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卖女人孩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卖女人孩子 (第1/3页)
    

姜小鱼沉默,她稍微一听就能明白刘婶和刘磊在因为什么起冲突。

“妈,我求你了……让我吸吧……”刘磊的声音带着哭泣:“我真的受不了了……真的……”

“我给你就是害了你!”刘婶喊道:“我们碰不起这个东西,忍着,忍着……”

没用过致幻剂的人永远无法理解上瘾的人是什么感受。当然,不理解是好事。

简单来说,轻型毒品的成瘾性和危害就是香烟的十几倍几十倍。致幻剂或者其他提纯过的毒品,成瘾性和危害则是香烟的数百上千倍。

想象一下,一个人一天抽几百上千根烟是什么概念?那肯定是离死不远了。

戒烟都没几个成功的,何况戒毒。

所以这东西真的不能碰啊。姜小鱼叹气,用枕头捂住耳朵,继续睡去。

安全区外,戴新芒与军方三位上将之一的曹安东在东线指挥部中密会。趁着清晨无人时,谈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陆怀远,曹安东,杨镇国。安全区三位上将中,曹安东最年轻,不过四十三岁。

你看孙少将都快七十了才是个少将。五十不到的上将是真心年轻。属于在末世之后靠军功升上来的大佬。

无论指挥水平还是个人战斗力,曹安东都是全球顶尖。末世对他来说仿佛一个展现自己的大舞台,让和平年代无法发挥只能熬资历的他成就一番事业。

“说吧,什么事。”曹安东个子不高,长得一般,却给人一种魁梧霸道的雄壮之气。

戴新芒看着这位充满枭雄气质的将军,一时无言。

他只是个外勤队长,并非专业的外交人员,所以戴新芒存在的意义自然不是谈判而是……护送。

一个穿着西装,看起来有些轻浮的年轻人走进来:“将军您好,我是聂原。”

“我听说过你。”曹安东指着旁边的椅子:“坐。”

聂原坐下,盯着曹安东的面孔思索片刻后,拿出几张照片在桌上摆好:“不知您可认识这两位先生?”

照片上是曹安东麾下独立团团长袁弘毅和黑山公司冯济民冯经理。

他们如兄弟一般握着手,袁弘毅还从对方手中接过了一个箱子。显然,这是一次被拍下来的肮脏交易。

曹安东看着照片冷笑。

袁弘毅是他麾下将领,但并非嫡系,曹将军手上甚至有东西能让所有人都相信袁弘毅是顾首席的人。

嗯,能让所有人都相信的事情未必是真事。

所以聂原想用这个来和他谈条件,实在是扯淡。更何况,曹安东最多只是默许致幻剂交易的存在,他可一分钱没拿。

却见聂原捡起照片撕碎,并笑着说道:“不过现在,袁弘毅死了,冯济民经理也马上会死。所以将军并不担心。”

霎时间,戴新芒感觉压力暴增,向前一步拦在曹安东与聂原中间。

“将军何必动怒?”精神力威压中,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人的聂原却毫无反应,满脸平静地与曹上将对视。

“很好。”

曹安东出声,仿佛晴空有雷霆劈落。

戴新芒浑身颤抖,聂原虽被压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但却依旧保持着平静。

东边,咸郭城旧址。

李乐清理了拦在路上的肉山,捡起黑石。

他现在不缺黑石,只缺精神结晶——犀牛车上的结晶昨天已经全部用完。当然,从浮岛镇买来的精神力珊瑚可以输入精神力产生结晶,每天也能生产两三个,慢慢来也完全够杨琪欣她们将精神力增长到一万。

不远处有一伙幸存者在观察李乐他们。看到小队的强大程度,他们只感觉瑟瑟发抖,就算原本有什么不好的心思现在也没了。

“前面就是冯济民养情人的地方对吧?”

李乐转头看颜玲,她之前说自己也知道那个情妇的住处,所以爆出这件事的小弟就没有价值被李乐毙了。

看李乐问自己,颜玲十分确定的点头:“我在这里住过。”

潜台词:我也和冯经理睡过。

“嗯,带路吧。”李乐玩着枪,表情平静。他对颜玲没有任何感觉,不会搭理这货的试探。

颜玲深吸一口气,带他们来到了这座在位于城市边缘的庄园。

庄园外空无一人。

林茵展开精神力,只探查到满屋尸体。以及死在床上的冯经理和情妇。

远处有个强大的精神力瞬间消失。

好像也不能说消失,只是对方快速离开了林茵的侦查范围。目标强度在七级以上,比林茵这个七级巅峰差一些。

七级巅峰是李乐的判断,但也说不准,算上运气的话林茵和普通的八级战斗人员交交手也没问题。孙灵也一样,拿着幽灵狙击枪,未必杀不了八级。

八级不是那么容易算的,被称为七级巅峰的人不少,这个程度也能对八级产生一定威胁。

可真正的八级战斗力,如李乐如巨树如虫母,都是可以持续存在的强大。他们平时的水准就是七级爆发的巅峰状态。

“死了啊。”李乐叹气,似乎有点失望。

颜玲却皱起眉头,试图挣脱绳子上前检查。等孙灵领着她来到尸体面前时,她才不敢置信地喃喃道:“真的是冯济民……”

该死,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才离开一天而已啊!

“有人抢生意啊。”李乐耸肩,“那就不迂回了,你直接带我们去找裴翠山。”

“没用的。”颜玲说:“你杀了裴翠山又有什么用?那些需要致幻剂的人总是会去继续提炼花粉。迟早会出现一个新的裴翠山。”

“就算你把花田烧掉,在末世中看不见希望的人还是会找其他迷幻剂来麻醉自己。”

“你以为自己做的事情很有意义吗?”

不知是面前的尸体刺激了她,还是太久没使用致幻剂导致精神不稳,总之颜玲是把心里话吼了出来:

“你这种高高在上,没有见过这个世界苦难的家伙,又什么资格来惩罚仅仅是对这个世界绝望的我们?”

“没见过这个世界苦难?且不谈我压根就不是来惩罚你们的。”

李乐翻白眼,老子见过的比你更多好不好:“我见过人吃人,我见过洪水淹没人间,我见过这个世界的很多丑恶。”

“但我从不对这个世界绝望。”

ps今天第一更,求收藏,求推荐票!


     但摸索了一年,她也APEC重要会议。全国知名三甲医院的“组团式”援藏,更是使老救治大量疑难危重孕产妇,守护母婴健康平安。3月1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转发农牧渔业部《关于开创社队企业新局面的报告》,同意动中国立足国际科研尖端,为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担当新使命,作出新贡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