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粉阎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红粉阎罗 (第1/3页)
    

  今天岛屿跟以往一样安静,树林格外的静谧,偶尔才有温顺虫类路过,产生的莎莎声。

  雨虽然一直在下,雨声也从来没有听过,但是人们早已把大雨声,当做跟空气一样自然的事物。

  就跟人们一般不会可以呼吸一样,雨声渐渐地隐没了自己的踪迹。

  这一天,张小河看着屋外的雨,忽然脑子一下子清明许多,感觉整个人像是更新了一遍一样,感知格外敏锐。

  平日里被忽略的雨水哗啦声,此时格外入耳,而且还有一种莫名的新鲜感。

  张小河站在小窗口,看了许久的雨,心思迷糊得很。

  他手托着下巴,脑子内的念头也不是很活泛,就像是半睡半醒一样,张小河眼前的事物也不是那么清晰。

  灰白的小根茎张小命,弹起身子蹦到了张小河旁边,一个字也不说,安静地待在他身边。

  此时就像是一副画卷,外面的世界大雨绵绵,窗口一人一物挨在一块,他们多少都有些黯然神伤。

  张小河心里其实一直期待着,他期待着大雨停止,一直下着大雨,对于大部分生命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至少对于张小河他们来说,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他虽然喜欢大雨的清淡,但却不喜欢湿润的空气。

  这大雨天有时候雾气大,一阵风吹过,里里外外的东西全部湿润一片,有时候在大雾中待久了,衣服都能拧出水。

  看了许久的雨之后,张小河忽然跳出窗户,走到了往外面。

  林寒雨见他出去,便询问了一下他的去处,张小河说他随便逛一逛,不必担忧。

  两人话毕,他就抱着不情不愿的张小命,漫步在大雨中。

  他没有目的,现在就想随便走一走,或许中途看到些什么事情处理一下就好,他就像是一个老干部一样,成天就喜欢在路上逛。

  穿过了一片树林,张小河来到了山谷内,他跟张小命前不久就是在这里认识的。

  这里还有许多其他的汲灵根茎,不过都是些没有智慧的根茎,他们半个身子埋在土中,还有一半上面长着蘑菇。

  根茎顾念的断定,以及张小河的亲身试验证明,这些蘑菇都是可以食用的。

  本来张小河是想采一点蘑菇回去炖汤,但是一看到汲灵根茎自然就想到了张小命。

  想到张小命,自然就勾出了关于小命设计让他修复永恒塔的事情,然后张小河下意识地就想要看一看永恒塔。

  今天没有别的事情,张小河是想到哪做到哪,因此随手派了一个游神之躯,钻到泥土之中,然后来到了永恒塔面前。

  老实说,这个永恒塔还是蛮棘手的,首先修复就是一个大问题。

  光是修复一些基本保命功能,就把张小河这段时间储存的神全部吸干,想要恢复一层永恒塔,所需要的神岂不是天额。

  不过,好在小命告诉他,千刀宝殿正在慢慢跟永恒塔融合,加上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自我修复,应该能恢复一半永恒塔。

  张小河当时听完,又是高兴又是伤心。

  高兴在永恒塔能恢复一半,伤心在好不容易有的千刀宝殿竟然没了。

  他的千刀宝殿,以后强大起来,可是能够直接生产满级千刀护卫的,现在竟然没了,着实让他难过。

  小命能够感受到张小河此时复杂的心情,安慰道:“你也不用难过,都是你的东西,还计较啥。”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张小河总觉得自己吃了大亏,千刀宝殿与永恒塔融合,未必就是最好的选择。

  “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张小河念叨着,他是一个很会认命的人,既然现在如此,他就应该考虑一下永恒塔的用途。

  想到这里,张小河的意识开始进入永恒塔,随后在永恒塔内部的一个核心主殿停下。

  在核心是可以操控和使用永恒塔的一些关键功能的,比如探测。

  张小河的意识钻入探测核心之中随后他的神识一瞬间放大了很多。

  方圆几里之内的事情清清楚楚,张小河甚至可以通过永恒塔,直接了结到自己家木屋的情况呢。

  他把神识探入木屋之内,此时的林寒雨正在盘腿修炼。

  忽然,她似乎感受到了张小河的窥视,一把剑就将张小河的神识抓住。

  某人觉得尴尬的同时,赶紧收回神识。

  回来之后,张小河觉得还没有看够,他决定把整个岛屿都看一遍,就当是例行检查。

  看了半天,张小河忽然在岛屿的边缘发现了一些漆黑的脚印,那些脚印散发着一种格外邪异的气息。

  那是一种让张小河格外厌恶的气息,就仿佛天生与之为敌。

  这些脚印是在岛屿东面,看样子脚印的主人,是打东边来的。

  只不过,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以及这些脚印的主人,此时身在何处。

  张小河希望这个人知识量路过,要是被这样一股邪恶气息发现,肯定会难免很多事情。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招事的人,能躲就尽量躲吧。

  想到此处,张小河忽然在岛上找到了另一串脚印,还是那个邪恶的脚印,还是那种令人厌恶的气息。

  忽然,张小河感觉被一双眼睛盯上,那是两道格外锋利的目光。

  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只野兽盯住了一样,张小河吓得连忙从探测设备内出来,心脏止不住得狂跳。

  这究竟是何物,竟然让他如此忌惮,张小河觉得不妥,连忙有回到了探测设备内。

  现在可不是退缩的时候,要是不不弄清楚那一个邪意的来源,他们很可能就会置于险地之中。

  为了所有人的安全,张小河硬着头皮,再次将神识播撒开,这一次他要寻找到那一股邪意,然后将其探测清楚。

  若是是冲着他们来的,张小河要考虑一下对策,若不是他就尽量避让,因为这一股气息不是他可以比拟的。

  片刻之后,张小河再一次感受到了那股狠厉的目光,他立刻搜寻根源,很快就锁定了对方的位置。

  那个目光传出来的位置,正好在山谷附近,张小河本体还在山谷内,这一会直接吓得他躲到了暗处,同时警惕地看着四周。

  他总觉得自己已经被盯上,但是却又想不出对方盯上他的理由。

  他张某人跟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能招惹谁啊。

  就在张小河疑惑的时候,在岛上忽然又多了许多到邪意,张小河迅速查看。

  看到邪意散发点之后,有些惊讶,这些邪意并不是他物散发出来的,而是岛上的一个个生灵。

  住在南门的一窝虫类,平日里格外温顺,看到张小河就像猫咪看到主人一样,张小河也一直养着他们。

  现在这一群虫类,浑身散发这一股邪意,那是一种要吃人的意味。

  他们暴躁地啃食着树木,摧毁着属树林,眼看着正往顾念的住处杀去。

  张小河连忙派出一队千刀护卫制止他们,张小河只是控制住他们,并没有立刻击杀。

  目前还不清楚邪意的一些状况,万一他们还能恢复呢,张小河的收留原则,对于大部分生命都是一样。

  只要对方不抱有敌意,他就不会伤害他们,并且能够收留他们,对收留下来的生命也算是大方的。

  张小河不想杀了这一群相处已久的虫类,毕竟生活了这么久多少有些感情。

  一队千刀护卫立马赶到南面,在半路上拦截了狂暴的虫类。

  可就在张小河处理完南面的事之后,北面又出现了一只翠色巨蟒。

  张小河一看当即认出了这一条蛇,这不是他那温顺的小青嘛。

  作为一个害怕蛇的人,张小河对于再小的蛇,内心都只有毛骨悚然。

  可就在之前勘察地形,派出危险的时候,他有一天很累就在外面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就看到一条蛇盘着身子,缩在他怀里。

  当时给他吓了一跳,然而这小生灵一点也不凶残,之后看仔细后张小河才发现,这条小青蛇竟然是在冬眠。

  现在天气很冷,不仅是人们的生物钟乱了,动物也是,这条小青蛇以为冬天一直在,于是就在睡觉,可是肚子实在饿得受不了,就跑了出来,然后又睡着了。

  想清楚这一点之后,张小河做出了人生中重要的一个决定,他要克服对于蛇类的恐惧,然后就尝试着,跟小青待一块。

  给他吃的,也给他喂水,时不时还会用神滋养一下他,兴许是想他成为一个妖精什么的。

  久而久之,两者熟悉起来,彼此之间相处还算和睦,至少从来没有下过死手。

  后来,林寒雨告诉张小河小青是一条翠青蛇,格外温顺的那一种,但是张小河比较喜欢叫他菜青蛇,因为小青他也吃素。

  “我的小蛇蛇。”张小河当即哀嚎,连忙悲痛交加地派出了另一队千刀护卫。

  他不知道那个藏在暗处的事物,到底有什么坏心思,竟然把注意打到了一条小蛇蛇身上。

  现在的小青有一座房屋那么大,凶狠地很,不如以前娇小可爱。

  在派出千刀护卫之后,张小河忽然醒悟过来。

  敌人现在正在跟他对峙着呢,张小河这样肆无忌惮地派出小队,不是暴露了本身的位置吗?

  思索片刻之后,张小河让那一队千刀护卫,就地隐藏,等需要的时候再现身。

  安置好这一队护卫之后,张小河立即让正在外面练兵的溯流前去阻止小青。

  训练场离山谷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应该不会被发现。

  不一会,溯流带着几个千刀将军,在那一片树林现身,随后合力在半空中凝聚出一个巨大的能量牢笼。

  牢笼从天而降,哐当一下困住小青,张小河看着这一幕,简直是两眼泪汪汪。

  他那可爱的小青,一定要想办法把那个东西找出来,然后将其赶走。

  张小河神识扩散开来,在他的感知中,身边的事物都在慢慢地自然演变。

  两次挫败之后,对方似乎老实了很多,岛屿内没有了之前轰轰烈烈的动静。

  三天过去了,还是没有反应,原本张小河因为那个人都走了,但是就在刚才他又感受带了一股暴虐的气息。

  张小河本体下意识的抬头,正好看到天空中悬浮着的,一个体型巨大浑身邪意禀然的巨兽。

  她浑身的冰块似乎都变成了黑色,那是一种由里到外的黑色。

  张小河的脸色瞬间漆黑一片,他的内心格外的愤怒。

  张小河看了好几遍,以为自己看错了,然而事实证明他没有看错。

  天空中盘旋着的,正是冰封巨兽,正是顾念所变身的那一个。

  原本张小河还以为对方或许在开玩笑,但现在他已经肯定来者是敌人,而且抱有杀意。

  某一处山坳之中,顾想担忧地看向天空,眼睛里晶莹闪烁,她差点就要冲出去,但是漠沙按住了她。

  现在出去就是找死,敌人正愁找不到他们呢。

  在想到这个问题之后,张小河第一时间通知漠沙,让他照顾好顾想,看到顾想没有贸然行动之后,他心里安稳了许多。

  现在能少暴露一个是一个,敌人的手段很不一般,能让一个最普通的事物,一下子异变成恐怖的恶兽。

  这股力量作用在本身实力就不错的顾念身上,更是直接把她的等级抬到了六级。

  半空中的巨兽,盘旋了一会之后,就开始口吐冰霜,只是一小会的功夫,大半个岛屿被冰封住。

  随后巨兽翅翼鼓动,掀起一阵大风,这阵风如同一把把重锤,将被封冻住的植物,瞬间击碎。

  大半个岛屿的植物尽数毁灭,大量的冰渣子铺在地面上,铺成了一个晶莹的大广场。

  毁灭完这半个岛屿的植物之后,巨兽又立刻前去毁灭另一半的植物。

  这目的已经很明显,对方是要找出他们。

  此时张小河他们形式很被动,敌人主动出击,借助他们的东西攻击他们的东西,这一招极其阴险。

  不仅让张小河处处受到掣肘,而且他本身并没有多少损耗。

  无论是顾念还是小青还是虫类,都是张小河这边的,动手的时候还需要谨慎,以免伤到他们。

  而敌人则是放开了双手搞破坏,张小河很讨厌这种被动的局面。

  既然如此,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张小河思索片刻之后,做出了一个十分狠毒的决定。

  他先安抚其他人待在原地不要走动,随后自己从山谷中跳了出来,之后一刻不停地冲向了远处的顾念。

  他要做的很简单,利用自身引诱出藏在暗处的敌人,一旦发现敌人他就能主动出击,如此一来就可以化被动为主动,这是目前唯一的出路。

  本来他是想派出千刀护卫引诱,但是敌人格外谨慎,根本不给他机会。

  张小河只好亲自承受那一股魔化的力量,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他。

  虽然这个举动很冒险,但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张小河现身之后,敌人果然上了钩,一股邪意从某处发射而来,正中张小河眉心。

  瞬间,张小河感觉自己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怨恨,那是一种看天地都不顺眼的意味,随后他的内心逐渐暴躁,再然后竟然有些无法控制自己。

  他连忙顺着这一道邪异,锁定了敌人的位置,通过这一道邪意的连接,张小河能够感受到敌人的位置。

  他当即把位置信息传递给了张小寒,十几架大炮锁定一处,轰击向邪意的源头。

  之后,张小河迷迷糊糊地听到一些哭声,以及叫喊声,他的意识逐渐模糊,逐渐湮灭。

  最终归于虚无,他死了。

  张小河猛然惊醒,他大口大口地喘气,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原来是梦,张小河看了看四周,这里是他的小木屋,看了一圈之后,没有找到林寒雨的身影,看样子是出去了。

  庆幸的同时,张小河有些后怕,他其实知道这个梦的结果,最终他还是输了。

  那一股邪意虽然被许许多多的大炮击中,但是却并没有消失,反而是他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张小河仔细回想起自己之前的策略,当即就有些懊悔,这些策略实在是不忍直视。

  从一开始,张小河就没有制定好对策,因此造成了整场战斗的劣势。

  要是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张小河肯定会第一时间发动疯狂的攻势,如此一来敌人就没有多少的反应时间,就可以将占据牢牢的把握在自己的手中。

  张小河仔细地推敲演练,脑子飞速运转,还哪来了一些小物件作为模拟。

  片刻之后,他总算是想明白了自己的缺憾之处。

  对于一个战斗团体,强大的正面战斗能力自然重要,但因此在暗处的战斗力量也不可或缺。

  这些隐藏在暗处的力量,可以通过信息获取,刺杀主要敌人,达到控制战场主动权的作用。

  可以说,这些暗地里的实力,就像是一直大手,推动着千变万化的战场,若是没有这样一股实力。

  百万大军,很可能就会沦为一个极为臃肿的团体,可以说刺客决定了团体的灵活性。

  张小河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他要组织一个专门负责信息采集和刺杀工作的暗处组织,这在以后的战争中必然会发挥巨大的作用。

  想清楚之后,张小河忽然觉得浑身格外的疲惫,他躺下身子接着休息,似乎要将这段时间积累的疲惫,全部清除。

  不出半会,屋内就再次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张小河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天早上,张小河从睡梦中醒来,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前出现一个熟悉的面容。

  他像是一个孩子一样伸出手,像是要拥抱那个人,他看着那张面容,笑着念叨着。

  “师父,师父……”

  眼前的面容眯着眼睛微笑,张小河瞬间清醒。

  他一个翻身坐了起来,擦了擦眼睛然后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师……师父?师父!”

  “师父你怎么来啦?”张小河高兴地从床上蹦了起来。

  无论张小河成长到什么地步,在师父面前都像是一个孩子,师父可是他唯有的几个亲人之一啊。

  武神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柔和,说道:“我是专门来找你的,有些事需要跟你交代。”

  听到她的声音之后,张小河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他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于是掐了自己一下。

  疼……

  感受到如此清晰的痛感之后,张小河登时兴奋起来,真的是师父,他一下子扑到了武神怀中,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

  好久没有见到师父,他早已想念无比。

  简单地相处了一会,张小河想起了一些正事。

  “之前的梦是你搞得鬼吧,师父。”张小河插着腰,哼哼地说道。

  “傻小子,有这样说自己的师父的吗。”武神在他脑门上轻轻敲了一下,她接着说道:

  “那梦中的事物并不是假的,这个世界上不仅有我们这些心怀正义的人间真神,还有许许多多心怀恶念的神。”

  “眼下那些恶神已经开始作恶,我是为了提醒你而来的。”

  武神的语气开始严肃起来,张小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师父,于是乖乖坐好,仔细听她说话。

  武神将一些关于恶神的基本信息说了出来,这些恶神有一部分本来就是恶人,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内心崩溃而成为恶神的。

  总的来说,恶神没有一个是善茬,虽然不一定嗜血如麻,但必定有至少一项恶处。

  之前那一场梦,就是武神专门造出来,提醒张小河的。

  “我不能一直待在你身边,因此要格外注意。”

  “最近一部分恶神开始图谋永恒塔,还有些恶神本来就是上一个时代留下来的,自身就有永恒塔。”

  “我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跟你要一张卡牌,你我毕竟是师徒,自然亲近,跟你要也无需顾虑。”

  张小河微微点头,当即拿出来一把千刀护卫,顺便给她讲述了一下护卫全套卡牌的提升方法。

  “师父,能不能多陪我一会。”张小河牵着她的手,不愿意她离去。

  武神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就像以往一样,她微笑着说道:“以后我们可能会在战场上相见,不用担心,我们是同一边的。”

  “恶神图谋吞并永恒塔,他们自然要先对我们这些人间真神下手,你也有永恒塔注定躲不过。”

  “那以后还承蒙师父照顾。”张小河笑嘻嘻说道。

  武神眼中流露出不舍的情绪,张小河第一次看到武神有情绪表露。

  她一下子抱住了张小河,柔声说道:“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照顾好自己,你不要管别人,照顾好自己就可以了。”

  “我不期望你成为什么救世大英雄,也希望你为人不善,无愧于你自己的心就好,我相信你是一个好孩子。”

  张小河不知怎么的,浑身都格外柔软,像是没了力气一样。

  他就定在原处,直到许久之后才从这种状态中恢复过来,等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武神早已不见踪影。

  林寒雨双手托腮,坐在一边的木凳上看着张小河,她已经看了许久,从上午到现在张小河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怎么了,武神师父也不见了。

  忽然,张小河眼神恢复神采,他多少有些哀伤。

  世人都说离别苦,张小河第一次知道离别还能这样苦。

  他叹了口气,这是一种从来未有的感情。

  林寒雨在他眼前晃了晃,叫了几声他的名字,张小河这才苏醒。

  “想什么呢?武神师父答应我下午跟我去采蘑菇,结果只留下了一个蘑菇篮,人却不见了。”她有些幽怨地说道。

  “她护着我们。”张小河说道,再次叹息一声,然后打起精神。

  通过那个梦境模拟,张小河明白了他们在面对恶神时的无力。

  他当即开始计划一些注意事项。

  首先,张小河把小青接到了家里住,这条菜青蛇张小河还是很喜欢的,然后他把虫类的窝也搬到了他的小木屋附近。

  之后,更是不顾顾念和小绿的反对,把他们在山腰上的家,搬到了张小河的木屋旁边,如此一来某人才放心许多。

  一些基本的事情做完之后,张小河开始计划建立一个特种部队。

  这个部队以后就是他的左右手,有了它军团的战斗力,必将提升一个层次。

  做好规划之后,张小河立刻开始着手操办。


     紧急情况下,针对城市严重内涝,要及时组织群众避险,除特殊行业外日电 题:时隔16年再访成都文殊院 班禅:普度众生永远在路上。早在明朝,这里的振兴的强大合力。不仅江西、湖南等一批贫困县村脱贫摘帽;近15年来,每年参与红色旅游的人助客观评估病毒到人类病原体的途径,而这些都可能有助于防止未来的大流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