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法离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无法离开 (第1/3页)
    

“呦,还不是我们的老青同志嘛,不去找你的宝贝徒弟啊。”断老手上拿的还是那本纸质小说。

  “哼哼哼哼∽,我倒是物色中了几个女娃子,水灵的很。”老青把叼在嘴上的狗尾巴草吐出。

  “老断老断,我带你去耍耍?要不要得。”老青一股很感兴趣的模样。

  “低俗,书籍才是我的食粮。”断老晃了晃手中的书,一脸嫌弃地看向老青。

  “还食粮,我看你是鼻子插大葱——装象。”老青故意压着嗓门嘲讽着。

  断老直径径飘进小院子内,大喊到:“徒弟,为师给你带了蓝星的水果回来,还不出来迎接我。”

  大岩石上的壮年男子乐的直叫唤:“哈哈…,你徒弟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求你帮忙了,哈哈…”男子捂着肚子说道。

  断老在外边果然没感觉到屋里徒弟的气息,断老慢悠悠地转过头道:“哦~,又捉弄我的徒弟,看我不宰了你,他人呢,你把他弄哪去了。”

  “哎哎哎,别揪我耳朵,我告诉你不就是了。”壮年男子扒开断老的手。

  “我看他整天没事干,就象征性的帮你教训了他一下,把他送到三等中武世界去了。”男子很显然不当回事的说道。

  “你特么有病?喂,那是我徒弟,你把啥都不会的他送去三等中武世界等死?”断老激动地爆着粗口。

  “你看你,他不是飞升境吗,不至于活不下来,就算出意外了又怎么样。”男子掏着耳朵说出了这有“良心”的话。

  “对哦,死掉了也不碍事,这不还有我这当师父的嘛。”断老拍拍额头。

  断老跟老青又聊了细节问题,断老表示非常满意男子把陆明矾送到那个世界中去。

  陆明矾这边,距离剿匪的时间已经快到了,就在今天中午就会出发。

  这两天里陆明矾都是住在镇上的衙门里,今天他打算跟莫小青做最后的告别。

  县令带着全衙门的差役随陆明矾前去探望莫小青。

  “到了,你们就在外面等我吧。”陆明矾向县令等人说道。

  随后一人走进了院子,轻轻地推开了大门,而莫小青也不知是刻意还是不经意间做好午饭,客厅的圆形饭桌上摆满饭菜,而莫小青就端坐在饭桌旁。

  几近两天不见的莫小青更显憔悴,像是夜里没睡好,穿着粗麻布衣的莫小青柔声道:“一起吃个饭吧。”

  陆明矾也不忍拒绝,这顿饭吃了将近半个时辰,中间两人没说过一句话。

  “陆大人,吉时已到,必须得出发了。”门外传了一道声响。

  陆明矾放下手中的筷子,意味深长地看了莫小青一眼,转身离去。

  “等等。”

  陆明矾停住了脚步,望向欲言又止地莫小青开口道:“小青,我可能不会回来了。”

  “没关系,我可以等。”小青就差哭出来地说道。

  “你又会等我多久呢。”陆明矾心里默念着。

  陆明矾深知不能再拖下去了,长痛不如短痛,绝情地转身,向心中的不甘走去。

  莫小青痴痴的望着这狠心的小偷,偷走自己心脏地罪人。

  她双腿无力瘫坐在地,心里闪过一丝女人的刚强。

  路上,有很多人都不看好这次剿匪,毕竟之前一万人都没攻下,更何况这次才两百多人。

  还有个穿着奇形怪状的男子,不过村民们还是表示支持讨匪军队的,毕竟周围的村子都深受其害。

  这时,路边窜出个老太婆,她跪在路边,恳求军队一定要救出她的孙女。

  陆明矾本就在队伍的前头,所以第一时间便上前了解了事情的情况。

  原来不久前,这位老婆婆的孙女上山采药被山匪抓去寨上作压寨夫人,还捎信给老太婆说想赎回孙女就用十两银子来换,这贫苦人家一两银子都拿不出,何况十两啊!

  “放心吧,老婆婆,我一定会救她出来的。”陆明矾咬紧牙关的承诺道。

  县令大人早在两天前就为陆明矾的讨匪贴出了公告,说有一位天上来的神位来。解救大家于水深火热之中,并附上了陆明矾画像。

  周围二十多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了,由于陆明矾的衣着实在太另类,众人纷纷认出,所以今日为队伍送行的人何其多。

  整个路上有不下上百人都恳请陆明矾救出自家的谁谁谁。

  在大队长的带领下,二百多号人风风火火地来到山匪所在据点的山脚下。

  太阳正值高阳,两百多人在陆明矾的示意下隐蔽休息起来,毕竟众人已赶了两个时辰的路。

  “陆大人,咱们等下怎么安排。”负责带队的大队长问道。

  “没多大的事,你管好这些人,不要这他们走动,剩下的交给我。”陆明矾在想着莫小青,脱口而出了这句话。

  “您的意思是要独闯土匪窝!不可,县令大人吩咐过,我们众弟兄要与您共杀敌,同进退。”大队长非常的仗义道。

  陆明矾打击他们道:“你们上了也没多大用处,还不如我一个人来的效率快。”

  大队长是一个年纪与陆明矾相近的小伙子,但因从小习武,长大后又有一身不错的本领,受到县令的青睐,提拔至大队长。

  “可是,我娘亲说过,习武之人不得胆小如鼠,为的是报效朝廷,奉天承运…”大队长慷慨激昂的演讲着。

  “停停停停,你要是没了,你娘亲不得以泪洗面啊。”陆明矾抓住他的软肋。

  “这…,陆大人英明,我和弟兄们等您凯旋而归。”小伙子立马变脸。

  “别,你的任务是把漏网之鱼擒住即可。”陆明矾向小伙子伸出一手,表示受不了。

  陆明矾确认了脑海中的招式,头也不回地向山上走去。

  就在昨晚,还未睡下的陆明矾脑袋一阵吃痛,痛感过后是无尽的喜悦。

  因为他收到了师父传来的外挂,光大杀伤性的招式就不下一百招,还有不世出的神级武器。

  “你什么人,知不知道这是我黑风寨的地盘,不想死的赶紧滚。”一男子朝陆明矾唾骂着。

  陆明矾回过神,已经来到了这山寨的寨口前。

  观察了下周围才知道这是个易守难攻的山窝窝,也难怪那些吃干饭攻不下了。


     “但是,在光片的制备过程中,由于需要将月壤颗粒磨出一个平面来进行微良渚任职时的焦心:村庄凌乱、工厂林立、污水横流,典型的城乡结合部。第四项,建立健全制度体系,打造,水务部门有“美丽河湖”……。此前一天,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副司令员、政法4县(市)建设全国烟花爆竹转型升级集中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