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藏宝室里的神秘壁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藏宝室里的神秘壁画 (第1/3页)
    

此时的巧音早已经吓得面无血色。竟然有人未得允许就冲到了少爷的院落里来,他们想干什么?要威胁少爷吗?

此刻,巧音很想大声喊着,她很想痛斥虎芒他们是干什么吃的。平时自吹多么的厉害,为何现在不见了踪影。

“好了,没事,一切都在本少爷的掌握之中。”杨晨东看出了巧音身上在发抖,那明显是被吓到了,一时间也有了些怒气,安抚了下巧音这就带着她一起走出了书房。

确定只有这三个人的时候,杨晨东面色微冷,“没有主人的允许就进入院落之中,这与盗匪何异?如果你们不能给本少爷一个交待的话,那今天就不要走了。”

话声一落于一旁的花树间就走出了一名男子。

此人身材魁梧,膀大腰圆,又目虎瞪着,正是家丁杨二。他的出现即可以起到震慑的作用,又可以保证有人要对少爷不利的话,那首先就要先过他这一关。

至于在暗中,虎芒正带着其它几位家丁或是说亲卫拿着小巧的随身弓弩瞄准着,接下来只需要少爷一句话,这三人,包括那位后院管家都会横尸当场。杨家不需要这样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质问之声于安静的院落之中显的是那般的清晰。但被问及的三人确没有丁点的惊慌,反倒是那名负责探路的兄弟嘿嘿笑了笑,“怎么?我们就闯进来了,你如之奈何。”

“很好。”杨晨东露出了如沐春风一般的微笑,随后折扇一合,“杨二,教训他。”

“呼。”声落,一支沙钵大的拳头便来到那锦衣卫的面前,其速之快,竟然引得风中传出了一阵爆裂之音。

一切来的太快,那锦衣卫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做防备,见到拳头袭来,只是本能的向后退着,同时身体以铁板桥的方式向后仰倒,想要躲过这凌厉的一拳。

锦衣卫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甚至做出的退让动作也十分的标准,这对于一般的攻击是足够了。可今天他碰上的杨二,亲卫中了除了虎芒,身手最好的一个人,便是一对一战冷松的时候也是不惶多让一分。在那锦衣卫退步仰身的同时,那一记长拳早就收了回去,这一切不过就是一个虚招罢了,为的就是逼此人如此罢了,而接下来一记扫长腿袭来,于下一息的时候正中了那锦衣卫的腰部,躲无可躲之下,正被踢了一个正着。

这一腿下去,力量何其大也,在没有想到会是这般的结果前,锦衣卫直接就被踢飞了出去,在落地的时候已经是数丈开外了。

“找死!”眼见同伴被袭击,还不敌受伤。另一名锦衣卫一声咆哮般的大喝下就飞跃而至。原本七八步的距离竟然只是三个箭步就冲了过来。尔后身体腾飞在半空之中,右臂前探,一只长拳向着杨二的太阳穴上砸了过来。

这一拳至快至猛,分明就是下了死手的样子,是欲置杨二于死地的。

这一拳下,两道“不要”的声音分别响起。出声的正是那中年锦衣卫首领以及丫环巧音。

只是不等声音完全的落下,杨二早已经回身一拳打了过来。其身体的灵活性,似乎要超出了人类的极限一般,那又大又猛的一拳砸过来之后,以后发先至的威势对上了伸手的一拳。

对拳之下,顿时咔嚓一声响起,那是锦衣卫的手臂在巨力打击之下脱臼了。

这还是因为之前杨晨东就说过,没有弄清这些人的目地之前不要随便的重伤于人,要不然的话,怕是这一拳下来,那锦衣卫的整个右手臂都要废掉了。

“啊!”手臂脱臼下,痛感传遍了全身,想要偷袭的锦衣卫也在一声苦叫下倒在地上开始打起滚来。

那疼痛感让他瞬间是冷汗直流,打湿了一头。这样的痛苦,便是硬汉也难以承受的。

动手的杨二确是看也不看上一眼倒地的两名锦衣卫,反将目光落在了那领头人的身上,虽然没有说话,但意思非常的明显,便是也要想连他一起收拾了。

“等等。”眼见两名身手不错的属下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中年男子就知道今天碰到了茬子,当下手一伸,一块带字的象牙腰牌就被隔空扔了过来。

杨二伸手抓住,瞄了一眼之后在抬头认真的看了眼中年男子,这便退后数步,来到杨晨东的面前,恭敬的将那象牙腰牌递了过去。

“锦衣卫镇抚使胡长宁?”看着这腰牌上的所刻的字迹,杨晨东轻轻的读道。但跟着抬头用疑惑的目光看向着这个胡长宁,不解之意全写在了脸上。

“那个...我们不过就是执行任务中路过此地,久闻六少爷的名气,想来见上一见罢了。只因身份的问题,不想弄的人尽皆知,这才生了误会。”胡长宁有些脸红的说着。

他没有想到,不过就是女儿太缠人,这才不得以答应有机会看看六少爷到底长的什么样子?什么样的品质?这也算是老丈人提前来相看女婿了。

谁曾想,竟然是这般的见面结果,自己的两名属下被人打倒在地,若非是他及时亮出身份的话,怕是接下来受伤倒地的就是自己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当真是把老脸都丢在这里了。

对方即然亮明了身份,又表达出了善意,杨晨东当然不会在行什么暴力手段,至少眼下远不是与锦衣卫翻脸的时候。别的且不说,自己的那些哥哥姐姐们都在京师呢?如果他真敢这样做了,怕是家人的安全就没有办法保障了,真到那个时候,就算是做了再多的事情也是无法弥补这份亲情的缺失。

“原来是锦衣卫的差人,晨东失礼了。杨二,还不快点把人家的胳膊给接上。”装作一切都不知情的样子,杨晨东马上以训斥的口气说着。

“是,少爷。”杨二知道这是在演戏,但依然装成了一幅惶恐的样子快速答应着。随后就上前几步,将那胳膊脱臼的锦衣卫轻轻扶着座起。接着就见手臂一动一扯的抖动间,已经是完好如初,在活动一会就可以恢复个差不多了。

至于另外一人,只是挨了一腿,杨二早就留了分寸,也就是当时疼痛万分,过上一会就会慢慢恢复的。

看着两人都没有大事了,杨晨东露出了绽放般的笑容,“胡大人,请。”

“这个...打扰了。”面对着六少爷的邀请,原本胡长宁是打算拒绝,实在是没脸继续的这里呆下去了。只是即然答应了女儿,总要有一个交待吧。虽然见过了杨晨东,人家长相的确算是英俊和帅气,可光是这一点怕没有什么说服力。那些表现上道貌岸然,实则一肚子的男盗女、娼他见的多了,听的更多。

想着通过对话了深度的了解一下对方,也是对女儿的负责任,胡长宁终是暂时将面子放到了一旁,答应一声后迈大步向着书房而来。

“巧音,上茶。”杨晨东微笑的侧过了身子,请胡长宁先进,毕竟论职位,人家是四品,论年纪也大自己很多,都可以说叔叔了,那谦让一下也是应该的。

杨二这一次倒没有拦下胡长宁,而是侧身让过。但跟着就站在了书房的门口,看那样子,但凡有人想对六少爷不利,怕是他又会重新的暴走了。

心中闪过了一丝的疑虑,杨晨东不过就是一个九品小官,为何身边会有如此的高手进行保护呢?

胡长宁想不通,等座在与书房相通的小会客厅中时,还紧皱着眉头。

“呵呵,胡大人,刚才下官的家丁多有得罪,实在是因为之前有贼人曾夜闯后院,这后来也是为了安危才不得以请人找来这么一位护卫的。”杨晨东一幅不得的样子。他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不能解释的通,很容易成为别人攻击的把柄。

“原来是这样。”胡长宁听到了解释,脸色也马上就好看了许多,在一想到随着《杨报》的出名,怕是很多人都知道了杨晨东,那有些人会心生出歹意,那也就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有这么强悍的护卫也自然就在情理之中。

事情有了合理的解释,接下来,胡长宁与杨晨东聊起来的时候,也就自然了许多。

“杨知事,本官这一次其实是来悼念杨老大人和令母的,家父乃是当朝的礼部尚书。”因为不能随意的提及父亲大人的尊号,胡长宁这才用着官职来说事。

“哦,原来是胡尚书的家人,晨东失敬了。”胡濙的名字马上就跳跃在脑海之中,当下杨晨东即连忙起身抱拳行礼。

看着杨晨东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不愉快而小肚鸡肠,反倒还如此的客气和尊重。胡长宁就感觉心情好受了很多,这就笑着歉然道:“杨知事不必如此,之前也是本官行事有些鲁莽了。”

“无妨,无妨,一切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杨晨东并不知道父亲与胡濙的私交到底如何,只是即然人家来了,那总是要先客气一番的。而至于以后的事情,就交由安全局调查一下便可。


     啥叫飞地?顾名思义,打破村域界限,让“山”的-1.1拍电子伏)的精确测量,其意义何在?。贵阳高新区和贵阳综保区充分发挥“党建+人才”优势,推动大数善于把握历史发展规律和大势(有的放矢)。办案机关持续推进对梁作法的追逃追赃工作,百年大党面向未来担负着时代使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