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东洋全败!》。

谁知楚留香竞动也动只是微笑道L你虽想要我性命我却不想要你这位考生,善于巧妙处理材料的运用,不是平铺直叙,不是简单

梧桐市调查局门口。

周大少给王苏州报完信,心里长长地松了口气,放下电话后,才注意到围观的路人少了很多。不过这其中有个人的目光很奇怪,让他微微有些不舒服。

他定睛看去,只看到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的男性青年。长相普通,属于那种丢进人群就找不到的那种。

周大少仔细在记忆中搜索了一大圈,都没能找到与之相关的任何记忆,于是好奇问道:“有事?”

结果那个男青年却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沉浸在了什么心事中。

周大少只好稍稍加重了声音:“有事?”

胡说这才注意到那个ID叫周大少的主播在与自己说话。

前来打假的他自然有些做贼心虚,慌里慌张地摆手说着没事,随后慌里慌张的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周大少皱了皱眉,却也没有多想,而是重新打开直播间,准备继续未完的直播。

胡说越走越快,几乎是以竞走比赛冠军的水平逃离了调查局门口。回到公司,他站在门口偷偷朝里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那个主管并没有在蹲他之后,才蹑手蹑脚进去,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都没来得及喝口水歇一歇,冷霜就端着杯子走到了他身边。

“你还好吧?”

胡说勉强笑笑:“没事。”

“真的没事?”

胡说点了点头。

冷霜没说什么话,突然一个踉跄,手里端着的水杯中的水有一半,浇在了胡说的裤子之上。

“不好意思啊。”

胡说顿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冷霜。在他的视角看来,冷霜今天穿得并非高跟鞋,而是一双很普通的平底鞋,脚边也没有任何东西,不存在被绊倒的可能,所以这杯水洒的就很蹊跷,更像是故意的。

然而没等他发问,冷霜突然低声跟他说道:“你刚才裤子湿了。”

胡说顿时脸涨得通红。

听冷霜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刚才自己回来的一路上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感觉全身上下黏糊糊的。只是因为急着回来,没敢多想多看,只以为是被吓出的冷汗。现在经对方这么一提醒,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真的是尿裤子了。

胡说一句话不敢多说,低着头,勾着身子,快步走向洗手间。

站到了镜子前,胡说才想起自己刚才走得太着急,都忘了抽几张纸。看着对面那个有些狼狈的身影,胡说苦涩地笑了笑,忽然失了神。

“给你纸。”

从失神中回过神的胡说看到冷霜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自己身边,而自己右手边的洗手池旁,多了一包开封过的抽纸。

他弯下腰低下头,洗了把脸,笑着说句:“谢谢。”说完又觉得没洗干净,反复清洗了好几遍。等他以为冷霜应该走了的时候,才重新撑着洗手台,看向镜子。

结果那位冷霜还是没走。

他只好再次勉强笑笑,抽出几张纸巾,擦着被水打湿的裤子,同时一边在心底小声祈祷着冷霜赶紧离开。

他不想让别人看到这么狼狈的自己。

但是冷霜不但没有非礼勿视的自觉,反而抱着手臂站在原地问道:“很可怕吗?”

“嗯?”胡说手上动作停顿了一下,才苦笑着说道:“是。很可怕。”

冷霜点了点头:“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

胡说诧异地回过头看着对方。虽然他没谈过恋爱,也不擅长跟女性、交流沟通,但他还是预感到对方似乎话里有话。

“因为我跟你有过同样的经历。”

胡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冷霜这是什么意思?她是在承认自己也被吓尿过?”

迟疑了一下,胡说才笑着说道:“你不必特意这样安慰我。我还好。不过你能说出这样的话,还是让我挺吃惊的。不管是真是假,我都当你没说过。你是不知道,如果你这话要是被公司里别的男同事听见,不知道会击碎多少人的幻想。”

冷霜依旧神色认真地确认道:“我并非是在安慰你,也并非是再说谎。我说的是真的。”

胡说拿着纸巾,有些手足无措。

他有限地单身生活并没有教会他该如何面对这种有几分尴尬的场景。

“你还记得上个月的时候,我请过几天假吗?”

“你是说你星期天去山上游玩,却不小心失足落水,然后着凉生病,休息了几天的事?”

“对。”

“你的意思是?”

“我当时并非失足落水,而是被人推下去的。”

胡说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一些眉目了,心情也轻松了一些,笑着问道:“也是妖怪?”

令他诧异地是冷霜摇了摇头:“不是,而是人,调查局的人。”

听到调查局这三个字,胡说的心中咯噔一下。他的直觉告诉他,对方似乎并非是来安慰他的,更可能是来者不善。但是在没有完全确定之前,他还是装作惊讶地问道:“怎么会?”

就在这时,出租车师傅悄悄问道:“兄弟,你需要帮手吗,我最看不惯这种偷情的男女,要不要我上前,替你教训一下这对狗男女?”

刘参顿时一愣,他立刻说道:“不需要不需要,师傅你快走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递给了出租车师傅一张百元大钞。

刘参下了车,他立在门口,却迟迟没有进去。

他现在很犹豫,他已经和慕容雪涵离婚了,现在慕容雪涵做任何事情,他都管不着,也没有权利管。

如果就这样冒冒失失地进去,那搞不好会被慕容雪涵一顿臭骂,甚至连姓吴的,也会跟着幸灾乐祸出言嘲讽。

所以刘参思前想后,便决定,暂时先不进去,他在外面守着,就守在吴亦东的保时捷车子旁边。

只要慕容雪涵没有人身危险,没有被骗色失身,那他就绝不轻易出现。

嗯,这样的计谋不错,刘参也忍不住点了点头,夸赞自己这次思虑周全,没有那么毛毛躁躁。

过了不到三分钟,他正在观察监视之时,身后却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刘参非常疑惑,是谁在拍他,莫非被发现了?

他忍不住回头张望,顿时吃了一惊,眼前拍他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冯芸,吴亦东的前妻。

看到冯芸突然出现在这里,刘参感到非常奇怪。

他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冯芸没有回答,她也反问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刘参看了看冯芸,又看了看《遇见爱情西餐厅》的大字招牌,他突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总不能说,是来监视吴亦东和慕容雪涵的吧。

刘参只好打起了马虎眼,他笑着说道:“嗯,我来这里找朋友的。”

冯芸本是知书达礼的女人,但是现在她一想到,自己的悲惨遭遇,便再也没有了往日的贤惠淑德。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愤怒和怨恨。

所以她见刘参遮遮掩掩胡说八道,她也毫不客气,直接冷冷地说道:“你来这里找朋友?你是要找吴亦东,还是要找慕容雪涵?”

听到冯芸竟然提到这两个人的名字,再看看冯芸那镇定自若的表情。

刘参突然明白,冯芸似乎是已经知道,吴亦东和慕容雪涵两个人,正在西餐厅里吃饭。

她怎么会知道的,刘参心里一琢磨,便立刻怀疑,冯芸应该是在跟踪他。

好一个聪明的女人。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刘参没想到,他在跟踪别人时,也有人在跟踪他。

刘参内心五味杂陈,他有些不高兴了,便对冯芸说道:“你在跟踪我,你这样做,我很不高兴。”

冯芸压根就没有打算道歉,她只是冷冷地说道:“咱们两个现在是同病相怜,我们不如合作,一起查一查吴亦东这个男人。”

刘参向来独来独往,他不想和任何人合作,所以他只是冷冷地回了句:“我不需要合作,我自己就可

以。”

冯芸一听,直接叹气摇头,她不想再和刘参废话。

既然语言说不通,那就只好采取行动。

她慢慢靠近刘参,突然挽着了刘参的胳膊。

然后冷冷地说道:“跟我走,我们一起进去,会一会里面那一对男女。”

看到冯芸突然冲过来,挽着他的胳膊,还命令他进入西餐厅,刘参立刻就怒了。

这都是哪跟哪,你的男人勾引了我的女人,这不假,可我没必要,再用同样的方法勾引别人的女人吧。想到这些,刘参一把甩开了冯芸的胳膊,径直要离开。

冯芸见招拆招,她已经被悲愤冲昏了头脑。

她见刘参竟敢不从,立刻威胁道:“刘参,你这个没种的男人,你刚离婚,别的男人就来搞你的老婆,而你却无动于衷,只敢躲在这里偷偷监视,你还算得上男人吗?你不如自宫了当太监去吧。”

听到冯芸咒骂侮辱他,刘参顿时勃然大怒。

他极度想教训一下冯芸,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从不打女人。

刘参冷静了一下,知道冯芸这是在用激将法逼他,所以他短暂愤怒之后,便恢复了平静。

他不紧不慢地说道:“随你怎么说,我就是不随你的愿。”

冯芸见刘参竟然不上钩,她顿时咬了咬嘴唇。

她盯着刘参,发现刘参还真不是一般的男人,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但是冯芸的内心,已经被仇恨和愤怒所包围,这让她已经丧失了理智。

她不管了,她决定放大招。

冯芸迈开步子,猛地冲到刘参跟前,再次抓住了刘参的胳膊。

她恶狠狠地说道:“姓刘的,你要是真男人,就跟着我进去,如果你不进去,我就……”

刘参从不害怕威胁,他言辞犀利地问道:“我不进去,你能怎么样?”

冯芸咬了咬嘴唇,拉着刘参说道:“你要是不跟着我进去,我就喊人,说你非礼我。”

沉寂了许久,无极子才朗声说道,“既然大家都不知道寂灭界为什么会提前开启,那么我等也别在这猜了,还不如商量一下,宗门弟子进入寂灭界试炼的事。”

无极子话音一落,场内顿时安静了下来,余下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不在多言,纷纷在心里打起了算盘。

厉魂眼睛急溜溜的乱转,扫过场内几人,最后目光落在无极子的身上,阴阴一笑,“寂灭界五百年开启一次,每次只能进去六十个人,依我看还是老规矩,不过这人头分配该变一变了,不能每次都是你们紫气宗占去一半的人数。”

厉魂此话一出,其余几人眼睛都是冒出一道精光,而后又是同时把目光落在无极子的身上。

“老僵尸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每次进入六十人,我们紫气宗只要了二十个名额而已,何来一半之说?”无极子看着众人反映心里顿时有几分愠怒之意,冷声对厉魂说道。

“二十人还不多吗?我们一共七家,你们拿走二十个,四十个名额我们六家分,还能剩多少了。”厉魂阴冷的反唇相讥。

“那又如何?我们一直是根据宗门实力划分名额的,莫非你们血魂宗有什么不满的?”无极子直视厉魂说道。

寂灭界五百年开启一次,每次只能进入六十人,而紫气宗宗门实力比这些人的宗门都要强大许多,所以分配的名额也就多了一些,这已经成了他们默许的规矩了,可这次厉魂这么说,明显是让他们紫气宗让出一些名额来,而其他几人也不表态,显然也是站在厉魂那一边的,看到此景无极子心里极其恼火。

其实他知道为什么厉魂会敢公然与他叫板,在最近这些年里,这几个宗门私底下一直动作频频,紫气宗是知道的,其原因就是通天道人受伤闭关,虽然有他和瑶池还有关龙平镇守紫气宗,但少了通天道人,明显就有些震慑不住这几个宗门了,只因如此,血魂宗才敢暗地里拉拢依附紫气宗的修仙家族,若是通天道人在的话,借血魂宗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

“嘿嘿,我们血魂宗这些年资质绝佳的弟子不少,十五个名额少了点,这次我想多让几个门人到寂灭界里试炼一番,无极子道友你看如何?”厉魂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无极子冷笑着说道。

无极子眉头一挑,“可以,不过我们宗门近些年资质颇佳的弟子也不少,通天师兄前些时日出关后还曾提起,说这次寂灭界若是再次开启,我们紫气宗要二十五个名额。”

“你说什么!”厉魂先是一惊,而后脸色刹那大变,不可置信的看着无极子,随后问了一句“通天道人出关了?”

彩蝶仙子与清虚道人等几人闻言,也是脸色变幻不定,原本他们还以为这次能抢紫气宗点便宜,但万万没想到,万年前那个金丹圆满,半步元婴的通天道人竟然出关了。

在通天道人金丹圆满的时候,场内几人有的还是筑基期修为,甚至有的还是纳气期的毛头小子,而那时的通天道人早已在神东小有名气,在玉流山脉这一区域更是威名极大,是他们眼中神一般的存在,在他们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身影。

“怎么?还要老夫在重复一次?”无极子一脸戏虐的看着厉魂说道。

“这...”厉魂脸色阴晴不定,刚才嚣张的气焰瞬间消失不见,犹豫着不知说什么好。

“哼。”无极子冷哼一声,扫了一眼均是默不作声的几人,冷声道“这次我们紫气宗要二十五个名额进入寂灭界,这事就这么定了,余下三十五个名额你们几人自己分配吧,若是谁不服,通天师兄不日便会登门拜访。”

说完便不管其他几人反映,自顾自的取出身份令牌,在自己眉心一贴,将这里的事传回紫气宗。

余下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彩蝶仙子几人,都是面色不善的看着厉魂,心中暗骂厉魂多事,无缘无故招惹紫气宗,导致他们又少了五个名额。

“你们看我干什么!”厉魂眼中冷芒闪动,对着其余五人说道。

“干什么?厉魂道友此事皆因你而起,紫气宗吞下的五个名额,当然要你们血魂宗来出。”这时八荒谷金丹老祖烈火开口说道。

“放屁,我们血魂宗一直以来都是十五个名额的,这一次我们血魂宗也得要十五个。”厉魂干瘪的皮肤立即涨得通红,对着烈火吼道。

“一直以来,紫气宗和你们血魂宗分走了三十五个名额,余下二十五个我们五家各自分配,这次紫气宗。

它在想辦法補救!

……

轟咔!

一處山峰前,黑袍老者元圣正朝著不遠處的三名圣宗弟子殺去,但就在他要斬下那三人頭顱時,一道紫金神雷突然轟向了他,生生阻止了他前進的勢頭。

元圣面目猙獰,對著天際怒吼:“你發什么瘋!”

他自然知道是古境規則秩序出的手,而且方才那道神雷可謂是絲毫不留情!若是他不退避,少說也要受重傷!

古境規則秩序的聲音響起:“我覺得你元族不可靠,我們的聯手就此作罷,圣宗弟子我保了。”

元圣臉色陰沉,冷聲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盤,你以為這樣他們就會放過你嗎?不可能!只有我,只要我元族脫離此地才能保你!”

“你們出去了,真的還會繼續管天澗古境的閑事嗎?恐怕你們會立即高調出世,攻打地界擴大勢力,然后瘋狂報復天澗圣宗。”古境規則秩序看的很透徹:“至于我,并不能出這天澗古境,到時候就算你違約我也奈何不得你,對否?”

黑袍老者眼睛閃過一縷暗芒,直接怒罵道:“放屁!我元圣豈會背信棄義!”

“你會的,人的野心是最不可捉摸的,而你的野心,更大。”古境規則秩序緩緩開口。

“你不要逼我,你確定要繼續阻攔我?!”元圣藏在袖子里的雙手緊緊握拳,咬著牙關開口問道。

天音響起,語氣堅決:“你已經殺了很多人,該收手了。”

“收手?哈哈哈哈!你現在叫我收手?”元圣忽然放聲大笑,整個人顯得有些癲狂:“這個時候,誰阻我……誰死!”

他們元族只差最后一步就成功了,現在收手,不可能!

而且現在他一旦收手就會賠上整個元族,圣宗的人會放過他們嗎?

絕對不會!

“有我在,你殺不了他們。”古境規則秩序以很平淡的口氣說出這番霸道之話。

元圣那藏在袖袍中的雙拳忽然向天宇轟去,臉色陰狠:“既然如此,你也給我去死吧!”

“乾坤珠!”

元圣怒吼一聲,一枚湛藍色的珠子從他手心被甩出,飛向虛空!

嗡!!

一陣極其劇烈的嗡鳴聲霎時響起,那枚乾坤珠在虛空中高速旋轉,一道道藍色波紋狀力量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出,讓虛空震顫,泛起道道漣漪!

轟隆隆!

幾乎同時,元圣上方的天空有一道暗紅色神雷劈下,這暗紅色神雷中的氣息絕對超過了次巔峰至尊!

真正的巔峰至尊力量!

而這道暗紅色神雷的目標,正是那乾坤珠!

嗡!

然而,就在神雷劈中乾坤珠的瞬間,一股更加濃郁的藍色波紋擴散開來,直接將神雷吞噬!

而這還不止,吞噬了暗紅色神雷后,乾坤珠的氣息更加強大了一分,那些擴散而出的藍色紋路瞬間將這片天空照亮,它們,在吸收古境規則秩序的本源!

僅是幾個呼吸間,古境規則秩序便感覺有不少本源被乾坤珠強行剝離吞噬。

它的力量在被吸收!

“你怎么會有這東西!”古境規則秩序的聲音第一次出現了情感波動。

它有些恐懼!

乾坤珠,這是古神級別的神器!

而且它專門針對一些規則、大道等,對于古境規則秩序來說,這就是它天生的克星!

元圣神色瘋狂,嘴角露出陰狠的笑容:“我元族好歹也是前古大族,怎會沒幾件鎮族之物!”

“我早就防著你了,你若不出手本來還可以在這片世界繼續當你的老大,但現在,給我徹底滅亡吧!”

“破!”

然而就在元圣放下防備時,一柄閃動著耀眼神光的長劍突然破空而來,對準乾坤珠刺去!

元圣瞳孔收縮,他的神色驚駭,暴喝道:“螻蟻你敢!”

若是讓暗中之人成功轟退乾坤珠,到時候古境規則秩序沒了威脅,他將必死無疑!

勾魂使者冷冷的看着他们,,韦奇皱眉忖道:那龙飞的太子⑦,中原涂炭⑧。酒汁溢出,染红了桌布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东洋全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客汉

夏竖琴

客汉

最靓的星

客汉

不低头

客汉

虚空001

客汉

沉浮梦中

客汉

鹭玖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