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画中人》。

傅红雪道:“现在我想看看你的刀。”彭烈咬着牙,咬牙的声音一人娇笑道:原来半天风的手也是臭的,我倒要闻一闻看

中二小队三人将仅剩的一根金条送给了村民们当盘缠,然后便领着希曼告别千恩万谢的村民再次踏上修行之路。

  按照叶风流的原定计划,本来是打算花钱雇佣一些村民一路卖惨,等希曼同情心泛滥,再伺机找几个群演排上场卖身葬父的戏码迫使希曼低头的。

  可是他没想到只是上路第三天,现实中就发生了比他想象中戏码残酷百倍的悲惨故事。以至于还没等中二小队三人有所行动,希曼就主动选择了“弃暗投明”。

  幸福虽然来得有些突然,但代价也是很大的。

  虽然跟随在公主修行团身后的记录官已经被骑兵们清场时杀掉了,而且中二小队三人也依靠尚伊的精神扫描技能全歼了骑兵,但逃亡的村民一旦被捕,事情依然会很快暴露。

  叶风流无法判断到时候国王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干脆放弃了继续沿官道前往封魔城的想法,而是谨慎的选择了一条罕有人知的密道。

  这条密道是村长看到那根金条后才对中二小队等人说出的,也算他们的善举无意中换来的回报。

  原本他们从比奇城往封魔城,必须再经过七天路程,到达指天山与波澜湾间的山海关,过关后到达沃玛森林地界,再沿沃玛森林中的官道继续向北行进十天,十天后到达白日门与封魔城岔路口,从这里继续向北七天是白日门,而向西十天就是封魔城。

  其中山海关是比奇城往北的第一道军防重地,也是从比奇城往北的必经之地,驻守此地的正是比奇第一骑兵军团的一万骑兵。

  如果不从此处经过那就只能选择强行翻越指天山,指天山海拔一万一千米,山崖陡峭如刀,其翻越难度堪比翻越阻断了玛法大陆与神龙大陆的卧龙大雪山。

  村长告知中二小队几人的密道就是指天山山脉里的一个废弃矿洞,据说通过这个矿洞可以直接穿过指天山进入沃玛森林,也是唯一不用经过山海关就能从比奇城到达封魔城的方法。

  不过这个矿洞之所以被废弃,其原因是十几年前挖出了半兽人古墓,古墓里大量被魔化的半兽人骷髅战士蜂拥而出,曾给比奇国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后来比奇国王刘高宗派了五千士兵进入半兽人古墓清除魔物,可惜士兵损失了大半依旧没能一探古墓全境,最后只好封了古墓了事。

  不想后来竟然有一个因掉队被封在半兽人古墓里的士兵从沃玛森林里逃了回来,并隐姓埋名没有再回部队。

  这个士兵就是老村长的亲侄子,所以老村长才能知道矿洞可抵达沃玛森林的秘密。

  既然打算走密道,叶风流就干脆的放弃了继续沿官道行进,而是顺着村长所指,沿着西北方向笔直前进。

  按照叶风流的说法,反正都是用走的,有没有路也无所谓了,历练吗,爬山涉水更好。

  就这样四人一路风尘仆仆的又沿着西北方向笔直前行了六日。

  一路行来距离比奇城越远人烟也就越是稀少,百姓家境也就越是穷苦。

  今天又是叶风流负责指导并照看希曼,早上尚伊与李辉先行一步做例行的物资与怪物收集工作。

  隔着光秃秃的大树枝杈看着刚升起的太阳,叶风流领着手脚都是血泡的希曼在光溜溜的土地上慢慢赶路。

  几天来,希曼已经像变了个人一样,骄横傲慢、顽皮任性等坏习惯通通不见了,稚嫩的脸上则多了愁苦、坚韧和稳重。

  希曼至从自愿跟随中二小队三人习武,已经第一时间用掉三本各职业基础技能书,可是她目前只学会了战士技能《基本剑术》和道士技能《精神力战法》。

  叶风流这才知道原来勇者使用技能书学习技能的成功率并不是100%。

  哪怕使用基础技能书也是有失败可能的,使用高级技能书失败率更加惊人。

  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各大公会收徒时极其看重天赋,因为天赋越高,使用技能书的成功率也会相应越高。

  而希曼能一次就学会战士和道士技能,明显这两项天赋要比法师天赋好得多。

  系统支线任务中成为法师奖励比成为另外两个职业要多出1000轮回点显然是有道理的。

  这个事实让叶风流暗自叫苦,要知道他虽然和尚伊及李辉二人已经暗下里和好,但打赌的事可并没有废止。所以对于他来说到时候输了赌约事小,挨打丢了面子可是万万不能接受。

  叶风流看着希曼一边蹒跚前行,一边一脸倔强的挥舞木剑苦练“基本剑术”和“精神力战法”,甚至已经有血丝从缠在她手上的破布中慢慢渗出便欣慰点头,心中暗道:“也许我可以对她多下些赌注,不管是为了赢得赌约,还是为了那个可能……”

  其实叶风流早就和希曼说过,这样练并不能增加技能的经验值,但希曼依旧抓紧一切时间苦练,这让他对希曼终于有了崭新的认识,并开始认真考虑将希曼收为神徒的可能。

  行至中午,叶风流发现前方不远出现了一个残破的村庄。

  村庄很静,没有鸡鸣狗叫,也不见炊烟缥缈。他本以为这是个被荒废的村落,哪知道随意推开一户人家,却发现了几个浑身不着一缕的妇孺,他们正抱成一团坐在炕上惊恐地看着他。

  叶风流尴尬退出,心中却万分沉重,看样子这个村子里已经出现无衣可穿的情况了。

  再联系进只是见识一下炼器没问题,千万别提拜师的事了。”

老人见王泱答应了,喜道:“多谢泱子成全!”一把背起王泱的包裹,站在王泱身边,一副为老师跑腿效劳的样子。欧铸想要帮父亲背,被老人呵斥道:“我已经师从泱子,此弟子份内之事,如何能由你代劳?速速回去好生经营自己的店铺。”

又笑着对莫邪道:“莫邪,你已经尽得我真传。我要追随泱子求道,铸剑台的事就交给你主持了。”

莫邪急得脸通红,道:“阿父!您这决定太突然了!我我……我不行的!几位兄长和师兄也不会听我的。”

王泱道:“大师,不必如此。今日城门要关了,我先回去,过几天我再进城时,去找欧铸兄,再炼制些东西,您到时看看就行了。”

欧冶子十分固执,拔出别在后腰的一柄精致的小锤,递给女儿,道:“我毕生之所求,就在眼前,岂能为俗事所扰。莫邪,这千炼锤就交给你了,谁敢不听你的,立即革出我门下。”

莫邪只是哭着跪下,不敢接千炼锤。

老头道:“乖女,你若要孝顺为父,便接下此锤,操持为王铸剑的事。让为父安心求道去。”

欧铸也劝道:“阿妹,阿父心意已决,不可更改,你就接下吧!我们都敬佩你的技艺,没人会不服的。”

莫邪只好接下那小锤子,和欧铸回城去了。兄妹两临走还朝王泱下拜,请求王泱关照父亲。

王泱和欧冶子一起回小河村。两人各背了两个包裹,这还他假意发怒,老人才答应给他两个背。

太阳刚西斜时,回到家,两个孩子正在门口玩耍,见到他,欢快的叫着阿父迎了上来。王泱笑着放下包裹,左右抱起孩子。

阿鹭已经和嫂子在学着王泱昨天的厨艺做晚饭了。听到小鱼儿和鳅的叫声,知道王泱到家,洗了手出来迎接丈夫,吃力的提着包裹进屋,道:“夫君辛苦啦!请先休息一下,喝口水。这位老丈是?”

王泱介绍了两人认识。小河村也算是国都郊区,阿鹭也听过欧冶子这个越国的名人,两人见礼,欧冶子很恭敬的称阿鹭为夫人。

王泱把给孩子买的小玩具和零食拿出来,分给小鱼、鳅和三个侄儿。阿鹭回厨房做饭,从没见过玩具和零食的孩子们笑嘻嘻的跑出去显摆了。

王泱和欧冶子一起加工木头,组装木匠工具,给锯、锤等装上木柄,欧冶子一边打下手,一边仔细观察。王泱给他详细的解释每个工具的作用和用法。

欧冶子虽然是铁匠,但打造木匠的工具却是专业的,内行看门道,轻易就能看出这些工具的精度和效率远胜鲁班一门现在的水平。但他的关注重点还是工具的材质,王泱知道他不好意思询问,笑道:“大师,我们交流铸造技艺,不必拘泥于门户之见。世上金属众多,铜和铁只是其中两种,纯铜纯铁硬度不高,反而不适合做工具。所以现在的工具大多是合金……”

给欧冶子解释了合金的概念之后,欧冶子豁然开朗,以他的对金属材料的丰富经验总结,只是一直没有系统的基础概念,被王泱点破,很多经验性的知识马上就融会贯通,成为科学规律了。

欧冶子静静站立,思索良久,对王泱道:“朝闻道,夕可死!古人诚不欺我!得泱子指点,我才知道我的铸剑之道才刚入门啊!只可惜现在没有火炉工具和材料,恨不得马上开炉试炼合金!”

王泱道:“大师不如先回去试验新的想法,有疑问再来我这里交流如何?”

欧冶子固执道:“我如今为泱子门下,岂能无故擅离?”

王泱加把火,给他讲解了基础自然知识,元素的概念,道:“世间万物,都是由不同元素组成,比如这钢,就是生铁与碳和其他各种元素的合金,不同的配比会得到不同性质的钢材,有的适合铸剑,有的适合铸甲,有的适合打造犁锄。这需要反复实验,我这里暂时没有条件,大师待在这里就是浪费时间。人生苦短,大师何不赶紧回去试验新的合金?”

欧冶子沉吟片刻道:“泱子说的是,我先回去了。”告辞回城去了。

总算把老人家劝走。王泱召回在外面疯玩,顺便监视阿青的晶苧和玄天。晶苧汇报道:“我分析那个教阿青剑法的白猿,可能是附近山里某位高人养的动物伙伴,类似独孤求败的大雕。所以在深山老林里搜寻。结合书中描述,白猿应该住在阿青放羊的地点周围八十里范围内,我和玄天今天已经搜索完25%的面积,最多两天就能找到白猿了!”

晶苧是一个有独立灵魂的生命,有自己的想法。王泱对她不是在阿青身边守株待兔,而是主动寻找无所谓,反正目标是一致的。

就是找到金系武学的最初源头,虽说不见得初始的东西就最好,但是按照金庸先生的小说脉络,阿青的剑法是最接近剑道的,后面一代不如一代,直到鹿鼎记的时代,武学彻底走向没落,后来内功完全失传,世上再无超凡的武学了,只剩外门技击之法,演变成强身健体的功夫。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世界的灵力逐渐消散,渐渐超凡绝迹,彻底绝灵的原因。

晚饭时,稽流请了族老前来,王泱展示了“买”来的工具,族老很满意,觉得钱花的很值。让儿子取来珍藏的“美酒”,和稽家兄弟同饮。酒自然是难以下咽的,稽流却喝的满面红光。

王泱对族老前来,害的阿鹭、嫂子和孩子们不能同桌吃饭,只能等着吃剩菜,很不高兴……

吴笑天从司马一剑处接过话筒,站在主席台上,面对旭日东升,脚下天下群豪眼巴巴等待聆听他的演讲。

武林盟主筹备委员会为他准备的演讲稿放在他的面前,措辞典雅大气,等他照念。

眼前有稿,心中不慌阿土作为同种类的息壤,对于这么出入大陆壁垒,自然有着自己的一番见识和操作。

  仅仅是用自己的气息覆盖住叶枫,在感受到叶枫没有高于武王的实力之后,阿土带着叶枫径直穿过了大陆壁垒,进入了极土大陆的里面。

  极土大......

后面跟着的那群人中,立刻有个五斤。现在他正在研究.怎么样熊倜此刻方寸已乱,闻言一想,,因为常剥皮的眼睛正在瞥着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画中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这位召唤师不简单

上古圣贤

这位召唤师不简单

七世有幸

这位召唤师不简单

白医药

这位召唤师不简单

荌薏

这位召唤师不简单

约拿单

这位召唤师不简单

智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