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乾坤一掷,天人倒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乾坤一掷,天人倒海! (第1/3页)
    

“我们就一定要认为这个王云涛是凶手吗?”

白若宏饶有兴趣的看着姜欣橙,“什么意思?”

“这种没有动机的推理,完全是凭想象存在的啊。”姜欣橙提出了反驳。

“那存在于逻辑之下的推理是否有可以怀疑的理由?”白若宏反问一句。

“额......”姜欣橙一时间有些错愕,她想的太简单了。

“她的说法也没错,任何的可能性都需要我们去验证。”任雯打起了圆场,“小姜,你去趟医院,把王云涛的何时去做康复,一个周期是多长,还有具体的病情都要搞清楚。”

“另外小贾,老周肯定要过来看一下我们到底有没有私自行动,你就负责拖住他,实在要问的话你就说我带队去找武炳辰案子的线索了。”任雯说完后看向旁边的刘子川,“你的任务不需要我多了吧?”

刘子川昂起胸脯,显得很有自信,“不就是找到王云涛前妻的下落吗?交给我了老大。”

陈铭康则凑到白若宏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紧接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们俩说什么秘密呐?还不能让我们听到?”任雯狐疑的看着两人。

白若宏摆了摆手,“没什么,我们现在去找王云涛吧。”

【绿地新苑】

白若宏从楼梯间出来后,并没有直接去敲门,而是站在过道里来回张望着两家的大门。

“看什么呢?干嘛不进去?”

“我在想如果我早上没去的话,刘磊是不是早就死了?”白若宏的目光停留在依旧贴着警戒线的刘磊家门口。

“别想这些了,走吧——”任雯平淡的走到王云涛家门口,轻声的扣响了防盗门。

几乎是和昨天一样的等待时间,王云涛才慢慢的将门打开。

“任警官啊——”王云涛尽管嘴上说着,但是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意外,仿佛早就知道任雯还会来一样。

任雯点了点头,“这位是我们专案组的白警官,今天还有点事想跟你求证一下。”

王云涛用手将凌乱的头发撂到一边,目光深邃的看着白若宏,随后缓缓推动轮椅向客厅滑去。

跟昨天的情境一样,王云涛推着轮椅到饮水机前接了两杯放到了茶几上。

“任警官是不是怀疑我了?连着两天都来拜访我这个废人,我估计你们把我都调查了一个底朝天吧。”王云涛的胡渣连着他的嘴唇一块向上扬起了弧度。

“倒也不是王先生——”白若宏替任雯接过话茬,“你也知道住在死者的对面,本身就存在了被怀疑的可能,我们也只是例行程序,请你理解。”

王云涛轻哼一声,“您说的也对,那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白若宏粗略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平常家里的卫生是你打扫吗?”

“卫生?是的,怎么了?”

“没有——”白若宏轻笑着摇了摇头,“就是觉得王先生家里打扫的这么干净但是平常的仪表好像不怎么注重。”

王云涛的脸色瞬间拉了下来,“这是我前妻养成的习惯,她特别喜欢家里干干净净的,所以即使她走了,这个习惯我也保留下来了。”

任雯皱着眉头瞥向一旁的白若宏,她还让刘子川去调查王云涛以前的家庭,现在他自己倒是先坦露了出来。

“不好意思,你家厕所在哪里,我可以借用一下吗?”白若宏略显犹豫的看了一眼王云涛。

王云涛愣了愣神指了一下身后,“走廊到头就是的。”

“你先问,我去上个厕所。”

任雯心里知道白若宏要干嘛,随后看向王云涛以吸引注意,“我们继续,你可以讲一下你们夫妻以前的事吗?”

“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往事。”王云涛的脸上露出了任雯没见过的神情,“那时候我和她刚刚结婚,两人都有正式工作,我心里预想的是过一年生孩子,然后慢慢往好的方向发展。”

“可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我非要多挣钱,去跑夜里的货结果那天太疲劳了,于是在下高速的时候和卡车相撞。后来我好不容易保住了命,但是腿已经完全没知觉了。”王云涛原先一直放在腹前的双手挥舞着讲起自己的过往。

“从我知道我这条腿可能永远都站不起来的时候,我就不想拖累她了,但是她还是没有放弃我,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我出事之后没几天她就查出来怀孕了。”

说到这的王云涛不知何时泪花就悄悄的爬上了眼角,任雯从茶几上抽出餐巾纸递给了王云涛。

“谢谢——”王云涛缓了缓情绪,“她怀孕那段日子,我还在床上躺着,我根本没办法照顾她。即便后来她把孩子生下来了,可我的腿依旧没有任何起色,家里除了靠她妈妈日常救济我们,都没有资金来源。”

白若宏站在拐角,望着王云涛逐渐抽泣的背影,不管他有没有杀刘磊,至少对待妻子的感情上,没有半点含糊。

“可能我长期没法自主生活导致她妈妈产生了很大的怨言,我理解她妈妈,谁都不希望把未来拴在我这么一个废物身上。”

“那你的妻子呢?她是怎么办的?”

王云涛将头发全部撩到脑后,“她一开始没有同意,依旧照顾我,照顾孩子,每天打三份工。但是最后我逃避了,我不想让她这么下去,她不应该把未来美好的生活绑在我这儿。”

“所以,不是你妻子离开了你,而是你选择逃离?”从任雯的角度来说,她很佩服王云涛妻子所做的一切,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但最后却换来了男方的懦弱。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王云涛一直重复着这三个字,他低着头让人不知道‘对不起’到底指的是谁。

白若宏站在拐角朝着任雯示意了一眼后,走了出来,“今天我们想要了解到的,已经差不多了,你调整好情绪吧,我们有情况会再来的。”

王云涛依旧没有抬头,将自己整张脸都埋在膝盖里,后背不停的抖动着,嘴里还在小声的说着‘对不起’。

出门后任雯赶忙拉了一把白若宏,“就问了这些,你就出来了?没发现什么?”

“他的故事就是最好的发现——”白若宏回过头看着王云涛家的大门,“但是也发现了其他东西。”


     参观完展览,总书记还特别提出:“要围绕实瀛﹀畾浣嶅崄澶ч噸鐐瑰彂灞曠殑瀛︾涔嬩搞受强降水影响,需要重点关注海河流”嘉兴市民政局副局长郑新娣说。欢迎芬方参与“一带资源位居全国前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