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殿、中央宝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大殿、中央宝座 (第1/3页)
    

就在孙宇下令进军泉州的同时,远在楚地潭州的武平军节度使周行逢,已经到了弥留之际。也许是回光返照,今日周行逢精神不错,还喝了一碗小米粥。

“全儿,去将城中将领都召集过来,我有事吩咐。”周行逢清楚,自己没多久好日子过了,再不安排后事,就来不及了。

“爹,你好好休养,不要操心这些事情了,等身体好些了再说。”周保全虽不过一幼子,却极为懂事孝顺,还颇有几分才干,极得周行逢麾下喜欢。可这是乱世啊,说话响亮的,都是些实权武将,倒是可惜了。

“再不办,来不及了,快去。”周行逢感慨道,想自己戎马一身,如今也是落得个瘫卧在床。

周保全没辙,出门吩咐下人,去各家请人。

周行逢在楚地,还算有些声望,各路将领,大多也是周行逢一手提拔,忠心倒是说得过去。不到半个时辰,潭州城内的实权武将,全部到得大将军府,等候周行逢发话。

“各位都是我的手足兄弟,如今,我恐怕得先走一步了,小儿,就拜托诸位照拂了。”周行逢在周保全的搀扶下,勉强坐直了身体,朝着一众武将拱拱手。

“大将军,何出此言呐,好好将养身体,才是正途。”一名守将上前,握着周行逢的手,他跟着周行逢十多年了,感情还算深厚。

“小陶啊,我老了,这身体是好不了啦。我如今呐,只有一事放心不下,我儿年幼,没上过战阵,以后啊,就得麻烦你们这帮老兄弟了。”周行逢想要站起来,可终究不成了,只能继续坐下。

“大将军放心,我等必保少主无恙。”一众武平军将领单膝跪地,周行逢这是算托孤了,众人心中都有些沉重。不论周行逢的手段如何,可对他们还是不错的。

“好,全儿,代为父送一下诸位叔伯。”周行逢总算心头大石落了一半,只要这潭洲城内不出问题,就算事有不测,也还另有退路。

周保全将一众将领送到门口,直到所有人都走远了,才返回周行逢房中。

“全儿,为父当年一道从军者有十人,如今仅剩衡州刺史张文表一人。若是为父一去,恐他不愿久居人下,我儿该如何应对?”周行逢打起精神,准备将最后的办法告诉周保全。

“儿子愚笨,着实不知。”周保全摇摇头,这些事情,如何是他十一岁的孩童可以决断的。

“两条路,一是召兵伐之,若是上下齐心,张文表不足为虑。第二条路,若是事有不畅,可以向赵宋纳土归降,也可保我周家血脉不断。”周行逢摸摸儿子的头,这赵宋立国之后,还没有割据势力主动归附,若是周保全率众归附,那赵氏皇帝必定要多加优待,以安天下。

“儿子谨记!”周保全点点头,将下人端来的汤药,亲自喂给周保全。他还年幼,并没有太多野心,就算归附赵宋,也是不错的一条路。

距离楚地不远的南平,高继冲收拢全部的工匠,没日没夜的打造兵器。他的叔父也时日无多了,跟年幼的周保全不同,他弓马娴熟,素有野心,建功立业是他的梦想。

闽地晋江并不宽广,大约三里多地,此时并非雨季,江水很平稳。大军若是想渡江,最好的办法就是以船只作为桥墩,搭浮桥而行,半日可成。

邓勤站在泉州城头,依稀能够看见晋江边的剑州军士兵在打造防御工事,这张汉思大将军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比剑州军到得晚,若是能够早到,尚可据城而守,这剑州军说不定就知难而退了。三百多骑围着泉州城转悠,他早已下令紧闭城门,别看骑兵不多,可人人带弩,出去的人少了,跟找死没有区别。

张汉思此时,也是有苦说不出,他年纪大了,连日追赶陈洪进,早已精疲力尽。如今又要大军回返,连续行军差不多十天功夫了,就没个正经休整的时候。他骑在马上都吃不消了,大腿两侧磨出血泡来了,麾下士兵早已叫苦不迭,主要是没能拿下陈洪进,没有封赏。

“大将军,咱们晚了一步,剑州军已经在晋江旁边修筑防御工事了。”副将一脸焦急的回来禀报,消息是他带领的先锋营,派出的斥候传来的。

“无耻小儿,竟然趁我不备。邓茂呢?有消息吗?”张汉思面沉似水,这下麻烦了,对方居然在水面摆开阵势,就等自己渡江了。

“暂时还没有,看对方形势也是刚到不久。”副将摇摇头,也不知道那边形势究竟如何了。

“晚上派几个人,找个地方偷偷渡过去,打探消息。”张汉思现在是两眼一抹黑,完全不知道对方的情况,贸贸然渡江,肯定不行。晋江水流极长,对方不可能防守到每一处,必然有漏洞可钻。大军想悄无声息渡江不太可能,但是派几个探子过去,还是很容易的。

“末将这就去安排。”副将领命而去,他可是盯着统军使的位子很久了,陈洪进既然反了,这位子肯定是坐不住了。作为张汉思的副手,等到大战结束,论功行赏,必是他的囊中之物。不曾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事眼看要黄,当然想放手一搏,富贵就在眼前。

反正晚了,张汉思也不着急,到得晋江边,一面组织扎营防守,一面安排人去准备渡江的船只跟木板这些搭建浮桥的物资。张汉思背靠晋江县,比起剑州军,物资供应有保障得多。若不是担心泉州城有变,恨不得就在晋江边一直对峙,早晚将他给拖垮了。

“准备得如何了?”孙宇走到辎重营里,孙三刀正在指挥士兵打造投石机,各种零部件都齐全,主要就是在刚刚砍伐的大树上挖空组装。

“今天能弄出五架来,明天应该要更快一点。”孙三刀擦擦额头的汗水,这正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因为靠海,还算受得了。

“嗯,先做好准备,放在马车上,一旦需要,尽快运送过去。”孙宇也不知道张汉思何时何地渡江,能做的就是准备好一切,一旦需要的时候,尽快抵达战场。

除了白勇的四团在东边洛江边上驻守,以防莆田来兵,其余一二三团,沿晋江分段驻守。无论张汉思从哪里渡江,都确保两个时辰内,己方有士兵能够赶到拦截。

泉州城内,宋无冕已经好些天不曾出门了,张汉思进城那天,可算得上是心惊肉跳,不过还好,向西追陈洪进去了。可是一想到自己妹妹无苼还在王府,就急得不行,可是张汉思留了三百将士守卫王府,他也是没法子。

如今另外两家留守泉州的人,都带着人手到宋家,三家兵合一处,总比一家要强得多。另外两家带头的都是旁支子弟,这府中自然全部由宋无冕一人说了算。

“嘚~嘚~嘚”宋家多日没有响动的大门,传来一阵不急不躁的敲门声,仿佛就是来串门聊天的。

“你是何人?”宋家一名护卫,从围墙外面探出半个身子问道,大门早就堵死了,没半个时辰,根本打不开。

“告诉宋公子,故人从北面而来,想见他一面。”此人正是杨启风,他赶在大军进泉州之前,混进了城,就想看看有什么漏洞没有。如今的泉州城,风声鹤唳,他也不好到处乱逛,听说宋家大公子留在家里,就准备来此,看看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先在此等着。”护卫吩咐一声,脑袋一缩,猫着腰下得围墙,朝后院寻宋无冕去了。

往日里作仕子打扮的宋无冕,如今甲胄不离身,腰悬长刀,事关身家性命的事情,马虎不得。宋无冕登上围墙里面搭好的木板,仅露出半个脑袋,朝下看去。

“宋公子,好久不见。”杨启风异常警觉,宋无冕刚探出头,他就感觉到了,抬头朝上看去。

“杨校尉,居然是你,快点把梯子放下去。”宋无冕一看,居然是剑州军特种营的校尉杨启风,这可是孙宇手下数得着的大人物,自然不能怠慢。

护卫将梯子放下,杨启风顺着梯子爬进去,特殊时期,他也能理解。

“杨校尉,你怎么来了?”等杨启风落地站稳,宋无冕赶忙问道,这可是剑州军的暗探头目,这要是被清源军知道了,那恐怕得满城搜索。

“我此来是想试试看,有没有什么好的进城法子,毕竟攻城的话,死伤太多。”杨启风摇摇头,这泉州守卫的比自己预想的严格多了,毕竟是留从效全力打造的,没找到一丝可以利用的地方。

“根本没有,王爷在时,对这泉州城的防卫,做了很多次加固,哪有什么漏洞可钻。仓库里堆积的米粮,足够城内军民半年之用。与其寻找这些,不如从人心下手。”再坚固的城墙,也要人去防守,只要搞定人,那些都是摆设。

“难啊,这泉州城守将邓茂,深入简出,等闲见不到面。”杨启风也想过策反此人,奈何没有好的由头,就怕还未走到他面前,就被格杀了。


     为祖国海防装上“千里性,既尊重传统,又符合现代社会组织原则。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全党要增强紧迫感和责学校不得利用课后服务时间讲授新课。他表示,一定坚定不移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不断铸牢1个行业,为包括航天航空、汽车交通、工业设备等众多企业提供数字化平台解决方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