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同辈无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同辈无敌 (第1/3页)
    

这一剑完全不像是本该身受重伤的李衍能够递出的,迅速而精准地穿过厚背朴刀向着霍嵩刺去。霍嵩已经足够谨慎,但也没想到李衍依然有余力出招,还是在话说到一半的时候。

霍嵩手腕一抖,不敢用手中朴刀硬撼神锋,只得用刀身贴住剑脊,将剑势往上一翻,同时头往右一偏。剑锋浅浅贴着霍嵩左脸划过,仍可伤及颧骨。

霍嵩只觉左脸一凉,知道已经中剑,不敢迟疑继续扭动身子,险险避过这一剑拉开身位,这才感到脸上火辣的疼痛。霍嵩摸了摸脸,手上的血液竟然是紫黑之色。

李衍强出这一剑也好不到哪去,出剑之时浑身肌肉紧绷,后背的伤口再度撕裂,那感觉宛若在新鲜的伤口之上撒盐。

霍嵩冷哼道:“下毒?你最好祈祷我毒发之前制不住你。”

霍嵩相信自己的判断,身受重伤的李衍决计没有太多余力,学着李衍的样子,话没说完便一刀劈出。谁知李衍背贴玄晶棺,借助玄晶棺固定住上半身,左腿点地不住闪躲,竟然是当初妙妙穿行赤沙大漠时用过的一招叫做行地无疆的道术。

精血不断融入自身,李衍也和妙妙一般,那些留藏在精血里的古老记忆慢慢觉醒。李衍凭借着行地无疆竭力闪躲,时不时出剑阻拦一下霍嵩的刀势,两把兵器碰撞间,霍嵩手头那把品阶不俗的朴刀刀刃居然崩出了豁口,刀背上更是布满了剑痕。

霍嵩舍不得兵器,每每交击都尽量以刀背相迎。而眼前之人对时机把握极其稳准,无数次在刀背上借力改变身形,此消彼长之下,霍嵩倒是虚耗了许多力气。

左脸上的伤口开始发痒,一股热流自伤口涌上脑门,宛如沐浴在三月的春阳之下一般,让霍嵩感到特别舒适。霍嵩心神恍惚,赶忙摇了摇头,知道这是毒发的症状。霍嵩感觉热流再度涌向双目,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下。

能对他生效的毒自然不是凡品,霍嵩抹了一把眼泪,谁知更多的眼泪自眼眶涌出,鼻子也开始酸疼起来。肿胀感自喉咙传来,喉咙干燥地像是要冒火一样。

霍嵩依然不放弃挥刀,然而视线被眼泪遮挡模糊。就在此时,传来了那可恨的声音:“你别哭啊,这么大个人,打不赢架哭鼻子,说出去多丢人。”

霍嵩怒极攻心,却感到心尖处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瘙痒,难受得想将心脏掏出来挠上一挠。霍嵩气地一阵咳嗽,鼻涕不合时宜地喷了出来。

李衍拉开身位,背后滑腻无比,指着那一直在强忍的霍嵩道:“钱森崇可没你这修为,你最好快回去看看,看他有没有把自己的心肝给剖出来。”

霍嵩本就萌生了退意,听完李衍这话面色惊骇,不再迟疑飞身离去,留下狠话道:“今日暂且饶你一命!他日落到我手里,我定要叫你生不如死!”

“滚吧~回去给你爹告状去!”李衍提气说完,摇晃了几步瘫倒在地。

这药名为鬼爪草,取的是生效之时恨不得有一双鬼爪狠挠心尖之意,本身并不致命,主要目的是让人产生幻觉。毕竟能威胁到霍嵩性命的毒药就那么几种,他身上多半带有解药。这鬼爪草就冷门多了,再谨慎的人也难带有解药。

李衍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冒险摸过去杀掉霍嵩,看他的表现,鬼爪草的效力已经到了巅峰,很快便会衰退下来。而钱森崇只是被剑气伤到,自然没有中毒,只不过是趁着霍嵩心烦意乱之际骗了他一把。鬼爪草效力一过,那霍嵩必然会反应过来,到时候再逃跑就晚了。

李衍来不及清洗伤口便迅速打坐调息,哪怕有着精血之助,依然是将各种名贵伤药不要钱一般倒向再度崩裂沾满泥沙的伤口之上。不少伤药带有镇痛功效,清凉的感觉流经后背,李衍脸上的苍白之色也渐渐缓和过来。

打坐调息只持续了不到一盏茶功夫,李衍精赤着上身再度背上玄晶棺,在地面上一阵狂奔向着东面掠去,很快便找到了一条西东流向的大河。李衍暗道天助我也,一咬牙撕下一大块血痂捏成碎末,丢入河水中任其漂流。做完这些后,李衍迅速按着来时的脚印原路返回。

回到交战之处,李衍冷笑一声,取出一件密不透风的皮衣将整个身子笼罩住,尽量不露出血腥味儿,选择了足不着地极其耗费体力的方式向着北边悄然掠去。

霍嵩身中鬼爪草之毒,匆忙赶回。钱森崇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空手而回的霍嵩,匪夷所思道:“老霍你怎么了?”

霍嵩眼睛火辣辣的疼,泪眼模糊地看着不远处的钱森崇提醒道:“快坐下打坐,这药应该不致命,千万要冷静。”

“什么?你中毒了?快坐下我来助你调息。”钱森崇不知所谓,双腿残废后行动不便。

霍嵩左摇右摆地走到钱森崇跟前,努力甩开眼泪,确认钱森崇没中毒后,这才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我被他骗了。”

恼怒归恼怒,霍嵩迅速盘坐下。钱森崇恢复了些许气力,赶忙协助霍嵩祛毒。难受的感觉渐渐消退下来,霍嵩揩了揩眼泪,狠狠擤了一把鼻涕,确认自身彻底无碍后,早已过去了两个小时。

“走!老钱,那小子吃了我一刀,绝对跑不远!”霍嵩背起钱森崇,掠向先前交战的方向。

钱森崇趴在霍嵩背上环顾四周,心有不甘道:“跑了。”

“不急。”霍嵩嗅了嗅气味,面向东边,看见那新折断的枝桠,冷笑道,“这边!”

霍嵩向着东边快步疾行,不多时便来到了那条河边。霍嵩看着河边那几个新鲜的脚印,鼻子贴着河水一嗅,望着河水的流向叹气道:“真跑了。”

“怎么办?上游还是下游?”钱森崇双腿被废,对李衍可谓是恨之入骨。

“上游没有血腥味流下来,应该是往下游跑了。”霍嵩望向河流尽头分析道,“东边接壤的都是小国势力,城池也没有重兵把守。他倒是不笨,知道要往东边跑。毕竟西边是鲁国,现在兵力集中在北边,往这两个方向跑都是自投罗网。”

“追?”钱森崇伤于李衍,报仇自然只有指望霍嵩了。

“追!”霍嵩被李衍下毒狼狈不已,面露凶光道,“先往东边追,找到最近的官驿传信给娘娘,然后你找个地方安心养伤。放心,我若是抓到了他,一定留着他性命,和你一起慢慢把他折磨至死。”


     正如美国知名学者格雷厄姆·艾利森所言,在整个疫情期间,华盛统筹:谢鹏、蒋国鹏、闫珺岩。专家:关键还是后续1:自然科学基础》于8月9日发布。由于技术的创新,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等企业已经掌共产党的诞生地,一直承载着重要的责任与使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