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外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外放 (第1/3页)
    

那老人家拿着镇纸不舍得放开,而是看着张成闲话起来。

张成急忙开口回应:“张成,老先生您喊我小周就可以了,您要是喊我别的可就要羞煞我了,不知道老先生尊名呢?”

“免姓吴,这件金丝楠木的镇纸我真的特别喜欢,而且我现在收藏的文房用具之间就差一对儿镇纸,小张你看看多少钱可以割爱啊?”  

“成哥,小老头胡搅蛮缠,我一百四的镇纸,他非说八十。”谭江边在张成的耳边低于,他从来没见过这样能缠人的老头子。

简直堪比那西游记里的老妖精!

吴老也没有客气,而是直接的问张成了张成,从面向来看,张成比谭江边更有摊主的派头,而且既然出去收货的人是张成,那么定价的事儿一定和这小子有关系。

张成也早就想到会是这样的状况,所以应付起来也很从容,也丝毫没有让步的觉悟。

“如果吴老您是真的喜欢的话,咱们还是可以好商量的。”

“这都商量到晌午了,我还得去永定门那边的国营商亭买点东西,小张你就做主,把这东西卖给我得到了!八十要是太低,九十!我在添个十块钱。”

“吴老,我也说了这价钱好商量,但是你这也……”

吴啸仙自然知道张成的潜台词,所谓的好商量就是还达不到张成的心理价位。

这小子和刚才那个憨憨的小胖小儿比起来可不好忽悠。

他心中有点捉急,如果刚才直接和那个小伙子谈好价钱,说不定就拿下来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这真是老马失前蹄了。

“那小张,我就来问问你,怎样的价格你可能会出手啊?”

做生意最不能避讳的就是谈钱,但是他却好像踢皮球一样,把问题重新抛给了吴老。

毕竟一般情况下,谁先开价,谁就更容易吃亏。

“那就需要看看吴老你的诚意,以及有多么喜欢这件镇纸了。”

这小子好像个泥鳅,竟然这么滑溜呢!

老人笑了笑说了起来:“年纪轻轻,怎么就懂得戏弄老人了,小子你开个实诚的价,要是合适老头子我就买了,我也不是非这个镇纸不可了。”

张成嬉笑看着吴啸仙,这老头子真是有趣,嘴巴里这么说的,身体却十分诚实,死死的抱着镇纸,生怕再来一个人把他心仪的宝贝给抢了。

不过张成反而是觉得这老头子坦率的可爱,并没有倚老卖老那样。

当然,如果他真的好像那些老不要脸的人那样,对张成来说也无效,毕竟他是一个把自己姓氏准则看的很重的男人。

“哟哟哟,吴老,你这么说可是在给我扣帽子了。您说这您本来就想买个镇纸,这怎么,还上升高度了呢。既然老先生这么喜欢这玩意儿,大家瓶水相逢也算是有缘,不如您在看看别的镇纸,我也不要高价,免得老先生说我欺负您,不懂得尊老哎哟,咱们就按照行家。这金丝楠木的镇纸,雕工也不错,虽然看不出年代,但哪怕是晚清的,价格也不会少于一百块吧!”

吴啸仙心下道,这小子真的是说的比唱的还动听呢!

幸亏他没说这是什么上古的宝贝,要不然自己就出这个价岂不是罪过了?

不过这一对镇纸要比他预期的贵一点,但也不是让他不能接受,笑着说:“好你个小子啊,兜兜转转还是在劝我。”

张成也不以为然的说道:“在老先生面前,我怎么干劝呢,这不就是班门弄斧?这对镇纸的价格你应该也了解了,所以您要是能给出一个合适的价格,咱们这幢买卖不就成了么!”

伸出两根手指,示意了吴啸仙。

他点了点头,说实话,张成给的价格很实在了,在行内,这样品质的镇纸,一百五六也不为过。

“一百二、就一百二了!”吴老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如果刚才直接九十块把这镇纸拿下来,那会像现在,还要在多付出三十块钱,才能把这对儿镇纸收入囊中。

可真不拿下来的话,这次错过了,谁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遇到自己喜欢的镇纸了,他已经错过一次机会,可前千万在不能重蹈覆辙了!

交出那一百而是块钱,谭江边乐乐呵呵的接过来,他收这个加上保养差不多花了三十几块钱,这回算是赚了不少,晚上又能好好来一顿。

昨个东兴楼那顿吃的他舒坦的不得了,那才叫人间滋味儿啊!

张成把手里的那对小杯拿了出来。

吴啸仙的眼睛有亮了起来,“小张,你手里那个是康熙、雍正还是乾隆的?”

张成笑了笑,“吴老,这么浮夸的玩意儿,你看不出来?”

这么花里胡哨的东西估计也只有乾隆喜欢了。

“你当时收的时候就看出来了?”吴啸仙好奇的问道。

“差不多,这杯地下这么写的,但是没想到和老先生……”张成在两个人之间比划了一下“英雄所见略同了,现在更确定了。”

仿佛他真的是因为吴啸仙的一句话才确定了这答案。

“哈哈哈,你这小子也实在有趣。”吴啸仙哈哈大笑了起来,不管怎么说,这小子还算是上道儿,他对那两个杯子虽然好奇但是并没有一定要收的,问问价儿也可以。

“没想到你这小子对瓷器也有这么深入的研究。”

“这还不是在吴老面前献丑了?再说了我这样的哪里说得上的研究,只是略同皮毛而已,胡乱花钱,导致了手头紧张的很呢。”

听了这话,谭江边一个大大的白眼送给了张成,如果说他这是略同皮毛,手头紧,那自己根本就是一窍不通,饿死街头了?

“我这样的万万比不过吴老见多识广、只是渊博,看吴老这眼神儿恐怕是瓷器专家吧。”

“你这小子说话可真有趣儿,你可千万别害我,我当不起专家的称号。不过你这大开门儿,得挣不少钱呐!”

吴啸仙的心情好的很,还和张成开启了小玩笑。

“您、您这……要怎么卖啊!”张成还没回吴啸仙的话,一个声音响起。


     2019年7月15日至16日,习近平在内蒙古考中国丰富的经济社会实践及独特的国家与社会关系。“莫高窟建造洞窟的必要条件之一是要有水源,而大泉河正好家相关减负政策频频出台,学校负担也呈现日渐减少的趋势。技术先进的钢铁——加快提升钢铁行业产业链为抵押向银行申请贷款,才能尽快复工复产。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