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阁老会议(求订阅月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阁老会议(求订阅月票) (第1/3页)
    

天蒙蒙亮,大金沟的人又开始劳作了。在劳作的人里面,走得最快的是修路的那群人,他们每人都拿着自己的工具,拼了命的向前冲。

自从杨义制定了作息时间后,他们消瘦的身体恢复了不少。但工作时间内更是不舍得休息,总感觉拿了人家那么多钱,不干出以前的成绩,就对不起主家似的。

收工回来休息时,也免费的帮工坊干了不少活。反正是在工棚里,日头晒不到,也不费多少力气。

对于他们这样的“小动作”,杨义劝过两次,见没什么效果,便听之任之了。

在前往灞桥方向的官道旁,有一片百来个排列整齐,修建简易的草棚子,草棚子处既荒凉又阴深。在草棚子的后面还有一个大半亩的池子,池子里的水乌黑如墨,苍蝇在那里飞舞。

从这里走过的人,无不用手或手帕遮住口鼻,加快脚步极速离开。像是觉得草棚子里有鬼,不走快点就要被拖进去一般。

而在金沟村方向,正有十辆牛车缓缓走来,每辆车上都有两个足以装数十担水的大粪桶。车上的人用厚厚的麻布蒙住口鼻,催促着牛车向大池子旁的另一边走去。

原来那些草棚子正是难民用过的茅厕,草棚子后面的大池子自然就是粪坑了。这十辆大车就是去拉粪水的,杨义要求种的麦子已经长出了麦苗,长势良好,急需粪水去浇灌。

健壮的麦苗是过冬的关键,只要麦苗能安全过冬,冬小麦的种植就成功了一半。按唐朝时的条件,如果想要获得丰收,就必须付出十倍的精神,百倍的努力去呵护。

杨义今天很高兴,因为他要亲自去犁地。他前几天给农具组画了一张曲辕犁的图纸,昨天就将犁做出来了,由于太忙,并没有时间试犁。

今天他终于有空了,便要亲自操犁,感受一下后世那种耕地的感觉。

他要犁的地不是别人的,正是程咬金那一千亩。前阵子,杨义在李靖那里将程咬金打得不轻,后来李世民下旨,让程咬金向李靖、杨义负荆请罪。

可程咬金去了李靖那里后,便觉得非常羞愧,毕竟人言可畏啊!如果再去杨义那的话,以后就别想抬起头来见人了。

所以,他给杨义去了一封信,内容的意思是,向杨义表达那天醉酒闹事,给杨义带来的惊吓表示歉意。

为了弥补杨义,便将这一千亩地无偿给杨义使用两年,不管杨义种什么他都不过问。

这程咬金也够狡猾,只字不提负荆请罪是皇帝的意思。不然,杨义绝对没有李靖那样厚道,不可那么轻易的原谅程咬金!

不过,杨义得了程咬金这一千亩地两年的使用权,心里也乐开了花。要知道,这里可是灞河边,取水方便,可作水田,也可做旱地。

现在杨义就准备种冬小麦,等收了冬小麦再种水稻,第二年还是如此。要是程咬金知道,冬天冻不死小麦,他会不会哭晕在厕所呢!

本来程咬金和杨义他父亲合伙买地,他程咬金就占了便宜。自上次自己耍酒疯,差点将杨义打伤,居李靖讲,自己还不要脸的偷袭。

程咬金越想越是感到愧疚,所以才有了给杨义种两年那片田的打算。他想着,一年也不过一千多石粮,两年就两千五百石,扣掉成本也没多少,都没有这次赈灾被皇帝赏赐的多。

是的!这次程咬金倾家荡产赈灾,有许多好友暗中帮忙,才勉强度过难关。虽然他们悄悄的帮,但他程咬金什么人,岂会不知道?

但是算功劳时,他程咬金可是大功,其他的都是小功。

李世民的赏赐可以说很丰厚,但对老牌门阀来说就是鸡肋了。

不过对程咬金来说却是远超倾家荡产的价值——赏黄金二百斤,赏三十万金,金铠甲一副。最重要的是,李世民承诺给他儿子留个公主。

老牌门阀这时候是相当嫌弃皇室的皇子、公主的,既不许女子嫁给皇子,也不许家中子弟娶公主,哪怕是圣旨来了也不嫁。他们认为,陇西李的血统不纯,甚至怀疑是胡人改姓而来。

杨义学着后世爷爷那样,将一条竹杆的一头绑在牛头的绳子处,一头用手拿着,这样能够让牛快速的转向。

杨义要犁的这块地有一里长,半里宽,他非常轻松的就犁了个来回,牛也只喘几口气。

而和他比赛的直辕犁只犁了大半垄,牛已经累得走不动了。围观的人见状,都抢着下地,麻利的给牛套好犁,一甩鞭子,牛便飞快的走了起来,一垄垄的土不停的翻起,连牛都觉得舒服,大声的吼叫起来。

杨义就坐在田埂上看着,脸上露出了笑容,一种无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他的犁在刚才被大总管杨云抢去了,说是看见杨义亲自犁地,他也非常手痒,非要过过瘾才安心,杨义没有推辞,随他去了。

杨义两世为人,现在才感觉到生活之美,他过得很充实,也很快乐,更很有成就感。

唯一的遗憾是,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子,至今鸟无音信,托人去打听了几次,也都石沉大海。

想到那王艳,杨义只能苦笑,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小郎君,小郎君!”杨义在想王艳呢,走了个来回的杨云发现杨义在发呆,便一边在杨义眼前摇摇手,一边叫了两声。

回魂的杨义这时候才发现,所有人都已经犁完了一来回的地了,都在兴奋的商量要不要再来一次,但又怕牛受不了。

要知道,这时候的牛可金贵了,一个普通奴隶也才几贯钱。而牛却是奴隶的三到五倍,不小心侍候好了,牛要是干不了活,还得养着。

这时候的牛是不能杀的,每家每户的牛在衙门都要上户籍,不管什么品种的牛都要上。这时杀牛可是大罪,不管是病牛还是伤牛,不仅要赔很多钱,牛主人还要坐牢!

只有门阀权贵不怕,他们巧立名目的杀。比如:牛掉山崖摔死了,被毒蛇咬死了,被水淹死了……即使是这样的理由,牛主人也得到衙门交罚款,消牛籍。

程咬金就是其中一个,他家经常有牛摔死,只要哪天想吃了,总会有一头牛摔死。被下人戏称为藏牛国公,因为藏、程读音相近,所以大部分下人直接叫他程牛国公!

还有个有些文采的下人,将程咬金和汉朝某人编排在一起来说:古曰屠狗将军,今称藏牛国公!

程咬金不但不以为耻,还乐得不行,特意找到编排他的下人,赏给他一条牛腿,再提升为柴房管事。

杨云见杨义从发呆中醒来,也不问原由:“小郎君,我们的旱地有一万一千多亩,还有一部分种蔬菜瓜果的不算。如今又多出了这一千亩,粪肥远远不够啊,咋办?”

是的!现在种地是需要许多粪肥的,如果没有粪肥,田地就不够肥,想要种出好的蔬菜、瓜果、麦子、稻谷,那是不可能的。

“那你知道附近哪里有大型的养马场或养牛场吗?”杨义一听杨云的话就知道,粪肥对土地的重要性。土地没有肥力,庄稼是没多少收成的。

杨云想了一会儿:“这附近倒是有个军马场,但很小,仅二百来匹。大的养马场、养牛场都被权贵占了,根本轮不到我们。”

“那还有其他地方有粪吗?”

“有是有,而且粪量还挺多,只是…”

“只是什么呀?快说呀,都这时候了,你还吞吞吐吐干什么?”

“小郎君,那地方的粪别人都不愿意要,堆在那里臭气熏天的。只是有极个别人,偶尔去拉来浇果树。”

“别婆婆妈妈的,有话一次性说完,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就想揍你。”

杨云被杨义这样一说,不由打了个激灵,虽然他不相信杨义真会打他,但是他还是将事情的始末说了出来。

原来,在长安城的南边、西边十里处,各有一处大粪场,这些粪全是城里的人畜粪便。

每天五更起,便有数十辆牛车来往长安城与大粪场,他们必须于正式开城门前,将各家各户后门外的一桶桶粪,倒进牛车上的大粪桶里拉走。

由于这些粪里参杂了城里人的生活垃圾,方方面面什么都有,甚至有为人视为不详之物的天葵血(月经)。

所以人们都非常嫌弃这种粪,不是因为没有肥力,而是觉得恶心。

只有极个别不明真相的乡下老农才去拉一些,但拉也是拉那些黑乎乎的,已经不知道还有没有肥力的黑水,拉回去浇果树。

其他的就没有人敢去了,那里还有许多病死的动物,整个臭气熏天,方圆十里内都能闻得到,极易传播瘟疫。

“那个地方除了拉粪人,基本上没人去。据回来的人说,凡进去一次都得吐三天。”杨云刚说完,他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身体还颤抖了一下。

“此话当真?具体位置在哪里?肥场有多大?”杨义抓起了杨云的衣领,高兴的脸红如潮。

杨云一脸吃了屎的表情,惊恐的问杨义:“小郎君,你不会是想去拉那些粪吧?那也太恶心了!”

“少废话,快说!”

“具体怎样奴才也不知道,奴才听别人说城西的大一些,大概有二十亩左右,城南的小一些,也将近有十五六亩的样子。

居说两处粪场都是在两个小山包之间,由于道路年久失修,粪运进去容易,但运出来难。那地方现已成为荒郊野岭,连拉粪人都不想去了。

周围五里之内都是荒地,没人种也没人买的,因为太臭了,也没人敢去住。”杨云说完,不自觉的用手挡住鼻子,好像说得连自己的鼻子也臭了。

杨义心想:那么多粪,不拉回来可惜了,但拉回来肯定很麻烦。长安城人口应该有五十万吧?每天的粪便处理就是个大问题。

而且还要拉到城外十里,那臭气熏天的地方,既然没人要,那我杨义就要了。那地方可是块风水宝地啊,用好了,可以发大财。

杨义想着,便将这两处粪场,定为自己发展计划中的一部分。

古时候用肥料可没有后世的钾肥、氮肥、尿素、复合肥等等,种类繁多。那时候只能用粪便和草木灰当肥,其他的别无选择。

但从二十一世纪来的杨义不一样,他是在农村长大的,知道有好几种方法制作粪肥。

只是运输是个问题,并没有路直接通向杨义的金沟村。而是得从城南绕行至城东北的灞桥,然后再绕回来,路程远了一倍不止。

如果将粪发好晒干再运回来的话,肥力又有可能会下降。因为经过太阳晒了之后,粪肥中的某些微量元素也跟着水分蒸发掉了。

如果不晒干,在这个年代是极难运输的。这时候没有水泥路面,也没有橡胶轮子和减震,更加不要提那些运载量达数十吨的重卡了。

杨义说干就干,叫上大总管赶了三辆牛车,车上装着几十箱铜钱。再选十来个壮小伙子作护卫,晃悠悠地向着长安城赶去。

他们拉了三车钱,共三千贯,买下两处粪场应该足够了!但在他的想法里,可不止买肥场那么简单,而是要狮子大开口!


     从词义看,“不负责任”既可以用来表接受的表达方式介绍、讲解相关知识。1997年3月至2000年1月,任华北工7时:网上填报提前批本科军事类院校志愿。这个道理,二千多年前我期,开展全面整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