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玉书再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玉书再现 (第1/3页)
    

“寻什么地方,我家那口子,做菜还不错,明晚直接去我家里吃。”邱真摆摆手,都是穷出身,挣点军饷,除了养家糊口,都用去置办产业了。他就在家附近盘了一个铺面,每日里老婆带孩子卖些早点,日子倒也算过得去。

“成,回头我去剑州商行里,买两坛飞天,咱们一醉方休。”刘大山一脸渴望的神色,那飞天是真的爽。上次买了一坛,那滋味,绝了,就是太贵了些,平日里决计舍不得的。

“那怎么行,飞天也太贵了。”邱真摆摆手,这当家过日子,哪能这么铺张浪费。

“怎么不行,别人喝得,咱们就喝不得?再说又不是天天喝,明天我就去买,你不喝我就一个人喝,看你忍得住不?”就老邱这酒鬼,闻到那个味,谗虫就得被勾出来。

“都头、都头,城里起火了,好像是王府那边。”城头守夜的士兵跑过来喊道,他们除了维持城内治安,这救火也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发现火情,必须立刻上报。

“先上城头看看。”老刘一听,这巡街的事情,偷懒也就算了。可是有火不去救,那就麻烦了,若是烧的严重,明天自己不死也得脱层皮。眼看就要回去种地了,怎么还遇上这事。

刘大山上得城头一看,居然真是王府着火了,毕竟那可是城内最高的建筑,借着火光,看得一清二楚。隐约间,还能听到打斗的声音,据说张汉思留了一批亲兵在那,该不会是要狗急跳墙吧。

“老邱,机会来了,干不干?”刘大山打起精神,下得城墙,拉着邱真的手臂问道。

“干个屁,明天都卸甲回家了。”邱真摇摇头,什么狗屁机会,有个屁用。

“你听我说,现在王府那边着火了,肯定是那帮狗日的知道了张汉思战败身死的消息,准备祸祸王府女眷,抢些财物跑路。你想啊,这些人跟财物,以后都是那位孙大人的,咱们若是干掉对方,守住了王府,这功劳可不小。干不干,给句话,不行的话,我自己去。”刘大山急切看着对方,虽然自己麾下战斗力不行,但是如果有邱真同行,人多势众,把握极大。

“干了!”邱真将酒瓶往地上一放,就回营叫人去了,两军阵前冲杀,他们是不成了,但是这种小规模的拼杀,还是不在话下的。刘大山说得没错,今晚这事要做得漂亮了,不比出去冲杀差,起码能混个不错的差遣,比如捕头什么的就很好嘛。

在两位都头的不断催促下,两百多号人总算带齐了家伙,朝着王府方向赶去。虽然比起精锐,是战五渣,可毕竟都是有战阵经验的,跑起来的气势,还算那么回事。

宋无冕跟杨启风带人还未到王府,就看见了火光,也顾不上偷袭了,直接朝着王府冲去。门口的守卫尚未反应过来,就被杨启风带着一众高手砍杀殆尽。三大家族的护卫见此,精神一震,这亲兵不过如此嘛,争先恐后朝着王府里面跑去。

王府内到处都是张汉思的亲兵,在追着女眷跑,有些已经抓到了女子,正在撕扯衣服,场面一片混乱。

“杀!”宋无冕顾不得去找宋无苼,先杀了这些混账才是,虽然他不懂兵法,却也知道步步为营的道理。

张汉思的亲兵见状,立刻大声呼喊,将同伴都聚集起来,与三大家族的护卫站在一起。刚一交手,宋无冕就感觉到不对,刚才看杨启风杀得轻松,轮到他的护卫,就艰难多了。对方不仅甲胄齐全,刀剑犀利,而且极善配合,将人数占上风的宋无冕一行杀得节节败退,就连杨启风带的特种营士兵,也是且战且退,生怕陷入对方的围杀。

原本士气高昂的护卫,如今人心不稳,若不是宋无冕亲自压阵,早就一哄而散了,这就是正规军跟草莽的区别。

随着对方人手越聚越多,手下护卫死伤不断,就在宋无冕一筹莫展的时候,后方传来了一阵尚算整齐的脚步声。

“将军,你们来得正好,这些贼人意图夜袭王府,速速帮我等将之拿下。事成之后,这王府内财物,任由尔等挑选。”张汉思的侄子张贵,看见来的是守城的清源军,赶紧喊道,先倒打一耙再说。刚才他正在王府后院寻留从效的宠妃宋氏,谁知找了半天,不知道藏哪去了。听说那宋氏美貌如花,又出身大族,再加上那王妃的身份,简直就是他的梦想情人,若是能跟她一夕欢好,他死而无憾。谁知道这帮人打扰了他的美梦,当然要杀之而后快。他也听说了邓茂准备明天开城投降的事情,但是无所谓,财帛动人心,就不信这些大头兵不眼红王府的财宝。

“将军,我是宋家的宋无冕,这些人意图劫持王妃,也就是舍妹,在下不得已来此。若是诸位愿意助我拿下此人,救出王妃,宋家必有所报。”宋无冕恨恨道,不就是出钱么,我也会。

邱真跟刘大山俩人面面相觑,这跟他们想的不一样,就算拿下王府,这首功也不是他们。而且之前还有顺手得些财物的想法,如今都不好实现了,这命拼得有些不值,毕竟这些亲兵战斗力着实不弱。

“在下乃是剑州刺史孙大人麾下校尉杨启风,还请二位出手相助,明日我必在大人面前,为二位请功。”杨启风一边挥动长刀,一边扭头看去。这两位明显犹豫不决,只能亮明身份,他们若想以后过得舒坦,就必须出手了,毕竟现场人多,这事瞒不下去的。

“这帮张汉思的狗腿子,老子早就看他们不爽了,杀了他们!”刘大山抽出长刀,往前一指,就带着弟兄们杀过去。邱真也不甘落后,毕竟他们的表现,都落在那位杨校尉的眼中,表现得好了,明日指不定有惊喜。

张贵手下虽然精锐,可现在面对的却是四倍之敌。这后来的士兵,虽然个体战力不强,但是配合起来,也是相当熟练,顿时就陷入被围剿的状态。

张贵眼看不妙,立刻脱离战圈,朝着后面遁去。那里有他心心念念的王妃宋氏,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时间还来得及。

宋无冕见状,生怕小妹出了意外,赶紧招呼杨启风随他去追,他一个人可不是张贵的对手。

“小美人,快出来吧,放心,哥哥我一定好好疼你。”张贵走到宋氏的院子,一边寻找,一边大声说道。

“我听到你们的动静了,小美人,我来了。”张贵借着外面的火光,朝着屏风后面走去,他听见了后面急促的呼吸声。

张贵一把将屏风扳倒,后面果然藏着两个瑟瑟发抖的女子,一个是宋无苼,还一个是侍女筝儿,俩人被外面的动静吓坏了,灭了灯在此躲着。

“王妃,快跑啊。”宋无苼突然趴在窗口上,对着外面喊了一声。她为了伪装,特意跟筝儿做了一样的侍女打扮,脸上不仅不施粉黛,还抹了些鞋底灰,将十分容颜给弄得只有六七分,咋一看,跟筝儿差不多。

这屋里没点灯,张贵本就看不清二人容貌,一看打扮确实是两个侍女,当即毫不犹豫朝着屋外冲去,不能让宋氏在自己眼皮底下逃走。

张贵围着院子转了一圈,每个房间都搜索一遍,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当即明白是上当了。刚准备再回刚才那屋,就被杨启风给挡住了,还有在旁边虎视眈眈的宋无冕。

若是有士兵在旁,结阵而战,杨启风还真不一定能拿下张贵。可他如今孤身一人,独自面对杨启风这等高手,下场早已注定。宋无冕刚瞅准时机,准备加入战团,杨启风就一剑割断了张贵的喉咙,鲜血溅了宋无冕一身,反而杨启风,早就侧身一闪,避了过去。

“无苼,无苼,我是你大哥,你在哪?”宋无冕可不敢贸贸然冲进去,那样会吓坏小妹的。

“大哥,真的是你么?我好害怕啊,你怎么才来?”宋无苼起身推开窗户,看见果然是大哥宋无冕,趴在窗台上就大声哭泣,这些日子的担惊受怕,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无苼,不哭了,大哥来接你回家。”宋无冕走上前,将宋无苼抱在怀里,抚摸她的秀发,这些日子,确实苦了她了,可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不过总算熬过去了,明日大军进城,他们就完全自由了。

“嗯,大哥,咱们安全了?”宋无苼总算将情绪发泄完了,抬起头,擦擦眼泪,她每日就被困在王府内,什么都不知道。

“嗯,剑州刺史孙大人,今天下午,一举击溃张汉思所部,就连张汉思本人,也身死当场。他限守将邓茂,明天日出之前,开城投降,估计没问题,他儿子邓勤,已经带着两千多人马投靠了孙大人。”宋无冕尽量简短些,将这些大事告诉宋无苼,不然她心里没底,肯定会乱想一气。


     清瞿老人面上仍带着微笑,丝毫不动火气,含笑又道:你可是遇见了位红弊,追亡逐北,伏尸百万,流血漂橹。因利乘便,宰割天下,分裂山河。去干什么?去看一个人。什么人?灰色,就像是刚从棺材里伸出来的会感觉到他自己的身体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