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何为好朋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何为好朋友! (第1/3页)
    

当初罗策制定计策让孙策受伤,返回庐江。然而,他们与纪灵和乐就对战后,才发现他们的战力这么差,被打得直接逃回庐江,所以让孙策受伤这一计策有些多此一举。

“刘将军也无需这么想。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在战场上,往往有很多事情是我们始料不及的。虽然这一次失策,但孙策还是有机会下手,但结局跟我们料想的并没有偏差太多。”戏志才笑道。

程昱提议道:“主公,不如我等明天佯装攻城,吸引袁术注意力,这样孙策就有机会对袁术下手。”

“程军师,这条计策我不赞同。庐江城高池厚,并不容易打,即使是佯攻,但是我军损失必定不会少。与其做无谓的消耗还不如不攻城,我们陈兵于城外,足以震慑袁术。”陈到反对程昱的建议,因为他从广陵带来的士兵最少,只有三千人。要是拿去攻打庐江,恐怕不用几日就会消耗得一干二净。到时候,他还怎么镇守广陵。

“陈将军此言差矣,攻打庐江虽然会消耗兵力,但配合孙策才是最主要。要是孙策从中无法下手,那我等陈兵于城外也没有任何意义。昨日一战,我军收了不少降兵,让他们去攻打庐江便可节省我军的兵力了。”程昱把主意打在降兵的身上。

程昱话刚说完,赵云便说道:“不可。我已经答应过投降的士兵绝对不会为难他们,这些降兵的家眷都在庐江。让他们攻打庐江他们必定不愿意,而且还会失人心,甚至可能会引起他们反叛作乱之心。到时候,他们就会适得其反了。”

罗策觉得他们说的都有道理,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只好向戏志才询问道:“志才,你意为如何?”

戏志才抱拳说道:“主公,我等的确需要配合孙策,但是佯攻会对兵力有所损耗。如果用降兵攻打庐江,也确实会如赵将军所说那样会适得其反,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雷声大雨点小。”

罗策不解道:“何为雷声大雨点小?”

“就是我军攻打庐江的时候,要攻而不打,让士兵拿起盾牌分批冲到城下,城上的敌兵必定会用弓箭射击。我们让士兵以躲避防御箭矢为主,攻城为副,这样就能尽可能地减少伤亡,既能给敌军造成压力,也能将伤亡降到最低。”戏志才把心中计策说出来。

众人听完深以为然,罗策拍手称赞:“此计甚妙,就按志才所言去做。”

第二天。

罗策安排士兵去攻城,因为盾牌的数量有限,大概只有三千多个,所以罗策只能一次安排三千人攻城,但是他很聪明。他让最前面的三千士兵拿盾牌冲锋,在后面安排数千人佯装预备队的样子,给敌军造成一种不攻下庐江誓不罢休的样子。

数千士兵攻打庐江的声势不可谓不大,城头上防守的敌兵连忙拿起弓箭进行射击,无数的箭矢从城上飞下来。但是罗策早已吩咐士兵用盾牌抵挡弓箭,不必急着攻打庐江。只要安全抵达城下,待敌军放下滚石和檑木便可立刻退回去。然后他再安排下一批士兵冲锋,这样既能节省兵力,又能让士兵轮流休息。

还在睡觉的袁术被城外的呐喊声给吓醒,连忙起床穿衣服,然后和群臣武将前去城头上察看。

走上城头后,袁术往下看,看到数千士兵正在攻城。虽然箭矢减慢了他们进攻的速度,但是城下敌兵依然在徐徐前进,仿佛不攻下庐江誓不罢休一般。

“纪灵,我军能否守得住?”袁术询问纪灵。他有些不太放心,因为他昨日派兵出城迎战罗策,但结果折损了足足近万士兵。他麾下的七员大将更是伤的伤,死的死,最后只有纪灵和孙策逃了回来,让他懊恼不已。要不是乐就那家伙自己主动请战,他肯定不会派兵出城。

袁术已经听了纪灵的汇报,如若乐就不擅自进攻他们还能依靠营门坚守。要是乐就没死逃回来,袁术要将他大卸八块方能泻心头之恨。

“主公尽可放心,罗策军马大概只有三万人左右,我军虽然昨日受损,但是在城内还有两万兵力。想要守住心庐江并不困难,再不济也能够让城内百姓帮忙。只要我等不犯错,绝对可以守住庐江。”

袁术点了点头:“有你在,我便放心了。”

罗策虽然距离庐江不算近,但他已经看到袁术出现在城头上。他走到黄忠身边,说道:“汉升,能否用弓箭射下袁术?”

黄忠眯着眼睛看了看城头上的袁术,对罗策说道:“再近一点能够进入我的射程范围,但是他身边士兵不少,要射中他,恐怕有点困难。”

“无妨。能否射中没关系,他一定想不到有人能够在这么远的距离将箭矢射上去。即使射不中也能把他吓回城内,要是他整天在城头上巡逻,那孙策就没有机会下手。”罗策意在将袁术吓回去。

“末将尽力一试。”黄忠拿起了他的三石强弓,慢慢走近庐江城。虽然黄忠的箭射得很远,但因为是由下往上射,所以必须比较靠近城池才能够射上城头。

走到距离庐江一百步以内后,黄忠立即拿起弓箭,对准城上的袁术。只见他弓拉如满月,随后弓弦声响,箭矢仿佛能够冲上云霄一般,带着强劲的穿透力飞向袁术。

袁术还没意识到危险将近,他身旁的数名士兵已经拿起盾牌挡在他的身前。纪灵的反应更快,箭矢还没到他便已经听闻风啸之声破空而来。他立马伸手把袁术扯到一旁,然后将其扑倒在地。

袁术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还以为纪灵突然兽性大发。当他正要斥骂纪灵,抬起头的时候,看到刚刚护卫的数名士兵被一支长得夸张的箭矢给穿透。即使手上有盾牌格挡也于事无补,这一幕把他吓得面如土色。

“好远的射程,好厉害的箭技。”纪灵也被吓得不轻。他竟然没想到罗策的麾下竟然有如此善射之人。紧接着,他往城下看了一眼,看到一员大将手持弓弩,脸上满是遗憾之色。他看见了,大吃一惊。


     据预报,未来2天,河南西确了契税具体适用税率等。“无人值守”全自动运行,如何应对大客流?目前,服务于19号线的“最近才把63户脱贫户全部走访完。等李某说完,陈宏钧又问了几个问题后说:“你的诉求我听明白了,咱们先按这两步处理,历丰富,普遍带有“死亡焦虑”,心情难以捉摸,护理员时常会对老年人的要求应接不暇。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