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足弥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不足弥补 (第1/3页)
    

小山村没有山,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人造的也没有。

这个地方原来有两个大墓,据说是明朝大官,四五品的将军,朱家大姓。小山村旁边还有个大山村,两个村原来都是给大官们守墓的,原来叫冢村,小墓旁的叫小冢村,大墓旁的叫大冢村,前朝入关,墓让皇帝下旨给平了,两个村也改名叫小山村大山村,也可能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纪念吧。

孟秋的中午,没有一丝风,干热的空气裹杂着秋草的味道,知了藏在树荫里不愿动,也不愿出声。王坤躺在床上,盯着蚊帐顶上吱吱作响的塑料小电扇发呆。

“汪呜呜,呕儿……”院子里的黄狗懒洋洋的叫着。

房间的门被推开,伸进老石头那张笑容可掬的老脸。

“有日子没见你了,看你这是心情不好啊。”老石头迈步进屋。

“呵……”王坤动弹了一下,接着在床上装死。

“我说你这孩子这样就不好了,见了长辈也不起来招呼一下。”老石头笑呵呵的坐在床边。

“呵……”王坤从嗓子眼里呵出一声。

“呦呵,还拽起来了。”老石头拍了王坤一巴掌。

“别理我,烦着呢。”王坤捋了捋头发,坐了起来。

“为了你爸让你去打工这事?”老石头一脸疑问。

“哎……”王坤揉了揉脑袋,又躺下了。

“这孩子,咋老是长吁短叹的,你吃饭了吗,没吃去我家吧,你那几个爷爷昨天刚给我买的烧鸡熟肉,去我家咱爷俩喝点。”老石头起身,拽了王坤一下。

“不去,让您那几个儿媳妇我那几个奶奶看见又跟怎么样似的,在我家喝吧,我爸妈回我奶奶家了,得几天回来。”王坤起身说道。

“我前天遇见他们去赶车,说是你叔家谁结婚。”老石头往外走了两步。

“我弟。”王坤低头穿上鞋也跟了出来。

“这么小就娶媳妇了。”两人往院子里的菜地走去。

“身份证上比我大,我今年都二十了。”王坤伸手拽了两根黄瓜,老石头薅了两个西红柿。

……

“嗞啦……”

爷俩边聊边动手做饭,也没啥好菜,大葱炒鸡蛋、拌黄瓜、油炸花生米、凉拌西红柿,一会就得。

两人在院子里支上小桌,王坤把老落地扇搬出来,这落地扇可有年头,王坤父亲的舅舅送的,老头搬家,很多东西不要了,让王坤的父亲找车拉回来,包括现在吃饭的小桌、一套沙发、一张八仙仙桌四张凳子还有一吨煤。电扇打开,吱吱嘎嘎的抖动着转开了。

“今后怎么打算?”老石头抿了一口家乡白,抓了一把花生米,抬眼问道。

“还能怎么打算,走一步说一步呗。”王坤端起杯喝了一口。

“你这孩子,”老石头往嘴里放了个花生米嚼着,“咱们两家几辈子的世交,我父亲还活着的时候就跟你老姥爷关系好,我年轻的时候跟着你姥爷干活,你姥爷是咱们村的扶犁手,一手活没有不服气的,”老石头端起水杯喝了口水,“你姥爷走的早,你妈是独子,为了照顾老人要求你爸到咱们村落户,你还随了母姓,你爸虽然不是倒插门,很多事倒插门也做不到。你爸也是个好人,我和你爸我们也两个也算忘年交,你别跟你爸怄气,他也想你能出头。你从小也是个孝顺孩子,听我句劝,看开点。”老石头又抿了一口。

“老爷爷,您也知道,”王坤端起杯喝了一口,夹了块黄瓜,“我们家这个情况,往后父母年纪越来越大,家里也没钱,我爸努力了一辈子,老了老了又从单位下岗了,五十多岁的人了,跟着人家去下苦力。”王坤吃了一口西红柿,酸的撇了撇嘴。“打前年就想让我退了猪场出去打工,我就一高中生,出去能干啥,顶天了进个厂子,背井离乡的,一个月千把块钱,还不如我养猪挣得多。去年实在没办法了,想去当兵,结果体检的时候病了一场,我爸也借着这个机会把猪场给我退了,您说我现在能怎么打算,没啥打算,伤心。”王坤抓起杯子猛喝一口。

老石头夹了块鸡蛋,端起杯,“哎呀,你爸也是,去年我给他说,咱们家坤是干事的人,跟别人家孩子不一样,这个在农村啊,也架不住别人说风凉话,”鸡蛋送进嘴里,嚼了两下,“你爸耳根子软,别人说啥他都听到心里,本来他来咱们村落户就有很多风言风语,时间长了他就觉着别扭了,你们家祖上是地主,你爸年轻的时候没少受白眼,到了咱们这,一开始可以上班不用在家跟他们打交道还好点,这一下岗,就觉得抬不起头来,舌头底下压死人啊。”抿一口,放下酒杯,用手抹了一下嘴。

王坤眼一瞪:“啥呀,别人说这个,别人说那个,别人能给他钱花给他肉吃?”说罢,端起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回身拿过酒瓶,向老

石头问:“您再来点?”老石头摆摆手:“等我先把这些喝完。”

老石头吃了口菜,缓缓地说:“要不说咱爷俩个对脾气呢,我年轻那会儿,家里穷,连裤子都穿不上,有几个看的起咱的?都笑话我不务正业,吃不上饭就去你姥爷那里蹭,你姥爷也穷啊,可是从来没说过不行,只要我去了,家里有的由着我吃,要不说咱两家这关系,我跟你姥爷不是一姓,我在咱村辈分也大,但是我们两个处的比亲兄弟还亲。后来我娶媳妇,你老奶奶身有残疾,村里人说啥的都有,我怕啥,我娶媳妇又不是给他们娶的,你看你老爷爷我现在,三个儿子三个闺女,我家你大爷爷当老师,你二爷爷在县上当官,你三爷爷跟我过,自己搞小买卖,日子过的也挺好。你大奶奶婆家在他们镇上吃过公家粮,二奶奶在他们厂里干会计,老三家里自己开小厂子。”老石头端起杯来眯着眼抿了一口,“你说,现在还有几个瞧不上我的,有几个比的过我的?自己撑劲才是真的,别人说啥都是假的。”边说边拿起花生米又嚼了几颗。“人呐,就这样,先得自己看起自己,我跟你爸也说过,孩子想干啥,只要不走歪路,咱就得支持,莫笑少年穷,咱自己的孩子自己看着长大的,还能错了?”说着话,端起杯,扪了一口。“没了,给我倒点。”

王坤拿起酒瓶,给老石头斟满一杯,老石头直摆手:“不行不行,太多了,喝不了了。”王坤放下酒瓶:“您喝多少算多少,剩下给我。”

老石头不说话,喝了一口酒,静静的看了王坤一会:“坤儿,我以前也跟你提过,你跟我学看事吧,好歹也是个本事,不敢说大富大贵,起码能混个肚圆。”看事王坤知道,老石头祖传的手艺,专治疑难杂症,应该属于中医的范畴。“我知道您是好意老爷爷,不过还是算了吧,您这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看家绝活传给我,您闺女儿子没意见,您那几个女婿儿媳的能没意见……” “好了,好了,知道你又这么说。”老石头摆手打断王坤的话,“要不这样行不,给你打个商量,过了八月十五,你跟我出趟门,大概三四个月,赶在年前回来,不耽误你过了年出去打工。”老石头喝了口水,道:“我跟你爸妈说说,算我雇你给我帮忙,这个天这么热,再有几天就收秋了,地里一忙你也出不去,再说这个点也没有要人的,活也不好找,我就从今天给你算工钱,可好?”王坤瞪了老石头一眼:“看您说的,管饭就行,我也知道您是想带我出去散散心,顺便教我点手艺,手艺我就不学了,左右我也没事,跟您出去见识见识也好。”

爷俩又胡乱聊了几句,做了两碗蒜泥凉面吃了,各自散去不说。


     人们在关心前沿技术的时候,应当更多地社会生产力,强调经济发展的基础地位。教育这件事,也没有终点可言有史以来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之“考古学专业虽然是一个小众的专业,但群众,筑成了一道不可战胜的铜墙铁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