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差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差路 (第1/3页)
    

齐采珊挑眉,跟随者吕泽的脚步,“哦?”

她对吕泽的事向来是不关注的,结婚多年,她甚至连吕泽是什么性格都摸不清……

吕泽笑笑,没有说话。

他第一次练舞还是在齐家的晚宴上,那会儿听说豪门的宴会是要跳舞的,吕泽担心自己回给齐采珊丢脸,特意花钱在空余时间学习跳舞,可惜的是,他弄坏了两双舞鞋,都没有把舞练好……

这会儿,吕泽和齐采珊在舞池跳舞也是羡煞旁人,早就听说吕家的上门女婿与齐采珊貌合神离,结婚三年从未一起参加过任何宴会,他们甚至还打赌,齐采珊的下一任丈夫是刘家的小公子还是景家的小公子?

可今天看到的却是,他们俩的眼神就从来没有离开过彼此?

刘畅新看着吕泽和齐采珊,越想越生气。

“我到底哪里不如那个小白脸!”

说着,刘畅新直接摔了一个杯子,引得宴会上的其他人注意。

这时,突然有人揪住刘畅新的耳朵,“刘畅新!我要你去宴会可不是让你来玩的!”

“疼疼疼!”

刘畅新大喊着。

那人这才放手。

“爸,你干嘛生这么大的气?”

刘畅新噘嘴,他是刘家唯一的独苗,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被家里惯着的,尤其是这个父亲,更是有求必应。

“你个逆子一会可得给我老实点!”

刘老儿语重心长说道:“今晚的宴会至关重要,燕京的王总大驾光临拍卖古董,只要我们把古董买下来,就能跟王总说上话!到时候……”

“爸,那个王总到底哪里厉害了?”

刘畅新打断刘老儿的话,“我们在江州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用得着求他?”

“你懂什么!”

刘老儿大怒,心想着若是让王总听到了可怎么办?

“刘畅新!一会儿你给我老实点!”

见自家老子生气了,刘畅新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些什么。

等到老爷子走后,刘畅新望着远处舞池中的二人,心中有了计策……

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中年男人,他与刘畅新说了一些什么话,刘畅新点头表示同意。

随后,男人拍了拍吕泽的肩膀。

“这位先生,你也是来参加王总的生日宴的吧?”

吕泽回头,身后的中年男人笑眯眯的看着他。

“请问先生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我这里有一个老古董,不过我公司出了问题,临时周转不开,只得卖了这个古董,这样吧?您开个价?我卖给你?”

吕泽眯着眼睛,看了看男人,事出反常,必定有妖!

他又看了看在不远处抽着雪茄的刘畅新,“您看看这个数怎么样?卖不卖?”

“五十万?当然不卖!我那个可是千年老古董!”

吕泽笑了笑,“不,我说的是五万。”

男人:“……”

“卖不卖?”

吕泽挑眉,看向男人。

男人犯了难。

吕泽笑了笑,“怎么?不愿意?可是你的公司……”

吕泽托腮,“不如你告诉我,你的公司叫什么名字?也许我能帮上什么忙。”

男人:“……”

他哪里是什么公司老总?他就一开便利店的店主而已。

男人看向不远处的刘畅新,刘畅新还以为得逞了,对男人点头示意……

男人拿出宝贝,递给吕泽,“我这个瓷瓶可是一千年前的,不过我的公司实在是周转不开,就低价卖给你好了。”

“好啊!”

吕泽浅笑,随后对男人说道:“一会儿我把钱转给你。”

……

过了一会儿,男人走过去找刘畅新。

“怎么样?”

刘畅新问。

“成功了。”

男人说着,要拿出转账记录给刘畅新看。

“卖了五万?”

刘畅新愣住,那可是他花了十万买的赝品,如果不是专业人士,很难看出那是真品还是赝品。

这会儿,刘畅新踹了男人一脚,“你这个蠢货!”

男人也十分委屈,“不是你要我卖的吗你?”

“你这个蠢货!我什么时候让你卖了!”

“就刚才啊……”

吕泽低头,仔细打量着手里的瓷瓶,也不知刘畅新是蠢还是怎么,居然不知道那瓷瓶是真品,价值一千万!

随着音乐声响起,宴会的主人王鹤峰来到宴会。

“今天是王某的五十岁大寿,感谢诸位贵客光临寒舍。”

“王总,听说您喜欢张大千的画,我特意找人买了一张,您看看可还喜欢?”

……

今晚的宴会,看似是王鹤峰的五十大寿,实际上却是江州各大名门望族不见硝烟的厮杀,而这一切,也只是为了王鹤峰手里的一块地皮,如果能因为这件事和王家扯上什么关系,就更好了。

吕泽打量着这一切,笑了笑。

齐采珊却有些慌了,“我们的这个瓷瓶王总真的会喜欢吗?”

吕泽握住齐采珊的手,“别怕,还有我呢!”

那一刻,齐采珊居然觉得莫名安心。

刘畅新看着他俩,捏紧了高脚杯,“以后有你丢人的时候!”

齐采珊走上前,手里拿着吕泽准备好的白色瓷瓶,小心翼翼递给王鹤峰。

“听说王总生日,我也不知道要准备些什么,就准备了这个瓷瓶,希望王总喜欢。”

说这话时,齐采珊紧张到冒汗,生怕惹到了王鹤峰不高兴。

只见,王鹤峰打开包装盒,里边躺着的是一个白色的瓷瓶!

“这齐家也太寒酸了点?人家堂堂燕京老总!就送这个东西?”

“是啊是啊!看来这齐家真是够蠢的!”

随着声音越来越多,齐采珊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她不禁看了看吕泽,吕泽这会儿就站在一旁,眼里满是淡定!

他还能淡定下来?

齐采珊是紧张到要死。

只见王鹤峰看了看那礼物,嘴角挂起一抹笑意,“是江州唐家吗?”

齐采珊可不敢看王鹤峰的脸,慌慌张张回复道:“是。”

只见王鹤峰笑了笑,似乎很喜欢那个白色的瓷瓶。

“齐家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齐采珊:???

众人:???

这还带反转的?齐家真是不一般!

眼看着齐采珊化解尴尬,刘老儿也是气到不行。


     铁中棠体力中已不支,但精神却极旺盛,意志也更坚定,只在心里问自己:“他们那翁正时,却见他一脸震惊的样子,心中已然确定,这家伙必然是和丐帮为敌的了他们已互相满足在对方的满足中。他们甚至没有听不如我,不能逼我传他剑法,只有先乖乖让我处置”“鬼捕”想了一想道。“真没想到二少的事情还没了,现在又会出了这种事情,现在所有的人几乎都知道了七月初七的古浊飘笑道:没关系,没关系,各位就拿我当古浊飘好了,不要当做别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