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林一出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林一出手 (第1/3页)
    

“啊?”显然唐芸的理解有误,“叫走了?他伤的很严重吗?”唐芸有些紧张。

“啊?”穆国成没明白。

说话间只见穆海提着一碗稀饭和鸡蛋从门外进来,一边走还一边说:“医生说没什么大事了,这两天就可以出院,回去好好休息就行。我顺便去买了点吃的,咦?达拉你来啦。”穆海堆出满脸灿烂的笑容。

唐芸一看穆海的样子顿时哑口无言。“你不是被打伤了吗?”

穆海一听这话急了:“你才被打了呢,就那几个孙子我一手干俩。”

唐芸瞬间恍然大悟自己被耍了,她恼羞成怒对着靳言一顿大吼:“我靠,你骗我!”她又想起了什么,矛头顿时转向达拉,她伸手一指靳言,“他骗我也就算了,你竟然也帮着他骗我。你什么时候学会骗人了,”她瞪了一眼靳言气哼哼的说:“亏了我之前还夸你帅,达拉你少跟这种人在一起混,这才几天你就学坏了。”

达拉被唐芸机关枪一样的叨叨喊得头疼,她半眯眼睛轻轻向后侧仰起头躲避唐芸的攻势。但是心里竟觉得十分好笑。唐芸一顿火撒完,用力一拽达拉的胳膊就往门口走,“走。”

靳言笑嘻嘻的快一步挡在了门口,“来都来了,你难道不应该看看穆教授?”

一听这话唐芸尴尬顿住了脚步,“对啊,她光想着穆海受伤了,把穆教授给忘了,人还在病床上躺着呢。”她一咬牙又走回到病床前抬手挠了挠后脑勺,勉强的笑了笑,“穆教授,不好意思啊,我让姓靳的给气糊涂了。你感觉怎么样?”

穆国成嘿嘿的笑着说没事。穆海显然有点找不到北,“等下。”他说:“你们这是什么情况?你是来看我的?”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唐芸,“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看你死了没!”唐芸气的口不择言,转头看到穆教授又觉得自己失言了,伸伸舌头缩了缩脖子。

靳言一看不能再让俩人掐起来,那不得功亏一篑了,赶紧插话,“谁骗你了,我说穆海保护穆教授。结果一个不下心被那帮人猛地一脚踹在背上一头栽地上爬不起来了。我没说爬不起来的是穆海啊,是你自己往那想,怪我喽。”然后他装作无辜的看穆国成,“你问问穆教授是不是被人在背上踹了一脚站不起来了,是不是我们一回到拉萨就给送医院了。”穆国成在一旁竟也挑不出个错来,只好跟着点头。

他冲唐芸一摊手。“你说我哪句骗你了。”随后他又话里有话的冲唐芸神秘一笑,“关心则乱。”

听到靳言说“关心则乱”穆海不知怎么的心里一动,竟有些脸红,他假装清了清嗓子,绕到床头柜边掰了根香蕉递给唐芸,“败败火。”唐芸一把拿过香蕉往嘴里塞了一大口连同火气一并咽了下去。

从医院出来唐芸就拽着达拉气哼哼的走在前面,靳言笑眯眯的跟在后面。唐芸回头瞪了靳言几次靳言都厚脸皮的当做没看到。

唐芸一扯达拉:“今天这事算你欠我。”

达拉被她扯的站在原地,无奈道:“那你想怎么样?”

唐芸眼睛珠子咕噜一转:“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你陪我去玩吧。”

达拉无奈:“其实你就是想出去玩吧?”

唐芸佯装生气地说:“今天的事难道你不该付一点点责任么?再说我来拉萨这么久了还没去玩过。”

达拉笑道:“行行行,你说了算,上哪玩去?”

“我也去!”靳言不知什么时候凑了上来。

“滚边去,你去干嘛。”唐芸拉着达拉要走。

“诶诶诶……等等,我可以当司机啊。……拎包、拍照、嘿嘿”靳言厚着脸皮呲牙一笑。

唐芸转念一想,“司机、拎包、拍照似乎也不错,”于是他上下打量了靳言一圈说道:“外加买单。”

靳言嘿嘿一笑比了个OK的手势。“为博红颜一笑。”

作为资深导游,靳言迅速拿出了一套旅游方案,知名景点人太多,太商业对唐芸这种知名网络大记者来说确实不怎么吸睛,他提了一个路程不长不短的冷门小众景点立刻俘获了唐芸的芳心。他们简单的带了点东西就出发了。

唐芸虽然答应了靳言一起去玩,但还是不待见他,一路上拉着达拉有说有笑就是不给靳言好脸色。靳言呢,则故意将车子踩得飞快,西藏的山路弯弯转转无论去哪里几乎都绕不开的山路,起初唐芸还很兴奋,过不多久便拜倒在这无休无止的山路上了,她感觉头晕脑胀,胃里翻江倒海的泛着恶心,脸色也难看的不行。

达拉看唐芸只冒虚汗,有些担心的问唐芸:“你没事吧,要不你睡会?”

靳言则一副干坏事得逞的得意样:“呦,唐大小姐晕车啊,你这大城市来的也太娇气了吧。西藏这路就这样没办法,再忍忍啊。”他嬉皮笑脸的摇着头,得意的从后视镜往后偷瞄。

唐芸强忍着胃里的难受,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想……吐!”

靳言从后视镜一看,感觉有点玩大了,赶紧猛抡一把方向把车子在路边停下:“我靠,大姐。别吐、别吐、你别吐我车……”

“呕……” 来不及了!刚才他猛一打方向,唐芸实在没忍住,呕吐物犹如瀑布喷薄而出,由于她坐在驾驶位后面,呕吐物直冲靳言而去,吐的靳言头发上、身上到处都是。

“……”

“我艹。”靳言遭到突如其来的袭击犹如霹雳灌顶夺门跳下车去,顺手就将衣服脱了下来。“你他妈太恶心了。”

达拉坐在唐芸旁边被那些东西熏的也快吐了,她屏住呼吸赶紧扶唐芸下车把她安置在路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她一只手一直在唐芸后背摩挲。“你没事吧!”

“吐出来感觉好多了。”唐芸还有些没缓过来。

“你好多了,我呢!”靳言气呼呼的绕道车后面去找水。“我艹……” 他拿了后备箱最后一瓶矿泉水本来想先冲一下头发,扭头又看到要死不活的唐芸,他一脸嫌弃的把水递给达拉。“让她漱漱口,没水了我去买水。”

“诶…,”达拉叫住了他 。“还是我去吧。”她用眼神扫视了一圈头发和胳膊还沾着些许呕吐物只穿了一件跨栏背心的靳言。

靳言也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狼狈 ,咬着后槽牙一摇头无声的骂了一句默许了。

达拉将手里的矿泉水递给靳言,“我刚看到那边有个小商店。”转身去了。

看到达拉走后,靳言将矿泉水拧开递给唐芸,“晕车晕成你这样我也是服气!一会你洗车!”

唐芸接过矿泉水漱了漱口又喝了两口,难得的没反驳。毕竟她也觉得理亏。

俩人沉默的并排坐在路边,靳言被自己身上的味熏得恶心,表情难看至极,被呕吐物沾满的衣服扔在原地,他嫌弃的都懒得去捡。

休息了一会喝了点水唐芸感觉好多了,她偷偷斜眼瞥了一眼靳言,自知理亏,想找补回来点什么,她突然开口问道:“你喜欢达拉?”

“……”靳言斜了她一眼,没说话自顾自的点了根烟。“不介意吧?”

“她可是母胎solo,追到就是赚到!”唐芸为了不洗车不惜卖友求荣。

“?”靳言眼珠子咕噜一转,问:“你们俩关系很好啊?”

唐芸心下一松,得意地说:“我俩发小。除了我,没人能帮你。”

“切。”靳言哂笑一声,“她一直这样么?拒人千里。”

唐芸也不知道是自己吐了人家一身一车实在心里过意不去,还是太着急把达拉嫁出去了,分分钟就把达拉给卖了。她说:“还不是原生家庭闹得,她爸妈一心扑在研究上从小就管不上她,无论是家长会,她生日,还是联欢晚会几乎很少来参加,达拉从小就很自立。所以她从小就学会自己面对所有的问题,包括孤独。我是后来转学到他们学校的,一开始他们欺生,总有人欺负我。达拉虽然看着高冷不与人亲近但其实骨子里还是古道侠肠的。有一次她看不过那帮人欺负我出手帮了我,将那帮人教训了一顿。从那以后我便跟她成了朋友,那伙人再也不敢欺负我了。现在想来大概那会是我一厢情愿的总跟着她。”唐芸回忆起往事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

“这姑娘从小就这么横?”靳言一边替达拉的过往感到有些心酸一边饶有兴趣的打听着。

唐芸继续说:“那可不,听说有一次有人抢了她的东西,当时她没说什么。但后来返回去要的时候一个打翻了三个,都是比她年级高的。从那以后再没人敢惹她,她性格也越来越冷淡了。”

唐芸轻叹了一下接着说:“达拉长得那么漂亮,你知道女人漂亮就是非多。她要不厉害点,不得被人欺负死。她天天顶着那张美若天仙却又冷若冰霜的脸却很有威慑力。女生只敢背地里羡慕嫉妒恨。男生只敢偷着喜欢没人敢表白。”

“其实她内心就是一个敏感的小女孩,他父母一心就知道做研究,对她不管不顾,三年前的事你应该也听说了,她父母去古格做项目后来遇难了。当时达拉一滴眼泪都没掉,但后来却哭的不成人形。我知道若说感情她对他们可能也没有多深的感情,但她就是委屈,二十多年来达拉从没体会过父母的关爱,她不得不用坚硬的外壳来保护自己,不然她早垮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们都不敢在她面前提西藏,直到这次她来。”

“你还记得前几天你给她生日蛋糕的事吧,她当时很生气。”唐芸看了看靳言,“从小达拉就没怎么过过生日,她父母总是忙于研究几乎不在她身边,可更邪门的是,正巧他们遇难那天就是达拉的生日,从此达拉就再也不过生日了。”唐芸幽怨的看了靳言一眼,“你真是绝了,撞枪口上了。”

“原来如此”靳言觉得内心一阵酸楚,他也大概理解了为什么达拉不愿意修那块怀表。唐芸接着说:“你要真喜欢达拉,一定好好对她。如果你只是玩玩,我劝你趁早离她远点。”随后她一字一句的威胁道:“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唐芸大概是怕吓走靳言又补充了一句:“其实达拉也不是你看到的那么……”她想来想去选了一个词,“不食人间烟火。”

“哦?”

“熟了你就知道了。”唐芸冲他眨眼一笑。


     而欧洲则是多元多中心的传统,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方向前行。我们要始终把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禀赋和文化基因一脉相承,为中国精神增添了更为深厚的内涵。傅卓洋指出,“双世遗”名山的可持续性要尊重科学、尊重文化、尊重自然远处江河两色泾渭分明,那是尼洋河与雅鲁藏布江的交汇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