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后三天》。

近百名身穿青藍色作戰服的珠星隊員索降,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了這座毗鄰雅拉河的歐式莊園。

空場上,穿著工作服的研究人員正拿著各種檢測儀器對現場進行調查。

安德烈認真地聽著以辰講事情經過。一聽到路璇的消息,他的酒立馬就醒了。

還好喝得不多,不然誤了大事,他保準又吃不了兜著走。

說起來,他這一路可謂是馬不停蹄,一次次催促駕駛員,恨不能讓駕駛員把直升機當戰斗機開。

路璇靠著一盞路燈,在以辰講完后,她緩緩地說:“我們能走了嗎?”

“當然,回去之后,好好休息。”安德烈伸手,做出“請”的姿勢,提醒道,“形勢越來越嚴峻了,凡事都要小心再小心。”

“知道了。”

兩人離開,安德烈掃視空場,目光落到地上的死仆,皺眉低語:“暗王。”

黑暗王殿出現,無疑說明他已經找到了宿主。

讓安德烈不解的是為什么黑暗王殿剛找到宿主就現身。按理說,王殿找到了宿主應該隱藏起來恢復力量才對。

黑暗王殿這么做是藐視俱樂部,還是對自己有信心?他揉著太陽穴,排名第三的王殿,果然是棘手的存在。

以辰和路璇走在草地上,方向是莊園的停車場,還有一段距離。

摸著明顯少了一撮的短發,以辰眼神兇惡:“早知道那個家伙對我的頭發情有獨鐘,我就十天不洗頭,臭死他。實不相瞞,我剛才就把那個家伙大罵了一頓。”

路璇輕笑一聲:“你有那個膽子?依我看,你能保證說話不結巴就不錯了。”

“我怎么就沒那個膽子了?當時我以為自己死定了,就抱著必死的心態對他大吼大叫。你不知道,那家伙就是個變態,又是砍頭又是腰斬,嚇死我了。”以辰心有余悸,拍著胸脯,“僥幸撿了條命,我現在很知足。”

“想不到黑暗王殿會放了你?”

“他應該放我嗎?我和他是死敵,他知道,我也知道。”以辰疑惑,“你好像一點都不覺得奇怪,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能告訴你自然會有人告訴你。”路璇側頭看著他,沉吟了一下,認真地說,“這次來的若不是黑暗王殿,我們就死定了——我欠你一條命。”

“我欠你一條命?不,你欠我一條命?為什么?”剛說完,以辰就搖手,“別說了,我知道,能告訴我自然會有人告訴我的。”

路璇搖晃著法拉利的鑰匙:“自然是因為你救了我。”

以辰郁悶得情緒近乎崩潰,兩只手使勁揉頭發,發型毀于一旦:“我說,沒你這么耍人玩的。我問你你不說,我不問你你倒是又說了,你知不知道這種性質很惡劣?”

“是你答錯了,我幫你改正。”

“你說得對,我不問了,你怎么說就怎么是。”以辰擺擺手,索性不去理會那作怪的好奇心,“不過話說回來,當時我真挺害怕的,害怕見不到我爸我媽,還有艾雪——喂,你干嗎走那么快?”

“困了。”

安德烈蹲在地上,在他面前是青年的尸體,研究人員正在進行斷層掃描。

死仆一直是俱樂部的重點研究對象,具有非常大的研究價值。俱樂部對元素的認知,有不小一部分就是來自于死仆。

看見朝這邊走來的男子,安德烈挑了挑眉,站起來:“你怎么來了?”

“接到報警電話,說這里有幾十個衣著比較幼稚的持槍歹徒。”男子言語間夾雜著疏遠。

“‘幼稚’一詞是重點,被你劃了出來,然后聯想到新秀。不得不說,你借助報警這件事完美地嘲諷了我們。”安德烈言辭鑿鑿。

男子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體:“很顯然,新秀俱樂部是一個具有隱秘性的國際組織,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進行某些不為人知的活動,你可以當做我措辭不當。”

安德烈揪著下巴的胡渣:“說得很有道理,針對性也挺強,繼續說。”

男子直視他:“直覺告訴我,新秀俱樂部坐落于墨爾本,對這里的居民不是一件幸事。我不知道政府為什么允許你們的存在,許是我身份比較低,所以很多事不清楚。甚至如果我的工作崗位不在墨爾本,我可能什么都不了解。”

男子所說確實是他的真實感受,正是因為工作崗位在這里,他才對新秀有一些淺顯的了解。

前不久一家海運公司的董事長在柏悅酒店被殺,經他調查正是新秀俱樂部的人所為。

就在他準備上報時,卻收到了停止調查的通知,他的上司更是為了此事親自去警察局找過他。

  “啥意思,就这玩意儿,差点要了我一条命?”唐昆指着地上士兵的尸体说道。

  “不只是他,而是他们……”王长生指了指剩下的石像。

  不算他们解决的两个,石像还剩下十九座,也就是说如果不是王长生见机行事的话,可能再耽搁下去一共二十一座石像就全都得活了,从这士兵的打扮上来看,他们手拿方天画戟腰上别着长剑,这肯定是勿吉王当初的亲卫,基本等同于清廷时期的大内高手,二十一个高手群起而攻之,如果就长野和唐昆的话,两人怕不是得要被剁成肉泥了。

  这想想都后怕了,幸亏把王长生给带了进来。

  长野拧着眉头问道:“剩下的,怎么没再活过来?”

  王长生看了眼两人身上的阳火,原本他们在石棺前的时候阳火摇曳个不停,身上的阳气被抽出了一丝丝落进了石像上,按照王长生的估计这些士兵应该是沾染上了他们的生气被复活了,就像人若是刚死的话,你正对着尸体的脸,把一口生气渡过去是完全有可能发生诈尸情形的。

  如今唐昆和长野的阳火稳定了不少,身上也再没有阳气外泄的状况了,他估计十有八九这些石像是不会再被触发了,除非他俩又跑到那口石棺附近。

  王长生看着勿吉王的棺材说道:“萨满在灵魂方面的见解无出其右,勿吉王死后,这些士兵随着他的石棺一同进入到了陵寝中,然后被活体浇灌三魂七魄封在了体内,当你们打开了勿吉王的石棺可能导致棺中什么被触发了,引得你们身上阳气外泄流在了那些石像上,让其又活了过来”

  长野“哦”了一声,说道:“就跟碰见粽子似的,你若闭气屏住呼吸,僵尸找你是找不到的,干着急。”

  “嗯,这应该是勿吉王墓防盗的一种手段,如果当时咱们没来得及反应的话,这二十一座石像全活了,咱三都得留在这给勿吉王陪葬了”王长生思索着说道:“可能是当初萨满的巫师,为勿吉王下了咒,只可惜我们对萨满的巫术知晓的太少了。”

  在昆仑观的经阁中,关于萨满的描述差不多就是只言片语没有过多的介绍,以昆仑观长达千年的底蕴来说这已经相当不容易了,原因就在于萨满太神秘,并且只活动在东北那一片极其狭小的区域内,从不进入关内,特别是靠近了现代,萨满更是销声匿迹了,如今可能东北关于萨满的传说,就只是存在于出马仙和跳大神中 了。

  唐昆忍不住的皱眉说道:“照你这么说,我们还不能靠过去了?一过去就活一个……敲地鼠呢啊?又或者,我们现在干脆像你之前那样,直接挨个都给捅死算了。”

  “就你觉得,你这种想法萨满的巫师会想不到?”王长生斜了着眼睛问道。

唐昆:“……”

王长生摇头说道:“尽管我不知道他还安排了什么后手,但我们绝对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险,毕竟是拿自己的小命为代价”

“你别告诉我,咱们现在要打道回府了”唐昆失望的叹了口气。

“不,你们留在这,我过去”王长生当然不可能入宝山空手而归了,他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到手,进来后拍拍屁股就走了,那不是他风格。

二师兄以前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这人啊,出门不捡钱那都算是亏,必须得在哪占到点便宜!”

“你去?”长野和唐昆惊异的问道。

“嗯,我心有数,肯定没问题”王长生舔了舔嘴唇,他自然是没问题的。

因为,本身王长生就曾经死过一次,然后被杨來玉把三魂七魄给封住了,所以王长生的体内阴盛阳衰,肩头和脑袋上的三盏阳火烧的摇摇晃晃只剩下了大概指甲盖那么小的一簇火苗,看起来似乎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哪怕是他站在石棺前,身上也绝对不会有一丝阳气外泄的。

可能,萨满的大巫师都没有料到,两千多年以后会有一个王长生这样的人进入到勿吉王墓中,不然他设下的这种防盗手段,恐怕得要难住不少人了。

王长生说完,转身就走,朝着石棺的方向。

看着他的背影,长野忍不住的感叹道:“昆哥,说实话,你这神来之笔来的太牛逼了,要不是把王长生带过来,咱们这次不说把命留在这里,那也得空手而归了”

“谢谢,这货真他么是我的吉祥物啊……”唐昆深深的为当初自己不辞辛苦的把王长生拽上船而欣慰了。

”血奴气得脸红红的,过去就只不过隐约的看出了她的胴体

①承示欲為不谷作三詔亭,以彰天眷,垂有永,意甚厚。但數處以來,建坊營作,損上儲,勞鄉民,日夜念之,寢食弗寧。今幸諸務已就,庶幾疲民少得休息;£無端又興此大役,是重困鄉人,益吾不德也。②且古之所稱不朽者三,若夫恩寵之隆,閥閱之盛,乃流俗之所艷,非不朽之大業也。 吾平生學在師心,不祈人知。不但一時之毀譽,不關于慮;即萬世之是非,亦所弗計也,況欲侈恩席寵以夸耀流俗乎。使后世誠有知我者,則所為不朽,固自有在,豈藉也要好几个月完成任务,想到又要和师父分别这么久,眼眶就红了,大师姐的人设崩塌,扑到王泱怀里撒娇:“师父,我舍不得离开你!”

基本不看电视剧的直男,不知道这是牙牙学的电视剧里的女主离开师父时的做派,感动的心都化了,摸着牙牙的豹耳安慰道:“乖!师父也舍不得你离开这么久啊!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你们三个每年都要轮流去巡视各部,为族人排忧解难,帮助他们建立小学。”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后三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两界合

花幽山月

两界合

果玉蛮

两界合

站着挣钱

两界合

醒灯

两界合

盐水煮蛋

两界合

小二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