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至深处!》。

谁知他的头既没有开花,酒坛子人一刀砍在他脸上,连刀锋都砍

“这铺子我买了,还有这座宅子,也要了。”宋无冕觉得,这宅子若是能有刺史府这质量,倒也值这个价,况且还能交好眼前这个司马大人,何乐不为。

“好嘞,总价六千三百两,全款还是按揭?“徐易一边写买卖契约,一边问道,大手笔啊。

“何为按揭?”宋无冕觉得这趟来对了,不仅见识到新事物,还学到了新词汇。

“按揭就是先付一半,再以购买房产得契约作为抵押,跟钱庄借贷另一半,然后你按月付给钱庄银子就成。当然,钱庄是收利息的,不过这房子是优质资产,利钱很低。”徐易不急不缓说道,这些个主意都是自家大人想出来的,真不知道那脑子怎么长的。还别说,自从搞了这个按揭,房子倒是好卖不少,乡下好些个小地主来置产业。

“全款吧,搬银子来给司马大人清点。”堂堂宋家大少爷,不缺这几个钱,随从一听赶紧出去叫人搬银子进来。

“好嘞,手续齐全,这边按个手印,就成了。今年年底交房,到时再换成房契。”徐易将契约递给宋无冕,然后直接清点银两,连吃饭的一千两,共计七千三百两,果然豪商呐,出门带这么多银子。

“司马大人,可以去见刺史大人了吗?”宋无冕按好手印,收起一份,上面有刺史府的大印,做不得假。

“当然,宋公子,请跟我来。”徐易喜滋滋地让手下叫人把银子入库,这可是大单子,刺史大人也该见见。若是经常有宋公子这种人,再养一万大军也是等闲,不过也就想想而已,这南边一代,比宋家有钱的屈指可数。

宋无冕整理一下衣冠,就独自跟着徐易走了,至于手下之人,就在此侯着。

一路上水渠里面都躺着赤膊的汉子,避暑倒是不错,宋无冕也热得很,但是却不能这么做,得注形象。

“宋公子,到了,那位就是刺史大人。”徐易指了一下在树下躺着的孙宇说道。

“这就是刺史大人?”宋无冕一看,顿时有些难以置信。只见一把躺椅放在水渠里面,孙宇也是赤膊躺着,头顶还有大树,倒是凉快得很。可是堂堂刺史大人,这么不要体面的嘛?就算穿的凉快些,也不能赤膊啊。

“刺史大人不喜繁文缛节,我是已经习惯了。”徐易呵呵笑道,刚开始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妥,但是看到刺史大人跟底下人打成一片,也是好事,亲民嘛。

“大人,这位是泉州来的宋公子,想与大人见面聊聊。”徐易走进几步,对着假寐的孙宇说道。

“宋公子?不认识,你看着办,我要休息。”孙宇一听,泉州的,不认识啊。自己忙碌一上午了,好不容易躲会懒,懒得搭理。

“咳咳,大人,宋公子刚买了一套宅子加一座铺子,另外还出一千两,请大人吃饭。”自家这位刺史大人哪都好,就是对军务以外的事情太过惫懒了些。

“啥?快快有请贵客。”孙宇一听,我滴乖乖,这一出手就是大几千两,赶紧起身穿衣服。

“人已经带来了。”徐易对于孙宇的反应了然于心,这剑州缺钱啊,有人来送钱了,自然态度不一样。

“这位就是宋公子?果然仪表不凡,人中俊杰,本官失礼了。先生啊,不是本官说你,此等贵客怎么如此怠慢,赶紧去搬个躺椅来。”孙宇看了一眼对方,年岁比自己大些,这风度倒是不错,果然是大户人家的公子。

“都让开些,给贵客挪个地方。”徐易搬来躺椅,直接放在水渠里面,招呼宋公子去躺着。

“谢过二位大人。”宋无冕也不矫情,撩起衣服,脱了鞋袜,直接躺在上面。还别说,这还真的舒坦,水流带来的丝丝凉气,使得整个人瞬间惬意起来。

“宋公子来此,可有要事?”孙宇抓起一瓤西瓜递过去,这玩意可不多见,附近农户挑来贩卖的。这西瓜比起后世的不仅个头小,甜度也差很多,但是水分足,乃难得的消暑佳品。

“家中闲来无事,听说剑州这边大变样,寻思着来做些生意。这趟倒是真没白来,初进剑浦,就见识到了水泥一物,在下颇感兴趣,不知可否贩卖一些?”宋无冕对这水泥是兴趣颇大,这南方雨水多,若是有了此物,可以大大改善居住环境,想必销路不错。

“此物虽好,但是成本极高,而且我剑州目前需求量非常大

江景估摸著,自己現在身體的強度,最起碼有天階的強度了!

修煉真氣,算是練氣;而修煉肉身,則是練體,一個內家功夫一個外家功夫。

練氣和練體同修,難度是很大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一旦練氣和練體都提升上來,修煉者的戰斗力,會直線上升!

所以,江景的修為,此時雖然是天階初期,可是真的戰斗起來,就算是生死搏命,江景估計也能夠打敗天階五級的強者!

要知道,一旦修煉者達到了天階的實力,可以說,一個小境界,便是一個天地!

所......

午,民疲奔命。兴王之运,实在因为害怕,腿一软,只好扶着柜

這個人坐下后,周安和公子哥的臉上才舒緩了起來,不由的周安和公子哥的眼睛對視了一下。

而十三名女子在這時怒吼一聲,再次拿起劍,殺向周安和馬。

公子讓她們把周安和馬殺了,她們就必須殺了。

“好了,都退下。”

公子哥然后向著周安說道:“這位兄臺,不如我們住手如何,現在外面正下著冰雹,而且越下越大,一會把小廟打塌了,我們就沒有地方躲雨了。”公子哥拿起一杯酒喝了一口說道。

十三名女子,聽到公子哥的話后,沖了一半,立馬停下來了,回到了公子哥的身邊,護衛著。

見公子哥主動退讓一步,周安也不是霸道之人,說道:“在下也有不對的地方,我這里沒有什么酒水,只能說一聲抱歉了。”

“哈哈哈,我們算是不打不相識,不如我們坐下喝一杯如何。”公子哥哈哈一笑說道。

“我渾身濕漉漉的,怕沾到你身上,等以后再說吧。”周安說道。

“那以后我們再把酒一杯。”公子哥也討厭別人衣衫不整和自已喝酒,說道。

“好的。”周安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便拉著馬走到了佛像的另一邊,坐下了,悄悄的運轉凝血術,加速血液的流動,來使身體熱起來,把外面的衣服蒸干。

在周安離開后,十三個女人又鶯鶯燕燕環繞在公子哥的身邊,這次不但在地上鋪了毛絨絨的毯子,還擺上了一個低矮的小桌,放著瓜果酒水。

甚至十三個女人從外面停著的車上,拿下來了很多的樂器,在那里彈奏,渺渺的輕音好似天籟,響動整個小廟

如果不是小廟太小,周安看來他們還會跳起舞來了。

公子哥一邊喝著酒,一邊被女人喂著葡萄,一邊聽著曲子,簡直逍遙又自在。

簡直和外面的滿天大雨和冰雹,形成了明顯的對比。

正在這時,廟里又進來了兩個人,

這兩個人一老一少。

老的是個老嫗,駝著背,一走一咳嗽,好似得了重病;少的是一個十八九歲的男孩,有些憨厚,像普通農家的孩子,可是他穿的卻是一雙鐵鞋,很明顯腳上的功夫不錯。

兩人進來看了一眼里面,沒有想到有這么多人,愣了一下便走到了一男一女的前面處,坐了下來。

“這位大哥,我的奶奶受了一些風寒,怕受涼,能不能讓我們烤一下火。”鄭立向著一男一女說道。

“那就來吧,反正周圍還有地方。”木水友善的說道。

“謝謝大哥了。”鄭立扶著奶奶坐到了火邊,感激的說道。

這個老太太!!

不簡單!!

今天是怎么了,在這個偏僻的小廟中,不停的出現很多的強者,周安暗想道。

難道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或者自己卷到了什么事件中。

“大哥,那個小婊子和臭小子到底去哪里了,追了這么久,我們還沒有追到。”

“放心吧,現在下冰雹,他們倆人跑不了多遠,他們現在肯定在某個地方躲雨,所以不著急,早晚會追到的,主要是現在我們先躲一下雨。”

“老大,前面有一個小廟,我們進去吧。”

“還用你說,我早就看到了。”

八個人走進了小廟中,這群中每人都拿著一把砍刀,面帶兇狠之色,一看就不是好人。

這八個人有一個領頭的,是個大胡子,也拿著一把砍刀,只不過他的砍刀,比其它人的砍刀大一倍,大約有五米之長,在刀面上還畫著一條猛虎,顯得十分的霸氣。

黑熊向著小廟看了過去,周安只有一個人,他沒有放在眼里,當看到公子哥他們時,雙目帶著淫、光,掃向十三名女人,在她們的身上來回打量,那些女子看到后,臉色十分的不悅,正想喝罵時,他的眼睛轉開

“是,前輩,晚輩顧壩,其余十六名全是顧家弟子,晚輩最大,今年二十九,師弟師妹中,最小的只有二十。”

沈深倒吸一口冷氣。

就算顧壩最大,也不到三十,修為已是凝基九重,而最小的只有二十,修為也有凝基二重。

這些人就算放在落基大陸,也堪比大勢力的天才弟子。

沈深再次動了一下心思。

“無論生死,絕不怨恨?”

沈深再次淡淡地看了一眼眾人。

帶走他們,必須動用碎星塔。現在這些人修為尚低,不會感覺到碎星塔的異常,一旦成長起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至深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六界之深渊

天梦流彩

六界之深渊

普通芥末

六界之深渊

撕文服毒

六界之深渊

花家大少

六界之深渊

舍庄

六界之深渊

风雨琉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