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她认错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她认错了 (第1/3页)
    

苏媚儿从钵盂中飘出,她看着桂花的尸身,犹豫了一下,直接进入她的身体。

“咳咳!”苏媚儿刚睁开眼,就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吐了几口水。

“桂花姐,你醒啦!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阿花说着,很是开心,兴奋的看着桂花。

“什么桂花,我是苏媚儿!”苏媚儿白了阿花一眼,推开他,站起身,活动一下身子。

虽然桂花的身体苏媚儿很是不满意,不过有总比没有的强。

“苏媚儿,你,你——”阿花指着苏媚儿,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你什么你,反正她都已经死了,那这身体给我用怎么了?不用白不用,总比埋了强。”苏媚儿白了阿花一眼,责怪他不懂事。

“我——”阿花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貌似苏媚儿说的有道理啊!

“行了,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苏媚儿说着,缓缓向前走。

“走?你要去哪!”阿花下意识的拦住了苏媚儿,在他的心里,这幅身子还是属于桂花的,属于他的。

“我去找我的李郎啊!”苏媚儿之前没有办法离开飘香楼,现在重获自由,自然是要去找李郎了。

“不行,你要是走了,那我桂花姐怎么办啊!”阿花摇头,他是不会让苏媚儿离开的。

“她还怎么办?她都已经死了,你要是不死心,你就在这里守着她就是了。”苏媚儿很清楚,桂花是死了,不过燕无双的本事她是见过了,她可不想桂花被救活,那样她就没有办法继续占用桂花的身体了。

“不,桂花姐不会死,师兄一定可以救活桂花姐的。”阿花自然也是想到这一点。

“麻烦!”苏媚儿皱了皱眉,随即脚尖一点地面,直接飞了起来。

是的,苏媚儿虽然占用了桂花的身体,可是依旧是保留了部分鬼的能力。

“不要走,你快给我停下来!”阿花焦急的追着,只是他紧紧是追了几十米,就失去了苏媚儿的踪迹。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阿花跪坐在地上,痛苦的挠着头。

不管他是不是喜欢桂花,桂花都是他的女人,他的娘子,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而且身子还被苏媚儿给占了。

阿花的心里很是愧疚,他觉得他要不是因为走神了,桂花就不会被水鬼拖下水。他若是照顾好桂花的尸身,也就不会被苏媚儿给抢走了。

不曾拥有,就不会在意失去。一旦拥有,失去的痛苦,就像是在身上挖掉一块肉一样。

几乎的瞬间,滔天的恨意,涌上阿花的心头。

他恨水鬼,他恨苏媚儿,他想要杀人,杀了这些害了桂花的人。不对,是鬼!

阿花身上的气息,产生了波动,很是不稳。

“啊!”

阿花仰天怒吼,身上涌现出耀眼的佛光,不过在这佛光之中,夹杂着一些黑气的妖气。

这是坠入魔道的前兆,若是有修为高深的人在附近,肯定是可以阻止,及时救回阿花的。只是很可惜,周围并没有。

变化结束,阿花跟以前不一样了,身高高了一些,年岁看着似乎也大了一些。不过板着脸,眼神木讷,很是诡异。

“呵呵,该死,都该死!”阿花嘴角微微的扬起,皮笑肉不笑。

阿花右脚点地,身子凌空而起,飘在空中,祭出钵盂。

钵盂变大,涌现出金光,笼罩着河面。

很快,在金光的拉扯下,水鬼跟桂花的魂魄,都被找了出来。

“大仙,大仙,你别杀我。”水鬼是一个少年郎的打扮,眉清目秀的。

“你为什么要抓桂花姐!”阿花说着一伸手,直接把桂花的魂魄抓住,抓了回来。

“大仙,小的只是想找一个婆娘,没有想到会是你,小的真的是知道错了,你就饶了小的吧!”少年郎说着,直接给阿花给跪下了。

他本是附近的村民,未婚妻跟人跑了,他去追,结果一不小心掉进河里,然后就淹死了。

他因为心中执念太深,就没有转世投胎,一直寄居在这水中。

他恨他未婚妻,害死了他,也见不到其他男人有老婆,所以他就对路过的女人动手。

刚刚做水鬼,他没啥经验,还不太适应水中的生活,外加选择的第一个目标是一个水性好的女人。他失败了,结果导致大家此后不来河边,非要走,也都是成群结伴的,他没有下手的机会。

这不,他看到了桂花落后阿花一米多,就直接下手了。

“你杀了桂花姐,你罪不可赦,你该死,你必须死!”阿花面无表情,声音冰冷,就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阿花说着,手指微动,钵盂光芒大盛,金光打在水鬼的身上,他发出痛苦的惨叫声,不过他也仅仅是叫了一下,就被炼化了。

做完这一切,阿花收回钵盂,看着手中的桂花魂魄,深情道:“桂花姐,你放心,你等我找到师兄,师兄一定可以有办法,复活你的。”

阿花说着,把桂花的魂魄,封印在钵盂中,然后转身往回走。

姬道红打听好消息,回来找燕无双。

“少主,不好了,我听人说,那亭长要派人把二夫人送到县里去!”

“县里?”燕无双皱眉,本来他的计划是等伤养好了,跟着姬道红一起去劫狱的。

只是现在,事情有了变化,他就不得不改变计划了。

县里可不是小镇子,不仅大牢防守更加的严密,还有正儿八经的城防军,一两千的城防军,他们想要去县城劫狱不现实,所以必须要在这之前,救出秦素素才行。

“走,我们去救人!”

“可是少主你现在的身体——”姬道红很是担心,燕无双脸色苍白,双眼暗淡无神,看着很是吓人。

“没事,你把人救出来之后交给我,你继续跑就行了。”燕无双不放心姬道红一个人,而他现在又不能参加战斗,只能是这样了。

“行!”姬道红点头,以镇子上那些狱卒,拦不住他。

两个人正走着,燕无双忽然发现路边拴着两匹马,他没有任何的犹豫,解开马的缰绳,一个翻身,坐了上去。

“少主,我们偷马不太合适吧!”姬道红之前当了土匪,不存在是接受不了盗窃的行为,主要是他现在想弃恶从善,也不想燕无双做坏事,不然他想当将军的梦就很难实现了。

而且这马一看体型,就是优质战马,马的主人若是朝廷中人,那就麻烦了。

“去你的,读书人怎么能说的偷呢,借,我这是借!驾!”燕无双说着手抖了一下缰绳,马嘶鸣一声,随即立刻冲了出去。

姬道红见状,很是无语,犹豫了一下,也解开了另外一匹马的缰绳,翻身上马,追了上去。

“混蛋,居然敢偷本钦差的马,不想活啦!”

一个年约五十的男子,听到马叫声,急匆匆的从树林里冲了出来,他双手紧抓着裤腰,看样子他刚才正在是大便。在他的身边,同样是一个提着裤子的男人。

他们两个人中午喝了一碗蘑菇汤,然后就一直闹肚子,这都是今天第八次了。

两个人刚要去追,忽然又开始闹肚子了,没有办法,只能是回身,继续方便去了。

一个斗篷男,看了看钻进树林里的两个人,又看了看燕无双他们离开的方向,对着身边的另外一个黑衣人道:“你们两个,去,跟上他们,看他们在什么地方落脚。”

“是!”两个黑衣人点头,立刻追了上去。他们虽然没有骑马,但是奔跑的速度,并不比燕无双他们慢多少。

斗篷男转身,进入林子,不一会,来到一行人面前,单膝跪在一名七八十岁的老者面前。

“皇上,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他们拉肚子拉死了?”皇上眯着眼,很是不悦,两个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不是,是李御史的马被人给抢了!”

“什么?”皇上以为自己听错了,焦急的问着斗篷男。“是谁抢了马,他们有几个人?”

“两个人!并且他们连带着把御史大人的包裹和尚方宝剑都给抢了。”斗篷男伸出两根手指。

“那你怎么不拦着啊!”皇上气恼的瞪了斗篷男一眼。

“皇上,是您吩咐,不要小的惊动御史大人的。”斗篷男很是无语,他夺回马,再还给御史大人,他们肯定是要碰面的。

“那你也不能让那贼人把尚方宝剑给抢走啊!若是他们拿着尚方宝剑为非作歹,那怎么办啊!”皇上很是焦急。

“皇上,这个你不用担心,刚才小人已经命人跟上去!”

“你跟上去有什么屁用,朕要那尚方宝剑!”皇上不满的瞪了斗篷男一眼。

“皇上,您不用担心,抢夺尚方宝剑的是晋王家的五爵爷,北归少爷,他若是不愿意给,那您直接跟晋王索要就是了!”

“北归?这小子为什么要抢尚方宝剑啊!难道这是老五的主意?这件事跟老五又有什么关系?”皇上转过头,看着身旁的一位老者。

老者,即李总管想了一下,不太确定道:

“皇上,老奴不清楚这件事跟晋王殿下有没有什么关系,不过老奴想来,即便是有,那晋王殿下也不应该让北归少爷来办这件事。毕竟不能是能力,还是修为,北归少也都差很多,跟晋王府其他的四位少爷相比,都相差太多了。而且晋王殿下,也一直不太喜欢北归少爷,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做呢!”

“是呀!”皇上点头,这个确实是不符合逻辑。

“皇上,这会不会是障眼法?毕竟我们都派人盯住了诸位王爷世子,而对北归少爷这一种的,都没有过多关注过!”

“嗯,有道理!来人,去把他给我抓回来!”皇上挥手,两个人立刻应声,准备行动。


     中共济南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政府新闻办主任刘勤主持当天发布会并透露,该市还准备了一系列内“‘科研财务助理制度’在落实时,可以根据实际需求,灵活应变。杨志勇告诉第一财经,科研项目执行中可能会遇到学会主办的第一届世界苹果大会会址选定在延安。针对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工作实践中的突出问题,细化《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军旗跟着党旗走,闯过了千山的关隘、万水的激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