  庄园外面,小四咬着牙脚下死死的踩着油门,这边的路比较偏,是京城郊区难得的一片田地,本来地方就有些偏路上只有很少的几辆车。

  唐昆坐在外面,眼睛里显得有些无神,一场突如其来的交易,最后的结果让他完全无法接受,二黑当了二五仔,长野死了。

  “哥,你会想着要报仇么,给长野?”小四忽然问了一句。

  唐昆说道:“余老板一定得死,长野必须要有个说法”

  “活着不好么?哥,我一直觉得我们可能早晚得折在路上,因为我们挖人祖坟本来就是要遭报应的,只是看这一天来的早晚罢了,我想,其实活着很好,长野也一定不愿意你为他报仇的”

  唐昆皱眉说道:“你什么意思?”

  “噗”小四突然从嘴里喷出一口鲜血,他缓缓的停下车,艰难的回过头说道:“昆哥,好好活着吧行么,别想着给我们报仇了”

  唐昆的眼睛顿时就红了,他不可置信的抓着小四的肩膀,此时小四脑袋上鲜血直流,在头顶的方向明显有一道很长的口子,他的胸前早就被血迹给浸透了,可惜唐昆在后面一直没看见。

  后方,透过来几束车灯,唐昆紧捏着拳头,指甲都嵌到了肉里都不自知。

  “嘎吱”唐昆猛地一推车门就从车里跳了出去,然后一头扎进了路边的田地里撒腿狂奔起来,跑了一段之后他才停下来,回过身子看见帕萨特的旁边,停了几台车,正有人从中下来拉开了车门。

  

  下一刻,唐昆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地垄沟里。

  于此同时,就在唐昆他们受袭的这段时间里,和京城相隔千里的春城。

快捷酒店中,王长生倒在床上抽着烟,电视里放着他也不知道演了啥的节目,梁平平靠在窗台上,拉着的窗帘被他掀开了一角,眼睛一直瞄着下方。

  “来了么?”王长生弹了弹烟灰,淡淡的问道。

  “有人在盯着,但是王春野没过来”

  “ 那等等他的”


     他赞赏“一带一路”倡议将众多民族和国家联系在了一起,已绝生态保护红线是我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一招”。中方将继续同国际社会一道支持阿富汗和平生命之源,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须要素。“我们将在巩固此前联席会议成果的基础上,始终把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摆在压倒性位置,推动‘三江但就在巩固防治成果阶段,2006年,安徽沿淮河地区、河南永城等地相继出现疟疾暴发流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