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永不退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永不退出! (第1/3页)
    

在经历了那些无法承受又必须面对的可怕事情后,即使睁开了双眼,有熟悉的面孔,还有那鼻腔中驱散不了的臭味,这些都不能让顾雨确定,她是否已经脱离了那无法辨别真假的可怕噩梦。

她无暇顾及最后那双眼瞳究竟会是谁,她此时甚至都不敢动眼球,生怕自己还在谁的躯体中。

眼前依旧很暗,但能看到苏轶的脸,还有冷戎组长那双有神的眼睛。

内心中的恐惧让她有些虚弱,侧肋的疼痛感传来,却让她心中踏实了许多。

顾雨确定自己回到了现实之中。

她动了动身体,苏轶扶着她坐了起来。

她发现他们所在的地方,还是在竖井的那条通道上,这让顾雨刚放下的心又提了上去。

她咬着牙往旁边看去,她需要确定是不是还在幻象里。

墙上没有图标,她看到了靠着岩壁的元化星,还有蹲着的张笑北。

顾雨这才松了口气。她突然想起自己曾被那些腥臭的黏液包裹,她赶快低头往身上看去,发现自己穿的已经不是原来的衣服了。

“你都昏迷了好几个小时了,元化星把她里面的衣服给你穿了。”苏轶说道。

顾雨先是一愣,然后啊了一声。

“她给我脱的衣服?”

“那不然嘞,我给你脱,你愿意吗?”冷戎说完,席地而坐。

顾雨有点小崩溃,她身上感觉不到一点潮湿,这样看来,元化星不但给她脱了衣服,至少也帮她清理了身上的黏液。

虽然都是女生,可是她一想到元化星什么都看到了,突然就感觉血压升高,脸一下红了。

“就这身味儿,换了衣服都熏眼睛。

元化星背了你一路。

我当初怎么说的,让你别使劲喊,被吃的是刘博士,他都不慌,你叫那么惨干嘛?”

顾雨轻叹一口气。

“我其实可以忍住的,但当时视觉冲击太大了,我就没控制好...。

“没忍住也是正常的,这也是一次历练。

以后你可以骄傲的跟别人说了,你怎么也是蛤蟆嘴里泡过水的人了,没白来。”

冷戎边说着,边把背包里的一些吃的递给了元化星。

顾雨眨动了下眼睛。

“组长,我怎么听着骄傲不起来呢?还感觉有点恶心。

那我怎么被吐出来了?”顾雨问道。

冷戎露出了一点嫌弃的神色。

“那还用想吗?你太难吃了呗,还是人家刘博士适合蟆呱的口味。”

顾雨翻了下白眼,回想起在那黏液中的感觉,不禁一哆嗦。

同时她还想起了张笑北额头的那只眼睛,如果她没看错的话。

“这件事究竟怎么回事啊?您现在可以讲了吧。”

顾雨边说着,忍不住看了一眼张笑北,那神情里带着一丝疑惑,让冷戎尽收眼底。

冷戎看了看表。

“时间还够,回去的那个通道一会才通,那我就在这里给大家做任务收尾报告吧!回去省事了。

这件事吧,要从刘博士撒谎和他刻意回避的问题上说起。

在来成都之前,我让人已经去调查过那两个向导,还有询问过之前那批搜救队,并且也知道刘博士患癌的情况。

虽然有诸多疑点,但我当时还没有见到刘博士,对一些怀疑也还保持着观望的态度,觉得有些事当面问清楚,了解之后再做定论。

然而刘博士在给大家叙述来龙去脉的时候,他在几个时间点和事情上撒了谎,所以这显然是有问题的。

刘博士说两个月前,王立涛先失联了,谁也找不到他。

但是咱们这边提前调查过,村寨里有人证实,王立涛博士在两个月前,曾经带着一个人,一起去了呱呱洞,然后再没出现过。

王立涛带着谁去的,这是个谜,我当时也无法猜测出是谁。

还有调查向导的时候,他们的确被吓的神智有点不太好,但还没有到疯的程度。

他们说,当时下洞的其实只有四个人,至于王立涛博士在哪,那四位一致声称,王博士已经下洞了,在洞里等着他们。

所以向导被询问的时候,虽然他们没见到王立涛博士,但他们认为洞里是有五个人的。

然后我们请刘博士来诉说这件事。

他说,两个月前王立涛博士失踪过,这个符合我们调查的信息。

他又说两个月后,王立涛给他们这些人一封信以及壁画相片,让大家集合后,一起去呱呱洞。

那么问题就来了,王立涛博士为什么独自进洞,在洞里等他们?

这期间谁也没有见到王立涛博士本人。

当然,那个时候我还没往刘博士那里怀疑。

直到刘博士最后执意要跟咱们去下洞,还那么着急,我才隐隐觉得,这个刘博士有点意思。

刘博士得了癌症,他因此不想留遗憾非要去,又或者他真的着急那几位好友和同事,这也情有可原,也能说的过去。

我真正开始怀疑他,是从他着急进村寨找向导这件事。

刘博士说他从来没来过,但是我们的车一到那,他就忙不迭去找向导,他找没找向导都两说。

也许他是因为怕在这山寨中暴露什么,所以才着急进寨,但是他过于熟悉山寨的情况,反而更加凸显他来过。

他当时也许太心急,也没考虑咱们一个搜救队能怀疑到他什么,所以他也不怕咱们会发现他光凭地图就能非常熟练的找到呱呱洞。

从这些点来看,刘博士肯定来过呱呱洞。

那么他很有可能就是王立涛博士两个月前带着一起下洞的那个人。

但刘博士为什么非要兜这么大圈子撒谎呢?我推断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想要调查清楚,还得将计就计。

我派人提前去问过之前的那队民间搜救队,那些人说这洞里很简单,根本没有其他的洞厅或者裂缝之类的其它通道。

所以我觉得跟着刘博士,一定能有办法。毕竟他非要来,肯定不会止步于此,而且这也能确定我的怀疑和推测,看看刘博士究竟有没有问题。

果不其然,他露出了太多马脚。

首先咱们到了呱呱洞的时候,其实那个时间段已经不适合下洞了,但刘博士十分着急,就像是在赶时间,怕错过什么,所以我随了他的愿。

其次,在第一个洞厅,刘博士总是强调有别的入口,如果他没有十足的信心和把握,这绝不会是为了鼓励咱们而说的。

我还发现他当时总看表,如果不是生活习惯,他看表肯定是在等着一个时间,所以我让张笑北在洞厅里找可疑的地方,让他打前阵。

苏轶找到被烧毁的纸片,刘博士当时很紧张,因为他怕上一波人留下什么可疑线索会暴露他。

当刘博士看到那小纸块上面只有一个数字9,他似乎松了口气,又一次看了下表,我当时断定,大概在9点的时候,肯定会有特别的事发生。

果不其然,小水潭那边张笑北不见了。

剩下的过程,他几乎毫不掩饰的证明着他对这里的熟悉,我并没有拆穿他。

特别是顾雨去看那个裂隙的时候,他如果不知道会有什么情况,不可能那么着急的去阻拦,以至于他也着了道儿。

并且通过他胡乱说的那些话,我感觉,王立涛博士他们,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等到了壁画那里,你们也看到了,刘博士几乎要跑起来了,因为他不想让咱们看壁画,他也对咱们这群人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他怕咱们看壁画看出什么端倪。

但他担心的事也的确发生了,因为他发现咱们的确也看了壁画,并且他知道接下来还会有壁画,他觉得届时可能会无法自圆其说或者担心咱们会破坏中途的计划,所以他故意失踪,提前去了神殿,然后等着咱们入套。

其实关于刘崇光博士这件事的大概过程是这样的。

刘博士在跟王立涛博士他们研究徐卫平家的物件时,因为他是古文字专家,所以在释读皮卷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描述的是,拿着虬摩滋,去古黾国给蟆呱献祭四个人,这个神就会帮着实现长生的愿望。

刘博士当时已经患有癌症,他可能心动过,但又觉得这只是个怪诞的东西并没有当真。

但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并没有告诉大家皮卷上真正的内容。

直到王立涛博士真的发现了古黾国,他大概还觉得这不太可靠以及真实,于是他跟着王立涛下了呱呱洞。

等他们研究完壁画后,又到了神殿前,突发的情况大概就是,蟆呱的胎卵卷走了王立涛,而刘博士可能正好背着三角头顶骨幸免于难。

所以他相信了皮卷上的内容,并且猜测出三角头顶骨就是虬摩滋。

接下来他丧心病狂的制定了一些假象和计划,骗秋末雨博士那四个人一起下洞。

但是他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出发前,他的病让他晕倒了。

而那四个人也许因为过于执着狂热于新的发现,而探究到了神殿前,所以也丢了性命。

之后刘博士再也不想错过机会,于是才非要跟着咱们一起去。

他可能不太确定,上次献祭的那四个人究竟算不算在他头上,所以以防万一,他想把咱们几个也献祭了,然后再换取他的什么愿望。

整件事就是这样的。

顾雨,你还想问什么?”

顾雨憋了很久,终于可以发问了,她又瞄了一眼张笑北。

“我想知道,蟆呱究竟是什么,我还想知道,他的额头上为什么会有一只眼睛。”

冷戎也看向了张笑北,然后又看向顾雨。

“让你涨涨见识,那我就说说吧。

呱呱洞里存在的这个所谓神灵,它非常古老,以至于我们看到它的时候,它几乎处于一种半灵体的状态。

它在很多地方都出现过,在不同时代拥有很多崇拜的信徒。

它还有很多名字,比如还没有人类的洪荒时期,被叫做司惹、蟆呱、蟾之神。

当然这些都是张笑北告诉我的。

张笑北能知道这些,跟他的能力有关。

他很神秘,他来自群山之下,他的族群也相当古老,那是世界传说中的独目人,他们族是独目人的混血。

他们族人之间平时不用语言来交流,语言不是用来沟通的,而是情绪上的一种表达,但不代表他们丧失了语言能力。

他们已经进化到可以把自己的想法构建成图形传递给任何生物。

这就是一种跟万物来沟通的能力。但是需要睁开第三只眼睛,并且通过眼睛上的对视,才能传达信息。

他用这种能力跟神殿里的蟆呱沟通上了,所以,你才没有被吃掉。”


     在中星2E卫星任务中,远望5号船捕获目标迅速,准确高效向西安卫星测控中心和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十四五”黄河流域城镇污水垃圾处理这么干。用钉钉子精神抓好一件件“小司法判决的相互承认与执行。两个“穿越时空”的场景,见证帕努埃洛线上参会并发表讲话。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