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它认得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它认得他 (第1/3页)
    

“副将死了!”

陡然间,一道道惊恐之音响起,然而只见秦炎寒剑横扫,一道道剑气释放,仅仅一瞬便是将剩余的数十道身影直接灭杀。

“少将军……”凝视着这一幕,纵使驰骋沙场数十年的罗魂身躯都是不由得一颤。

此等杀伐何其果断,根本没有丝毫的废话,更让他惊讶的乃是秦炎如今的实力,要知晓刚刚与其对战的乃是凝元一重大成的修炼者啊!

那等实力若是放在东境大营内,几乎可以得到领将之位。

虽然军营内修炼者极少,但为首的将领一般都是凝元境强者。

“将其服下!”秦炎侧身,看了一眼罗魂,将一瓶丹药旋即丢给罗魂,而自己则是手掌涌动,将此地的血气尽皆引入身躯之内。

“九转炼灵决,给我炼!”秦炎话落,旋即将就转炼灵决旋转而出,而后那一道道血气被秦炎缓缓炼化,此刻的秦炎已然可以将被炼化的力量完美掌控,而后只见秦炎意念一动,那被炼化的血气旋即向着血色元丹内涌入而去。

血气入内,血色元丹再度充凝了几分,而元丹上的纹路也是稍微延伸了些许,如今那血色元丹上九道金色纹路内已然有两道纹路被其刻画而出。

秦炎虽不知这血丹上的赤金色纹路代表什么,但却知晓,每点燃一道纹路,秦炎的实力便是强横一分,如今的自己若是转化为修罗状态,纵使是面对凝元一重圆满,也可以将其斩杀。

当这两道赤金色纹路浮现的那一刻,秦炎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只是当其恢复常态时,一抹无奈却又浮现其嘴角边。

“看来要快点将正常形态下的实力提升了!”秦炎喃喃道,旋即看向了远方那火焰喷发之地。

此地距离地炎山脉也仅仅只有千里之距了,然而,此刻,秦炎却不能前往。

“少将军,东境防线告急,我必须快速赶回,那里是将士乃是我们仅存的秦家军了,若是……”罗魂话到此处,一口鲜血旋即喷出。

“既是我秦家军,我秦炎责无旁贷!”秦炎话落,玄戒被其直接催动。

“你暂且安心休养,一切交给我便是了!”秦炎目光灼灼,一道光束自玄戒内闪烁而出,这光束消散之时便是将罗魂纳入玄戒内。

东境防线绵延数百里,而这最薄弱之处当属鹰嘴涧。

“将军,那便是鹰嘴涧,只要我们能打开此处,便可长驱直入!”鹰嘴涧前的树林内,数以万计的身影隐藏于此,而在那为首将领的身侧,一身穿大炎皇朝服饰的遮面人阴冷的注视着鹰嘴涧的一切。

“大炎皇朝有你这样的国民,想不灭都难!”那为首的将领狂笑一声,旋即将一尺左右带着苍狼花纹的信号弹筒紧握手中。

“我狼族的子弟们,今日便随我踏平鹰嘴涧,只要破了这鹰嘴涧,什么财物美女届时我们将会应有尽有”此话方落,一道刺穿破晓的声音便是在半空炸响,仰头而望,一朵绚丽的苍狼图案在半空中浮现而出。

“啊呜!”

似是狼号响起,整个树林都是震动起来,山石晃动,尘土惊飞。

“敌袭,敌袭!”鹰嘴涧堡垒之上,金鼓响彻,而后一道道身穿银色铠甲的将士自四方而来。

“我鹰嘴涧虽然只有八千多军士,但敌人若想破我鹰嘴涧也没那么简单,诸位可愿随我一战,驱除鞑虏,卫我河山!”一道洪钟大吕般的声音响起,一道身影傲然而立于堡垒之上。

“我等愿随将军一战,卫我河山,正我秦家军之名!”此音一出,山河震动,而后一道道身影皆是一步踏出。

“呵,秦家军?柱国府早已经不存在了,今日你这仅存的秦家军也将彻底被斩灭!”那遮面人阴森一笑,旋即消失在了此处。

“杀!”

狼图浮空,杀字即落,随着这一字落下,两万狼族军士犹如洪水一般向着鹰嘴涧轰杀而去。

箭矢如雨似哀音奏响,苍猿哀啼诉八千忠魂。

箭雨袭来,摧枯拉朽,秦家军数百将士纵有坚盾抵抗,也难以阻挡箭雨之威,仅仅交战百息,便有上百军士喋血鹰嘴涧。

“杀,一个不留!”狼族将领眼眸深处冷意浮现,而后其狼矛祭出,直指鹰嘴涧!

“战!”而鹰嘴涧内这战意骤然释放,而后一道道身影手持长矛,剑刃向着狼族军士袭杀而来。

“咚咚咚!”

战鼓擂动,战音震四方,而那鹰嘴涧下的河流已然变为血红色,河流之上更是有浮尸数百。

“尔等真是不知死活,竟敢以八千之人抵抗我两万大军!”狼族为首将领手持狼矛向着鹰嘴涧袭杀而来,而在他身后两万大军如墨般浩浩荡荡。

“弟兄们,你们怕吗?”鹰嘴涧前,一位中年将领高声道,其音如雷,响彻四方。

“我等何惧,既为军士,当以卫国守家为重,纵使埋骨异地,亦是我等幸事!”此话落下,八千军士兵器齐鸣。

“铛铛铛!”

刀剑碰撞,长矛染血,你来我往,更有近身肉搏。

“奶奶的,老子叫二毛,今日我二毛便是你们的噩梦!”一手持三尺青锋的军士话落,剑走偏锋,剑出血染,且每一击皆是刁钻古怪。

半刻不到,二毛已然斩落敌军十五颗头颅,三尺青锋鲜血滴沥,二毛望着自己的长剑,那染血的眉间微微一笑,“莫要辱了我秦家军威!”二毛话落,欲提剑袭杀,然而,一根狼矛寒光闪烁,直接洞穿了二毛的身躯。

“弟兄们,我二毛不能再陪你们了!”望着这贯穿自己心脏的狼矛二毛轻笑一声,虽死却无憾。

半个时辰而已,八千热血军士,此刻也仅仅只有三百人站立。

“尔等还不降吗?”一道冷凝之音响起,那狼族为首的将领伸出猩红如血的舌尖在狼矛枪尖轻轻一舔。

“降?你把我等当作什么人,秦家军士只有傲骨,绝不会降!”那为首的将领长剑微划,旋即向着狼族将领袭杀而去。

“哼,不过刚刚踏入凝元境的的蝼蚁而已,既然不降,那便给我跪下!”这狼族将领狼矛斜刺,直接将那秦家军将领脚筋挑断,然而那将领将长剑立地,方才支撑着自己即将跪下的身躯。

“秦家军士绝不会卑躬屈膝!”那为首的中年将领狂笑一声,长剑而起,向着自己脖颈而落。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狼族将领话落,狼矛直接斩向其持剑的右臂。

“啊!”

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落下,那为首的秦家军将领咆哮着侧身而倒。

“狼族的勇士们,将他们全部给我挑断手脚筋,我倒要看看,他们所谓的秦家军究竟有怎样的傲骨?”此话落下,数百道身影旋即向着秦家军军士斩杀而来。

而此刻,一道剑鸣响起,千米之外一道流光划破天穹向着此处斩落而来。

“我秦家军士傲骨长存,岂是尔等可以践踏!”长音破空,而后那一剑落下,将身在最前方的狼族军士直接拦腰斩断。


     改革开放后,社会保障进入主义现代化的先天性弊病。疫情发生后,中国又提出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理念,呼吁凝聚全条规定的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规则,就不能在10年以下判处刑罚。本在筹划的外交回忆录已经完成了具体构思,“一个流动的中国,充满了繁荣发展的活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