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并立第二(万更求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并立第二(万更求订阅) (第1/3页)
    

琢儿刚从他.怀.里下来,踏在陆地上。

有可能是之前一直保持同一个动作。

这一瞬间,她就感觉双.腿.牵.扯.一大.片.酥.酥.麻.麻.的酸.疼.。

开始还好,等到这种感觉沿着.脚.掌.传到.腿..上,就好像.触.电.了一样,她整个人根本就站不稳。

还是一旁的沈杰感觉到她正在摇晃,一只右手将她稳稳的立在那儿。

她就感觉浑.身在这一刻都得到了的释.放。

她到现在已经习惯了有这么一个.男.人,随时随地都能保护自己。

“前面有光。”沈杰说道。

他这样说,对琢儿来说有什么区别,她都想象着周围阳光洒满大地的场景,

“我们不是已经到陆地上了吗?”

“没有,我们只是到了一个地下空间里面,小心台阶。”沈杰提醒道。

他看了一眼双手还在黑暗中摸.索的姑.娘,她的脚还在小心的试探着,他又提醒道:“是往上的。”

“不早说。”琢儿下意识的就踮起了脚尖了一起,步伐很慢。

实际上就算他在,她心里也一直很担心会不会撞到或者踏空。

沈杰借着那道微.弱的光芒,只能勉强看清近的一些墙壁的轮廓,至于墙上是否有危险,他根本就不是很清楚。

他的意识保持在高度集中的状态,左手已经做好了移花接玉的起势。

只要有危险出现,他必须随时都能做到最强的反击。

这也是他最近一段时间最深的领悟。

“竟然是一座地下宫殿。”沈杰说道。

在琢儿的脑海里,她努力想象着此时所处的环境,她问道:“如果有这个,是不是也就意味着我们离真正的地面不远了。”

“可以这样讲吧。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这个世界最危险的是人类自己,现在我们需要比之前更要担心,一般这种地方都会有各种.杀.人机关。”

沈杰目光注视着前方。

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中,不知道哪里.照.出来的荧.光,给这个空间笼罩上了一层幽.暗.的白光。

他刚刚分明看到有烛火一样的光被风吹动,到了这里却一点迹象都没有了。

“沈郎,你给我讲一下这个地方到底什么样子。”琢儿停在原地一会儿,心里就.紧.张.的不得了,脚踩到碎石子上惊起细微的声音都让她心惊胆.颤.的,她生怕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们前边这个地方得有十几个我们家堂屋那么大,里面停的全都是棺.材。我估计这里应该是一个达官贵人的墓.穴。”

他总感觉这个地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琢儿连忙向沈杰靠近了过来,“全是棺.材啊?我以前听家里人,这种地方闹.鬼的。”

或许是因为之前一直吃那些岩壁.缝.,隙.上的虫子和野果,她的脸.色.有些发.青。

要不是沈杰用法力数次改造过她的.身.体,他都不能想象她能不能活下来。

在这种地方不要是琢儿,就是沈杰一个人也害怕的不得了,他又不是.神。

在这儿多呆上一会儿心里很容易就会奔.溃。

空气中一道淡若蒲公英一样的白.絮似乎顺着她的呼.吸.轻.柔.了过来。

离他也只有十厘米的距离,当他下意识的就要用手把他拂过来的一瞬间。

一整条.细.小.的.钩.虫.好像野兽一样,张.牙.舞.爪的就要到他.磨.了一条条血.痕的手掌上。

他看到的急其的真切。

他被吓了一跳,还以为又有野.兽.袭击。

等到他反应了过来,他终于想起了这是什么地方,一瞬间全身汗.毛直树。

他急忙.搂.着琢儿向后退了过去,无论如何也要远离那道白.絮。

他一.口.气退到了二十多米的距离,几乎又到了悬崖边上。

他的脸上满是惊恐,他看着旁边的姑娘,或许是因为她脸色早就泛.白,还有些淡青,反而让她看起来更加.妖.娆。

有一股独特的吸引力让沈杰一时看的有些.入.,迷。

这个姑娘靠在了.怀.里,抱.着.他,才让他清.醒了过来。

他心里就想如果她对自己有恶意,他刚刚都不一定能逃.得.开来。

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

他说道:“琢儿,你有没有感觉这一刻特别的想.喝.水?”

她的心脏被.吓.的砰砰直跳,满耳朵都是.跳.动.的声音。

“没有,怎么了。”琢儿回道。

他的神色并没有怎么好转,而是说道:“前面那个地方能不去我们尽量不去,得另寻其它的路。”

他这一说让琢儿越加好奇了起来,“到底怎么了?”

“刚刚那个墓.穴.,里,空气中飘着一些寄.生.虫,如果被.吸.到体.内,很可能会窒.息.而死。”

他一想到那个东西堵.在脖.子里,一.口.气也.喘.不上来,拼命的想拽.出来,脖子就难受的不得了。

他知道在这种地方久了,心里已经产生了.扭.曲,现在各种事情都容易被他朝着最严重的方向想.去。

“我不知道我们两个是不是已经.吸.到了一点。”

就算他有一厘米的神识,他也不能保证能完全避免。

他之前往上爬的时候,不知道踩.滑.了多少次,虽然恢复的快,但新的也多,谁知道还有多少没愈.合的。

沈杰并没有立即走。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有另一条路,沿着岩壁继续往上爬,如果不遇到那个.怪.物,或许能够到地面上。

但是一想到刚刚那个场景,他又有些犹豫。

如果真是那个世界,他如果就这样走了,

岂不是错过了极大的机缘。

这个世界本就是这样,哪有不经历危险就能获得。

这是不可能。

他不是一个.软.弱.的人。

旁边的姑娘在他.怀.里的时候,或许她也没有意识到,那.呵.出.的气.体.扰的他心烦意乱的。

‘要是他一个人。’

哎!

那些即将出现的担忧好像记忆碎片一样,一大片、一大片的出现。

把他脑袋都快.胀.炸.了。

他越想越是心烦,这一刻好像达到了极点,他再也忍受不住的倒了下去,在地上.死.捂.着脑.袋,疼的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剧.烈的天旋地转起来。

旁边的姑娘好像一直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他就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

有一道强光照在他的脸上。

他连忙用手指挡住强光,透.过指.缝.间,他看到周围围了一大圈人。

有人拉住了他的琢儿。


     这就要勇于自我革命,敢于刀刃向内、敢于刮骨疗伤、敢于壮士断腕,不断去杂质、除病毒、防污染,“这几天前来避暑的客人不少,双休日客房爆满。2020年,西藏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598条件的个人作为法律援助志愿者,依法提供法律援助。踏上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我们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前几天你提到中方愿向印尼提供急需的帮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