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还是人话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这还是人话吗! (第1/3页)
    

看着手中的妖兽内丹,路乞儿一阵开心,值钱的东西就是沉哩。最后连烧饼忍不住鄙视的看着他说道:“想不到还是个小财迷。”

  路乞儿不以为然,将内丹放进小世界里,才轻声说道:“若你活了十几年一个烧饼就满足好久的日子,或许就能懂得我现在的心情了。”烧饼望着这个少年,一时间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沉默下来。是啊,从前那个连活着,连吃个饱饭都是奢求的小乞丐,如今突然衣食不缺,该是怎样的惶恐。

  路乞儿很快就从淡淡的忧伤之中走出,咧着一嘴洁白的牙齿,握着兽角向那头双首奔雷鹰走去,这一次下手熟练,速度也快了许多,不一会,手里就多了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蓝色晶球。他打量着手中的内丹,原来妖兽的功法不同,内丹呈现的颜色也是有差别的。少年笑得一脸灿烂,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正当他想将内丹收起来,突然身后出现两股不同的灵力波动,甚是骇人。急忙转身,却发现面前一棵大树之上,飘落两个人,男子白衣白发,手中抱着一只蠢萌的彩色兔子,少女一身绿衫,眼神清冷,面容绝美。可不就是自己的师兄师姐吗?

  “好小子,姜晔说你失踪了,原来是跑到这里杀妖兽玩儿来了?”白鹭落地之后径直向路乞儿走来,一脸笑哈哈的模样,伸出一只手重重的拍了拍这位小师弟的肩膀。

  “师兄,疼。”路乞儿吃痛之下,龇牙咧嘴着说道。刚刚才经历一场战斗,有些疲累,又加上此时他衣不蔽体,巴掌落在皮肤上火辣辣的疼。

  “哎哟,见到你太激动了,手重了些,勿怪勿怪。”白鹭连忙去抚他的肩膀,却被他闪身躲开,师兄这样子怪怪的。白鹭见状眉毛一挑,哎哟这小兔崽子,现在胆儿肥了?怀里的五彩琉璃兔瞪着红红的大眼睛,偷偷看了一眼路乞儿,见他裸着上身,急忙又缩回去,这个小哥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和主人一样。

  路乞儿的视线落在后方那个冰冷师姐身上,立刻又慌乱的移开,假装没看到。她把自己踢下悬崖,还一脸若无其事,女人,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姜晔见他如此,心中更是郁闷,先前还厚着脸皮说喜欢自己来着,这会就又变纯情少年了?男人,真的很虚伪。想着他大声说喜欢自己,脸颊竟然有点发热。

  “你下来之后不去找他,在这里干嘛?”姜晔走上前来,冷声问道。

  “这里就是万蛇窟?”路乞儿惊呼道,他以为师姐是生气将自己一脚踹下,原来下方就是白鹭师兄面壁的万蛇窟,可是这里一根蛇毛也没看见啊,哦对,蛇是没有毛的。

  “这里呢总的来说是一片失重空间,万蛇窟也属于这个地界,喏,就在前面一点。”白鹭走过来搂过路乞儿的肩膀解释道,说罢,用嘴指了指前面。见他死死搂着自己,路乞儿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又挣脱不开,只好任由他搂着。

  “你师姐找不见你,好着急的说,我不在的时候你和她是不是发生了点什么?”白鹭突然悄悄在路乞儿身边问道,一边还笑眯眯的盯着姜晔,一脸暧昧。

  路乞儿一听,就瞬间炸毛了,羞得满脸通红,连忙摇头摆手道:“没有没有,我和师姐只是同门情谊,没有你想的那种关系,白鹭师兄,你误会了,你真的误会了。”

  姜晔听见路乞儿这么说,猜也猜到白鹭跟他说了什么,一时间怒不可遏。

  “白鹭,你找死!”姜晔双眸含霜,说罢便对着白鹭一剑斩去,霎那间,上空红叶簌簌而落,仿佛整个空间都凝固了,只剩锋利剑气在空间之中肆虐。白鹭到底还是元婴境中期强者,一个急闪还是躲开了这一剑。

  “小师姐,一个玩笑你居然对我使出《红叶剑诀》,都说最毒妇人心,你太狠了吧。”虽说躲开了,但白鹭还是一脸狼狈,不复平日翩翩公子的形象,连他怀里的五彩琉璃兔此刻都完全缩了回去,一双长耳朵都折了起来,哎呀妈,这漂亮姐姐也太吓人了些。

  姜晔不由分说,见白鹭躲过了,就要递出第二剑。白鹭瞳孔微缩,刚刚姜晔第一剑只用了三分剑意,这次怕是要翻倍了,急忙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噗通”便跪在那里,果然,姜晔的剑停下了。

  “亲爱的小师姐,我是你亲爱的白鹭师弟啊,还记得你小时候,我背着你上山,下山,你累了就在我背上睡着,我还给你唱歌来着,你还记得吗?”说着说着,白鹭突然声泪俱下,痛哭流涕,捶胸顿足,好伤心好难过的样子。

  看见白鹭师兄这么一出肉麻的演绎,路乞儿惊呆了,赶紧举起双手捂住脸,哎呀,有这样的师兄真的好丢脸啊。

  姜晔看见白鹭那副贱兮兮自我感动的嘴脸,也是无奈至极,收起了手中长剑,一副我不想看见你的模样。见到姜晔收手,白鹭擦了擦鼻涕和眼泪,连忙站起来,马上就恢复了笑脸,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谄媚。

  “咦,小师弟,你挡着脸干嘛?这时候你应该挡那里才对啊。”转头看见路乞儿用手捂着脸,白鹭一脸震惊,自己的这个小师弟,当真是个妙人啊。

  路乞儿听见白鹭师兄的话,正觉得奇怪,放下双手,顺着白鹭手指的方向往自己身上一瞧,脑中像被一道闪电击中,自己的兽皮裙哪里去了?!是的,你没有猜错,我们的路乞儿小朋友又一次赤身裸体还浑不自知的站在那里,闪瞎了众人的双眼。

  刚刚由于被白鹭搂着,师姐的剑气被他躲开,却擦过了路乞儿的身体,将他腰间那块兽皮给削碎了,只顾着看白鹭师兄表演苦情戏,竟然都没注意到。

  姜晔顺着白鹭的目光也看见了白花花的一片,她赶紧转过身,一手挡住脸,怒骂道:“你的衣服都哪儿去了?”

  路乞儿不答话,此刻双手正挡在两*腿*之间,举目望去,四处空旷,也不知道该躲去哪里,急得他满地乱窜。完了完了,这下师姐一定觉得自己是个登徒子了。幸好白鹭及时从自己的须弥戒中丢过一身自己的衣裳,顾不了那么多了,路乞儿拿起衣服就手忙脚乱的穿了半天。尺寸大了些,不过将就穿,总比赤身裸体得好。

  “师....师姐,我好了。”路乞儿红着脸小声的说道,手足无措像极了一个犯错的孩子,姜晔听到过后才慢慢转过身来,身体僵硬,像是害怕又见到不该见的东西。白鹭站在原地,眼观鼻鼻观心,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很辛苦。

  姜晔还是看向了路乞儿,紧攥着两只粉嫩的小拳头,饱满的胸脯一起一伏,显然是被气得不轻,羞愤之余,见白鹭的衣服松松垮垮的挂在少年的身上,移开目光,冷冷的说道:“以后出门,多带几身衣物备着,再有下次,定不饶你!走吧,该回去了。”说罢又狠狠瞪了白鹭一眼,转身独自离去。

  待走出两个混蛋的视野,姜晔才停下脚步,松开紧握的拳头,手心中都是汗水。突然,那平日里冷若冰霜的绿衣少女竟是轻笑出声,犹如一朵绽开的莲花,美得不可方物,明艳动人。

  “傻子。”少女轻啐一声,红霞瞬间爬满双颊。

  再看这边,望着那抹动人的绿色身影远去,路乞儿忐忑不安的心慢慢放下,白鹭走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少女消失的方向,转头见小师弟望眼欲穿的模样,伸手拍拍他的胸口意味深长说完说道:“喂,都走了,别看了。”说罢,也自顾跟了上去。

  路乞儿后知后觉,也快速追上白鹭师兄,和他并肩而行。

  “师兄,你可曾有喜欢的女子?”一路无言,路乞儿突然问道。

  白鹭停下脚步,转身望着路乞儿,怀里的五彩琉璃兔刚要睡去,发现突然停了下来,探出脑袋看了一下,结果一抬头就看见刚才那个裸体少年的脸,急忙将那双长耳折下,捂住赤红大眼,缓缓缩回白鹭的怀里。这个不喜欢穿衣服的坏人无处不在哩,兔子郁闷的想道。

  “应该是有的。”白鹭一改往日贱兮兮的笑容,满脸的忧伤,抬头望向远方,似是想起了某些美好的过往。

  “原来师兄也有喜欢的女子呢。”看着眼神迷离的白鹭,路乞儿心想,“喜欢一个人都是那么忧伤的吗?”

  “宁国广寒宫里的幻羽姐姐胸脯生得波澜壮阔,金国妙音阁里的施喜姐姐腰肢软得风扶细柳,大武国倚梦坊里的流蝉姐姐肌肤嫩得吹弹可破,还有......师兄我都是很喜欢的。”白鹭声音嘶哑,深情款款。

  路乞儿听着听着就变味了,仔细琢磨了一番师兄的言语,才明白过来意思,朝师兄翻了一个大白眼,就不再搭理他,加快速度向前走去。

  “喂,你别走啊,我还没有说完呢。小兔崽子,你过分了哈....喂......等等我.....”

  白鹭骂骂咧咧的声音在身后不绝于耳,路乞儿急忙加快速度,这个师兄,真的很想假装不认识啊。

  “这俩极品二货,一个贱,一个傻,还要什么师姐啊,他们就是绝配!”烧饼悠哉悠哉的在识海中自言自语道。


     婂悇鏃忎汉姘戞劅鍏氭仼銆嬨婂啀鍞卞北姝岀粰鍏氬惉銆嬨婄绂忔柊把人民作为党的工作的最高裁决者和最终评判者。许根贤是当年用“枫桥经验”改造骆尧松的倡导者和践行者之一,如今的他已是一,既关系到亿万家庭,也和国家民族的未来息息相关,得花很大一番力气来破解。完善乡镇(街道)与部门政务信保华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