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现金身》。

再加上男人嘴里的酒臭,女人头上刨花油的香气,便混合成一种①讳同,故称字。茂度不乐仕进,郡上计吏,

次日一大早,霍达早早就被霍英扒拉了起来,一路催着他去向王翼说情,眼瞅着他进了冰球馆,这才放心的去上课。

  霍达进去的时候,王翼正在做早间训练,正是平日让那些少年队员做的蜥蜴爬行训练,他动作做的极为标准,鼓起的身体线条显得极为流畅,格外有力感。

  霍达看的既羡慕又佩服,却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站在训练场边缘观看。

  儿子爱玩冰球,他以前也为儿子请过几个教练,但那些教练里没有一个的精气神能跟眼前的王翼相比,无论是技巧还是力量感,眼前这位显然都要更胜一筹。

  他不急不躁的等在训练场边缘,直到王翼做完一组训练起身才扬声招呼。

  王翼听见身后的叫声,这才回头去看,面上露出疑惑神色。

  霍达已快步走到他身侧,含笑自我介绍道:“王老师吧?您好,我是霍英的爸爸霍达。”

  王翼礼貌性的道:“您好,请问您今天来是?”

  霍达组织了下语言,道:“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求我来的,想让我帮他向王老师求个情……当然了,我知道王老师不让他来也是为他好,是为了让他好好学习,就是这孩子不争气,对冰球实在是有些热爱。”

  王翼听出了点意思,但还是有点没明白霍达今天的来意,于是道:“霍先生的意思是?”

  霍达也不藏着掖着,径直道:“不瞒王老师,昨天那小子求了我一天,我就琢磨着跟王老师商量一下,只要他认真上补习班,也认真做作业,就让他每天可以过来训练一小时——”

  “霍先生,这恐怕不行!”王翼和声打断他,解释道,“要进行冰球训练,一小时也只是勉强进入状态,意义不大。”

  “那两小时?”霍达商量道,“说实话,我很在意他的成绩,让他把过多的精力浪费在冰球上我也不乐意,毕竟冰球可以不玩,学习却不能落下!”

  王翼轻笑了下,道:“这不是训练时间多少的问题……首先,是霍英的学习态度问题,他是您儿子您应该了解,他对冰球堪称狂热,却没有平衡冰球与学习,甚至不在意其他课程的学习了,这对他的成长并不好。”

  “其次,他一心想打冰球,也想把冰球当做未来职业,但要做职业冰球手,文化课就不能太低,国外许多冰球运动员的学历甚至在硕士以上,大数据也证明,文化课越好的运动员综合素质也较好,所以我希望他能在这段不能训练的时间里好好反思,摆正冰球和文化课的关系。”

  霍达认真的听完,想了想,道:“我知道您的出发点是好的,可这段时间不让他训练,是不是拘的太狠了?偶尔让他玩一下也可以?”

  “别人玩一下能收心回去学习,就霍英对冰球的热爱,怕是有点难,”王翼说到霍英,满脸都是严师遇高徒的满意微笑,劝道:“还是让他这段时间好好沉淀一下吧……霍先生,我们目标是一致的,您希望他成绩上去,我希望他努力训练冰球的同时也把成绩提上去,只是暂时不让他来训练,后期自然还是要他来的。”

  话说到这一步,霍达就知道这情他是说不下来了。

  连他自己都被王翼这一番入情入理的话说服,何况他那脑子缺斤少两的傻儿子。

  于是他叛变的毫不犹豫,微微一笑,朝王翼道:“成,那就听王老师的,让他趁这段时间收收心,好好抓一抓文化课的成绩。”

  还在苦苦等待霍达消息的霍英半点都不知道自己老爸被策反了,在课间休息时看见霍达过来,以为他是来给自己报喜的,当即喜气洋洋的迎上去,急切道:“怎么样怎么样?老爸,成了吗?王老师怎么说?我下午能去训练吗?”

  霍达看他一眼,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头,道:“王老师说,老老实实上你的课!”

  “啊?”

  “啊什么啊,你以后要还想做冰球运动员,现在就好好抓学习,王老师让你好好想想怎么平衡学习与训练。”

  “不是,老爸,您不是为我求情去的吗?您怎么……您这个画风不对啊,您帮我求的情呢?”

  霍达沉痛的扼腕,道:“儿子!老爸能做的,就是再帮你请个家庭教师,让你的文化课尽快上去,你要想尽快回去训练,就好好学习,把成绩提上去,不然……”

  他话未说尽,霍英已大惊失色的叫起来:“不行不行,说好的让我去冰球训练老爸您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老爸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加油!”

梁思远朗笑道:“朋友一路跟了这么久,还能隐匿身形不被老黑发觉,显然是不凡之辈,何不出来一见?”

中年人闻言不由大吃一惊,忙凝神观察,就见距离自己百米开外的一处峭壁,闪出一道人影。那人目光淡定,鼻梁挺直,脸上还挂着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笑。他步履轻缓,在月光的映照下,身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远远看去就如天上的谪仙下凡,让人见之忘俗。

梁思远目光微凝,缓缓道:“任平生?”

那人在距离他们二十步距离停下脚步,淡淡回道:“是!”

“你来救她?”

任平生一言不发,只是紧盯着对方。

梁思远来了兴致,“看来你不是个讲废话的人。不过,我很好奇,你是如何追上我们的?”

任平生忽的一笑,然后摇摇头。

就在梁思远二人摸不清头脑时,对方却抢先出手了。

任平生身形一展,如飞鸟般掠来,中途两个起伏,落地无声的到了近前,一拳轰下,似凌空下击,连空气都被这一拳打出了炸响!

“少主小心!”

中年人既没料到任平生说打就打,更没有料到对方的武功如此厉害,情急之下,只得硬着头皮顶上去。

南疆六族以法术闻名于世,若是拉开距离,倒可以施展开来,可被武者欺身近前,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梁思远也是吃惊不已,对方这一拳直直冲着自己,竟丝毫都不顾及怀中的孙然,“难道任平生不是来救她的?”他心中一慌,忙抱着孙然闪身躲避。

但听得“砰”的一声,他勉力回头,老黑已经被任平生的炮拳击飞,口喷鲜血跌出五米远。对方脚步不停,又向自己冲来。

梁思远再一次震惊任平生的实力,以老黑“真元境”中期的修为,竟抵不住对方一拳,这至少得是内劲巅峰了,甚至有可能是化劲!

危急之下梁思远将孙然抛向对方,与此同时,他狂笑一声,土黄色的真元在周身凝聚,一粒粒肌肉也如走珠般流窜,随之一拳击出!

任平生还是首次与修法者战斗,他摸不清对方深浅,不敢托大,一手迅速的以太极之势化去孙然的劲力,一手以鹰爪抓向对方的拳头,想要一探深浅。

“啪嗒!”

两人拳爪交击,任平生后退两步,淡淡一笑,“原来也不过如此!”

梁思远刚想嘲笑对方两句,就见任平生身形快速起落,如龙升天,如蛇拔草,手臂抡起,当空砸来。

梁思远一声冷哼,不闪不避举臂硬接,他全身如铁,手臂上的肌肉附上了一层黄芒,看上去威风凛凛,刚劲有力。

就在两人将要碰触的一瞬,任平生脚下步法一变,以不可思议的角度闪到了对方身侧,与此同时,他紧握的拳头展成刀势,猛的朝对方肋下戳去。

梁思远肋下黄光一闪,荡开了一圈涟漪,任平生的内劲与之碰触后,那光芒被顷刻震碎,余力不绝的掌刀,结结实实的戳中了对方。

“咔嚓!”

梁思远脸色一白,踉跄后退,他眼中尽是震惊。自打他修成‘化石炼体罡’第四层,同级对手中,还无人能攻破自己的护体真气,“莫非他真是化劲高手?”

任平生哈哈一笑,身形变幻如同毒蛇,形意钻拳接连使出,招招不离对方胸、肋、腹、喉等要害。他此时声随手出,“嘶嘶”之声,在周边响彻,听得人毛骨悚然。

梁思远左肋被戳,连带着膀子都使不上力,他打起全部精神,也只能勉力支撑。只一会的功夫,衣服就被戳的千疮百孔,身上更是伤痕累累。

“任平生,是你逼我的,既然你想死,就不要怪我!”

梁思远双目赤红,他一声厉笑,周身土黄色光芒爆闪。与此同时,百米范围内,忽然飞沙走石,模糊了任平生的视线。

“吼!”

随着一声怒吼,一道土黄色的煞气长龙从地下钻出,朝着任平生扑来。在这百米范围内,如同刮起了小型龙卷风,威力之猛简直骇人听闻。

任平生脸色微变,想也不想转身就跑,那煞气长龙虽然威力惊人,在他极速奔跑下,一时竟也追他不上。

“任平生,你他妈不是很厉害吗?有本事你别跑啊!”

梁思远恨得咬牙切齿,他生性谨慎,数年前在南孟山脱险后,便意识到这里会是一个保命所在。于是,便费尽心力的在此地布置了杀阵。若真有强敌追到这里,就可以用杀阵阻拦,自己趁机躲入南孟山中。这些年来,他为了这煞气阵法,不知道用掉了多少宝贝?如今一朝被毁,又怎会不心疼?

那三大武府也知道今日的重要性,这演武场有四座,每个武府都有一座演武场,相互派出学员前往那些武府的演武场中战斗,但是禁止车轮战,虽说帝星比他们强上很多,但是弟子的数量确实少很多,所以不能与他们比车轮战!

,提升些影響力,對他們來說也是與有榮焉的好事,而且他們也確實對陳羽的理科天賦非常欣賞,數學和理綜全部滿分,一分不扣的學生,他們這么多年也就遇到這一個,真考到一個破學校去,他們真的會很可惜。

“也只有這樣了。”

王德忠點了點頭。

”傅红雪道:“名伶?他难道是者,盖音谬也。其下平旷,有泉进来禀报有客来访的是,这大内四高手中的殷羡殷三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现金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子贡与勾环

简单二号

子贡与勾环

林小样

子贡与勾环

城南花开

子贡与勾环

坏坏868

子贡与勾环

梦魇绽茶糜

子贡与勾环

青菜萝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