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国脊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王国脊梁 (第1/3页)
    

一个月后,柔水派南宫秋与九天奇侠之首之子、九天奇侠南宫万唯一弟子东方恒的婚礼如期而至。江湖上小有名气的掌门或者门下优秀的弟子都代表自己的门派赶来,由于罗城正虽然不是飞沙堂的正式长老,但是不过是有实无名而已,所以后胜熙和鞠珊瑚夫妻两分别代表飞沙堂和仙云派前来道贺,至于一些江湖上无门无派或者和九天奇侠没有什么关系的人也前来祝贺,无非是想巴结一下。

婚礼即将开始,在柔水派已经坐满了宾客,南宫万在席上说道:“今日是小女南宫秋于吾兄之子,也就是我亲传的关门弟子东方恒的婚礼,有请两位新人。”

东方恒牵着南宫秋三拜之后本想直接进入洞房,突然一身材魁梧的男子大声道:“且慢!敢问南宫大侠,令女三日前是否已经开红?”在场的人有的小声发笑,有的交头接耳,南宫秋的美貌是江湖皆知的,如今却要在汉人女子出嫁前三日寻求一蒙古人于其家中男主人侍寝三日方可出嫁,本来这在建国之初是有出现过,只不过还没有开始普及就被后来中书省中的汉人和喜好汉人文化的蒙古人为了稳定汉人的人心便一起反对,同时御史台也有不少的官员进行反对,最终把这项制度给废除,如今有人提出来,如果说南宫秋这样美容天仙的仙女要被蒙古人蹂躏,九天奇侠更是颜面无存,东方恒也会被人指指点点。

罗城正上前道:“原来是沙州路路德派掌门,我们身出江湖,与朝廷何干。”

路德派掌门大声道:“必须陪......”话还未发出,只见脖子上一出现一道红线,其实是脖子上已经出现一道口子,鲜血已经渗出故而成为一条鲜血的红线,路德派掌门捂着自己的脖子,但是依然无法阻挡接下来流出的鲜血,不久倒地鲜血流尽而死。

罗城正也本想出手,看到这一幕环顾四周,只见右侧的一女子双手微抬,南宫万一看道:“是她?”

罗城正上前问道:“阁下是?”

女子道:“天音派天音帝后李思林!”众人大惊,李思林身后走出一人道:“据本官所知,这项制度刚一颁布就已经废除,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在此大做文章,污蔑朝廷,该担何罪。”突然有人道:“是礼部的尚书大人!”李思林身后走出来的便是李邦宁。

李邦宁虽然官位不大,但是实际上也不小,同时又是当今陛下的红人,在中书省又和太子关系密切,不仅对于汉人文官保持友好关系,和范文虎等武将也是礼尚往来,精通各地语言,在庙堂之上可谓是左右逢源还能深得皇帝陛下信任,身为一位汉人能够做到如此,也可以说得上是身居高位。

罗城正看向说:“礼部尚书的那人。”但是实际上北方有许多门派都和官员有些接触,因为战乱时期大大小小的门派极其缺乏财力,朝廷便利用金银宝钞作为酬劳让门派帮助朝廷进行物资运输,同时甚至有监察地方的职务,其中有一些人还能获得一官半职,只不过礼部尚书很少有江湖人接触。

李邦宁和李思林交手,李邦宁道:“天音派天音帝君和天音帝后特来祝贺弟子、师妹天音圣女出嫁。”

众人一听大惊失色,当初李思林和李邦宁成亲只是邀请了部分天山门派和周围一些门派,但是此次登州柔水包括了很多中原南方沿海的一些声望极高的大门大派,更不知道有天音圣女这一回事,现在南宫秋是天音圣女,加上刚才路德派掌门出言不逊的后果,不仅印证了南宫秋的的确确和天音派关系匪浅,还更加让江湖中人确定天音派精妙残忍、快速无声的杀人手法。

李邦宁和李思林来到后,南宫秋已经送入了洞房,东方恒便是对诸位敬酒。

李思林对南宫万到:“南宫大笑,我们好歹是师妹的师姐和师父,你居然不邀请我们,这说不过去啊!”

南宫万道:“你们天音派十三女后武艺高强,坐拥天山南面十三峰,还不时捉拿门派弟子,我们九天奇侠怎么能被诟病。”李思林道:“谁人敢说,我可以让立即离开人间,况且我抓的门派好像大门派只有全真教吧,其余的门派都是主动献上男弟子的,全真教和你们有仇,你们自然不会邀请,还是说你们怕我们把天音圣子带来。”李思林遮住自己一笑。

魏凌道:“妖女,你们天音派作恶多端。”李思林看一看南宫万道:“也不管管你的下人。”

南宫万道:“他不是仆人。”

李思林又看一看李邦宁靠近李邦宁的胸口用撒娇的口气道:“叔固,人家被狗骂了。”话音刚落,魏凌刚想反驳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有几根银针刺到了魏凌的身上,但是并没有人发现,李邦宁突然又收回银针,魏凌一口血气上头,被魏凌咽下,气血翻涌,身体胸前几处穴道突然似乎炸了几下泄气。

李思林道:“够了,毕竟打狗还要看主人,多大一条的狗,还有这么大的气。”

李邦宁道:“两年功力而已,其余内力过一个月会恢复。”随后两人离开了柔水派。

魏凌的脸色极其难看,像吃了大便一样,但是无奈李邦宁和李思林的武艺实在太过出神入化,自己根本不是对手。九天奇侠的名号看似非常响亮,但是当时是由于大多白道高手都在前线抵御蒙古,所以白道九天奇侠的武艺不仅和三剑奇侠差了层次,就连对黑道中上游的人都未必能够打得过,况且丧命爪皇独孤残夜、曾经的天烈炎子,也就是如今的浴火龙君百里勤加上伤愁剑客罗倚挚分别拥有江湖人所不知道的纳天灵、焚天灵和劈天灵,就算九天奇侠全部出手也未必能讨取多少好处。

东方恒在和华子相敬酒。

华子相问道:“道友怎么没来?”

东方恒道:“二弟去找了。”

独孤言在庭院,容艳彩走来道:“你怎么只派人送礼却人不去祝贺啊?”独孤言道:“明知故而。”

容艳彩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南宫姐姐毕竟是南宫大侠的爱女,嫁给东方少侠也是很正常的事。”独孤言道:“也不是这个,主要是我不想被某些人给发现。”

罗城正走来道:“被谁给发现啊!大哥都拜完堂了,你还不去?”独孤言道:“我不想去。”容艳彩道:“我这段时间找华道长学了学易容之术,正好可以用上。”于是容艳彩把自己和独孤言给易容。

罗城正带着独孤言和容艳彩前来,罗城正和独孤言道:“恭喜大哥。”

东方恒道:“二弟、三弟,我敬你们一杯,祝你们也早日拥有良配。”

南宫万嘱咐道:“恒儿,我知道你高兴,但是今晚不要喝醉。”东方恒道:“是,师父。”

罗城正道:“怎么能叫师父,应该叫岳父啊。”

南宫万笑道:“是啊,我们都是一家人。”

独孤言对东方恒道:“三弟祝贺大哥。”一杯茶举起接着一饮而尽离开,容艳彩行礼道:“祝贺东方少侠,言弟今日身体不适,想先回去休息。”容艳彩离开跟上独孤言。

东方恒问道:“三弟这是怎么了?”

魏凌道:“不用管他,整天无精打采的样子,就是个病鸡一样,莫管他。”魏凌很是讨厌独孤言,只是因为独孤言不像罗城正一样用有侠义的名望,可以说独孤言就是一个无名小卒,逍遥派武功一点不会,内力也提不上来,魏凌认为独孤言根本就不配成为三剑奇侠传人,加上之前反对魏凌对恢复东方恒计划的提议,魏凌更加气愤,同时独孤言的确在众人面前总是表现出一幅无精打采,双眼无神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想回无名村。

独孤言走出来躺在草坪上,容艳彩也坐在草坪道:“南宫大侠说一家人,难道你想家了。”独孤言没有说话,容艳彩强颜欢笑道:“你怎么比我还伤心,我都已经没有家,可你父母却是健在啊。”

独孤言道:“我的想家不是思念和是怨恨。”容艳彩道:“都这么多年,你还在想当初你被打成重伤,差点不治身亡的事吗?”

独孤言道:“我回到家中,父亲不信也不让人给我治疗,直接给我关禁闭。”突然独孤言一愣起身坐着问容艳彩道:“你怎么知道?”当初独孤言重伤被两侠客所救,但是他询问侠客是谁派来的,但是侠客却并未说出派他们前来相救主人的姓名。容艳彩从身上拿出了一对玉钗对独孤言说道:“你能给我戴上吗?”

独孤言一看突然一惊看着容艳彩,容艳彩点点头,独孤言直接抱了上去道:“香囊?原来是你,谢谢你,原来你救了我这么多次。”

容艳彩道:“我给你香囊的那次,你也救了我啊。”原来当初在破庙中的蒙着面纱的富家小姐是容艳彩,容艳彩的父亲是襄阳路的一把手,这也说得通为什么容艳彩有那么多随从保护。

独孤言放开容艳彩笑道:“要不我以身相许吧。”容艳彩没想到年纪轻轻的独孤言有时也会说一些风情的话语,只不过容艳彩此时理性的轻声一笑说道:“不用。”

独孤言疑惑的问道:“你难道不愿意?”容艳彩道:“你已经心有所属,你并不一定爱我,她我见过,虽然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但是她的眼中对你却是满满真情。”

独孤言低头道:“你都知道,但是那香囊我没有遗失!”容艳彩道:“我确实对你有好感,就像你对某些美貌女子(指南宫秋)一样,但是更加希望的是落花流水两情相悦。”容艳彩收回玉钗道:“等你想清楚再给我戴上吧!至于香囊我知道你给了她。”

独孤言用人灵真身察觉到了周围有人,独孤言起身一听便走了过去,容艳彩跟上,独孤言一看,是中行令、欧阳起和梅花独孤言上前抱拳的说道:“几位怎么不入内吃酒。”

中行令道:“我们两还有要事,就先不打扰诸位。”独孤言道:“那恕不远送。”

中行令拿出独孤言在莱州易容时的画出的画像问道:“请问少侠是否见过画中男子。”独孤言一笑道:“见过,此人身上毫无半点武功,不过手底下倒是有几名高手,前些时日在这一代调戏良家妇女,做的事情全部是些猪狗不如的事情,你们是找他寻仇的吧,说实话我也是对他敢怒不敢言。”

中行令三人一听面面相窥道:“兄台误会了,不知道他在哪?”独孤言沉思道:“好像听说他要回家。”

中行令道:“多谢少侠。”中行令三人离开。远处后,容艳彩粉拳轻轻一打独孤言的胸口道:“你好坏,把自己说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混世大魔王。”

独孤言笑道:“他们是想来抓我的,等我回去又要被欺负。”容艳彩道:“你不也是挺开朗的一个人。”独孤言微笑向前走去。


     ”这一变化,倒是大出铁中棠意料之外,他竟不由得脱口惊呼一声,两眼,心头一惊,口中咦了一声,当时室中所有人便俱都回过了头来她忍不住道:“这张银票还能不能兑现?”陆小凤道:“你认为这是偷来的?”丹凤公主的脸红了红,道:“我只不过”“谁个骗你不成?”辛捷昂然道,“在下虽是江湖上的无名小卒,可却不是乱说逛话的骗子这时,人人担心自己的生死还来不及,哪里还有人再去管宝儿的生死,只是纷纷大呼道:火药在哪里?……还有没有……是谁放的?火魔神面带狞笑,手掌再挥,他们的目的是杀死你,而不是得到我,因此,即使我想献出自己来解救你,也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才说不可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