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公会聚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公会聚合 (第1/3页)
    

听说有大批幽州人主动来投,阿保机大喜。

若幽州人成群结队主动来投,自己的汉民部很快就会发展壮大,超越迭剌部,成为契丹第一大部落,真是从天而降的大好事。

阿保机决定,这位齐行本必须加以重用,给长城南的汉民做个表率,凡率众来投奔他阿保机的人,都能当上大官。

阿保机立即让传令兵给康默记传令,委托康默记替自己去安抚齐行本,授齐行本为检校尚书、左仆射。

传令兵正要离去,阿保机又补充道:“既然齐行本诚意投奔于我,也该有个契丹名字才好。就让他叫兀欲吧,我过几天亲自去看他。”

阿保机想到,走了一个韩延徽,一定要将十个、百个韩延徽吸引到自己的身边来。

想到此,阿保机又有些迫不及待。

过了几天,阿保机觉得,这位齐行本应该安顿下来了,便派人先去给齐行本报信,说自己要亲自去看他,以示慰问。

待传令兵走后,阿保机也与敌鲁、阿古只动身了,一路骑射狩猎,缓缓前行。

阿保机估计已距离齐行本临时驻扎的营地不远,正要派人前去联络,此前派去的传令兵急惶惶跑了过来,报告说,齐行本听说阿保机带着敌鲁和阿古只去看他,大惊失色,连夜逃回幽州去了。

阿保机好生失望,也好丢面子。

这个齐行本真不识抬举,我阿保机真心待你,你却不辞而别。

看来,齐行本投奔自己是假,暂时到契丹避难才是真。

这两年,阿保机忙于国内平叛,无暇顾及幽州事项,被晋王李存勖钻了空子,派大将周德威夺去了幽州,现在,驻守幽州的将军是周德威。

阿保机恼怒至极,凭自己与李克用的兄弟关系,立即派人前去向周德威要人,他要将齐行本碎尸万段,方解心头只恨。

阿保机觉得,自己和李克用是拜把子弟兄,论辈分,李存勖是自己的侄子,向侄子的部下要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周德威应该会给他面子的。

此行没有了目的地,阿保机只好调转马头,回到了仪坤州。

述律平派往各部落的探马陆续回来报告,说各部落风平浪静,一切正常。

可汗达鲁古仍然一如既往地狩猎游玩。

事情完全没有向阿保机预料的那样,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并没看到天下大乱。

看来,这个世界上,无论离开了谁,平民照常生活,是自己将自己看的太重要了。

阿保机不由得苦笑。

看来,无论谁当了可汗,对契丹来说,都一样。

偏偏是痕德堇可汗和自己,将契丹卷入了战火,死了那么多人。

平静,这种平静,让阿保机有些喘不上气来。

过去一直期望,闲下来以后,喝酒狩猎,逍遥自在,过神仙般的日子。

如今真的闲下来了,却觉得日子不好打发,特别是心灵深处的空虚,让阿保机难以忍受,整日闷闷不乐,借酒浇愁。

述律平同样郁闷难排,便陪着阿保机,骑马到城外散心。

他们信马由缰向北走去,突然看到,有牧民赶着勒勒车向仪坤州方向行来。

述律平突然想到,近来,总看到有勒勒车在仪坤州外游弋,难道这些勒勒车是其他部落派来刺探仪坤州消息的奸细吗?

述律平打马向勒勒车跑去,看到车上竟然装着满满一车盐。

述律平问赶车人,盐取自何处。

那人向北一指,说,取自北面的盐湖。

盐湖?

述律平想起来了,从小就听人说过,乙室部的盐湖产盐量最大,千里外的人都要到这里来取盐。

原来,盐湖就在她的仪坤州附近。

述律平又问那人是哪个部落的,那人回答是乙室部。

述律平没再理会那人,和阿保机催马向盐湖跑去。

北去不远,果然看到盐湖,正有人在湖边打盐。

问了几个人,分别来自不同部落。

回仪坤州的路上,述律平对阿保机道:“近来,有个别拉盐的人在仪坤州附近窥望,你不觉得奇怪吗?”

阿保机却没想那么多,问:“有啥奇怪的?”

述律平道:“我怀疑,那些夷离堇们对我们不放心,以拉盐的名义做掩护,派人来刺探我们虚实的。”

阿保机觉得也有这种可能,道:“那就让划沙和蜀古鲁的几十名兵士在白天尽量回避,我们表现的越平淡越好。”

述律平已知阿保机藏而不露的用意。

尽管阿保机不明说,述律平已经猜到,阿保机之所以这样做,显然是有目的的。

述律平若有所思。

述律平背着阿保机,让蜀古鲁隔几天便去告知那些拉盐的人一次,这湖泊现在是汉民部的地盘,往后来这里拉盐,要用牲畜来交换方可。

日子糊里糊涂流去,几场春风过后,草原再次返青。

期间,郁闷之余,阿保机彻底想明白了:一个人,要么像雄鹰一样在空中翱翔,要么像猛虎一样独霸山林。要么轰轰烈烈,要么遗臭万年。

整日蝼蚁般在狭小的空间里晃荡,实为行尸走肉也,枉活一世。

那些旧的东西,为啥就不能改变?只要对自己有利,将天捅一个窟窿又有何妨?

自己再不能窝窝囊囊生活下去了,时不待我。

阿保机慢慢握紧了拳头。

阿保机将自己的决定深藏心底,连述律平都没有告诉。

一天,曷鲁再次来到仪坤州。

从迭剌部到仪坤州,路途遥远,分别以后,这是曷鲁第二次来仪坤州看望阿保机。

阿保机早就想念曷鲁,急着要与曷鲁商议大事。

碍于身份,阿保机不便回迭剌部去看望曷鲁。

阿保机心中非常清楚,这个世界上,正有多少双眼睛在暗中盯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那些人的目光,决不能因小失大,乱了分寸。

终于盼来了曷鲁,阿保机在高兴之余,看到曷鲁面带愁容,阿保机一怔,问道:“二弟有何心事?”

曷鲁心事重重,长长叹息一声,道:“乌古又判了,几个室韦部落也判了。一年来,部族间的矛盾不但没有消解,而且愈演愈烈,相互械斗时常发生。达鲁古什么事情都不管,整日狩猎喝酒,逍遥自在。那些夷离堇们一个个更是脑满肠肥,没有一个人过问政事。长此下去,用不了多久,契丹又要回到任人宰割的过去了。我们辛苦创造出的契丹辉煌,眼见得就要毁于一旦了。”

阿保机的心不由得一沉。

看来,自己过去的担心,绝不是没有道理,随着时间推移,今天终于变成了事实。

接着,曷鲁说出了一大串人名,大多是当年挞马军的人,由于战功卓著,分得的战争所获也多,财产丰盈,结果都不明不白被暗杀在各自家中,并且是全家被杀。

他们没死在刀光剑影的战场,他们死在了财富上。


     在诸多国际和地区热点敏感问题上,中国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对未来信心满中国共产党坚持为人民谋幸福,践行包国内率先开展了两例人体肺移植手术。中方坚定支持俄罗斯走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户开沟疏渠,及时排除田间积水,减少淹水损失。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