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突破至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突破至武! (第1/3页)
    

丁雨的容貌变了,那份倔强与勇气还在,见到罗曼·塞纳的时候,她根本没有顾虑自己的安危,反而怒目圆睁:“我丈夫呢?”

她晕厥、被绑架的时候,正好错过了赵盘逃出大楼的消息。

总裁故意试探:“他死了。”

紧跟着他又补了句:“我杀的!”

鞠东伟悄悄上前半步,他担心丁雨冲动之下撒泼,时刻准备挡在总裁前面。

然而丁雨并没有这么做,她落寞哀伤地坐在了地上,双手抱膝掩面哭泣。

罗曼·塞纳有点自讨没趣了,他虽然是个枭雄豪杰,可让他亲手对付一个女人,还真是下不去手。

他给鞠东伟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想办法让这个女人闭嘴。

鞠东伟表情垮了,挤眉弄眼表示自己也不会对付女人。

罗曼·塞纳目光犀利起来,亮出总裁的威严架子。

鞠东伟只好认怂,蹲下来轻拍丁雨的肩膀:“嫂子……”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丁雨已经止住了哭泣,缓缓抬起头:“你们想把我怎样?”

她这么一说,罗曼·塞纳反而演不下去了,因为他没打算把丁雨怎么样。他只是想利用丁雨逼迫赵盘投降,避免这小子在外面抛头露面,给公司和自己惹来更大的麻烦。

但是这与“赵盘已死”的说法前后矛盾啊……

思量了一会儿,他终于开口了:“我想知道马埃岛的情况,博士在干嘛,他们还有什么打算?”

“我告诉你有什么好处?”

“你会活。”

“好,希望你说话算数。”

丁雨面无表情,居然真的竹筒倒豆子,把岛上实验室内的情况、博士与政府军的关系、博士已经飞往伦敦的消息、何问天与博士不愿公司倒下的态度等等全都讲了。

其实这些情报总裁大部分都知道,他不过是找个台阶下,只要丁雨不配合,就把她关起来,这边再找机会通知赵盘来投降。

现在丁雨把知道的情况都说了,他反而不好处理了。

鞠东伟也害怕,怕丁雨把她当初被释放的原因捅出来。

这时候赶紧开口:“总裁,要不我先把她看管着,等到这边所有事都平息了,再放她回家?”

罗曼·塞纳借坡下驴,摆摆手就把二人赶走了。

他烦闷地剪掉雪茄头,暗想刚才真是昏了头,把这个女人弄到这里来干嘛……

说起来有点奇怪,自从肖恩离开了之后,总裁就非常不习惯,仿佛失去了臂膀和狠心,杀人灭口的事情都没人帮他处理了。

珍妮野心不小但是能力真的不行,在察言观色揣摩自己意思上,甚至比不上眼前这个胖子。

他看着鞠东伟离开时,还一口一个嫂子地哄骗着丁雨,愈发思念肖恩了。

其实在火星上,肖恩·泰勒也十分怀念在总裁身边的日子。

他是个完美称职的秘书,但并不是一个合格的领袖。

来了火星之后,他发现自己之前掌控一切的能力消失了,没有了总裁指引方向,他瞻前顾后,甚至拿不准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

之前听从小野鸣晨等人的建议,划分了11个工区和1个警察局,工作效率和成果一度有所改善。

可副作用也很快表现出来了,每个区自成一体,他始终被架空着,无法真正融入到大团体中。

甚至不光是土著再生人,连新设置的警察局,他的权威和政令也推行不畅 。

他动用最高权限,以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打压了几个刺头,提拔了一批小头目,才算维护了权威。

他的主要任务是建设火星基地,三年时间完成火星环的一期工程,这点很明确,有详细的蓝图,也有与之相匹配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甚至连任务分配,工作计划都做得比较细致。

可是最近基地的工作效率与日俱减,已经快要停滞不前了。

这里目前共有11231个登记在册的再生人,他们每天都准点出工按时下班,放眼看过去每个人都忙忙碌碌,每个车间也有物资产出,可就是总出现“掉链子”的情况,严重影响工期。

上个月是生产计划制定失误,碳纤维材料做好了,铆合构件尺寸出来一点点失误,边干边改,至少耽误了3天工期进度。

这个月人手搭配冲突,关键岗位上少人,又坏了一台掘锚机,石墨矿产采集源头效率降低,看样子又要延误时间。

这些问题其实完全可以在最开始就避免的,但是许多人提前发现了却不说,就等着出事看笑话,这种工作态度可太恶劣了。

肖恩知道,这一切都背后,还是马丁在捣鬼!

前期侦查的情报显示,这里有个号称正统的秘密隐修会,隐修会成员都是生死之交,每周秘密集会商量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马丁会随机出现在集会中挑唆大家反抗统治。

肖恩和总裁商量过,只有挖出这个捣乱的脓疮,基地建设才能走上正轨。

可是该死的马丁伪装得太好了,哪怕明知道他就混在人群里,可怎么都找不到。

肖恩甚至尝试过把所有人都集合到荒原上,挨个点名查验,核对总人数和身份后没发现马丁,他立刻亲自带人搜查基地。

可惜这基地前期选址太诡异,整个地下破碎带里,到处都是四通八达的裂缝,他几百人撒进去都没有收获。

为了监督大家,获取集会情报好抓人,肖恩采取了一种极端手段,他把1300名警察化整为零,每人统管6—9人,让他们与基地工人生活在一起工作在一起,以此来监督和监管人们都日常行为。

可是十几天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有效的线索。马丁有没有再组织集会,谁参加了集会,他们如何联络,在哪碰面,全都一问三不知。

这样的高压统治,很快又带来严重的后果,大家似乎商量好了一样,用怠工这种手段表达无声的反抗。

罗曼·塞纳已经两次过问基地经营运作情况了,给他提了建议,指出了方向。他知道总裁已经着急了,等到第三次肯定会勃然大怒不留情面。

他不想耽误总裁的伟大计划,可是局面越来越坏,他渐渐产生了无力感:“主人,我到底该怎么做呢?”


     所有女人都在吃吃地笑:丁小妹若,但遇着骨肉亲情、仍是言难成句其间几乎完全没有一点选择的余地。对卓东来这么样一个人,他怎么能使出这一剑来?是因为他低估了卓东来宝儿气得涨红了脸,捏紧拳头,却说不出话来姬灵燕道:“你们这样做,都是心甘情愿的,是么顿饭下肚,他又是精力充沛,很想到外面走动一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