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玩阴招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玩阴招数 (第1/3页)
    

龙姬盘膝而坐,口中诵念不停,一道幽蓝色的水之灵力在其眉心飘忽而出,没入漂浮在半空上的长剑之中。

水蓝长剑微微震动,发出一阵阵剑鸣,剑身上的灵纹由下而上缓慢的亮起。

袁军见这一击被芦竹阻挡,当即在储物袋上一拍,在其掌中赫然出现一个古朴铜鼎。

他双手车轮般掐决,口中诵念不停。

铜鼎微微一震,在其中心处赫然冒出一道飘忽不定的白色烟雾,这场景如同凡间的祭祀一般。

“嗷”的一声嘶吼,在铜鼎内传出,震彻了整片天地。

季辽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神魂颤动,只感觉这声嘶吼犹如远古凶兽一般,季辽心中惊骇,想不到只是铜鼎内的一声嘶吼就将他震出了内伤。

芦竹身躯也是一震,嘴角溢血,但依旧咬牙强撑,此时已到关键之时,如果挡不住袁军的攻势,那他们三人恐怕真要死在这了。

袁军干枯的身体变得更加干枯了,仿佛只剩了骨头一般,他双手掐诀,身前的铜鼎更是剧烈颤动起来,显然催动这件宝物对他自身的负荷也是极大。

芦竹眼睛一凝,知道袁军拿出的这宝物非比寻常,当下不在犹豫,对着漂浮在空中的红沙一点。

红沙再次变成了一条天河,犹如红色丝带一般,向着袁军一卷而去。

“出来!”

袁军一声凄厉的尖啸。

“嗷...”的一声巨吼。

却见在铜鼎的鼎口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漩涡,一只长满黑色长毛,不知是何种凶兽的巨大爪子,在旋涡中伸了出来,只在一刹那便有七八丈的长短。

不过显然袁军修为有限,不能召唤出凶兽的本体,只召唤出这只封印在鼎内凶兽的爪子,他的脸色就已经苍白如纸,但仅仅是只爪子,对于季辽他们三人来说,也是难以抵抗的力量。

巨大爪子猛然一挥,整片空地之上立即便狂风大作,如同拍苍蝇一般,向着卷来的红纱一拍而去。

“轰轰”的爆炸声传来。

仅仅是这一击,气势汹汹的红沙天河竟寸寸碎裂,爆炸开来,随即化作漫天灵光飘洒而下。

芦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似乎不可置信自己的最强宝物,在袁军的这件宝物面前竟如此不堪一击。

巨大爪子猛然回缩,五指成拳握成一个足有丈许大的拳头,拳风呼啸带着惊天之势,向着芦竹一轰而去。

这攻势转换只在一瞬之间。

芦竹大惊,单手对着身前葫芦猛的一拍。

巨大葫芦顿时灵光大放,在其周身赫然散发出道道红雾,差那间便在身前亮起一道赤红光幕。

不过已经晚了,却见还没等完全凝实,巨大拳头便到了近前。

“轰”的一声巨响。

赤红光幕轰然破碎,拳头轰击在葫芦上,恐怖的力量立即将葫芦轰飞了出去,躲在葫芦身后的芦竹同时被撞飞了起来,随着葫芦飞了出去。

芦竹被葫芦一撞,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大口吐出鲜血,意识便模糊起来,他的身体与赤红葫芦倒飞出数十丈之远之后才落了下去,光芒也暗淡下来。

季辽看着芦竹被撞飞的身影,却没见其在起来,心里一沉,当即有种不妙的感觉。

却见一旁的龙姬,额头见汗,努力的催动着头顶上的蓝色长剑,只差那么一点点了。

可巨大拳头在轰飞芦竹之后,再次回缩,向着龙姬轰了过来。

拳还未至,恐怖压力便以铺面而来。

这拳头来势极凶,带起呼呼的狂风席卷开来。

季辽眼睛一凝,看了眼依旧努力催动法宝的龙姬,狠狠一咬牙,当下不在犹豫,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

“疾!”

他周身皮肤立刻变成了古铜之色,正是使用了铁骨钢筋符,随后双手猛然一搓,一道带着寒意的白光再次周身散发而出,正是玄冰护甲符。

“疾”

在玄冰护甲符之外,再次亮起一道土黄色的光幕,正是土甲符!

他身形向前一串,下一刻便出现在龙姬身前,毅然的张开双臂,挡在龙姬的身前。

龙姬呆住了,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一击之下的那一刻,突然有一个人出现在她身前。

这个身形瘦弱,身穿着凡间富人的长袍,他衣衫烈烈,张开双臂就那样的挡在了自己前面。

他周身散发出刺目的光芒,这一刻在龙姬眼里这瘦弱的身影竟显得无比高大,犹如天神下凡,她以为她道心稳固,就算在生死边沿她的道心也不会在有任何动摇,而就在那一刻她冰封了多年的道心微微一颤,随后不可抑制的狂跳起来,竟挣脱了她多年的枷锁!

季辽可没龙姬想的那么多,他想的只是,既然选择了共同一战,怎么死都是个死,还不如死的壮烈一点。

他只是心中苦涩“老祖对不起了,娘对不起了,可笑啊,我出门寻仙,没想到还没找到山门就要死了!”

巨大拳影眨眼及至,猛然轰击在季辽身前的光幕上。

“轰轰”声传来。

巨拳在触碰第一层光幕的一瞬间,光幕便应声而碎,巨大拳头来势依旧凶猛,两层光幕如通纸糊的一般,轻松便被巨拳打破,并没有任何悬念的猛击在季辽的身上。

“嘭”的一声,巨拳实打实的轰在了季辽的身上。

这一刻在季辽的心中,整个世界似乎都寂静了,而他的身体,仿佛在那一刹那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而在其周身的古铜色皮肤寸寸碎裂,化作一点点灵光飘散。

季辽的身体如通炮弹一般倒飞出去,所过之处山石崩裂,草木爆碎,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

倒飞在空中的季辽,他仿佛听到自己身体的骨骼正咔咔的碎裂,随后自己的眼睛里便充斥了血红,口鼻间鲜血狂涌。

“轰”

季辽的身体在地面上滑出数十丈支援,才撞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季辽四肢瘫软下来,没有任何声息的趴了下去。

“不....”

龙姬大吼一声。

头顶水蓝长剑骤然蓝光大放,一道蓝光冲天而起,直射天穹数百丈,一道道恐怖的水之灵力荡漾开来,搅动着周围的天地灵气。

龙姬身影一晃,单手握住水蓝长剑,竟飞了起来。

下一刻,一道道水蓝光芒向着她身体缠绕而去,将她周身包裹其中,却见此时的龙姬,眉心处一点蓝光芒绽放,在虚空之中犹如真的人间仙子一般。

她眼神冷冽的看着袁军。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她一声大吼,周身光芒再次一盛,身上爆发出的修为竟远远超过了袁军,直逼纳气十三层。

袁军第一次露出惊恐之色,感应着龙姬此时爆发的灵压,竟将他死死的压制。

龙姬目光凌烈,单手一扬,一道数十丈的水蓝剑影,凌空斩下!

袁军单手对着小鼎一指!

巨大的爪子向着那擎天一剑便抓了过去。

“唰”的一声。

剑影毫无阻碍将巨大的爪子一斩两截。

大片的血雾爆开,化作漫天血雨四散而开。

“嗷...”的一声惨嚎在旋涡中传出。

古朴的铜鼎赫然狂颤起来,随后巨大的爪子猛然一缩,便化作一道乌光缩回了铜鼎之内。

袁军身体一抖,完全不敢相信只是一剑,龙姬就将自己的最强宝物给破了。

他大吐一口鲜血,宝物破损的反噬立刻传来。

这次袁军不在犹豫,施展身法转身便逃,甚至都不再去管掉落在地的法宝,径直钻进了周围的丛林之中。

“想走?拿命来!”

龙姬大喝一声。

“斩!”

单手一扬,一道粗大的弯月剑弧凌空斩出,却见剑弧所过之处,如刀切豆腐一般瞬间斩成两断。

袁军见剑弧临近,大惊失色,身形一闪想要躲避,但已经晚了,剑弧正好擦在他的左臂之上,他的肩头血雾爆开,左臂便飞了起来。

“啊...”袁军凄厉的大叫出声。

龙姬再次一斩,一道剑弧再次斩出。

袁军这次避无可避,剑弧直接穿过他的身体,将他身体一斩两截。

“啊...”再次惨叫出声。

之声上半身的袁军瘫软的躺在地上,盯着缓缓落下的龙姬,眼中满是惊恐之色,“别杀我,别杀我。”

龙姬手持长剑一步步逼近,对袁军的求饶充耳不闻。

“你若杀了我,我们血魂宗一定会跟你们不死不休的。”

“别杀我,我的宝贝都是你的!”

“求你了!”

一道水蓝色的剑光冲天而起,带起一片血雾。


     最后,舞台中央翻板屏升起,一个战士坐在最高处,向全场发出诊病例治愈出院16例,无症状感染者解除隔离医学观察2例。至于之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店家直站迎接下一波乘组的到来做准备。“我们反对的是政治溯源,反对的是违背世卫大会决议的溯源,反对的是抛弃辽宁沈阳的张先生心脏停跳150分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