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后两天求月票与推荐票》。

宫九奇怪的问。他急?陆小凤道那蓑衣老人缓缓走到他身前,突

我们几个人对幽冥之物哪有什么忌讳可言。做好准备之后便下去,下去之后却见底下的石板上露出一片浮雕来,竟是两个披头散发的厉鬼形象。

虽然形状模糊,但仍能看出面貌狰狞,如同修罗、药叉,更诡异的是这二鬼皆是无目,眼中只有黑漆漆的一个窟窿。

我见到这奇诡怪异的厉鬼被刻在井底,心中一片狐疑,实不知有些什么名堂。许倩和梦姐见多识广,一下就判断出这是一种藏族鬼神。

“藏地原始宗教中有这种鬼神形象,受人供奉,这蛇首女妖的来历可能就跟这宗教背景有关。”

“不拜神佛败恶鬼,这老百姓是疯了吗?”

“有些事情很难用常理解释,就像为什么这么多帝王陵墓里却暗藏从各地掘来的尸骸,为的就是炼制元丹,有的是南柯一梦,有的是无稽之谈,但更多的是无解。”

“说来也是,这地方会藏有这样一处隐秘的所在,看来那女妖是做好准备在地宫里颐养天年,做自己的神仙之梦了。”

“如果老镇长确有夺财之意的话,那么地下的密室八成是个藏宝洞。”我分析道,“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知道些关于鬼洞的秘密,知晓女妖藏宝的地方,他故意唬我们进来,自己好坐收渔利。”

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由得顶了一股邪火,“可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表少爷,说不定这下面还有许许多多的男人呢!”

“为什么?”我惊讶道。

“你想啊,这女妖一个人活着有什么意识,就算永远不会死,那多寂寞啊,所以啊,她肯定想方设法去抓男人,供她享乐。”

石门在外都被铜锁扣死了,锁齿如犬牙闭合,梦姐和许倩两人捣鼓了一会儿,没一分钟功夫,就将石板撬得洞开。井底赫然露出一个大窟窿来,里面没有灯盏,完全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只听得下边风声呼呼作响,好像洞穴极广极深。

“好家伙,这地面的空间还真大。”

“死可以为墓穴,活可以为宫殿。”

“妙极。”

往下看去,依稀可以看到下面有一株很大很茂密的藤蔓,看上去和外面的蚩尤血藤是一个物种,这是这个血藤应该是一株母藤,所有的藤蔓都是从她身上长出来的。

枝条盘绕在一起扶疏遮阴,枝叶如冠,生长得很是茂密,不知覆盖着多少里数。

“好家伙,这可真大。”

“这蚩尤血藤是借着这里的尸气在山底生长,阴气逼人。”

我在洞口边站着向下张望,都能感到藤蔓中凉气透骨,全身起了一片毛栗子出来。

“琪姐,我们要不要下去?”

“废话。”妲蒂说道。

我这确实属于一句多余的话,只不过是站在上面,高度有点高,有些犹豫,我们没有索降的装备,要想下去可能只有通过攀援。

想来这蚩尤血藤之所以会在这里也有他的作用,就是为了充当一个工具,好让那女妖醒来之后顺利下到这座地宫。

血藤上全是疙里疙瘩的老皮,我摸到藤蔓身上,触手所及觉得有些古怪,仔细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发现那血藤上面竟然又一张张的人脸。

倒也不是真的人脸,只是有人脸的轮廓。许倩说那是在地宫下面埋了许多尸骸,里面的尸气都被吸浸到这蚩尤血藤里,说着她随手用刀在藤蔓上一割,藤蔓中就汩汩流出血来。

这地宫处处透着诡异,我念及此处,便暗自戒备起来。我四下一照,只见树根都扎入了石中,也不见洞中有什么潮湿之气,只是阴凉透骨,藤蔓全借这里的阴气生长,一条条的血藤长得都快垂到地面了。

我们爬了好一会儿,下到地面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我抬头一看,只见在藤条的覆盖之下,整个地宫雾气缭绕如同幻境。

“你们看。”这时候,妲蒂的手电照向了一个地方,我不由得紧张起来,举着手电缓缓接近,到得近处,才看到一座宫殿式的建筑在地宫的中央矗立着。

不过那宫殿通体都没半点色彩,仿佛溶化进了黑暗之中。它的顶部就是蚩尤血藤已经团状的根系,好像一个顶盖在保护着它。

西藏的文化背景独特,丧葬习俗也与传统葬制存在很多区别,且藏地的文化演变已逾数千载了,棺椁、墓穴、明器,以及保存尸体的办法在当时看来,都透着极其神秘的色彩。

死寂的环境中突然发出一阵阵咔哧咔哧的响动……

我心神恍惚之下

“呵呵呵,大姐你這么說就是見外了,我能有如今成就,你當年賣我的玉髓聚靈筆功不可沒。”季遼哈哈一笑。

“前輩說笑了,那時晚輩有眼無珠,還勸您莫要修煉符箓之道,是晚輩獻丑了。”那婦人看著季遼的表情,小心的說道。

季遼將這婦人的神色盡收眼底,心中苦笑,修仙界的規則真是一個無法逾越的屏障,想要真心交些朋友實在太難,就算是你沒那種高人一等的想法,但卻擋不住別人對你的防備之心。

想到這里季遼淡淡一笑,也沒交談下去的......

他说:这里除了我之外,都是,微笑道:一杯已足够,多谢

林臥既久,遂成懶癖。春來讀歲書,始知浮生已四十九;因憶解印綬五六年;別兄京兆來,則又八九年;仆束發來所深交如兄者能幾;荏苒離愁,倏若羽馳如此!間抽鏡對之,發雖未莖白,漸索矣!顏亦漸黝且槁矣!向之所欲附兄輩馳驅四方,數按古名賢傳記所載當世功業,輒自謂未必不相及;氣何盛也!而今何如哉!頃者候董甥之使自京邑還,得兄與施驗封書,大略并嗟仆日月之如流,林壑之久滯;謂一切書問,不當與中朝之士遂絕;非肉骨心腎之愛,何以及此!甚且一二知己,或如漢之人所以嘲子云者,面嗔仆曰:“某,今之賢者也。彼方位肘腋,中外之士所借以引擢者若流水;若獨留滯中林者,殆以世皆尚黑,而子獨白耳!”仆笑而不應。而使自兄所來,辱兄口諭之,亦且云云。嗟乎!兄愛矣!而未之深思也!仆嘗讀韓退之所志柳子厚墓銘,痛子厚一斥不復,以其中朝之士,無援之者。今之人或以是罪子厚氣岸過峻,故人不為援。以予思之:他巨人名卿,以子厚不能為脂韋滑澤,遂疏而置之,理固然耳!獨怪退之于子厚,以文章相頡頏于時,其相知之誼,不為不深!觀其于敘子厚以柳易播,其于友朋間,若欲為欷歔而流涕者。退之由考功晉列卿,抑嘗光顯于朝矣!當是時,退之稍肯出氣力謁公卿間,子厚未必窮且死于粵也!退之不能援之于綰帶而交之時,而顧吊之于墓草且宿之后,抑過矣!然而子厚以彼之才且美,使如真是化勁高手?”

任平生哈哈一笑,身形變幻如同毒蛇,形意鉆拳接連使出,招招不離對方胸、肋、腹、喉等要害。他此時聲隨手出,“嘶嘶”之聲,在周邊響徹,聽得人毛骨悚然。

梁思遠左肋被戳,連帶著膀子都使不上力,他打起全部精神,也只能勉力支撐。只一會的功夫,衣服就被戳的千瘡百孔,身上更是傷痕累累。

“任平生,是你逼我的,既然你想死,就不要怪我!”

梁思遠雙目赤紅,他一聲厲笑,周身土黃色光芒爆閃。與此同時,百米范圍內,忽然飛沙走石,模糊了任平生的視線。

“吼!”

隨著一聲怒吼,一道土黃色的煞氣長龍從地下鉆出,朝著任平生撲來。在這百米范圍內,如同刮起了小型龍卷風,威力之猛簡直駭人聽聞。

任平生臉色微變,想也不想轉身就跑,那煞氣長龍雖然威力驚人,在他極速奔跑下,一時竟也追他不上。

“任平生,你他媽不是很厲害嗎?有本事你別跑啊!”

梁思遠恨得咬牙切齒,他生性謹慎,數年前在南孟山脫險后,便意識到這里會是一個保命所在。于是,便費盡心力的在此地布置了殺陣。若真有強敵追到這里,就可以用殺陣阻攔,自己趁機躲入南孟山中。這些年來,他為了這煞氣陣法,不知道用掉了多少寶貝?如今一朝被毀,又怎會不心疼?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后两天求月票与推荐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恐怖复苏之无尽深渊

闲院苏我

恐怖复苏之无尽深渊

喻清夏

恐怖复苏之无尽深渊

桃花老妖

恐怖复苏之无尽深渊

甲青

恐怖复苏之无尽深渊

彼方极夜

恐怖复苏之无尽深渊

东坡肘子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