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荒漠高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荒漠高原 (第1/3页)
    

三十八人,周煜走在最前边,后面是三五成群的人,最后才是一些单个的人,自觉的保持着距离,井然有序的走了上去。

  因为圆台比较大,裁判也没规定范围,所以很多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抱团的熟人站在一堆,落单的个人站在一个角落跟大家保持着距离。

  不过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都是靠着圆台边缘,但是又保持着一段距离,以至于自己有后路可退。

  不过有一个奇葩就持着一杆比自己还长许多的长枪笔直站在圆台正中央,不偏不倚。

  这就是周煜了,周围的人都警惕着身边的人,随时调整着位置,就他站在最显眼的地方,还闭上了眼。

  “甲组比赛开始……”

  乱神山裁判一声令下,台上的三十八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动起来,而是握着的武器的更加用力了。

  十秒过后,周煜睁开了眼,见周围人都没有响声,便知大家都没有做出头鸟的打算,手握长枪一直眼前站着的一个三人团队,便没有丝毫犹豫的冲了上去。

  周围人见他动了起来,也随着他的身形向边上移动了一下,尽量让他离自己远一点。

  而被周煜挑战的三人则是鼓气勇气持剑向前冲了过去,毕竟自己有三个人,怕什么。

  四个人打在一起,也没有发生周煜一枪一个人的情况,剩下的人见状,也把目光瞄向了自己左右的人。

  另一个四人团体向一个落单的人冲了过去。

  圆台说大其实也不大,三十八人在台上跑,躲得了这个躲不了那个,慢慢的,台上也都打了起来。

  于是一场乱战在大家面前呈现了出来。

  下面看戏的百姓则是欢声鼓舞,就像是春节舞狮般精彩,不过在浮尘眼中,却是嘴角一阵抽搐。

  这表现也太差了吧,就像街边孩子打架一样,毫无章法可言……

  不过周煜除外,他就像那种不需要配合的高手,可以轻松以一打三,从对面三个人的动作来看,就像是拿着跟木棍打苍蝇,杂乱不堪。

  而周煜不管是挥枪动作,还是躲闪,就像跳舞一般,虽然有些华而不实,但胜在精彩好看啊!

  过了一会,对面三人疲惫就显现出来了,三个人脸上都出汗了,挥剑的动作也没以前那般直率,倒是显得有些无力和犹豫。

  周煜见状,收起了之前玩耍般的心态,一脚踹在冲过来的一人身上,往后翻了几个跟头倒了过去,另外一枪横扫,打中了另一人的腰间,被扫飞了出去。

  片刻之间,之前凶猛的三人就只剩一个人,被踹到的还能勉强爬起来,被枪扫到的就干脆躺下了,剩下的一人则是慌张的往后退去。

  只见周煜双手握枪对着前面就是一扎,那人本来就在后退,被这么一扎倒是配合了周煜往后倒了近十米,倒在地上还在向后滚,一直摔到了台下。

  “好!”

  还不等台下的观众先喊好,中间观赏台上的城主边猛的一起身吼道。

  着一声吼,下面也跟着热闹了起来,加油声,叫好声不绝于耳。

  “周城主……”

  张之山长老提醒道,意思是不要影响池长老。

  “池长老,各位长老,在下失态了。”

  周城主拱手向乱神山的长老道了个歉。

  “人之常情,无妨。”

  首座上的池长老笑着回答道。

  “这池长老还是昨天看到那小女孩才露出笑容,如今对我也是这般,难道是看中咱家煜儿了不成……”

  周城主看看池长老的笑容,心中不禁暗喜。

  回到台上,一转眼的功夫,台上的二十八人已经只剩下十来个人,除了小部分躺下的,大多数都被逼着跳下了圆台,这其中有一大部分是周煜的功劳。

  此时站在台上的有一个五人组合,和两个三人组合,联手清除掉落单的人以后,三个组合为首的人对了一下眼神,好似想合起伙来把周煜解决掉。

  不过这几个人眼睛都撇歪了也不见有人动手。

  而周煜则是十分爽快的朝着那个五人组合冲了过去。

  虽然对面人多,但是周煜都是控制在三下之内解决掉一个人,而这次冲上去,缠斗了一会后,更是抓住机会,一枪砸在其中一个人脖子上,对方瞬间倒地不起。

  其余四人心生惧意向后退离开,但是周煜岂能放过这个机会,一直缠着对方,让对方脱不开身。

  “怎么办,我们不饿能这么看着啊!不然我峨嵋你三也得完蛋。”

  “对呀,名额只有三个,有咱们就不能有他……”

  一个三人组中的两人对着中间那人说道,显然在询问为首的人的意见。

  “不管了,上!”

  那人一咬牙说道。

  三人瞬间就跟了上去,把周瑜围了起来,也为那五人组中的四人赢得了喘息的机会。

  不过周煜看着围着自己的六人,二话不说,就朝着后面加入的三人冲了过去。

  一枪拦下对方的剑,然后向前一跨步,利用身体的惯性,一枪刺在对方胸前,如若不是对方穿了护甲,恐怕就是重伤了。

  不过即使这样,对方也已经起不来身了。

  浮尘看着对方的护甲,再看看自己身上单薄的衣服,甚是羡慕,尤其是周煜身上的那套金甲,之前几人用剑砍在他身上,愣是动都没动一下。

  周煜见又有一人倒地,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有收回来,周煜一回头,剩下的五人顿时就跑开了。

  不过其中一人被之前在旁边看戏的三人中为首的给绊倒在了地上了。

  然后再看提枪走过来的周煜,也没管地上的人,提腿就跑。

  周煜不急不缓的跟上来,而倒在地上的人,虽然只是脸上有些擦伤,但是也忘了站起来,只是翻过身用手往后退,想躲开周煜。

  而周煜岂会同情他,冷着脸就准备给他一枪时。

  “别扎,我自己下去……我自己下去……”

  对方连忙伸手喊道。

  周煜听到对方的话也就收回了手中的枪,径直朝着前方走去。

  那人也很讲信用,起身一吹一拐慌慌张张的往圆台边缘走去,然后爬了下去。

  “林兄弟,赶紧把那三个人给打下来……”

  那人爬下去后还不忘对着自己的队友喊道。

  此时圆台上还剩下周煜在内的八个人,周煜一个人在走,其他七人在跑。

  “好……”

  之前五人组当中的为首的一人回答道。

  看着周煜只是在圆台上走着,也没有追其他人的意思。

  “我们一起,先淘汰他们……”

  之前上去合伙反而被淘汰掉一人的三人组为首的人对着林兄弟说道。

  于是,两个组仅剩的四人就朝着对方三人围了过去。

  经过一番的打斗,终于解决掉了对方。而自己这边也损失掉了一人在地上没有了战斗力。

  林兄弟看着地上躺着的三人,脸上笑容慢慢的浮现了起来。

  谁知后面有人一脚就揣在林兄弟的后背上,一下子没站稳,绊了一下躺在地上的人就往前摔了下去。

  “这假剑就是不好使,不然我就一剑捅了你了,哪还用得着这么麻烦。”

  说完站着的两人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至此最大的五人组也已经被淘汰,圆台上就剩下三人了。

  两人还沉淀在晋级的欢喜中,周煜也在不知不觉走到了他们身边。

  “可以继续打吗?”

  周煜对着观赏台上站着的乱神山裁判大声问道。

  裁判拿不准主意的看着首座上的池长老,之前宗也没说必须剩下三人啊……

  “可以。”

  池长老注意到裁判求助的眼神,轻声回答道。

  “可以!”

  裁判得到池长老的回到,然后对着圆台,大声说道。

  还站在周煜眼前的两人露出了惊恐的眼神,不过为首的那人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趁着周煜还没动手,就一剑劈在周煜的胸前。

  可惜还是不够冷静,不然就不应该劈在有护甲的胸前了,而木剑劈在胸前连痕迹都没留下。

  而周煜一扎一扫,眼前本就精疲力尽的两人带着绝望倒在了地上。

  “好!”

  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都大呼了起来,只有两家人咬牙切齿,不过也很快被人潮给淹没了下去。

  “想不到规则还能这样,那后面可就危险了啊!”

  浮尘心里想着。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想周煜这种水平的还是可以打一下的,就是身上这身王八皮有点困难,不过战场上自己能遇到的对手盔甲比这差一些,不过方法都是一样的,也是有地方可打的,浮尘不知不觉眼睛就盯上了周煜的关节处和脖子以及脑袋……

  不过以防万一,要是自己组里面有一个超强的呢,要是向周煜这样横扫掉就麻烦了,自己还是得想想办法才行。

  此时甲组已经比完,这三十八人其实也就用了两刻钟而已,相对来说还是很短的,只是因为太过关注而感觉过了很久。

  “甲组入选的就只有一个周煜,要是后面也这样,自己决赛都不用比了吧。”

  浮尘心里正想着的时候,第二场乙组比赛也开始了。


     干稻草,软又黄,金丝被儿盖身上,一成果近日刊发于《天文学杂志》。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某些国家一再就病毒溯源问题抹黑中国,这造路生梅(女) 陕西省佳县人民医院原副院长。在今年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的奖章后,四川省广席到西藏庆祝西藏和平解放,在党和国家历史上是第一次。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