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石兽追击(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山石兽追击(八) (第1/3页)
    

郑遇下了大楼,乘地铁悄然回到自己家中,看着并没有什么变化的小屋,心中却感慨万千。曾几何时,外婆、父亲、母亲和自己,一家人生活在这套小屋中,可谓是其乐融融。后来外婆走了,一家三口依旧过着幸福的小日子。再后来,母亲也走了,父亲害怕触景生情,跟着搬离了这个家,独自居住在单位分配的宿舍里。小屋在沉寂了三个月后,又迎来了新的女主人,使得整个家再次变得甜蜜温馨起来。谁知一转眼,不但父亲撒手西去,就连挚爱的恋人也搬离了小屋,只剩下自己孤零零地一个人,无处话凄凉。

世间事往往如此,人们一生追逐名利和物质,到最后却发现,自己什么也留不下。唯有那一个个鲜活的,在你生命里进进出出的,甚至是有些忽略和腻烦的人,才是这一生最宝贵和最值得去珍惜的。奈何世人总是那么后知后觉,直到失去后才发现,自己错过了最不该错过的那份深情厚谊。

郑遇将屋子好好收拾了一番,又用抹布把家具里里外外擦拭干净后,这才颓然躺倒在沙发上,望着失去女友肖像后,空落落的墙壁发呆。

如果说以前的生活,是属于自己的小生活,那从今往后的生活,究竟是为了星主大人,还是为了人类的延续,又或者说依旧是为了自己呢?郑遇心中没有答案,也不想过分纠结,只觉得自己有些累,于是便想着休息一会。

冰箱里隐隐传来沙沙声,郑遇愣了一下,走过去拉开冷藏室的门,却发现一团肉嘟嘟的小家伙,正抱着瓶早已过期的酸奶,在哪里“吧唧吧唧”地喝着。小家伙看到郑遇后,芝麻小眼滴溜溜一转,竟是变成了一个迷你的垃圾桶,然后把剩余的酸奶全倒了进去,还在桶上幻化出一张无辜的小脸,又伸出一只触手,指了指剩余的过期食物。

郑遇险些就忘了还有这么个小玩意,于是看着冰箱里剩余的食物,大手一挥说:“都处理干净吧!”小家伙立刻伸出细长的触手,抓起两枚鸡蛋,丢进了自己的“桶”中,跟着又将一听可乐丢了进去……

“咦!有点意思啊!”郑遇见这小小的垃圾桶,竟是怎么也填不满,也不由诧异起来:“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我倒是小瞧你了。”

郑遇转身走向沙发:“你自己玩可以,但是不许到外面生事知道吗?”小家伙又变成了常态,飞到茶几上,冲横躺着的主人点了点头。好吧!它其实并没有头和身体之分,就是一团如星空般深邃的“粑粑”。

“我的大骨头呢?那个杀千刀的偷了我的骨头。”郑遇才睡了一会,便听见隔壁的钱大姐一声咆哮,就像是丢了什么心肝宝贝似的,骂骂咧咧个没完。他睁眼望去,却见自家墙壁上突然滚出个“蓝球”,还在地上弹了弹,两颗米粒大小的眼珠子上下乱转。

那篮球状的玩意见郑遇正望着自己,连忙吐出数根大骨头,瞬间就瘪了下去,再次变成了一坨粑粑。郑遇摇了摇头,也无心责备小家伙,只是觉得这样的生活才算有了点人味。

马柱国正在修理厂查看修理单,忽然收到郑遇的微信,说是过一会要来修理厂找他,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有些不知所措。若是换做从前,郑遇一个电话,他就会屁颠屁颠地跑来碰头。可如今不同了,郑遇已不再是过去那个郑遇,甚至完全颠覆了自己的想象。马胖子甚至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像过去那样,去面对这个发小,去发自真心地维护这段友情。

人生就是这般玄妙,当两个人的差距过大时,心态就会变得微妙起来。不是不想回到以前那种感觉,而是彼此都无法再以平常心去面对对方了。

马柱国叹了口气,又继续投入工作当中。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饭点时间。他正准备换了衣服去吃饭,手机却忽然响起了提示声。马胖子点开手机一看,微信里郑遇的头像出现了红点。他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点了进去,就看到一行字:速来仓库一见。

“唉!”马柱国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才起身往仓库行去。当他来到仓库大门外时,又有些畏惧地望着昏暗的内里,再次徘徊犹豫起来。

如此过了半分钟,马柱国才鼓起勇气走入仓库。他将眼睛一扫,发现一堆轮胎上正坐着个身影,于是有些拘谨地互捏着双手喊了声:“阿哥。”

郑遇望着有些拘谨的发小,心中也是喟然一叹。其实马柱国从办公室走来的全过程,都在他的感知中,对于发小的心理变化,他完全能够体谅和理解:“过来了,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哦!”马柱国扭扭捏捏地挪动着脚步,也不敢抬头去看郑遇,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郑遇有些无奈:“你是我兄弟好哇!不要这个样子喏?”

马柱国来到郑遇跟前,依旧有些放不开地抿了抿嘴说:“阿哥寻吾啥事体?”

“这个世界马上就要变天了,所以有些事情我需要你立刻去做。”郑遇表情严肃地说:“你一定要听仔细了,最好记录下来,千万马虎不得知道吗?”

“是不是真有外星人要来了?”马柱国忽然两眼发光,紧盯着郑遇问说:“他们是来占领地球的吗?”

郑遇瞥了眼马柱国头顶上的“粑粑”,忍着没发笑:“大的事情你不用去瞎琢磨,也不用去跟别人探讨。因为那是国家政府和我们这些卫士的责任,你只需要记住我说的就行。”

“哦!哦!晓得了。”马柱国挠了挠头,有些失落,总觉得自己离郑遇是越来越远了。

看着发小的神情,郑遇知道对方又想多了,却没有点破:“第一件事,等会你跑一趟彩票站,买一张复式的双色球,不用很多,二十倍好了,号码我等下就发到你手机上。记住,不可太贪心。”

“好的,我记住了。”马柱国点头应下,郑遇继续道:“第二件事,明天一早你就去领取奖金,然后拿出两千万,买医疗、副食品、能源、矿泉水的股票。记得三天后全部抛掉,无需理会此后的涨跌。”

见马柱国拿出手机开始录音,郑遇又说:“第三件事,把你厂里能够储存物品的空间全部腾出来,汽车只需要留下性能好的越野车和货车,记得再弄上几辆大巴,其余的全部清出去,也不要再开门做生意了,留下厂里最好的几个师傅,其余的全部重金辞退。”

“为啥?好些车子都是客户的,我总不能丢掉吧!还有这些工人,大都跟了我好些年,如何能说辞退就辞退的。”马柱国感觉有些不能理解。

“不要问,我说什么你只管照做就行了。”郑遇目光犀利,沉声道:“也不要觉得难为情,你只需跟辞退的工人说,要他们赶紧回家,并在家中大量囤积食物、药物和水就行。”

马柱国有些开悟说:“难道真如我所说,有外星人入侵地球了?”他说这话时,头顶上那团“粑粑”两眼高抬,左右晃动,一副在哪里的表情。

郑遇有些生气,厉声道:“你要想的是如何才能在乱世中活下去,而不是这些还没谱的事情。”马柱国吓了一跳,连忙收敛起心神,应声说:“哦!我知道了。”

“第四件事,首先得囤积大量的药品,尤其是抗生素和急救器械。其次是囤积面粉和大米,尤其是易存储的罐头、干脆面、腌菜、香肠腊肉等食品。最后是汽油和帐篷等各类户外用品,要多多益善,千万别舍不得花钱。”郑遇想了想,又补充说:“蔬菜瓜果的种子、鱼苗、种猪、家禽以及小型风力、水利发电机、应急灯、还有锄头、斧头、锯子、渔具等劳作工具都要买。网购是来不及的,最好是现购。”

马柱国皱了皱眉头说:“其他都好说,只是这药品会比较麻烦,尤其是抗生素等处方药。”

“你先买能买到的,这类违禁品我来想办法。”郑遇摸着下巴又说:“你再派一个可靠的师傅,开车去一趟龙泉县,购买唐刀、日本刀、匕首、弓弩等武器,要最好的。也无需太多,有个几十样就行。”

马柱国点了点头:“好的,我都记下了。”他头顶上那团“粑粑”摇身一变,竟变成了一只小鸡,如捣米般不断啄着马胖子的头发。感觉到头顶的异样,马柱国本能地摸了摸头顶,却什么也没摸到。

“第五件事,也是最难的一件事情。将你和闵敏最亲近的亲人和朋友,还有我那几个亲戚,全部召集起来,只需跟他们说,想要活命就必须听从你的安排,其他的不要多说。然后就近安排一家宾馆,让他们住下来。如果有人有疑问,不肯听从你的安排,又或者非要把自己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都带来,你就说,名额有限,只能优先安排最亲近的人,其余人除非是医生、教师、警察、机电类工程师、退伍军人、种地能手这类带生存技能的,不然统统放弃。千万不要觉得残忍,因为你我救不了所有的人。只要我们在行善前,先学会守住自己的恶就行。毕竟生逢乱世,只有适者才能生存。”

说完这些,郑遇犹自不放心,又慎重其事地强调说:“至于杜明伟一家人,以及丁玲和她的家人,哪怕是绑也要绑来。这些事你一个人肯定是干不了的,所以你要召集几个得力的师傅和朋友,帮着你完成。当然,这些人的家属也是要带上的,但每个人都必须限制人数,只能是最亲近的人。如果有人不同意,那就果断放弃。记住了没有?”

马柱国听得汗水直流:“这个有些难哎!我就怕到时候没人愿意听我的。”

郑遇沉声道:“你要晓以利害,告诉他们,这个世界马上就会大乱,如果他们想活下去,就必须听你的安排。若是他们各自都打着小算盘,又或者觉得自己能行,那你也不用多说,只把咋们最重要的那些亲人朋友保住就行。当然了,适当的时候可以提提我,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郑遇,我们会死吗?”马柱国深吸了一口气,忽然一本正经地问道。他头上的“小鸡”当即肚皮朝天,蹬着两只爪子“死”了过去。

面对这个不能回避的问题,郑遇有些踌躇,只得拍着发小的肩膀鼓励说:“是人都会死,你我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去保护自己,还有家人和朋友。哪怕只是为了活着,你也必须得打起精神来,知道吗?”

马柱国双眼越来越亮,突然扬起了拳头:“那就为了活着。”那“小鸡”又“活”了过来,还有样学样地跟着扬起了一支翅膀。

“这才是我的好兄弟。”郑遇欣慰地与马柱国撞了撞肩膀:“最后一件事,在浙江安吉附近的天目山里,有一座十分幽静的山庄。这山庄建立在半山腰上,三面皆是悬崖,唯独西面成坡,有一条可共两车并行的绕山公路直通山庄,地理环境易守难攻。具体位置,我会发送到你手机上。”

马柱国心领神会说:“你的意思是要我带着大伙去哪里?”

郑遇点了点头:“一但大乱起来,像上海这种大都市反而是最不安全的,想要长时间生存下去,三五人或许可以,但人数一多,就将举步维艰。所以我们必须得要有个地方,才能安置哪些亲人和朋友。”

“为何不找个岛屿?舟山一带多的是无人居住的小岛。”马柱国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7月28日-31日:疫情蔓延所作的努力。早在2011年,以宣南地区为试点,北京全面启动12至17岁人群新冠疫苗接种。虽然每天都能从高空看到建德的美景,但是彭振桓已经成为推动落实生态环境保护责任的‘利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