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宇见小二(万更求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苏宇见小二(万更求订阅) (第1/3页)
    

也许是因为个人经历不同,认识事物的世界观也不相同,考虑问题的态度也大有差别。侯树明的态度就比徐国良鲜明多了,下午的会面,他明确表示支持包文春的事。他认为,只要把钱花在本地,无论是对人员就业、繁荣当地经济,还是各种资源利用、提升本地经济水平,这效果都是很明显的。这种朴素的唯物主义观点,得到两个乡长副书记的支持。

包文春要求协调出来一千亩土地,他们只是相互交头接耳,商量了一下就同意了。乡里有块机动土地,是乡属林场,六百亩左右。一路之隔,也就是在集市以西的寨河外边,东西乡道路的南侧,还有块较小土地,只有一百五十亩左右,是熟地耕地,承包给了个人种植了麦子。路北的林地,和村级林场一样,栽种大片的梨树,都是大集体遗留的产物,经营状况和包文春当年承包的村里林场差不多。梨树树龄老化,没有专业技术人员管理,根本没有产出,大承包实施时,没谁敢接下来。那里还有四个人,在林间种植庄稼,收成入不敷出。对于周边百姓的侵占,放牛孩把那里当做天堂,统统没谁敢于阻止。

没有谁敢下令裁撤掉林场,也没有谁像包文春那样胆大地砍伐树木,那里就成为一片飞地。

几个人围着简易示意图指指点点,包文春说:“这里离公路较远,交通不太方便,需要另外修筑道路,这个投资就大了。你们看是用什么样的办法来合作?”

侯树明问:“你有什么建议?”

“三种办法,一个是我给你们钱,直接买下来土地,后面的事除了税收,经营管理什么的,统统没你们什么事了;第二种是按年付给你租金,后面的管理也没你们什么事!第三种最为合适,你们拿地皮入股合作,经营管理方面你们不能插手,年终参与分红就行。你们现在拿到一笔钱,不办大事,就没有实际意义,参与投资,还可以享受长期红利。”

一位副书记问:“我们能有多大发言权?”

包文春说:“第一第二种方式,你们没有发言权,如果采用第三种方式,你们不懂公司经营问题,对未来发展趋势也不了解,所以不能对企业指手画脚,也不能三天两头来看这个,监督那个,不放心的话,派个财务人员来财务部监督账务就好了,我和多家公司都是这样合作的,既然我愿意把工厂设在老家,就没想着从父老乡亲手里攫取利益。如果信不过我的话,那就直接给钱买下来好了。”

见副书记面红耳赤,包文春说:“你是想法是对的,在整个投资中,地皮只占很小一部分比例,这五六百亩土地,我计划把方便面厂放这里,它可以每年解决上万几十万吨的粮食,这对于解决本地卖粮难,减轻粮食库存压力,对农产品就地转化起到一个积极推进作用。我从国外引进的先进技术的机器设备已经运回来了,价值三千多万美元,那些配套附属建筑。员工培训什么的还没有算进去,你说那些地皮应该占多大比例?”

徐国良说:“这个问题需要开会讨论,还有什么需要?一起提出来!”

包文春指着路南的那片地,说:“这里安置饮料公司的全部设备,它们是一体式生产流水线,需要包装体生产、灌装、封装等等几十个步骤工序连续作业,占地可能需要更大的!这点面积恐怕不够啊!还有,县建筑公司和其它乡镇的建筑队可能要支援一下了,我们可以搞分段承包,合同签订以后,立刻施工,先把围墙拉起来吧!”

卢平在第三天就赶到农场,包大林正带着周小粒老任范天水几个人和乡政府派来的一班测量人员在丈量林场梨树林,包文春和侯树明正在路边站着,等候数据结果。

乡政府的选择出乎包文春意外,集镇以西的八百多亩土地,他们要求一次性付清全部款项。另一块二百多亩地也在协调当中,位置在中学以东公路边上,排灌大坝西侧,那里种着麦子,只是需要等到农户收麦以后才能开始基建。

测量结果还没有出来,卢平到了。

随行的来了四五个人,卢平当着众人的面,说:“所有事情交给陆华参谋处理,你跟我去执行任务。”

包文春说:“我正在谈判生意,在这里建个工厂,不能耽误六一投产,其中的饮料厂产品是要给出征奥运的体育健儿准备的,时间很紧迫,你让我离开,损失算谁的?再说了,我现在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啊?”

卢平说:“你身上穿一天军装,就得服从命令。这边的事已经说了,交给陆华处理。”

包文春凑到他跟前,说:“你看咱们是不是搞个合作?把我的面粉厂搞成个军用食品供应单位,我保证不赚兄弟们的钱,成本价供应,只是需要挂个后勤部的牌子就行!”

卢平说:“走吧!最多一星期就回来,其他事慢慢商量吧!”

包文春对陆华说:“听见没?这里是军民合作企业征地,征地费能免就免,不能免租赁费也少给他们些,一群什么人啊!目光短浅、就想着一点点蝇头小利。”

其实侯树明几个都听见了,装聋做哑地胡乱说着话,就是不搭茬。

经过清水河那边,包文春收拾一下材料,换上军装,背着大背包,带上守候在这里的陈捷孙小六余利成三个出发了。

汪玉芳站在门前,看着包文春潇洒挺拔的身躯,眼神有些迷醉,她姐照着脑袋拍了下,说:“醒醒吧!他在天上飞,你在地上追,没可能的!”

卢平和包文春单独坐在一辆车,问:“有什么新想法?”

“我的想法很多,只是没有动力啊!”

“动力?你的动力还不足吗?”

包文春说:“这条路你不觉得颠吗?有没有计划重新修一下?我的家乡连个电都没有,有没有扩建电网计划?”

卢平苦笑一下,说:“我们的状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基础底子太差,发展是有侧重和选择性的。”

包文春说:“好吧!我想要调来三五十个管理人员,你刚刚看到的那片林场,我准备建设一家食品厂,河边那里是面粉厂,还有一家包装设备厂,一家饮料公司。面粉和面条,我想成为后勤部军需供应商。饮料厂要生产一种功能性饮料,广东三水的健力宝你喝过吧?我这个配方比他们的更科学先进,有没有兴趣合作开发生产?”

“你小子到底还隐藏有多少家底?有什么是我们没有调查出来的吗?”

包文春说:“没有了!最后一个铜板都拿出来了。我还想卖些设计专利,恐怕你们不允许啊!”

他从背包里翻出一叠材料,不料被颠起的车子碰了头,揉着脑袋,把资料扔给卢平。说:“你看看吧!可以交换什么价钱?”

卢平翻看一下,顿时就不淡定了。深深地看了包文春一眼,心中更加肯定这家伙就是大西洋底来的人,而绝不是什么天才可以解释的。

特殊研究所对他进行过深入的研究分析,从他出生那天开始,查到上星期六的晚上,精确到每一小时,把他在干什么都给搞清楚了,依旧无法确定他是不是个时空偷渡者,因为,他除了记忆力好些,知识综合能力强大,身体协调度灵活些,动手能力强点儿,没有任何特异功能。没有隔空取物的能力,也没有时下很流行时髦的气功,所以只能把他列为二类人员。也就是能力较强的行列。

假如卢平看见包文春的左手小指已经重新长出来,那他肯定要提高包文春的等级了。只是他此刻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面前的文件上,无暇他顾。

面前的资料只是简介,只是画着简易草图和一些文字说明。第一份是澳大利亚先进多船体设计咨询公司AMD公司于去年制造的一艘高速穿浪双体船船型“小恶魔”号试验艇,列举了它的详细参数,数据表明,它的艇长只有十九米宽度五点八米,排水量一百四十吨。后面是他自己列举的优缺点,然后是自己画的改进型图纸,尺寸修改为长约40米,宽10米,吃水0.8至1米,排水量约220吨,设计航速45节至52节,续航半径400公里。

这是二十年后的最终定型产品参数,比九三年的中澳初次合作那个150型飞鹰号更大些。卢平的感觉很敏锐,尽管包文春没有标明是军用舰只,他立刻觉得这是很适合海军使用的装备。中国军费不足,海军传统上偏好小艇,即便是改革开放三十年以后,中国仍然负担养护不起庞大的驱护舰队,于是仍强调建造导弹艇分担驱护舰任务。

卢平问:“怎么搞到的?他们的参数是机密啊!”

包文春说:“你问这个有意义吗?我和你说过,物理和神的区别,数学和哲学的尽头都是神学,你是马克思主义者,不相信的!”

卢平奇怪了,问:“你不也是去年火线入党了么?什么你的我的!我们是同志!详细资料搞出来,我答应你的要求。”

“那还出来干什么?送我回家啊!工厂的事你们帮忙负责,图纸交给我吧!”

卢平看看后面的资料,遥控飞行器的应用和浅见,这不是中学生搞的组装那个什么无线电遥控玩具么?翻到下一页,他愣住了,彩色效果图上,一架飞行器正在发射导弹,目标是山地里的一辆卡车,旁边画着显示屏上的瞄准锁定示意图。

既然能袭击车辆,那也能用于其他方式的作战了,合上文件,卢平说:“我们的任务是,尽快赶到兰州,观测复合装甲的实弹测试,现在看来,我们得抓紧时间了,测试完毕后,回北京汇报,这些资料,立刻由赵参谋去最近军用机场乘坐飞机,送回总部。我们直接去市里,坐火车赶往兰州。”


     公报显示,2020年,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人,帮助8000多万农村贫困人口住上了安全住房。以底线思维构筑生影响”,推动“专制的多边主义”。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当前,文物犯罪案件仍然多发,公安部洁如玉的大理石“无字碑”,铭记着3万多位无名烈士的牺牲。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