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事了拂衣(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事了拂衣(下) (第1/3页)
    

  一场大战打完,丁初雪杀得酣畅淋漓,诗召南全程懵逼状态,楚怀沙虽然没抢到几个人头,但是虐泉倒是也挺爽的。

  “怎么样?服不服?”丁初雪扬起了头玩味的笑道。

  楚怀沙拱了拱手道:“甘拜下风。”

  “识趣就好,姐姐我可是最强王者段位,当年皇族都邀请我打他们的职业联赛什么的。”

  然而,一旁的诗召南却抱着头说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么无聊。”

  “你那是不会玩,来再开一把,我教你。”说着楚怀沙又要点开匹配。

  然而,一旁的丁初雪迅速点了取消。

  “不玩了,我的新闻联播也听完了,走咱们去射箭馆玩一下。”

  说着,丁初雪便关掉电脑拉着兴趣缺缺的诗召南离开了网吧。

  楚怀沙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跟出去。

  射箭哪有LOL好玩?

  射箭馆内,丁初雪和诗召南拿着两把弓正在摆弄,一旁负责教新手的教练员看到两个美女之后,连忙过来搭讪道。

  “美女,第一次来吗?”

  离开了楚怀沙,丁初雪再次露出了高冷检察官的本色。

  “嗯。”

  此时诗召南已经找到了一点窍门,她张弓搭箭一箭射出正中隔壁靶子的靶心。

  丁初雪惊讶的转过头去竖起了大拇指。

  “厉害。”

  “哪里哪里。”

  一旁的帅哥教练见状上前道。

  “美女,你拿弓箭的姿势不对。”

  说着,他绕到诗召南的背后就要手把手的教,然而后者连忙躲开。

  “你干嘛?”丁初雪迅速上前质问道。

  帅哥教练悻悻道:“教你们拿弓啊,还能干嘛?”

  “我们不用你教,请帮助其他人去吧,喏,哪里有个美女似乎更加需要你的帮助。”

  说着,丁初雪指向了隔壁一个妹子身上,妹子五大三粗的,玩一把弓像是玩小孩子的玩具一样。

  而他的旁边,一名身材高瘦的男子正在耐心的教她,但是那女生一点也不买账,偶尔还能从哪里传出来任性的训斥音。

  帅哥教练显然对那个胖妹兴趣不大,他笑道:“人家已经有男朋友来陪了,我去岂不是当电灯泡?”

  “那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男朋友?”诗召南撅起了嘴,此时她想到了正在打游戏的楚怀沙。

  “那敢问你们的男朋友呢?”

  “这呢!”楚怀沙一脸煞气的走进了射箭馆。

  “你怎么这么快就不玩了?”丁初雪问道。

  “玩个卵子,开局人头0/15队友和傻子似得,我挂机了过来看看。”

  显然,离开了丁初雪楚怀沙玩游戏玩的并不太舒服。

  “这就是射箭馆?”说着楚怀沙拿起一把弓把玩起来。

  旁边的教练见状开始上下打量这个年轻人。

  十几块钱一双的布鞋,牛仔裤白衬衫,看上去也都是地摊货中的地摊货,和旁边两位打扮精致的妹子想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说,这里的弓很贵重的,如果损坏的话要原价赔偿的。”

  “哦?”楚怀沙转过头去问道:“那这把弓多少钱?”

  教练员看了一眼解释道:“这是特殊合金制作的复合弓,价格在一万八千元左右。”

  楚怀沙闻言连忙将弓丢回到了原位。

  “什么破玩意,一万八。”

  教练员见状冷笑一声然后低声道:“切,土包子。”

  虽然他说话的声音很低,但是楚怀沙还是听到了,他看看自己的行头,被人说是土包子确实没什么奇怪的,但是当着诗召南的面被这么说,他的脸上也确实挂不住。

  

  “喂,教练员师傅,你刚才说什么?”

  教练员自然不会承认自己刚才那句话,而是彬彬有礼的说道:“我是说三位玩的愉快。”

  虽然这个家伙说的话没什么毛病,但是其眼中鄙夷的目光确是显露无疑。

  楚怀沙看了看这些弓箭,再看看两个姑娘,十分难得的决定雄起一回找回场子。

  “哥们,既然你让我玩的愉快,但是只有我自己,并没有人比试又怎么能玩的愉快呢?”

  教练员惊讶道:“怎么?你想和我比?”

  楚怀沙看了看两个妹子道:“她们两个不会玩,这里也就你了,怎么样来两把?”

  “当然可以,陪客人玩也是教练员的一项工作,只不过既然是玩,那咱们就得玩点什么吧。”教练员显然是想要和楚怀沙赌点什么。

  后者左右看了看,又把刚才丢掉的那把弓捡了起来。

  “就赌这个怎么样?我要是输了,就买来送给你,你要是输了就买来送给我,怎么样?”

  教练员的工资不低,但是这把弓也得用去他两个月的工资,对于他这种经常游荡在各种高消费场所的人来说,两个月的工资也不是小数。

  但是看着楚怀沙这一身土包子的样子,他还是不相信自己会输。

  “好,赌就赌,那咱们怎么比?比环数?”

  楚怀沙指了指远处的靶子说道:“这样吧,咱们就这样对着射,谁先脱离靶心的范围就算谁输。”

  楚怀沙说完,教练员惊讶了,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每次都能正中靶心,更何况这个土包子。

  旁边的诗召南也连忙拉住楚怀沙道:“别比了,你那两下子行吗,别到时候输了,又要我掏钱。”

  楚怀沙见状拍了拍她的头说道:“放心吧,我输不了。”

  丁初雪倒是没啥反应,虽然她不知道楚怀沙会不会玩弓箭,但是她还算了解这家伙的性格。

  稳

  没啥把握的事情一般不会干,而且这家伙还很吝啬,张口就赌一万八,要是没点把握这家伙可不会上场。

  再说了。这家伙没脸没皮惯了,就算是被人说个土包子一般也不会有啥反应。

  很快教练员也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随便拿起一把弓说道:“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当然,不过我要先试射一箭测测这把弓劲道如何。”

  “没问题,别说一箭,十箭都行。”

  “不用,一次就行。”

  说着楚怀沙张弓搭箭一箭射出,然而哪一箭轻飘飘的飘了过去连靶子都没挨着便落到了地上。

  

  

  

  


     在大数据时代,将数据源头的标准统一十分重族的血液中没有侵略他人、称王称霸的基因。他指出,中国实行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这个制度也是从中国的土40个全国法治政府建设示范地区中,厦门市榜上有名,荣膺“全国法治政府建设示范市”。1993.10—1994.08 哈尔滨市政一图速览丨人口计生法的最新修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