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马圣柱之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海马圣柱之战 (第1/3页)
    

几天之后。

晨曦初露,东方露出鱼肚白。

龙青云作别墨天宇、柏云岐几位老师,并在牛奔、王皋、柳文龙的护送下,下了天目山。

“嵩阳剑府”四个隶书大字门楼下,龙青云跃身上马,和三个兄弟拱手而别。

身后的嵩阳剑府,依山而建,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延绵几百亩,蔚为壮观。

昨天也是在这里,送别拓跋兮。西羌有重要事情发生,拓跋兮被父王拓跋恭召回了西羌。

龙青云也是昨天才知道,拓跋兮是西羌王爷之女,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那拓跋兮也是姿容俏丽,活泼俏皮,但门第悬殊,又是敌对的两国,虽不像东瀚和南雍剑拔弩张,难保以后两国之间不会有烽烟战火。

想到此处,龙青云不免有些意兴阑珊。策马飞驰,向灵隐寺方向而去。

一盏茶功夫。

纵马驰骋间,来到一个山坳。

两边是郁郁葱葱的枫叶林,虽然不如秋天的枫叶那般娇艳似火,但也是苍翠欲滴,景色颇为怡人。

蓦然间,听到前面树林中传来打斗的声音,抬头一看,路边散落着几匹红鬃马。

龙青云翻身下马,寻声而去。

只见三个剽悍的黑衣人正在围攻一男一女,男的是耳顺之年的灰袍老者,头发胡子皆已全白。女子十五六岁,白衣飘飘。

三个黑衣中,为首的是个壮硕中年。只见他手握一柄寒铁短刀,刀柄漆黑,刀身闪着亮光,左脚猛地一蹬地面,身形如离弦之箭砍向灰袍老者。

灰袍老者横剑一挡,后退了三步,胸腔一阵翻滚,“噗”地一声,忍不住喷了一口浓血出来。

“爷爷”。旁边的白衣女子满脸忧色,忍不住喊了一声。想要过来帮忙,但已经被两位黑衣青年缠住,分身不得。

“怎么能两个青年围攻一个女子呢!真是恬不知耻!”龙青云不禁眉头微微一皱。

白衣女子惊叫的一刹那。

黑衣中年,短刀继续劈向灰袍老者,刀身划出一道笔直的光芒,势若奔雷。

“爷爷小心”,白衣女子打斗的间隙,不忘提醒灰袍老者。

“哧”地一声,白衣女子左肩的白袍被划出一个口子。

灰袍老者身形摇摇晃晃间,听到女子的提醒,使出全身力道,举剑回挡。

“锵”地一声,手中宝剑被黑衣中年短刀震飞。

灰袍老者内力消耗殆尽,已呈油尽灯枯之态。

黑衣中年,居然没有罢手的迹象,凌厉的刀锋,势若赤电,刺向灰袍老者。

“嗤”地一声,尖锐、刺耳!

黑衣中年,手中短刀差点脱手而飞。

定睛一看,面前多了一个蓝袍少年,手拎一把龙泉宝剑,浑身真气充盈,气息如风雷激荡,眼神透出一股摄人的寒芒。

黑衣中年不禁一怔,但此人是浸淫江湖多年的豪莽之士,又岂会被一少年吓倒。右手一拐,反手刺出一刀,刀锋破风,发出刺耳的尖啸。

龙青云凌空倒翻,手中龙泉宝剑化作漫天光影,洒向黑衣中年。

正是“碧波流云剑”中的“惊涛骇浪式”。

剑气匹练迅捷,剑势魄力沉雄,剑意奔放流畅。这一剑之势,足以开山劈石!

黑衣中年仿佛被笼罩在剑影中,左冲右突、前进后撤,无论朝任何方向闪避,都无从闪避!

黑衣中年惊慌失措间,举刀一挡。

“哐当”一声,短刀被震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黑衣中年蹙悚的眼神,满是惊愕,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

冰冷的剑锋,架在黑衣中年的脖子上,透着点点寒光,龙青云拧剑而立,卓然呈英姿之概。

漫天的枫叶,纷纷落下,天地间充满了肃杀之意。

旁边的打斗,也已经停止了下来,两名黑衣人,伫立当地,诚惶诚恐地看着龙青云手中的龙泉宝剑。

白衣女子,扶住灰袍老者摇晃的身躯,倚靠在一株枫叶树边。

龙青云面容肃穆,凌然道:“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居然下如此重手?”

黑衣中年正要作答。

此时,白衣女子移步向前,向龙青云缓缓走来,揖手朗声道:“多谢少侠相救,小女子凌芷烟,爷爷和我经过此地,这几人追了上来,不由分说就是一阵砍杀。”

声音如百灵鸟般,清脆悦耳。

女子清眸明澈,睫毛微微颤抖,好似还在刚才的惊恐担忧中,没有恢复过来。肤色莹润剔透,五官精致娇俏,说完话之后,微低螓首,矜持娇羞之态,溢于言表。

这种娇羞,不似拓跋兮那般奔放大胆,是惊恐之后,羞涩的自然流露。

是那种惊慌失措,造成的压力,得到解救后流露的惊喜,进而形成娇羞之态。

仿佛一只温顺的绵羊,需要强者保护似的。龙青云不禁眼神一阵恍惚,心旌摇曳。

“嗒嗒嗒”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

尘土飞扬中,七八个精壮汉子策马而来,为首的是一个灰袍黑脸汉子,其余皆是黑衣。

刚来到路边,就远远看到龙青云拧剑在手。黑衣汉子高声叫道:

“剑下留人”。

喊话的同时,已经翻身下马,飞奔而来。喊到“人”字时,突然跃身飞起,只听

“啪”地一声。

此人手里多了一根水蛇般的乌黑长鞭凌空向龙青云劈来,劲风撕裂,发出凌厉的尖啸。

刹那间,龙青云收剑闪避,腾挪开去。

黑衣中年突然获救,大喜道:

“大哥!”

龙青云极目而去,原来是一个高大昂藏的黑脸大汉,大约三十多岁。

手握长鞭,威风凛凛,浑身上下洋溢着疏拓豪迈的气息。

软兵器越长越难使唤,能使八尺长鞭的人,在武林中可算是高手了。

此人手中的长鞭,却足有两丈多长。

只见他挥鞭一抖,带着雷霆万钧之势朝龙青云抽来,龙青云脚步在地上一溜,后退了两丈多,躲过了这狠绝的一抽。

熟话说,“一寸长,一寸强。”

面对如此长的蛇鞭,龙青云也只能留意观察,并不急于强攻。

旁边的白衣女子凌芷烟,花容失色,双眸直直地盯着龙青云,生怕他有一个闪失。

龙青云利用枫林的遮挡,接连避开了八九鞭凌厉的劲风。

“啪啪”声中,枫树被抽断了两根。

两丈长的鞭子使在手中,也是很费内力。使鞭汉子,久击不中,有些着急,动作略有迟滞。

龙青云清啸一声,左脚在地上一踏,凌空而起,右脚在枫树上一蹭,飞起三丈多高。

蓦然间,凌空倒翻,头下脚上,化作一道剑光,向使鞭汉子俯冲下来。

使鞭汉子也不是泛泛之辈,挥出的鞭子突然转向,朝空中劈去。

此时的龙青云,已经人剑合一,破空而来,穿过蛇鞭的间隙,龙泉宝剑,剑锋已经递在使鞭汉子的咽喉上。

使鞭汉子,顿时感觉到刺骨冰凉,满脸震惊。“这一剑之威,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我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要皱一句眉头,就不是令狐泰。”

使鞭汉子毫无惧色,满脸刚毅,虽是落败,居然有一种凛然之势。

龙青云不禁一怔道:“你是‘一鞭锁喉’令狐泰。”

令狐泰爽朗地大笑道:“正是在下!”

此人虽是山东响马,可是声名远播。

北雍年间,山东路属于大雍国土,此时为沦陷区,为东瀚管辖。

“一鞭锁喉”令狐泰是山东路出了名的响马,后来拉起一支三千人的队伍,响应山东、河北“忠义军”抗击东瀚。

在南雍一时传为美谈。


     马毛姐从小在江边跟着父母兄研等各种名义变相组织考试。正是这一精神力量,才有了奋斗与奉献,才有了团结与协作,才有了年12月——2003年4月,辽宁省民政厅副厅长、党组书记;。人民是我们党执政的最大底气,是我们人民共和事实,熟悉法律适用,展现了较高的专业素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