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来日方长》。

丁秋云這時道:

“常空,金剛腿是金蓮寺的武功,好攻上盤,不能硬碰。”

常空不出聲,這時白擒虎又是一腳過來。這次卻是踢向常空的腰,常空欲要伸手去擋,誰知他又立即縮腳抬腿改為上踢,又踢向常空太陽穴。

常空無極運起,低頭閃開并整個身子沖向前,一拳向他下巴打去。白擒虎右手拍向常空的手腕,打開了常空的手。

他的手掌碰到常空的手腕,閃起一小片金色的光芒。常空的手臂被震得一抖,白擒虎的手臂也被震得甩開。

白擒虎雙足一點,跳開一丈,面色微變,道:

“果然名不虛傳,你是什么人?”

常空道:

“你也不賴。”

白擒虎冷笑一聲,道:

“我看看你是不是能快過我的無影腿!”

跳起來,凌空飛至,雙腳連踢,一腳快些一腳。那雙腳如旋風似的,在空中左右交錯,常空左遮右擋,竟然一一擋住。

白擒虎對佟寨主笑道:

“這家伙還真是不差,竟然能一個不漏的擋住。”

身子落地,沖上來,雙腿左右開弓,上下飛踢,一會踢頭,一會踢常空的腿。旋轉身子用腳后跟踢常空太陽穴,前空翻用腳后跟踢常空頭頂。

腿法花樣百出,變幻莫測,無法預料。常空心想,自己也是擅用腿的,卻不及此人招式復雜繁復。

一個不注意,擋住腿,腰上腿上挨了他幾下,好在自己的護體罡氣都擋住了。

白擒虎踢得氣喘吁吁,一身是汗。

這時佟寨主道:

“二弟小心了,此人一直不還手,是在試探你。你且退下,我來。”

白擒虎剛要退下,常空突地欺近,左手一拳打向他胸口。白擒虎急忙向手來撥,常空右手突地出拳,快如閃電,一拳結結實實打在他肚子上。

白擒虎疼得臉上變色,腰彎了下去,但反應極其迅速,這時還能身子向后飛掠后退,已離常空兩三尺遠。常空右腿抬起,一腳正好踢在他脖子上,白擒虎飛了出去,重重摔了出去。

常空心想,對方有三個高手,先殺了一個好應付。在白擒虎飛出去時,常空身子跟著過去,真氣劍運出,向他腰上砍去。

右側有異動!常空真氣劍迅速收起變為真氣盾,如一個大鍋一樣從上到下擋住全身。

“砰!砰!砰!”幾聲,幾點寒光打在真氣盾上被震開。

一道黑影眨眼即至,一刀向常空右頸劈來。常空身子只得倒掠開,落在幾丈外。

這時只見紅衣僧人收起手,剛才的暗器顯然是他放的。

黑衣人轉身跳起,如一只黑鷹一樣撲下來,舉刀就朝常空頭頂劈來。

常空身子側閃,右掌向他腋下插去。

黑衣人應變很快,身子一扭,躲開常空的掌,短刀掉轉向常空手臂上切去。

常空的身子忽地飛起,在空中旋轉,速度極快,一下到了黑衣人身后。右手真氣劍同時運出向他脖子上削去。

誰知黑衣人的應對快得超出意料,腰竟然硬生生的向前彎下去。常空一劍削空,于是直氣劍立即收住,倒回向他背上削去。

黑衣人身子陡地向旁邊一滑,常空一劍又落空。此時身子還橫在空中,那黑衣人在滑過去時身子如薄紙片旋轉了一下,身子又轉了回來,短刀向常空肚子上砍來。

常空劍縮回打開他的短刀,只震得收臂發抖。

常空在兩丈外落地,那黑衣人在原地也站直了身子。

常空大感意外,心中知道此人武功了得,但沒想到他如此了得。

此時,那邊那紅衣僧喝起采來,呵呵笑道:

“佟寨主,你可小心點,別低估了他。”

黑衣人一言不發,把短刀扔給另一男子,那男子把一柄單刀扔過來。

常空這時也抽出青鋒劍,扭頭對丁秋云道:

“你先走。”

丁秋云見常空臉色凝重,知道遇到了勁敵。心想,以自己的功力上前只會拖累他,他一人反而容易脫身。

正想去牽馬,黑影一閃,剛才那男子又攔在面前。丁秋云手中無劍,無奈,掄掌向他劈去。

那佟寨主把刀在手中挽了個刀花,顯然熟諳刀法。

佟寨主一刀劈過來,常空正要抬劍去格,佟寨主把刀突然縮了回去。改為直刺,迅捷無倫的向常空小腹刺來。

常空想也不想,自然而然的劍尖下刺擋開佟寨主這一刀。又旋即劍尖掉轉變為上挑,向他咽喉刺去。

佟寨主應變一樣迅速,刀向上一磕,格開常空的劍。

佟寨主的刀法顯然身經百戰,沒有一絲多余的動作,刀刀不離常空要害。常空的內力已沒有優勢,眼前這人的內力高過自己。

那刀上的真氣強勁無比,僅僅是擦過身體,常空依然感到如罡風如刀,自己的護體真氣竟然被他刀上的真氣穿過,刮得肌膚生疼。

常空以無極運動身軀,想以快打慢。但對方的御氣輕功雖然不是十分高強,身軀的外門功夫卻比白擒虎更好。刀法迅速異常,竟然勉能擋住常空的無極劍法,且把常空的劍震得東倒西歪失了準頭。常空若不是有無極,已挨了他幾刀。

常空的無極身法還是占了很大優勢,劍法迅捷詭異,已刺到佟寨主的要害幾次,但是卻刺之不入。心想,難道他身上有護

那幾個混混只會欺負別人,挨了打又想著要賠償,這種敗類渣渣,根本沒法和他們講道理,他們的道理就是拳頭,那就只能用拳頭讓他們明白自己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

監獄的監控,好巧不巧在那個關鍵時刻壞掉,多半是他們早就做好了揍自己的打算,才故意弄壞了監控,還真有些小聰明,不過這也提醒了自己,對付他們的時候,自己也該把監控調整一下。

回到拘留室的時候,幾個受了輕傷的小弟已經回到屋里,只有那個紋身大哥不在。

幾人一邊揉......

”花满楼道:“你为什么要走?万、银绢六百匹余两。他皆类此

110 红色江北口岸之夜

任无艳能够保得全家安危同样得益于此次的功劳。

充军?所谓的充军不过是被编入到了江北口岸的守备军之中。

实在实的“明罚暗赏”的意思,不过曾经大虫会的会长任达明、郑冲冲等这些大虫会的骨是小事,毕竟这里离江宁太远了些。

“先生,究竟是何事,催得这么急?”孙宇有些不耐烦,自己正在深入了解底层士兵的心态,哪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

“大人,你自己看吧,是吏部的文书。”徐易拿起一份公文递给孙宇,上面盖有吏部大印,断然无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来日方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浮生幻想本我篇

秀儿

浮生幻想本我篇

沐清流

浮生幻想本我篇

竹子吃熊猫

浮生幻想本我篇

竹林之大贤

浮生幻想本我篇

风珏

浮生幻想本我篇

落尘萧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