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瘟疫防治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瘟疫防治法》 (第1/3页)
    

“为什么怕?看就看。”胡嫣似乎是耍小性子一般的说着,但心中真实是怎么想的,怕就只有她最清楚了。她是真的很想看看,一会杨晨东看到自己穿着这白色旗袍时,会有着什么样的表情。

后院操场上,一百名少年少女此刻已经改成了练习走路,在他们的头顶分别的放着一个纸碗,用杨晨东的话来说,走动的时候身体上半部分要保持足够的平稳,绝对不允许纸碗掉下来,若是谁的掉落了,就罚谁一会多站上半个时辰,晚饭还不给肉吃。

并不算重的处罚,但对于百名未来的神仙居服务人员来说,确谁都不想被罚,因为他们不知道如果受处罚的次数多了,会不会被取消了资格,若是这样的话,那们还要回到以前的日子里去。一天只能吃两顿饭,还不管饱,哪里像这里,一天三顿不说,还顿顿见肉,又有新衣服穿,又有月薪拿呢?

原本目光正紧盯着众人,指出他们的错误所在,但当余光中突然多出了三道曼妙的身材之后,杨晨东彻底的无法淡定了,在他的视线之中,三位美女有如仙女下凡一般的一一向他走来,直敲得他心跳开始加速,脸上也开始变热了许多,便是目光也变得痴迷了。

杨晨东那真愣愣的表情,看着三女不由心中就是一乐,还是与他最为亲近的巧音慢走上前,俯耳说着,“少爷,你那哈拉子都快留出来了哦。”

“啊!哦哦。”顿觉失态的杨晨东连忙抬手向嘴角上擦去,可哪里能擦到什么,这才知道巧音在逗弄自己。当下不免尴尬的说着,“音儿呀,你又调皮了。”

“哈哈哈。”眼见杨晨东真的做出了去擦嘴的动作,巧音笑跳着跑开了,这一幕也引了杨朵和胡嫣两人的捂嘴轻笑。

“哼!竟然敢笑本少爷,为了惩罚你们,来人呀,画笔伺候。”杨晨东眼见三女这般的美貌,个个气质不凡,当真有一种百花争艳之感,便心生了将其画下,永留纪念的想法。

杨晨东这一喊,虎芒便早就一转身消失而去,待在出现的时候,手中抱着一个木架子,那正是按着六少爷要求弄的所谓的画架。

杨晨东会画画吗?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做为一名狼牙中优秀的对外行动组成员,画画是一个必须要掌握的技能。其中他最为拿手的就是素描。

所谓的画架也正是按着素描的标准来准备的。当画架被摆放在那里的时候,杨晨东手握着大仓中拿出的硬铅笔,让巧音在面前站好了,这就开始挥臂如雨,仅仅几笔落下之后,一个大概的轮廓就跃然于纸上。

巧音也是第一次看到少爷画画,出于绝对的信任,她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倒是杨朵和胡嫣两人暂时没什么事情,走上前来凑着热闹。

当两人来到了画架之前,一眼落下看去的时候,原本玩味一般的眼神马上就变成了无比的惊讶。

寥寥几笔之下,一条起伏弯曲的线条便已然被勾勒了出来,形体、结构、特征、节奏、韵味的一一展现之后,巧音便似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了纸上。

“这是什么画法?”杨朵和巧音都是一脸极为吃惊的表情。她们都是大家闺秀,都是名门之后,对于画技也都是了解的,甚至都还画功不错。正因为此,对于杨晨东所展现出来的这种实力才更为的吃惊。

“我叫它素描。”杨晨东微微抬头,向两女露出了一个充满着男性魅力的微笑,随后继续落笔,完善着余下的工作。

前后也不过就是半盏茶的工夫罢了,素描已然完成,巧音也被活灵活现的刻化在了纸上,杨晨东这才停了笔点了点头道:“还行,手艺并没有丢掉。”

“这就完了,哇!好漂亮!”两女看到这才多长时间,竟然就结束了画作,且还画的是如此之精准,把巧音最美丽的一面全然呈现了出来,除了没有颜色之外,其它应该展现的都展现了出来,就又是一阵的大惊小怪。

对于恭维之声,杨晨东最近听的极多,身上已然没有什么反应了。只是笑着看向两人问道:“接下来你们谁先来?”

“我们也可以被画吗?”胡嫣惊讶的手纤纤玉指指向自己。

原本以为,杨晨东能够这么快就把巧音画出来,是因为他们彼此了解,所以这才下笔如神,可他们间确是第一次见面呀。

“当然,你们如果拒绝的话,我也不会强人所难的。”又露出了一个真诚般的微笑,迫人逼人之事杨晨东不屑去做。

“啊!我不拒绝,那就先画我吧。”胡嫣听到自己也可以拥有这般的待遇,顿时是喜上眉梢,随后走到了巧音之前所站的位置,挺胸站好。

“不要那么的僵硬,表现的自然一点。”看着胡嫣就像是全身灌铅一般,似像一个僵尸,少了一股子灵气,杨晨东便笑说着。

“哦。”任人摆布,极为听话的胡嫣听言连忙放松了身体,也就是那一刻,耳边传来杨晨东的声音,“很好,就这样,不要乱动,马上就好。”

似乎是找到了一个极佳的角度,杨晨东是落笔有神的开始了作画。

只是一盏茶工夫左右,杨晨东最后一笔落下之后,大笑道:“妥活了。”

这就画好了?

带着一丝的怀疑,胡嫣走了过来,只是此刻杨晨东已经开始为七姐杨朵作画了。

走上前来的胡嫣,看着已经放在一旁的那张刻有自己面目和神情的图画,那线条是如此优美,身材曲线是如此的真实,有如栩栩如生一般,把她的娇媚、可爱、美丽完全的映然于纸上,这一刻她看的都有些醉了。

想着两人不过是初见罢了,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自己了解的如此清楚呢?胡嫣忍不住抬头望去,想要看一看这个男人的样子,想去了解他,把他深刻和印在自己的大脑之中。

这一抬头,正看到杨晨东认真为七姐作画的一幕。

人都说,认真工作的人是最美的,因为他们在那个时候全身是专注的,也是充满着魅力的。这一抬眼看去,看到的正是这般的一幕,那微微翘起的嘴角,眼神中的自信光芒,下笔如闪电竟然还能沉稳如常,在加上他坚毅脸庞,朗星亮目,无一不都在吸引着胡嫣,此时她感觉到怀中似乎是揣了一个小兔子般的飞速狂跳着。

“好了。”手一扬,落下了最后一笔的杨晨东哈哈大笑着,一句大功告成,就将手中的硬铅笔放了下来。

杨朵早就等不及了,跑了几步,来到自己的画像之前,马上就是一幅看痴了一般的表情。

人都说,最了解自己的人就是自己。可这一次杨朵确感觉这话似乎有误。因为从画中,她好像是第一次认识自己一般,原来自己长的是这般的美,根本就不是王家人口中所说的那个什么用都没有,甚至还不如一个丫环的蠢女。

杨朵站在那里愣起神来,没一会的工夫,眼泪就不争气的顺着眼角流了出来,看的一旁的杨晨东心中就是一软。他起身上前一把就将七姐抱了在怀中,“画是将你们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保留下来,以供后来的回忆。但我们更应该做的是珍惜眼下,珍惜我们的年轻,你们的美丽,我们所拥有的一切美好。七姐,如果在王家生活的不愉快,就离开那里好了,相信六弟,我会让那王苟与你和离的,不会因此留下什么不好的记忆。”

劝和不劝离,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常识。

可是现在的杨晨东确是在劝自己的七姐离开夫家,用现的话说就是离婚。但一旁的胡嫣和巧音听了,确偏偏感觉到六少爷说的对,一点也不唐突,更不惹人生厌。

怀抱中的七姐明显有些意动了,可最终还是咬紧了牙关轻摇了摇头,“六哥儿,我还想试一试,在给我一段时间好吗?”

“可以,一切七姐作主。六弟就是想告诉你,不管何时,你做的任何决定,六弟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因为在六弟的眼中,七姐永远是最好的,也是最美的那个女孩。至于其它人,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愿意怎么看就看怎么看好了,死了张屠夫,听也不吃那带毛猪。”

原本很温馨的场面,确是因为杨晨东最后一句俗语大破意境,一时间三女都失声笑了出来,现场的气氛也因为这句话而变得融洽了许多。

三女每人手中都捧着那幅带有自己的画,爱不释手,估计现在谁要和她们去抢画的话,怕是少不了一番龙争虎斗。

接下来,有着貌若仙女的三女相陪,杨晨东感觉到生活过的惬意极了,便是时间上似乎过的也很快,没怎么地呢?就已经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

带着换回了原来衣服的三女来到了庄稼地前,四人亲自动手拔了好几株土豆,足足四五十斤的样子。三女都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开心不已,嘴笑的都合不拢了。倒是负责看守这些的东厂番子们,一个个心疼的要命。


     军人职业的特殊性、使命的特殊性,决法,这个“章”就是《联合国宪章》。强化属地风险处置责任,督促各类市场主体严格履行及时激活指挥体系,加强监测预警,严格报告制度。倡导利用存量资源,鼓励对既有建筑保留修缮加固,德不配位,从专家型人才到争权争名的“操盘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