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圣霸争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圣霸争雄 (第1/3页)
    

一望无涯的雪地里,北风呼啸而过,乌云密布翻腾,鹅毛漫天飞舞,天地间银装素裹。

雪地里,一对年轻的母女若无其事的行走,好似这漫天的鸿毛飞舞,以及这呼啸的北风徐徐对她们娘俩来说依旧是行走在晴天白日,和风熙日的。

只是不同的是步履走得比平时沉稳了些,在雪地里留下了一行行深深的足印。

这对年轻的母女,大的,三十出头,哪怕是锦帽貂裘也难以掩饰她的身姿婀娜,曲线玲珑,体态丰腴,再加之那柳叶眉殷桃嘴琼玉鼻桃花眸,可谓是风韵犹存,真是令人遐想的妖精尤物呐!不过,她手持一柄长剑,倒是一副女侠装束,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至于这小的,六七岁出头,扎两小发髻,小脸粉嘟嘟的像个瓷娃娃,五官模子完全是从她娘脸上拓印下来一般,标志的美人胚子,只是呀,此时她那小嘴却嘟得老高,两手空空却紧握成拳头,步伐踩得比平时都重,看起来气呼呼,煞是可爱。

母女俩,在这雪地里行走,寂寞无言。

“娘。”

突然,将小嘴嘟得高高的小女孩像是踩到了什么,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

走在前边风韵十足的妇人头也不回不耐烦的说了句,“我不是说过吗,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要自立自强,娘是绝对不会背你的。”

原来小女孩之所将小嘴噘得高高,是因为她想让她母亲背她,可是她母亲并不同意,所以她才表现得气呼呼的,对此表示很生气,极不满意。

小女孩知道自己一定是得到这个回答,所以她也不哭不闹,自己挖开了她发觉有东西存在的雪地,慢慢挖开。

才一小会儿,小女孩发现了一只手,她显得很兴奋,她不像常人那样感到心惊害怕,而是像是一只好奇的小猫咪带着好奇心继续挖掘。

直到那只手臂完全露出之时,她那双勉强可以将那只手腕紧握住的粉玉小手,握住这只手臂,卯足了劲,小屁股撅得老高老高,她使劲拉扯,一步一个脚印终于将那只手臂的主人拉了出来。

小女孩看向自己拉出来的躺在雪地里的人,突然兴奋的欢呼雀跃道:“娘,是之前那位大哥哥耶!”

可她老娘已经走得老远老远,根本听不叫小女孩的叫唤,也不担心将小女孩丢掉,自顾自往前走,做娘做到这份上,也忒不负责任了吧!

小女孩原本欢喜的小脸又垮了下去,用她的小手摸摸年轻人的脑袋,烫呼呼的,还活着,应该只是发烧了。

小女孩看着年轻人道:“大哥哥,你怎么这么倒霉呀,怎么每次看到你都是在雪地里呢?怎么每次遇见你的都是我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倒霉娘亲是绝对不会答应你去我家里住的,你出现的这么应勤,你这样,不好,因为我没办法招待你,因为我家还不是我做主,因为我没办法同意让你去我家,所以你这样会搞的我不好意思的,你知道吗?”

雪地里躺着年轻人哪能回答小女孩那神神叨叨、奇奇怪怪的话,他现在能有一丝意识就不错了。

小女孩无奈拉着年轻人的一直腿绕着山脚就向那贫民窟走去,三天前,她也同样做过这样的操作,因为她知道自己老娘是绝对不会答应给这个年轻人住自己家的。

她还记得三天前她遇见躺在雪地里的青年时,她兴奋的跟她娘说,可她老娘却视而不见的说道:“天底下那么多可怜人,你能都救得过来吗?这一天天的,死得修士那么多,你能都埋得过来吗?小采儿呀,大道无情,大道难修,你就不要浪费那么多时间去救一个废物了,好吗?乖,听娘的话,别管他,不要惹祸上身。”

小女孩倔强道:“我不,我就要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小年纪的她觉得世界不应该是她老娘说的这样的,还是因为赌气的缘故,她偏偏和她老娘对抗着,气呼呼说道。

那妇人却双手叉腰,为这个不听话的孩子气愤道:“你个倒霉孩子,你要救你就救,别往我家里带。哼!”

小女孩也是气炸炸道:“不往家里带就不忘家里带,有什么了不起的,哼!”

小女孩回怼回去,气呼呼的拉着年轻人的腿往前走,母子俩的性格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走的路线又是完全相反,母亲像是经历了点人情世故,变得不那么喜欢多管闲事,女儿倒是天真无邪,认为人不该像母亲那样冷酷无情。

……

“咚!咚!咚!”

少华山下的杂役弟子生活区内,一栋破瓦屋的木门前,一个不足一米二的小女孩对着破旧不堪的木门“咚咚咚”的使劲敲打着,小嘴气呼呼的,要不是她照顾一下这些杂役弟子的感受,这小姑奶奶早就一脚踢飞了这破门板。

一位身穿破棉袄的少年打开门,平视而看。

“哎,小子,往哪看呢?”

小女孩看着比自己高了差不多三个个头少年,气呼呼道:“长得高,了不起呀?总有一天,姑奶奶我也会长高的,哼。”

少年低头一看,是一个小女孩,正双手叉腰,气鼓鼓的看着自己,他心中暗道:“怎么又是你?”

可当他看到小女孩身后的青年之时,脸色又不大好看,心想,自己到底欠他沈问丘啥了,怎么又找上门来了,还有这位姑奶奶就不能换一家吗?这里这么多房子,怎么这么喜欢朝我这栋破瓦屋跑呢?

但少年可不敢在小女孩面前表现出丝毫不满,因为他可是知道这位小姑奶奶的厉害的,才六岁,可这一身修为却跨入了凝液境一重,这位的天赋可谓是得天独厚,天地的宠儿。

而他乐凡十二岁的年纪连修炼的心法都还没拿到,除了身体比躺在地上的青年结实一点之外,别无他物,更别提修为几何了。

他还记得上次对于小女孩的不理睬,自己给她胖揍一顿的往事,此刻依旧是历历在目,所以少年看到是这位小姑奶奶即便是再不情愿,也得连忙蹲下身陪着笑脸道:“采儿小姐,可有什么吩咐?”

小女孩指了指身后,道:“将这位大哥哥抬进去。”

少年连连应声,并将昏迷中的青年抬进屋内,并点燃了自己那平时都舍不得用的蜡烛,用来照亮屋子,炕上,小女孩气呼呼道:“我上次不是让你好好照顾他的吗?今天,又是怎么回事?”

少年上次可是收了小女孩一颗丹灵石的,答应过帮她照顾一下青年的,不过,今天这事又不怨他,他怎么知道,这家伙会是一个智-障?他沈问丘自己得罪了外门师兄,我自身都难保,我又这怎么能帮他沈问丘?

少年委屈道:“采儿小姐,这件事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今早带他去工作,可不知道他怎么招惹上外门师兄的,我也不知道,而且我一个杂役弟子也插不上话?”

小女孩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道:“那家伙是谁,告诉我,我找他算账去。”

少年并不想得罪那贾叶玄,摇摇头道:“不知道。”

问了两句,没得到回复,小女孩觉得这件事太复杂,也不想理会,实在是头疼得很,把她的小脑壳都想大了,她摆摆手道:“算了,不管了。”

然后,她从自己身上取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粒丹药给炕上的青年服下,嘀嘀咕咕道:“我说大哥哥呀,你怎么就这么倒霉呢?三天两头就发一场烧,就小采儿我再有钱也经不起你这样烧呀?最重要的是你是遇到了我小采儿,要是你遇到像我那倒霉娘亲一样的人,还不得冻死在雪地,算了,不说了,你好自为之吧!”

小女孩嘀嘀咕咕、自言自语、神神叨叨、奇奇怪怪,而一旁站着的少年对于小女孩的谜之行为早已经习以为常,见惯不怪。

床榻上的青年服下了小女孩的丹药后,原本烧红的脸色也渐渐淡去,嘴角也不在冻得瑟瑟发抖。

只是青年左边眼角多出了一道疤,不是很长,但也不短,算是破了相,不过,多了这一道疤,看起来也不像先前那般文弱,反而多出了一股刚毅之气。

小女孩神神叨叨完,下了床榻,又从自己身上取出一颗晶莹剔透的殷桃红色珠子,扔给站在一旁沉默寡言的少年,道:“好好照顾他,我娘说过与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上次给了你一颗丹灵石,这次一样给你一颗,就当报酬,但要是再让我再看见他躺在那破雪地里,那姑奶奶我就让你也躺在那雪地里。”

少年乐凡连忙应声点头,道:“谢谢采儿小姐,我一定好好照顾他,不过……”

小女孩立时不高兴了,气呼呼道:“不过什么,吞吞吐吐的,一点也不像是个男子汉。”

少年对于有丹灵石收,当然是高兴的,但也很无奈,有些事他插不了手,他无奈道:“但要是他像今天这样,再招惹到那些外门师兄的话,这个恐怕,我也管不了,也不敢管,你也知道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哪是那些师兄师姐的对手?”

小女孩扬扬她的小拳头道:“要不是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欺负他,你就报我龙采儿的名号,告诉那小子,他,我内门龙采儿保了,谁要还敢动他,你告诉我,我找他算账去,让他知道本姑奶奶从不吹牛,一定说到做到,哼。”

得了小女孩这份承诺,穷酸少年这才将这位小姑奶奶送出自己的小破瓦屋。

回到屋内看着这躺在床榻上的青年,思忖着,怎么自己就没有他这个运气呢?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他沈问丘给摊上了呢?

怎么我乐凡就不能是一个运气通天的人呢?怎么我乐凡就这么倒霉呢?规规矩矩做人,当了两年杂役弟子还没有拿到一部修炼心法……

可这些,谁又知道,谁又能告诉他呢?他那就只会讲一些狗屁道理的最后让人一拳给打死了的倒霉老爹也没办法告诉他这些神奇气运的缘由吧?

……


     中国专利链接制度落地 专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的民生篇章……。安徽省五河县纪委监委和县卫健委、县医保局等单位成立4个联合督察组,开6日,江苏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第二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8月18日,中国气象局召开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第一工作组大学本科以上学历新生代农民工占比增加。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