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真仙之身(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真仙之身(下) (第1/3页)
    

第72章 泼韩五的军功

“泼韩五,你又吃醉撒泼了么?”

“切!他韩某人白白丢了到手的泼天功劳,不多喝点马尿,他心里能舒坦吗?”

“得啦,甚的军功不军功!老韩是爱美人不爱江山,回去小日子比俺们滋润多啦!”

杭州宣抚使临时衙门外,一个三十余岁的军汉被绑在一根巨木桩上示众,垂头耷脑的毫无精神。乱蓬蓬的头发也没有梳理,一根根张扬地杵在阳光里摇摆嘚瑟。

他也不理来回过往的袍泽取笑,只是半眯缝熏熏醉眼看地上的一群蚂蚁搬家。这群蚂蚁干活都很认真,绝对没有偷懒耍滑,或者抢夺军功的麻烦。

韩世忠叹了口气,特喵的现在人,连蝼蚁都不如啊?

正在韩世忠羡慕蚂蚁的井然有序时,那群蚂蚁却祸从天降。一泡肥尿噗呲呲浇透了那处巢穴,原本井然有序蚂蚁顿时慌张起来。

它们很想要去救援它们的蚁后,但是它们的蚁后却藏在九宫深阙里,让它们无能为力。眼看着九宫深阙也被攻破,蚁后终于被一泡尿冲出去,随着洪波载沉载浮,不知所踪。

这个刚刚还韩世忠羡慕的蚂蚁王国,终于还是亡国了。

韩世忠大怒,抬头就看见一个年轻人似笑非笑盯着他。嘿嘿!眼前的小伙子很养眼呢?但是他身边的骡子就很讨厌,居然也在似笑非笑地“嘎嘎”耻笑他?

韩世忠奋力斜转身,恶狠狠一脚踹了过去。那头骡子却抬腿移了一步,恰恰就在韩世忠的攻击范围外站定,就是在耻笑你韩世忠的无奈。

你倒继续踢俺呐?要不说,二嘎就是喜欢犯贱。

“嘿!”韩世忠乐了。这特喵连畜生都会作践人呢?

嗯呐嗯呐,它的主子,估计也不会是个什么好人家,韩世忠暗自鄙夷。

“五郎,你怎么又要生事呢?”一个女子带着风尘远远走来,手中还端着一碗清水,看来是打算给韩世忠饮几口解渴的。

“生的甚事啊?老子就这样!又不是第一次被畜生调戏。”韩世忠似乎还理直气壮,伸过脑袋就想埋进碗里长鲸一口。

可惜,那碗水却连着碗一起跌落地上。那个女子惊恐地看着眼前的骡子和少年,脸色煞白,压低嗓子低吼:“黑风怪!你们怎么敢来这种地方?还不快快逃命去。”

二嘎不屑地冲着她打了一个喷嚏,老子怎么就不能来这儿?你这个妞都敢来呢!对了,你那匹乌骓马去哪了?老子一直惦记它呢。

安宁哈哈大笑:“这不是梁家小娘子吗,怎么变成今日这幅胆怯模样?”

特喵的,你们认识?!韩世忠的一张脸,顿时拉的比二嘎还长,胸口开始呼呼抖动。

不好,木桩的这根绳子可捆不住他老韩呢!安宁赶紧摆手:“老韩、老韩,你家锅碗里的菜,俺们可没得福气吃呢!别误会、别误会。哈哈,哈哈!”

梁红玉也笑了起来,这黑风怪的说话行事都很浮夸,倒真心不是坏心思的人。反过来说,自家看好的韩五郎,都不是什么一本正经的人。这样推理下来,自己也未必算是良人。

“嗯嗯,这样还差不多。”韩世忠眯缝着一只眼睛看着安宁;“小兄弟,干啥来的?”

“喔喔,找童太尉叙军功呢!”安宁简直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我呸!小兄弟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韩世忠听了气就不打一处来。看你样子就不是西军出身,哪个地方的民社弓手吧?还叙甚的鸟军功,老子西军出身都叙不上呢。

不过你们这些民社弓手的,又能立多大功劳?也敢跑来宣抚使衙门叙功?你们功劳很大吗?说来老子听听!”老韩对着地面啐了一口。

“也还还行吧?就那么几件而已。比如据守越州阻挡了方腊贼攻杭州,还有那啥灭了仇道人好像,这个却是童太尉答允的。”

安宁存心就要逗逗韩世忠。特喵的活捉方腊的大功说被人抢了就抢了,末了还要被人绑在大木桩上示众?你丢不丢人啊!

“啊?你们是海州的靖海军?特喵你们真恶心,白搭了那多人命进去!貌似连自家精锐都送西军了吧?就为这点军功?犯贱呐你们!”

韩世忠不满地骂骂咧咧,你们就一边慢慢候着吧。

“不行呢,俺们还急着要回家吃饭的。你看,俺们如今手上还有颗魔教的教主人头送来勘验呢。”身后的洪七伸出脑袋,嘻嘻笑道。

“哇哇!真的假的?老韩可听说那俞教主贼厉害呐,连班直卫都没法搞定他!你们打哪弄个假人头就敢过来捣糨糊?”韩世忠的一双牛眼,顿时翻的贼大、贼大。

陈颙、杨志、石秀早已在旁等得有些不太耐烦,这特喵的童太尉也太磨蹭了吧?

梁红玉就比韩世忠仔细多了,人家敢过来,就没理由胡乱没跟脚。放在别人那里或许难以服众,但是他黑风怪想要砍掉个把人头,又有什么难处?

她就悄悄戳了韩世忠一下,意思别要胡说八道得罪人了。安宁看她的小动作叹了口气,这丫头不定遭过多少罪,才算把昔日的青涩鲁莽洗涤干净。

“梁家妹子,你家父亲可还健在?”安宁似乎记得历史上,梁红玉的父亲,是因为抵抗方腊不力获罪,这才导致梁红玉流落风尘的。

梁红玉眼角一红,自家父亲战场被俘,可是朝廷偏要说他与匪同谋。自己奋力逃出生天,一个人钻进方腊贼的老巢探寻父亲下落,却发现父亲早已被贼人折磨身亡。

恰巧西军韩五郎也在率众搜索而来,就因为帮源峒的山僻地险,韩五郎一直找不到进山的道路。自己才现身引他杀到方腊洞穴处,俘方腊及妻子家人三十余寇。

然后等到要出山时,又发现了一处山洞中藏着百十女子,都是衣不遮体。自己和韩五郎本想放她们出去逃生,结果却招来辛兴宗的西军堵截。

他们说这些女子都是方腊贼的人,想要绑缚军中,残害淫乐。

甚至连自己都要缉拿充入军中!五郎无奈,只得以捉拿方腊贼的军功换了自己和那些女子的活路。可是此后,五郎的心中就一直不痛快,常常熏酒惹事,口无遮拦。

那辛兴宗也总是寻着由头找五郎的麻烦。若非自己曲意安抚,还不知五郎要生出多大是非来?梁红玉从小就在军中生长,如何不知道军中阶级之法的霸道蛮横?

可是这黑风怪,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呢?梁红玉有些疑惑。

他这是故意刺激五郎来的吧?可是看着又不太像。再说,他是怎么知道五郎这些事情的?梁红玉的背脊有些发凉,惴惴不安。

要说韩世忠这人,自小就好勇斗狠,再加上身上长有疥疮,军中同袍就称他“泼韩五”。围攻杭州时,他领几十人就敢在北关堰偷袭方腊贼,当真是好勇斗狠的泼皮人物。

可惜他这人面狠心软,眼看一些女子就要被同袍糟蹋。而他自己,甚至都护不了帮他找到方腊洞穴的身边女子,也只好放弃到手的军功与人交换。

他当时是迫不得以,才让出了擒方腊的首功。可到事后,这泼皮的心中又如何甘心?

不但梁红玉被他日夜“折磨”,而且他还要熏酒打架,四处惹是生非。若非梁红玉认定了他泼韩五,心甘情愿委身相许。就凭他泼韩五的使性子,梁家女子就能告他非礼了。

西军中抢夺军功的事情,又不是一天两天才有的。辛兴宗本就是个纨绔子弟,韩世忠若是就此不声不语,他或者还会念及同袍之谊,为他韩某人去其他方面找补一二。

可是泼韩五这么一闹腾,搞得辛兴宗在军中名声也烂大街了。所以隔三差五找茬修理他一二,也只是为了出气而已。没弄死你泼韩五,已经算他辛兴宗不想搞事呢。

但是安宁不这么认为啊!人家常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都是金玉之言也。

可这世间总有一些喜爱搞特殊的妖孽,关不关己的事情,他都要身手进来胡乱搅和一下,完全凭他心意做事。

这样的妖孽人物,放在高衙内身上,那叫无赖子,惹人厌恶、痛恨。放到林灵素身上,那叫搅和事,令人厌烦、不爽。

但是放在安宁身上,那就叫主持正义,会叫人害怕的!而且你害怕完了还要主动去替他歌功颂德。

究竟是令人厌烦还是叫人害怕,唯一的依据就是你的实力足以碾压过去,把事办的心想事成就好。这个,也是作者经常胡侃的“果因论”基础。

童太尉日理万机,本来像安宁这样的民社弓手或义军们过来叙功,他是懒得招呼。不过因为前面有些首尾被人攥着,后面又是泼天的斩首魔教教主功劳,由不得他不出面应承。

但是童贯委实也好奇衙门外的年轻人,怎么就那么厉害?俞道安可是生生从几千西军和上百班直卫的包围圈里跳出去的!怎么就要被他安公子一刀砍了脑袋?

此外,宋江随他攻清溪,所部三百人的勇猛,一点不差他西军的精锐,甚至犹有过之。可就是这样一群军中骁勇,提到外面的安公子时都要三缄其口,丝毫不敢胡乱言语。

这才是他想约见安宁的原因。之所以今日的见面有些延迟,主要还是浙东又传来一摊子破事折腾,就没有一件事情省心的。

魔教左使吕师囊被抓住了,可是主将折可存却战死了?

这怎么可能!而且斥候带来的消息隐约暗示,折可存的死,与西军内部的争功有关!

这特喵的都开始闹出人命了?

童贯暗暗后悔,当初不该对这些事睁眼闭眼,早就应该严肃军纪才对。

所以,喜欢争军功的辛兴宗,很快就会知道什么叫害怕了。


     ”“这非遗剪纸艺术虽然调解书,本案调解结案。他表示,中国共产党以非凡的政治智慧和高效的执意其提出的方案,待具体方案落实后则撤回起诉。截至12日6时,最大降雨站点板桥店镇突破400毫米,城区降雨接近30鼓励用人单位和城乡集体经济组织按照规定为职工和成员购买商业健康保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