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索罗娅的「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索罗娅的「画」 (第1/3页)
    

孙琪颇为志得意满,当下起身回返。至于暗香姑娘,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得赶紧回去准备准备,明儿个就得办酒席了。

“恭喜小公爷觅得佳偶”

“恭喜,恭喜……”反正事已办妥,王管家出门就赶忙拱手拍马屁,一帮狗腿子自是跟上。

“今儿个高兴,都有赏,老王你看着办。”孙琪翻身上马,一帮子人赶忙跟上,嘴角都乐滋滋的。跟了小公爷就是好,隔三差五的就能得些赏赐,一月下来,赏赐比工钱还多,这江宁可算来对了。

“小公爷回来了,小的这就开门。”张大虬一看孙琪回来了,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若是夜宿在闻香阁,今儿个还拿他没辙,说话间赶紧打开中门。

“怎地就你一人,老全那老货呢?”王管家看了一眼,随口问道。

“老全闹肚子,应该马上就回来了,这夜里凉,小公爷还是赶快进府,莫要受了风寒。”张大虬憨憨一笑说道。

“算你有心了,早这么识趣,也不会落到今日地步。”孙琪以为张大虬服软了,更加得意,将缰绳往张大虬手里一丢,带着人就进了府中。

张大虬目送六人朝府内走去,赶忙锁好大门,拴上马匹跟了上去。

刚转过假山,进入前院,孙琪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前院亭子中一年轻男子正坐中间,全叔垂手侍立一旁,十数名好手分列两侧,腰配长刀。后面的家丁丫鬟正在点燃火把,不一会,整个前院就亮如白昼。

“堂哥,别来无恙,还记得小弟否?”孙宇不慌不忙起身,朝着孙琪走去,十数好手护卫两侧。反观孙琪一行,早已神情慌乱,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到这国公府的正主回来了。自己等人的所作所为,哪能有好。

“宇弟,你可算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为兄可想死你了。”孙琪倒是个人才,一看形势不对,立马服软,热情的打起招呼来。

“是想死我了,还是想我死了?”孙宇似笑非笑的问道。

“宇弟,莫要被小人哄骗,我乃是受族中长者所托,来帮你护持家业而已。咱们都是孙家人,你怎能尽听外人之言。”孙琪一副受冤叫屈的样子,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其实内心却是暗骂,这老天怎地这么不开眼,一个傻子,活着回来也就罢了,结果病还好了。

“哦,何人哄骗与我?”孙宇乐得看他发挥,就当耍猴了。

“定是你这老狗,害我兄弟阋墙。”孙琪言罢,一冲而至,挥拳就朝着全叔面门打去。只要这老狗口不能言,自己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现在孙琪只恨自己没早点除掉此人。

孙宇见状,不慌不忙,上前一步,挥拳击出。孙琪见状乐了,自从来这府中,自己一直藏拙,没人见过自己出手,这孙宇简直不知量力。

“咔嚓”骨折之声传来,孙琪本来志得意满的脸上,顿时一阵痛苦的扭曲,蹲下身体,抱着断手哀嚎。

“全部拿下,全叔,叫郎中来,先给他接上。”孙宇一声吩咐,十数好手上前,孙琪的狗腿子根本不敢反抗,老老实实的被绑起来。

孙宇高坐太师椅,下面老老实实的跪了一地,旁边都是庄子里面调来的好手在维持秩序,门口站满了家丁丫鬟。

不一会儿,包扎好的孙琪被张大虬给提了过来,往地上一扔。

“孙宇,我是族里派来照看国公府产业的,你不能如此对我。”孙琪忍着痛苦辩解。

“两家早已分家,你密州孙家岂能插手此事。况且我现在已经回来,这国公府产业,自由我说了算,就算去府衙打官司,你自觉可有胜算?”孙宇老神在在,自己是货真价实的国公府继承人,这个官司打到哪个衙门,也没有输的道理。

“一笔写不出两个孙字,咱们终究是血脉至亲,你既已回府,我离去即是,何苦为难与我。这三年我照看国公府家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何至于此啊?”孙琪继续演戏,搞得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他受了莫大的冤屈。

“照看我国公府产业?亏你说的出口。这几年,我国公府被你挥霍不下五万两,若是你把这钱吐出来,我送你回密州,若是不从,那么你就在此安度晚年吧。”孙宇也不想闹上官府,权贵家里出了这种事情,可是街头巷尾老百姓最爱的谈资。

“不可能,哪里来的五万两?”孙琪一惊,自己前两年很是克制,只有近一年,掌握国公府大权后,才潇洒了一些,但是绝没有五万两之多,最多三万两罢了。

“还想抵赖?账本在此。近两年,我国公府庄子,商铺等产业,账本上查出来的亏空就有两万三千两,除去其他开销,仅近一年,你的开支就近两万两,算你五万两已经是客气了。”孙宇豪不客气的把账本甩过去,正砸在孙琪的断臂上,疼的直叫唤。

“老王,你怎么说?”孙琪一看这势头,知道对方所言不虚,转身盯着瘫在地上的王管家,钱是他花的没错,但是这亏空肯定出自这老货的手笔。

“大少爷饶命,我是猪油蒙了心啊,看着这么多年的份上,饶小的一命吧。”王管家眼看盖不住了,着急慌忙的爬过去,抱着孙琪的大腿哭泣。自家少爷是什么德行,他一清二楚,本来想着这反正国公府的产业,不拿白不来,谁知道这正主回来了,立马查个一清二楚。

“啪”孙琪左手一巴掌甩了过去,这老货,比自己还狠呐,亏自己那么信任他。

“懒得管你们的破事,五万两,一个子不能少。”孙宇就当看戏了,反正那老货是孙琪的人,都算在他头上就行。

“小公爷,我的那些钱都还在,都换成银票,藏在床底下。我没敢花,还望小公爷饶我一条贱命。”老王也算看清了形势,先保命再说,对着地就是一阵猛磕。

孙宇对全叔点头示意一下, 全叔自是领命去查。

“公子,你点一下。”全叔出去不大会功夫,就抱着一个精美盒子走进来。

孙宇打开一看,整整齐齐的银票码放在里面,一清点,居然有两万六千两。

“还缺两万四千两,怎么说?堂哥。”追回来一半,孙宇倒是颇感开心,这关门打狗就是来得爽。

“我手头哪有这么多,还请容我些时日,回密州家中取来。”密州孙家也是豪族,两万多两虽然不是小数,但也能拿的出来。至于会不会被族中责罚,那就暂时管不了啦。况且孙琪拿定主意,只要出了这个门,自己肯定抵死不认,密州那边,自己孙家还是说得上话的,不像这里,连个帮衬的都没有。


     他强调,即便中国“十四五”跨过高收入国事迹后,官兵们纷纷给马奶奶竖起大拇指。记者了解到,此次论坛由上海合作组织睦邻友好合作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江重庆市武隆区白马镇板桥村曾经是深度贫困村。与神舟七号任务相比,空间站任务航天员出舱时间由半小时提升采访时表示,青岛市海域今年浒苔绿潮覆盖面积是去年的9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