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归来的白家二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归来的白家二少 (第1/3页)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谁也不知道姒玮琪究竟意欲何为,光靠这手里的一柄软剑就想杀了这巨蟒,未免有些过于荒诞,但姒玮琪手下好像还没有失手的记录,或许她还真的有办法将巨蟒一击必杀。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从兜里摸出飞刀便射,然而竹筏晃动得太剧烈,这飞刀都失了准头,再说了黑暗中也分辨不出有没有击中目标,飞刀乱射一通,但是转念一想,要是现在飞刀都打光了,要是接下来在遇到危险,连防身的东西都没有又留了几把。正待要找别的家伙继续死斗,却见那条巨蟒蟒身一翻,掉头游向远处。

“什么情况?”我惊讶道,这一幕简直大跌眼镜,出乎所有人意料,“我他娘都已经准备进水肉搏了,这巨蟒咋还开溜了呢?难道是被琪姐的英雄气概吓怕了不成?”

只见姒玮琪也是十分困惑地转过身,看样子巨蟒突然后退,并不是因为她的原因,她摇了摇头,说道:“都别大意,可能还有别的东西在这里。”

我一听,猛地哆嗦了一下,“动物有着非常严格的领地界限,这巨蟒不敢再往前,怕是这前面有令它都害怕的东西吧?”

“巨蟒在这里难道还会有其他的天敌?”

就在这时,忽听水面中有一阵十分奇特的声音传来,大概是距离有些远,这声音并不十分清楚,但是从声音判断不像是一个庞然大物发出的,倒更像是一群东西在水下传来的声音。

我第一时间想到了鱼群,倒是什么样的鱼能够让巨蟒都害怕,这种声音听得人后脖子冒凉气,“淡水鱼中什么时候有令巨蟒都害怕的鱼类了?”

“都别说话了。”许倩嘘了一声,仔细观察着水面。

突然间,远远地看到刚刚巨蟒离开的地方,猛地一下,从水里窜出了数米长的蛇身,然后又极速地坠入水中,随后它就像疯了一样拼命地挣扎。而那水下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巨蟒游开的方向水如同煮沸了一般,似乎是什么动物在那里拼命搏斗。

“真的是鱼吗?”我将手电光远远地照过去,可以看见附近的河水变成了暗红色,看来是被大量的鲜血染红了。

“不会是食人鱼吧?”陈梓玥拉着我的衣角说道。

“咱们这里哪来的食人鱼?”我根本不相信食人鱼这一说,所谓食人鱼,一般是指的叫做食人鲳的一种鱼,原产亚马逊河,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品种被称为红腹食人鱼(鲳),它们体型小巧,色彩美丽,性格却极为残暴,长着锐利的牙齿,一旦被咬的猎物溢出血腥,它就会疯狂无比,用其锋利的尖齿,像外科医生的手术刀一般疯狂地撕咬切割,直到剩下一堆骸骨为止。在巴西的亚马逊河流域,食人鱼被列入当地最危险的四种水族生物之首。在食人鱼活动最频繁的巴西马把格洛索州,每年约有1200头牛在河中被食人鲳吃掉。一些在水中玩的孩子和洗衣服的妇女不时也会受到食人鲳的攻击。食人鱼因其凶残特点被称为水中狼族、水鬼。

但是,在中国的淡水水系中却并没有与之相似的凶猛鱼类,即便是有一些肉食性鱼类,比如说鳇鱼(注释1),然而其身躯庞大,为大型食肉性鱼类,也不可能如这水中的鱼群一样以集团攻击的方式作案。

“赶紧往前面划!”姒玮琪催促道。

我不敢再多耽搁一秒,急忙划水,向着还看不到尽头的出口冲去,但是身后那鱼群发出的声音越发激烈。但是越着急,划得反而越慢,只见那巨蟒病急乱投医,竟然朝着我们这边疯狂的逃窜,把鱼群全都引了过来。随着,鱼群的靠近,就见到无数手指大小的小鱼正把那条巨蟒团团裹住,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竟然是这样的小鱼将这一条大蟒给弄成这副模样。

“琪姐,这他娘到底是什么鱼?”我看得发怵。

“吸血鱼。”姒玮琪淡淡地说道。

“吸血鱼?这是个什么东西?”

“吸血鱼是一种寄生的淡水鱼,由于身体呈半透明,且体形较小,因此当它们分散的时候在自然条件很难被发现。它们拥有非常灵敏的传感器,能够像鲨鱼一样捕捉到血的味道,然后它们就会集结,成千上万的吸血鱼,会将鳃上尖利的刺钉在猎物身上,然后钻进体内吸血。”

吸血鱼大约只有一个手指节那么长,跟平时鱼缸里饲养的“红绿灯”热带鱼差不多大,身体透明细长如纺锤,它们经常成群结队地活动。通常情况下,它会群体游向个头比自己大很多的鱼,然后撕裂其组织,吸食鲜血。它们在吸食血液时,会释放出一种抗凝血的化学物质,防止血液凝固而失去新鲜。吸完血之后的吸血鱼身体会肿胀两三倍,好像跳蚤一样,身体也不再透明,而是变成红色。

除此之外,它们还有另外一个习性,那就是酷爱尿液的味道,它们平常栖息在水底的淤泥层中,以水底的腐殖质为食,也会跟随其他鱼类的粪便跟踪。如果有人一旦在水中小便,它们就会寻着气味而来,畅通无阻地钻入身体,待到察觉时已经无法取出。1997年,就有一位病人经历了2个小时的手术,医生才将一条13.4厘米的吸血鱼从其阴 囊中取出。

仔细一看,那吸血鱼的鱼群数量非常庞大,足以数千计,翻翻滚滚地卷住巨蟒撕咬,血流得越多,那些鱼就显得越兴奋,像疯了一样钉在巨蟒的身上,然后不断地往身体里面钻。好虎难抵群狼,还不到半分钟,这巨蟒就被吸得只剩下皮包骨。

“快划啊!”陈梓玥在一旁催促林坤。

“别催,小心把它们再给引来了。”我尽量放低音量,小心地撑着竹竿,慢慢地远离那片被血染红的水面。

“恐怕这些见了血液就眼红的吸血鱼,就遍布在这河道中,由于巨蟒留了血,这才引来了吸血鱼鱼。自然界一物降一物,相生相克,它们也算是救了我们一命,没让我们葬身蟒腹。”我说道。

“呵呵,表少爷,你还真乐观,你看看那是什么?”

许倩这话音还未落地,只听那魔音一样的声音又由远而进,已经赶到了竹筏的周围,听到那诡异的声音,我的每一根头发都竖了起来。

“操蛋,它们还真是不死不休了,咋还缠上我们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自然界的平衡是相对的,一旦稍有偏差,就会变成毁灭!”

那些小小的吸血鱼就像一波接一波的潮水,不断扑向竹筏,竹筏依旧岌岌可危,估计难以招架再一波次的进攻。说着,许倩也顺势摸出了一把银针,对准水中密集的鱼群,一把撒了下去,河水瞬间被鱼血染红,其他的吸血鱼见到鲜血,根本不管是同类的还是什么,狂扑过去吸血,竹筏的危机也就迎刃而解了。

“有时候,毁灭就意味着重生。”许倩露出一个轻松的表情,说道:“你看,这不就没事了嘛。”

我看着那些同类相残的吸血鱼,不禁唏嘘不已,然而人类又何尝不是在上演这样一幕又一幕的可笑的剧情,那些枉死的吸血鱼很快就只剩下了浮在水面上的皮囊,而更多的鱼群却仍旧在附近游荡徘徊不肯离去,我不禁长出一口气,说道:“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我这辈子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鱼给吃了,还好,还好。”

没过多久,前方终于出现了天光。水面变得更加开阔,但水面与上方的洞顶的高度也变得越来越低,将近一米左右,我们只能坐在上面通过。竹筏的速度也渐渐地快了起来,然后就看到了水岸,这个水道的出口就掩映在茂密地林木间。

我们几个先将登山包,一个接一个地先扔到岸边。然后再缓慢靠岸,竹筏虽然已经坏了,但回去的时候还得靠它,我们将竹筏拖上岸,测定了一下方位,便背上装备,终于开启了陆上的征程。

禹陵的先人在开凿这条水道的时候,就是为了后人能够较为平安地来到后山,这个世界上的秘密,永远只是相对的,不为人知,就是为了等待合适的时机与合适的人来揭开尘封的谜底。

步行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前面突然豁然开朗,一座雄伟的山峰耸峙在我们面前,虽不及华山一般孤奇险峻,但依旧有那种凛然不可攀登的威严。走不多时,前面水声隆隆,照例还是无路可绕,只见在一侧的山崖上面飞珠溅玉般流下一条小小的瀑布,瀑布流淌下来便成了一条河道,阻隔了我们的去路。

注释:

1、鳇(huáng)鱼,学名为达氏鳇。身躯庞大,一般体重50~100公斤,大者可达1000公斤,为大型食肉性鱼类。以其寿命长,身体大,食量多,力量强而著称,被誉为“活化石”、“水中大熊猫”有淡水鱼王的美称。


     另一方面,要做好strong>。和面、分剂子、擀皮、包包子,回到南宁,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考察时指出。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规定确定了经济发展三步走的战略部署。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