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遇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遇袭 (第1/3页)
    

避水诀这种简单的术法对江尘来说不算难,但问题是这避水诀牵扯到了,命修水法中的水运,而江尘正好不算是命修,他如何运转得水运,于是在冥思苦想之后,他也不得不暂时放弃,再另想他法,刚睁眼就听见有人敲门叫他吃饭。

经过上次的事后,江尘可在不敢告知船夫不要打扰他了,反而是主动告诉女子,吃饭时一定要叫她。

反而让姑娘脸红不已。

不想姑娘也是细心,这次做饭故意做的稍晚一些,差不多觉得这个恩人应该已经醒了,她才去敲门。

江尘听见敲门答应了一声,便立刻出去了,吃完了饭,江尘便继续出去吹风,只是没想到又是黑夜了。

女子出来跟江尘聊起来一些家常,比如问江尘家在哪儿,江尘说东海之畔的东冥镇,问姑娘有没有听过,胡娘只是摇头说没听过。

女子就又问江尘:“他的家乡是不是都是些会飞来飞去的仙人。”

江尘想了想不由笑道:“姑娘的想法还真是天马行空,只是自己的家乡并没有像姑娘想象中那样有很多飞来飞去的仙人,要说神秘的话的确有些神秘而已。”

姑娘便没在多问,只是悄悄看着江尘那近乎如水的好看双眸与如玉面庞,都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可这个居然公子只占前者,这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男子。

江尘从来没有刻意去看女子,偶尔一瞥看一眼赏心悦目,但要是直盯着人家看,这就很无礼了。

江尘想起白天女子唱的歌谣,他问道:“白天听姑娘唱的歌,真好听,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金曦一听江尘近乎实话的夸奖立刻就笑得眯起好看长眸,喜欢一个人很简单,但是要一个喜欢的人喜欢自己就很难了,但是喜欢的人,喜欢自己会的一些事,也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啊!

金曦道:“这是自己家乡的民谣名叫《蜉蝣》”

并且破天荒的低着头道:“要是公子觉得好听,自己可以唱给他听。”

在这个天性凉薄到近乎无情的江尘说:“求之不得时。”

女子便俏脸微红的开始唱起来:“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于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于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心之忧矣,于我归说。”

声音从舟船起始,婉转而悠扬,飘荡在这天地两月之间,立马就让整个湖面都荡起涟漪,仿若在为其伴奏,江尘立马就沉醉其中了。

不一会儿歌声已经停了,江尘还在闭眼沉浸于这种空灵的美妙之中,声与月和,月与水和,水与风和,风与人和,这世间有些意境起于外在却最终入得心间。

蜉蝣的羽,像穿着衣裳鲜明楚楚。心里的忧伤,不知哪里是我的归处?蜉蝣的羽,像穿着衣衫修饰华丽。心里的忧伤啊,不知哪里是我的归息?蜉蝣多么光泽啊,像穿着礼服洁白如雪。心里的忧伤啊,不知哪里是我的归结?

蜉蝣起与秋毫之末,飘忽于天地间,不知所源,更不知所归,有些事情入得心田何尝不是因为感同身受,有时看来江尘,何尝不就是如同这蜉蝣一样,终究不知道自己的归处。

这也是江尘第一次听这歌,就记忆犹新的原因。

江尘缓缓睁眼,他眼神深邃而落寞,他看了一眼面前好看女子道:“姑娘这歌唱得真是好听。”

女子看着他的眼睛居然莫名的感到有些难受,以至于她有些发呆,她就这样看着江尘:“他好像也会为了什么事而伤心。”

江尘对此没有感到什么不适,但还是下意识转过头不去看女子,因为他下意识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好。

终于一个声音打破了此刻的宁静:“姐姐唱歌真好听。嘿……你们在干嘛?”

女子听见立刻满脸通红转过身去,声音略显慌乱道:“没干嘛呢!”

小姑娘走过来借着月光看见姐姐的通红脸蛋道:“姐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风太大生病了啊!”

女子一听脸越发红如熟桃,白里透红,桃熟了,可惜无采桃人。

只是令金曦没想到的是,那个本已经转过身去的江尘听见小姑娘的话,也是转过头来道:“姑娘脸怎么这么红,天的确有些凉了,要是感了风寒就不好了,我小时学过一些把脉看病的手段,姑娘伸手来,我帮姑娘看一看。”

这一说啊!金曦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个人怎么如此不解风情,你这是当真不知道我是害羞,还是故意取笑我呢?”

可是当看见江尘那一双认真的好看双眸时,金曦算是确认,她的确是个不解风情的呆子了。

女子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我不用了,于是逃一般都匆匆进了船坞。”

要是这副场景给高语仙看见,肯定会笑得肚子疼,这才是江尘嘛!小夫子,书呆子。

金杏其实是故意取笑自己姐姐呢!她早已经知道了自己姐姐的心思。

于是她看着这个公子道:“江公子昨天是我的不对,还有今天谢谢你。”

江尘只是一笑了之,他答非所问道:“姑娘可听说燕国有什么山上仙家,或者什么俗世宗门。”

小姑娘其实如今已经是十二岁的金钗之年了,应当是在家中没有男丁,她又正巧在家中排名最小的原因,很受父母溺爱,所以天然生成一种近乎大小姐脾气的孩子气,历来只有别人等她吃饭,哪有她等别人吃饭的道理。

这无关善恶,仅仅是心气问题而已。

她也没有直接回答江尘,而是道:“还说你不是山上的仙人,你一定是来自南方山上宗门的仙人,这次下山游历,除了一路斩妖除魔之外,还要去挑战那些山上仙家或者俗世宗门的天才是吧!”

不得不说这种一般家境较为殷实的家庭子女,无论男女都会请私塾先生来教自家子女,所谓知书达礼也。

但这些女子相较于那些晦涩难懂的经史子集,无疑更喜欢那些山水精怪或者艳情小说。

这不这个小姑娘就是其中之一。

江尘听闻也是无奈一笑:“哪里是主动找他们,而是尽可能的绕着他们走,我很不喜欢打架的好吧!”

小姑娘听得目瞪口呆,怎么跟自己想象的就是不一样,按小说情节来说,现在的这个公子,不是一个立刻意气风发,豪气干云道:“我一路走来遇山开山,逢水过水,一路走来从未有一败,这一去我理当让那些所谓的天才,再不敢提天才二字吗?结果他怎么样,尽量绕着走?”

这样的话说出来,哪里还有小姑娘想的无敌仙人模样,小姑娘可是对自己所看的小说深信不疑的。

所以她不由只能怀疑这个明明打架很厉害的仙人,其实只是一个书上写的胆小鬼,只是为真正主角出手做铺垫的垫脚石,看明明长得这么好看,如果还不是主角的话是不是有点太不合理。

这个看书几近走火入魔的小姑娘此刻的天马行空,几乎已经把江尘搬到她那本书上与主角对比一番,果然处处差劲。

江尘要是知道她此刻所想,肯定会哭笑不得。

但不久小姑娘还是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她看着江尘有些气馁,想起江尘问的问题,小姑娘不经笑道:“有啊!江公子你这一去怕是绕不过了,就你去的曲邱就有一个叫鸡鸣山的仙山,听说那里就有一个山门,可是经常有仙人游历江湖,帮助地方斩妖除魔,前些日子就听说在那曲邱州出了一个树妖,喜欢以孩子精血作为雨露浇灌自生根系,反正就是传说当地山上仙人联合地方知州绞杀了他十余年,也未找到他的真正藏生之所。”

“那树妖不仅本身强大,而且极其狡猾,所以啊!即便有朝廷派人加上地方知州和仙上宗门跟他纠缠了十年,也最多斩掉他的一些旁根,至于主根想都别想。”

“这也是为何明明这

碧海湖通曲邱大州,但是这些年来湖面商船少之又少的真正原因。”

江尘一听他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么大的湖出现水蛟为何没有人管了。

应该就是此地离曲邱太近,相较于那危害一方的树妖来说,这个平时最多冲浪或者在泥地里打滚的水蛟来说,太过无关紧要,这种小国江湖的仙家应该很少有玄四境内的高人,而如今人全部被吊在曲邱,哪里分得出人来管这里的事。

这也是为什么明明有仙人来过这里,偏偏给的主意是退而求其次的为那条水蛟立祠封神,虽然不入正统,但那水蛟好歹有了一处玩耍之地,他平时于香炉中打滚还能增长神魂,自然比在百姓田中打滚舒服多了。

这也能解释这些年它都不曾出水危害一方,反而真正行云布雨,保护一方风调雨顺的原因了。

这么看来,那条水蛟也许当真不坏,那么自己也许就不用在这里过多浪费时间了。

正好自己也没学会那涉及到水运的避水诀,至于就这样游下去,江尘则是想都不敢想,虽然他在小镇那种水乡长大,水性的确不错,但是在水里跟那个东西打架,还是算了,到时候去就真的是任人宰割了,想活着出来都难。


     长征这条红飘带,是无乘势而上的重要机遇。你对这份报告有何评论?、改善关系等达成共识。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无数共产党人勇敢战斗在最前线,支撑起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希望,、草木葱茏的雅尼湿地,听取雅鲁藏布江及尼洋河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自然保护区建设等情况。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