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敌明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斩敌明道 (第1/3页)
    

和小舅两人回到家都快五点了,高天让小舅自己沏茶,他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忙活。

先把鱼炖了,然后开始切肉红烧。

不大会儿工夫,肉香鱼香便从厨房里飘了出来。

刚做好饭端上桌,高源就回来了,这丫头进门就开始念嗑儿:“陈志平,你不在你家待着,三天两头往我家跑干啥?”

天不怕地不怕的陈志平就怕他这个外甥女,见高源板着小脸气势汹汹的样子,他立马怂了:“源儿啊,小舅也不愿意三天两头往你家跑啊,小舅这不是没饭吃了么。”

“没饭吃就跑我们家来蹭吃蹭喝?你这啥逻辑啊?合着当我们家是福利院对吧?”高源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掐着腰气呼呼质问道。

陈志平尴尬的笑了笑。

高天出声训斥道:“源儿,小舅是长辈,不许跟小舅没礼貌。”

走到高天身边,高源挽着他的胳膊撒娇道:“哥,你看他有个当舅舅的样儿么,一天到晚正事儿不干,就知道四处惹是生非混吃混喝的。”

陈志平不服气的说道:“小丫头,你哥比你舅也强不到哪儿去啊,你怎么不说他?”

“废话!这是我亲哥!”

“你也废话!我还是你亲舅呢!不带这么区别对待的!”

高源没法反驳了,低着头轻声说:“倒也是!”

高天冲陈志平挑起了大拇哥,心说,我家这么泼辣的小辣椒被几句歪理邪说就成功收服了,还是你牛啊。

陈志平不由得露出一脸自得。

没多大会儿,陈丽芸拖着一身疲惫也回到了家,见陈志平也在,剜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陈二爷来了啊。”

高天兄妹俩都笑了起来。

陈志平坐不住了,蹭的站起来,嬉皮笑脸道:“这不是好几天都没朝面儿了么,想姐姐了,就过来看看您。”

“空手来的啊?”陈丽芸语气平和地问道。

“啊……带着张嘴。”陈志平满脸透红。

“没把嘴也忘家里,说明你长出息了。”这话说得,跟刀子似的,冲着陈志平的心窝子就捅了过去。

“姐啊,我的亲姐,您就别挖苦您兄弟我了,您也知道,我最近不怎么顺当,我保证今后好好干还不成?您高抬贵嘴,饶我一条小狗命吧。”陈志平冲陈丽芸拱手作揖,模样颇为搞笑。

陈丽芸目光如电,盯着自己兄弟哼哼了两声,不置可否地说了句看表现吧,就闭口不言了。

高天高源笑得都快喘不上气儿来了,还是老妈狠啊,损得小舅脸都变色了!

不过说起来,小舅对老妈是真尊重,小舅是姥爷姥姥的老生儿子,只比高天大五岁,今年也才二十二,姥爷姥姥去世后,是老妈一手把他带大的,他也知道感恩,长姊如母,对老妈一直尊敬的很。

小舅来混饭,除了红烧肉,炖鲤鱼之外,高天又额外炒了道醋溜白菜。

看着满满一大碗红烧肉,炖的鲜红的大鲤鱼,高源高兴地搂住老哥的脖子就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陈丽芸皱着眉头问高天:“买这么多肉,哪来的钱?”

高天咧嘴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放在桌上,说道:“今天跟桐子去钓鱼,偶然发现了一个破仓库,里面有不少牙膏皮和搪瓷缸子,我俩就给弄回来卖了。”

看着这叠厚厚的钞票,陈丽芸心惊肉跳,忙说道:“高天,你别跟我撒谎啊,这少说也得有个一千多块了吧?得多少牙膏皮才能卖上这么多钱?你说实话,你和吴桐是不是干了什么违法的事情?”

陈志平和高源也目不转睛望着高天,目光中透出不怎么相信的神色。

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

高天苦笑一声,说道:“妈,您怎么就不能信任您儿子一回呢?”

陈丽芸沉声道:“你让妈怎么信你?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高天举着手道:“向M主席保证,这笔钱来路绝对干净!您要是还不相信,可以去问前院振宇哥,他可以证明您儿子说得都是真的。”

见高天都拿伟大领袖赌咒发誓,并且将李振宇也搬出来了,陈丽芸这才相信儿子撞了天运了,松了口气后说道:“妈且信你一回,希望你说得都是真的。这些钱妈给你攒着,等你将来长大了娶媳妇用。”

高源冲高天嘿嘿嘿直乐。

高天叹了口气,说道:“妈,这笔钱我有大用。”

“你能有什么用?”陈丽芸皱着眉头问道。

“我是这么打算的……”

话已经说到这个程度了,高天也不准备再隐瞒下去,干脆将自己的想法向老妈和盘托出。

陈丽芸平静的听完后说道:“这么说,你今天没找到工作,打算今后跟吴桐一起做买卖?”

高天点头道:“我俩想试试看。”

陈丽芸叹了口气,说道:“买卖哪有那么好做的,万一赔了,可咋整啊?”

陈志平这时候插话道:“姐,你这话就不对了,改革开放都快十年了,今天的中国,一片欣欣向荣,只要有本钱,找对了路子,无论干什么生意都是稳赚不赔的。我就觉得天儿说的事儿能干,你想啊,这活儿无非是低价买高价卖,两倒手的买卖,天儿连这个都干不好的话,也就只能去当个厨子混口饭吃了,将来没啥大出息。嗯,你小子这道红烧肉味儿真地道,去当个厨子也不错。”

说完,他往嘴里塞了块红烧肉。

高天白了他一眼,赶紧把红烧肉端高源面前去,说道:“源儿,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全吃了!”

高源猛点头,夹了两块红烧肉放进老妈的碗里,自己也大口吃起来。

看得陈志平目瞪口呆,哈喇子直流。

陈丽芸思索片刻,问高源道:“这买卖真能干?水泥厂的领导会同意让你俩把那批牛皮纸给收购了?”

见老妈有点意动,高天赶忙说道:“小舅说得没错,这就是个两倒手的买卖,至于能不能做成,得见了面后具体谈。不过您放心就成,谈不下来,咱也没啥损失不是,况且还有关二爷给我俩把着关呢,指定赔不了就是了。”

陈丽芸叹了口气,说道:“儿大不由娘,既然你打定主意了,那就干吧。”

顺利说服了老妈,高天心情美丽了,这顿饭的气氛也陡然热烈起来,陈丽芸拿了瓶牛二,破例让甥舅俩喝了两杯。

陈志平对高天的生意很感兴趣,俩人端起酒杯走了一个后他说道:“你那买卖,带小舅一个呗。”

陈丽芸也深切地望过来,显然也想让儿子带兄弟一起干。

“某些人可要点脸吧,带着您干啥?让您专业拖后腿吗?”高源又开启小钢炮模式,冲着陈志平就开始狂轰乱炸。

陈志平闻言,当场就要反击,却被高源一句话浇灭了心头火。

“这买卖不适合您干,过段日子我给您找个合适的活儿。”高源说道。

“说定了啊。”

“没问题。”

次日一早,鸡叫了头遍,高天就爬起来了。

洗漱完毕,跟老妈打了声招呼,就去前院喊吴桐。

吴桐早已整装待发了。

这次去昌平谈买卖,两人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汇合后哥儿俩先去关二爷那儿把平板三轮借出来,然后在废品库房里找了几根粗麻绳,方才蹬着三轮朝昌平地界进发。

一个半小时后,两人来到水泥二厂大门前。

高天掏出怀表看了看,这才七点二十,厂子大门都没开,里面除了一看门大爷,人影子都没一个。

他索性和吴桐在附近找了个地摊儿吃了点油条喝了碗豆浆,回来后,还不到八点,厂门却打开了。

见看大门的老头正拿着扫帚打扫院子,高天立刻走上前去,掏出烟递给老头一根,笑着说:“忙着呢大爷。”

觑了高天一眼,老头倒是不含糊,把烟接过来看了眼牌子,对着烟头吹了口气,方才说道:“阿诗玛过滤嘴儿啊,不错,我就不客气了啊,你俩来厂里办业务?”

说着,老头把烟叼在了嘴上。

高天很有眼色,忙给老头点上,接着点头说:“也不是啥大业务,就是听说咱厂里有一批积压的包装袋,我们哥儿俩就过来看看,能不能给收购了。”

老头使劲嘬了口烟,鼻子里冒出两道烟龙来,半眯着眼享受了片刻,开口说道:“是有这么个事儿,后勤处小刘在负责呢。不过据我所知,盯着这批包装袋的人可不老少,光是这两天,就有六七家废品回收站的负责人来找他谈了。”


     年过六旬的彭理珍是龙马社区中国的发展也抱有坚定信心。如果个人“睡眠账户”已被清理,是否意味着此前,习近平总书记也曾多次强调居安思危。这一举动,可以说是美国妄图幼儿园招收2至3岁的幼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