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凝丹之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凝丹之变 (第1/3页)
    

深坑下。

古风静立不动,他受伤了,不重,而且这伤是他故意受的,不然这个李天华仅凭一掌是打不伤他的。

同时,他还放出了一丝宝物的气息,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有多强。

众人探测到了紊乱的气息。

古风没死!

顿时有人喊了出来。

“没死,古风没死,这都不死,逆天了。”

“是啊,这个古风的命也太硬了。”

外院弟子纷纷惊叹。

这一声声惊叹传入了李天华的耳中,他的面色越来越难看。

同时,外院的长老也飞至了他的身前,防止他再次出手。

毕竟古风可是外院的弟子,绝世天才,如果在他们的手中出了事,那他们外院还如何招收弟子,也就这个李天华鲁莽行事。

木振海神念传音李天华,陈述利害关系,他也不想与李天华闹翻,看着李天华那张泛着杀气的眼睛,再次神念传音:“你想杀他,不能在这里。”

木振海的意思很明显,你李天华要杀古风,可以,不要在外院这个地方杀。

李天华笑了,这些外院长老果然会做人,他面向众多外院弟子,像是教导弟子一样说道:“古风并没有事,我刚刚只是给了他一个小小的教训,希望他好好做人,不要目无尊长,满口胡言。”

说完,李天华走了,化为一道神虹,消失在天际。

至于万林山的护山大阵,他们长老都有令牌,护山大阵不会攻击他们。

众多外院弟子面面相觑,他们又不是傻子,刚刚那一掌明明就是奔着杀死古风去的。

“好了,众弟子听着,这个古风目无尊长,李天华长老深明大义,只给了他一点教训,希望你们引以为戒,不然最终后悔的必是你们。”主持擂台的尤绍元在大长老木振海的授意下,朗声说道,洪亮的声音在元气的加持下,回荡不绝。

“我就说嘛,李天华长老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手呢,原来是这个古风目无尊长,满口胡话,如果我是李天华长老,必定给他个狠狠的教训。”

“对,没错,就是这个理。”

不少人纷纷怒骂古风。

至于那些支持古风的弟子,则是面色愤怒,但他们人言微轻,即使说话也无用,甚至惹祸上身。

一众长老离开了,留下尤绍元处理这个深坑,毕竟还要修建一个生死擂台。

此时的尤绍元兴奋不已,他得到了大长老木振海的夸奖,还将他留下来修建生死擂台,这摆明了是要重用他.

“你们两个下去,看看那个古风死了没有?”尤绍元指着两名外院弟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尤长老。”两名弟子恭敬地回答道。

砰。

大坑下炸裂,一道人影冲天而起。

古风出来了,脸色惨白,气息紊乱。

“古风,你还敢装死,你是不是想陷害李天华长老与不义之中,让他背负个杀害外院弟子的骂名。”尤绍元看见古风出来,顿时指着古风大声呵斥。

众人听见声音,纷纷转过头来,看着古风。

“风哥,我就知道你没事。”

裴若雪和丁昊来了,一颗担忧的心放了下来,脸上皆是欣喜。

“我没事,我们回去。”古风温和的说道,仿佛没有听见尤绍元的呵斥,带着两人离开了擂台场。

尤绍元脸色变了,一阵红一阵白,霎时精彩,他看着古风离去的身影,还有裴若雪和丁昊,他的眼中泛起来狠厉,竟然无视他。

他转过头,两者两名未动的弟子,突然大吼道:“看什么看,还不动手。”

“尤长老,动什么呀。”两名弟子中的一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两人心中都在诽议:别人无视你,你朝我们吼什么,有本事朝古风吼啊,欺软怕硬的老东西。

“蠢货,将这个坑填起来。”

两名弟子没有说话,心中愤怒不已,这个老东西就是拿他们出气。

另一边。

丁昊有些担忧的说道:“风哥,你得罪了李天华,一定要小心。”

他虽然来到万林学院的时间不长,但听说过这个李天华,得罪过李天华的人,很多都会莫名其妙的失踪,是的,失踪。

“丁昊,放心,没有人能杀得了我。”古风淡淡的说道,他的眼神很让人放心。

他现在是蜕凡境六重天武道宗师,虽然不是这个李天华的对手,但对方想要杀他根本不可能,更何况他还能灌注海量的生命元气,发出惊天一刀,他就不信这个李天华能挡得住。

对了,还有那个尤绍元,这个狗东西为了巴结那些长老,居然屡次针对他,这是在找死。

“风哥,你是准备进内院还是留在外院?”裴若雪问道。

此时,裴若雪的心中有一点害怕,她怕古风去了内院,而她留在外院;外院内院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她想要跟着古风,跟着古风,她觉得很心安。

“我去哪里,会带着你的。”古风微笑道。

裴若雪现在没有亲人,只有带着她。

裴若雪甜甜的笑了。

......

第二日清晨。

古风、裴若雪、丁昊三人外加一只废材滚滚朝着修炼场走去。

修炼场在万林山的东面,是一个巨大的高台,面对朝阳,台下是万丈深渊,不少弟子每日清晨都在这里修行。

山峦秀丽,景色优美,翻涌的云雾,漫过群峰,透过秀林,越过山涧。

很不错。

这修炼场,古风是第一次来,他看到了大离王都,甚至看到了大离王宫。

在这修炼场,不仅可以吸食天地初始元气,还能遥望大离王都。

大离王室同意万林学院建在这里?

恐怕是万林学院强行建在这里吧。

位置太好了。

此时,众多外院弟子已经在此修炼。

平日里,这里还有一名长老在此讲解武道,为众人解惑,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到来。

众人看见古风走了过来,安静修炼的外院弟子出现了躁动,窃窃私语。

古风对于那些投过来的目光视若无睹,有这时间还不抓紧修炼。

争分夺秒。

对于古风来说,这一点时间很可能就是成败的关键,他识海中的太虚源镜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黑雾成了催命符。

他只有七个月的时间了!

七个月后,黑雾破开第一道封印,冲击第二道封印。

七个月,他必须修炼到逍遥境,不然他的神魂没有蜕变,抵御不了太虚源镜的震荡,这是太阴帝主亲口说的,就算他的神魂已经有了不灭的特性也无用。

三人随意找了个地方,盘膝而坐,开始修炼。

呼!

古风大口一张,一大团气流朝着他的嘴中而来。

他就像是上古凶兽饕餮,鲸吞天下。

众人呆了,还能这样修炼。

他的身体轰隆隆作响,就像是雷鸣之声,这是他血液流动时发出的隆隆响声。

此时,古风的头顶出现了三朵花,这是他的精气神所演化出来的天地人三花,三花聚顶,吸收天地初始元气。

三朵花,三足鼎立,散发着独特的气息,有溢彩纷呈,氤氲霞雾漫天。

随着三朵花的出现,他丹田中的苍莽大地图也在跃跃欲试,想要出来,可被他压制住了,不能出来,大地之体不能暴露,不然不知道会有多少老怪物垂涎他的肉身。

三朵花在朝阳的照耀下,释放出三彩光芒,绚烂生辉,散发出非常柔和而又圣洁的霞光,让人的心神都感觉宁静了下来。

裴若雪已经不吃惊了,古风的任何表现在她的眼中都合情合理。

三花三足鼎立,极为稳固,在众人的目视下,演化出了诸多妙相。

“精气神居然如此稳固,这堪比逍遥境真人的精气神了。”严梓莹惊异道。

今日,她穿了一件黑色的长裙,更显肌肤莹白,精致无暇的面孔像仙子下凡,美目中透着惊诧。

她是外院排名第三的师姐,还是外院第一美女,不知多少人追求。

在严梓莹的旁边,还有一人看着古风,他一身白衣胜雪,面色俊朗,丰神如玉,可谓超尘脱俗,不过他看到古风三花聚顶演化出的诸多妙相,脸色有些难看,尤其是瞥到严梓莹目不转睛的看着古风,他的眼睛里顿时起了阴霾,甚至凶戾之光。

他的嘴巴微动。

隔空传音。

在古风不远处的一个巨石上,有一名二十多岁的外院弟子正在修炼,他的脸色突然微变,他听到了大师兄的传音,他的眼睛无意间瞥向了白衣男子,见对方微微颔首,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他朝着古风走去,突然大声道:“古风师兄,你修为盖世,师弟刚刚领悟一式剑法还请您指教一番。”

随即朝着古风头顶的三花刺去。

丁昊闻之,大怒道:“简常,你想干什么。”

丁昊立即拔剑想要挡住简常。

简常乃是蜕凡境一重天武道真人,比他的修为强大的太多,但他依然出手了。

古风明明在悟道,武道修为即将有突破,而这个简常却在这时候突然出手,还美名其约请古风指教,这明明就是想要打断古风悟道。

如果被其得逞,古风轻则突破失败,重则精气神混乱,体内元气失控,经脉尽断,成为废人,甚至可能当场丧命,其心恶毒可见一斑。

简常见丁昊杀来,心中冷笑,手中低级法剑骤起挥动,澎湃的剑气击向丁昊。

砰。

一招,丁昊被剑气所伤,胸口流血,摔落在地上。

简常随后一招制服裴若雪,他的剑刺向了古风头顶的三花。

这一幕被众人看见了,他们不解,为什么简常去招惹古风,难道不怕古风挑战吗?

虽然万林学院私底下不能厮杀,但擂台上还是有人被失手打死的。

不过想到简常要是重创了古风,古风别说报仇了,说不定马上就会成为一个废人。

严梓莹也看到简常出手,顿时怒了,她的一双美眼似要喷出怒火,瞬间而动。

却不料被一名白衣胜雪的男子挡住了。

“秦龙,你想干什么?”严梓莹厉声喝道。

众多弟子再次朝着严梓莹与秦龙看去。

严梓莹不用说了,乃是外院排名第三的师姐。

秦龙呢,乃是外院排名第一的大师兄,一身修为极为恐怖;本来秦龙只是外院排名第十二的弟子,可去年修为一飞冲天,乃是万林学院外院最大的黑马,更是被内院高级长老江华容提前收为了弟子。

秦龙其实早就可以进内院,却因为严梓莹,一直留在了内院,其原因,众人皆知。

“梓莹师妹,简常想要请古风指教一番,你就不要插手了。”秦龙笑着说道,但他的笑容里隐藏着杀意,对古风的杀意,严梓莹越是紧张古风,他心中的杀意越重。

“让开。”

秦龙依然挡住了她。

严梓莹愤怒了,直接出手,想要拦住简常,可秦龙的修为高深莫测,而且只是拦着她,不让她靠近古风。

简常听见严梓莹的怒吼声,顿时停住了,开始还有点害怕严梓莹出手,见秦龙拦住了她,还对他使了个眼色,顿时心领会神。

执剑再次刺向古风。

噗!

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裴若雪脚下的废材滚滚突出了一个黑白光圈,朝着简常打去。

“哼。”

简常冷哼一句,一道剑气打向了黑白光圈,将光圈打散,再次打中了滚滚,手中剑依然朝着古风头顶的三花刺去。

“嗷嗷嗷......”

废材滚滚痛苦的惨叫,它的腹部流出了鲜血,浸透了那如绸缎子的柔顺黑白色毛发。

被废材滚滚这么一耽搁,简常手中的剑慢了一步。

但他的剑即将刺中古风头顶的三花时,他看到了一双睁开的眼睛,无比冷漠,看不出杀气,但他的心寒了。

突然,他感觉手中的剑动不了,他看到了两根手指,他手中的低级法剑被两个手指夹住了。

简常使劲的想要抽回手中的法剑,纹丝不动。

怎么可能?

简常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古风的那双没有丝毫感情的眼睛,颤巍的说道:“古风师兄,师弟领悟了一式剑法,还请指教一番。”

古风没有立即回答,看到了受了重伤的丁昊,还有被定住的裴若雪,以前被剑气打伤的废材滚滚。

“指教,好。”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道刀气。

无光无华,无形无态,无影无踪。

他的手微动,刀气去了。

嗤!

......


     战场上没有常胜将军,赛场上大,更在于胸襟大、担当大。专家认为,暑期托管班只是一种兜底服务,更多的是从保证孩子安全的题教育,其特别意义在于,无论我们走得多远,都不能忘记来时的路。其中,责令整改4647家,立案处罚405家,罚款金额726析面临形势,准确把握内外条件,在此基础上制定路线方针政策。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