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神石! (第1/3页)
    

再仔细观察,这些坐落在沟壑间的毡房,形成了一个不太大的圆圈,而圆圈的中心位置,则是一处比较开阔的小平原,中央并排立着两顶毡房。

这两顶毡房看上去与其他牧民的毡房并无差别,毡房外,正有一位妇女在锅灶边忙碌,显然是在为即将归来的家人做饭。

毡房边,还有两个少年在戏耍。

这一切,实在是太平常了。

阿保机再次将周围环境细看了一遍,除了毡房的布局有些端倪外,并没有发现其他异常。

但完全可以肯定,这里是有人精心布置的防护严密的特殊营地。

阿保机小声对曷鲁道:“走,咱们过去看看。”

看到有客人来临,女主人表现的既不好奇也不惊慌,异常镇静,将阿保机和曷鲁上下打量一番,落落大方地朝靠西的毡房做了个手势,道:“客人请进毡房用茶,羊肉很快就煮好。”

曷鲁故意朝东面的那顶毡房走去。

女主人再次用手指着西面的毡房,小声慢言道:“客人还是进这顶毡房歇脚吧,那顶毡房有病人,不方便。”

听着女主人说话的语气,阿保机的心里忽悠了一下。

猛然间,阿保机想起了阿佳。

女主人的行为做派,太像当年的阿佳了。

阿保机不由得多看了女主人几眼。

此时,女主人正慢慢翻搅着锅里的羊肉,举手投足间,总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究竟啥地方不同,阿保机一时也说不清楚。

女主人发现阿保机在看她,仰起脸来,对阿保机笑了笑,道:“客人请进房吧,房里有奶茶,可自己取用。”

一阵马蹄声响起,弟兄们全都催马跑了过来。

那两个少年看到有那么多人向营地跑来,急忙跑到女主人身边,躲到了女主人身后。

这时,东面那顶毡房的门一动,走出一位中年男子,用目光将众人扫了一圈,朗声说道:“房少室陋,客人担待了,请屋里用茶。”

阿保机看那男子,中等个头,面色发黑,目光阴冷,气宇轩昂,不由得让人望而生畏。

阿保机上前一步,拱手道:“途经此地,搅扰主人了。”

那人正待说话,痕笃突然惊喊道:“莎琳娜,你怎么在这里?”

众人都被痕笃的喊声吸引,目光齐刷刷看向女主人。

女主人此时也看到了痕笃,目光立即像两把刀子,凶狠地投向痕笃,冷冷道:“痕笃,你也来了。你这条契丹人的走狗,国内一再作乱,你竟然还有脸活在世上呀。怎么,你今天要赶尽杀绝吗?”

恰在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传来一阵呜呜的声响。

阿保机听得真切,那呜呜的声音,分明是有人吹响了牛角号,不由得一惊。

号角声刚落,四周猛然传来马蹄声。

阿保机看到,足有二三十名骑手,挥舞着战刀冲了过来。

阿古只看到有架可打,大喜,麻利地摘下挂在马鞍上的骨朵,大声叫道:“怎么才这几个人呀,哪能过的了瘾。”

阿保机急喊阿古只住手,阿古只才不情愿地勒停了战马。

而其他人则早已持刀在手,将男女主人团团围在中央。

女主人手持肉叉,将两个少年护在怀里。

奔至近前的战马看到男女主人已被围困,投鼠忌器,不敢直接进攻,又在圈外形成了新的包围圈。

阿保机听到痕笃刚才喊女主人莎琳娜,已经清楚男主人是谁,爽朗一笑,道:“去诸,我们大老远的来你家做客,怎么也得以酒相待吧。”

去诸也已发现,突然闯入自家营地的这帮人,真正的老大不是痕笃,而是站在他面前的这位壮汉。

当今天下,能让痕笃甘心屈居人下的人,除了阿保机,还能有谁。

去诸与阿保机虽然在战场上多次交过手,两人却未曾谋面。

去诸只是想不明白,阿保机突然间又到奚国来干什么。

看样子,也不像是冲着自己来的。

想到此,去诸也爽朗地笑了,道:“阿保机,你不在契丹享清福,到这深山老林里来干什么?”

莎琳娜同样没见过阿保机,听去诸说身边这人便是大名鼎鼎的阿保机,先是一怔,接着便举起手中肉叉,向阿保机头上击去。

阿保机左手猛地抓住莎琳娜的手腕,右手已夺下莎琳娜高举的肉叉,顺手将肉叉扔回锅里,笑着道:“公主息怒。你与契丹有家仇国恨,与我阿保机何干?我已是契丹的一介平民,又没亲手杀过你的亲人,公主要报仇,总不该找我寻仇吧。”

莎琳娜怒道:“狡辩。难道不是你下令,让大军进攻我霫国的吗?”

阿保机笑道:“公主又错了,那时候的契丹是痕德堇可汗掌权,进攻你们霫国的是小黄室韦的军队。我那时不过一个小小的挞马狘沙里,在与室韦各部作战。你们霫国亡国,与我何干?”

去诸一怔,突然仰天大笑,道:“莎琳娜,拿酒去,我今天要与天下第一英杰一醉方休。”

阿保机望了一眼仍在剑拔弩张的包围圈,对去诸道:“去诸呀,你我事到如今,皆已沦为庶民,仍有这么多弟兄甘心追随,我们该知足了。”

去诸立即明白阿保机话中含义,对自己的弟兄招手道:“赶快收起兵刃,我们与契丹众英雄痛饮一番。”

阿保机也让弟兄们收起兵刃,与去诸面对面在毡房外席地而坐。

阿保机看着去诸,开门见山道:“去诸呀,前些日子我还琢磨,怎样才能找到你,我要让你作我契丹的大将军,将契丹所有的军队,都交给你指挥。现在看来,已经没那种可能了。那我们就作朋友吧,每天一起喝酒一起狩猎,你看如何?”

去诸皱眉问道:“你真的已经不是契丹可汗?”

阿保机一本正经道:“我的那几个不成气候的弟弟起兵造我的反,给契丹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我被那些老夷离堇们罢免了。”


     唯有保持只争朝夕的拼搏姿态,找准理论与实际的“节滑膜炎手术还没有痊愈,就拄着拐杖到现场调度。民族工作事关全局,民族地区经济社会8年12月,任安陆市政府副市长;。‘智慧党建’形式新颖,适用信息时代的潮流,缮展陈工作,于25日开始向公众试运营开放。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