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流年明月我恨你(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流年明月我恨你(五) (第1/3页)
    

  《北山游记》作者封不辞,前言本作由作者真实经历著成,若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

  “四月六日,我与几位朋友喝酒划拳,输的人在大伙的起哄之下,说是要去北山。”

  “北山是何等地方,山中狼兽虫豸遍地都是,一上山就是死,但当时众人酒性正足,谁也不惧,十几躺划拳下来,我成为最终的输家,这便是这一切的开始。”

  “一想到要去北山,我的内心就奇痒难忍,万分难过,谁都知道去北山就是一死,但大伙酒性正足,起哄说我胆小,我自然不能忍,当即出门上了北山,这次却完全改变了我的后半辈子。”

  “你们猜我碰到了什么,我遇到了一群神仙,有男有女,每一个都是美貌至极,以我的语言根本无法形容出来。”

  “我实在一个小院中遇到神仙的,那时候天黑得看不到东西,我的手电筒正好没了电,见到一个破旧的小院想都没想就住了进去。”

  “起初院内很安静,一个人都没有甚至一点生气都没有,老实说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十分的害怕。”

  “可是在漆黑中度过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院子内忽然多了一条龙,我亲眼所见,甚至在我出去查看的时候,龙角都碰到我了。”

  “但是那一条龙,似乎很温顺,并没有对我做什么,之后我在一回身,就看到许多身穿白衣蓝衣的神仙男女从屋内走了出来。”

  “他们都是面无表情的,那时候我就在想,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道无情,当时我都看呆了,他们一个个从我面前走过,浑身还散发这一种让人很舒服的冰凉气息呢。”

  “虽然是有一点冷,但是那些气息却让人神清气爽,我觉得那可能是就是所谓的仙气,随后等我反应过来,神仙们以及消失不见。”

  “……这就是我遇到神仙的全部尽量,之后再也没有看到过神仙,我也就下了山。”

  张小河拿着这本书,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本书,时而皱眉,时而扶额。

  最终放下书,满脸都是无奈。

  想不到啊想不到,他都把基地放到北山里面了,竟然还是被人看到了,这基地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啊。

  张小河怎么也想不到,为什么会有人会去北山,这不是吃饱了撑得,嫌命长吗。

  那山上到处都是龙类异兽,别提有多危险了,竟然还有人敢去,或许也就是有在醉酒的时候,人才有这个勇气,毕竟喝了酒脑子可能模糊不清。

  至于为什么宅中的神仙是漂亮男女,以及浑身都是寒冷的仙气呢。

  主要是因为,他没有养千刀护卫套牌的宠兽,没错他这会养的是北方神灵卡牌。

  那些个俊男靓女都是宠兽,赵助当初给了张小河一份卡牌,都是北方神灵的。

  张小河量力而为,于是弄了一百多个寒月神,以及上千的寒星神,他是打算把这一批宠兽养起来,然后在做一些大事。

  之后名声一显,浅叶一找到,齐了可以回家去了,为此最好是不出则已,一鸣惊人。

  那样才能给人震撼敢,就像是从天而降的一样,如此一来民间的传说才会多,他的名声才会远,就不用担心浅叶不知道。

  然而现在,这一个北山游记一出来,指不定会有一些胆子大的年轻人上山去,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至于军队的人他倒是不怕,一方面他们都是自己人,跟军队打声招呼啥事都没有。

  为什么张小河敢怎么肯定呢,主要是那天下午,张小河找了一趟真静先生。

  老先生人好啊,告诉他有事就来找他,或者找军队也可以。

  张小河当时就奇了,为啥呀。

  老先生就说,现在暗地里其实都是他跟他师父在支撑国度,要么国度早就碎了,没有大能之人支撑怎么可能支撑到现在。

  这也还一个很实在的道理,其实大多数人都是没有多少主见的,都是随波逐流,他们似乎知道自己的内心,但又好像不知道,因此不能显耀。

  有些人以为自己本事通天实际上没有多大本事,有些人为了自己欲望也不能担当大任。

  这个大能之人未必是人间真神,但一定是一个明白人,显然国度中的明白人早就在安稳地岁月中消失了许多。

  这会灾难一来,才有人在慢慢觉醒,这个觉醒的过程或许会很漫长,只有人间真神先来主持大局。

  “你师父又是谁?”张小河显然不关心这其中的道理,或者说根本没有往这方面想。

  说到师父,真静先生眼中就流露出了些许的感情,是真情来着,他说他师父是一个算命先生,然后就把张小河送走了。

  张小河回到家,过了几天之后,就收到了溯流送给他的这一本书,就这现在这个场景了。

  张小河坐在院中的石凳上,手肘抵着是桌子,手扶着额头,似乎在遐思什么。

  溯流刚好从房间中出来,看到张小河这一副模样,也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但觉得应该要为他排忧解难,于是就走到了他的身边,询问起来。

  张小河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跟他说了关于北山游记的事情。

  起初他是惊讶的还有一点惊喜,就好像是电视中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样,颇有一种美梦成真的感觉。

  “想不到神仙竟然是我们自己。”溯流傻呵呵笑了出来,这本书是他去书店的时候,身边看书的人推荐给他的。

  说是最新的火爆书籍,他尝试看了一下,果然被这个真实奇幻故事题材所吸引,这也就是溯流第一次看,对于他来说就是降维打击,看得多了也就那个样。

  其实这就是一个误会而已,张小河此时头痛无比,他已经能够预见,一队小伙子男女,上山来一探究竟。

  都说好奇害死猫,但是这些年轻人只好奇不担心死不死的,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冲劲,一股傻乎乎一往直前的气势。

  可是嘛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时代,到处都有危险,出去就是送死的呀。

  就在昨天,张小河听街里街坊说,有几个年轻人死在山中,他还没觉得什么,原来这一切中有他一份原因啊。

  这让张小河头痛的同时,还有些纠结,不过最主要还是怨那个胡编乱造的人。

  虽然确实有这么些事情,但是给他添油加醋这么一说,不就成了问题,张小河格外头疼。

  但是最终也没有说什么,这件事情现在基本上算是有了收场,毕竟死了人,张小河还是担心有人去,很纠结,字里行间的。

  “要不咱们换一个地方,挖个地道什么的,咱不是最擅长这个吗。”溯流想起了当年在地道中度日的时候。

  那时候是为了躲避强大的宠兽,那会三天两头就有高等级宠兽来生命岛,这会倒是一个个不见踪影了。

  张小河瞟了他一眼说道:“咱不是那大灰耗子,不需要一天天躲在地下。”

  他这次来可是为了名正言顺而来的,老是躲着其实也不是一个事。

  忽然溯流似乎想到了什么,凑到了张小河身边说了两句,某人当即眼睛一亮,连连搓了他的脑袋好几下,夸赞声更是赞不绝口。

  “行啊你小子,眼界这么大了。”

  溯流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这不是你的功劳嘛。”

  “嗯,确实。”

  “……”

  刚刚溯流跟张小河说了一个想法,他觉得应该立刻行动,咋们打着神仙的名号,开始办大事,打击周边的一些进化神教所在地。

  “可是咱们也不是来挑事的,擒贼先擒王啊。”张小河狠狠地在他头上摁了两下,眉头皱得更紧。

  现在出手不就是打草惊蛇了嘛。

  溯流这才知道,张小河之前说的都是反话,于是表示自己没办法,需要去多学习学习,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小院内,冷风徐徐吹,吹得张小河的心愈发冰凉。

  可他是谁,这种小问题,根本不是事。

  张小河脑海中算计着,然后来到了北山中的宅院中。

  刚进屋,就看到了一群宠兽的修缮房屋,有的扶着新的房梁,有的在更换房梁。

  张小河一边走一边背着手看,微微点头,十分满意。

  这是张小河之前嘱咐的,让宠兽们修缮一下房屋,也不能让自己小宝贝们在一个破旧的地方休息不是。

  今天看起来差不多是要完工,看了一会之后,张小河走到了房间内。

  在正堂里面,有一个由许多树枝和干草做成的我,一条花纹大蟒蛇盘着身子,睡在其中。

  这蛇蛇有两个龙角,长到一半的,还没有完全长好,现在看上去就是两个小包包。

  感觉到有人来了之后,蛇蛇抬头一看是张小河,也没有搭理他,自己睡觉去了。

  “起来起来,在大堂搭窝,成何体统啊。”他伸手拍了拍蛇身,蛇蛇没有理他,显然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既然如此,张小河也不能如何,就任由他在这里睡算了。

  他径直走到了一遍的椅子前,然后舒舒服服地坐了上去,随后一伸手伸到旁边的柜子上,拿起放在上面的一叠卡牌,开始数了起来。

  张小河计算了一下宠兽的损失程度,由于是集体狩猎,彼此可以照应,因此没有损失多少。

  再看了一下宠兽等级,哎哟还可以,都有五十来号三级宠兽,假以时日有可能满级哦。

  不过,这也就想一想,不要忘了寒月神跟寒星神,一个三阶卡,以后二阶卡,七级跟五级所需要的龙晶数量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张小河满心欢喜地差看着宠兽,忽然他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动静,立刻身体变幻成了一个水杯,安静地停在了柜子上。

  不一会之后,院门缓缓打开,只听到了一个女人的惊呼,然后就听到她开始叫喊。

  “龙,真的有龙。”

  张小河一回头看到还在草窝中的懒蛇,当即暗道不好,当即变幻蛇蛇的身形。

  只见水杯上光芒一闪,然后蛇蛇就变成了一条小蚯蚓。

  院内传来了一阵不耐烦的男声。

  “哪有龙,再大呼小叫,以后就不带你过来了。”

  好家伙,来了不止一次啊,张小河觉得必须给他们一些教训,免得这得人总是来这里试探。

  仔细思索一阵之后,张小河让宠兽们,用冰块给自己做一身鬼物外壳,看上去像是阴间来的一样。

  模样基本上就是长舌头,满脸狰狞,然后张小河再把宠兽往外面一放。

  当即就听到了一阵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鬼呀。”那两人吓破了胆。

  “鬼!”却是是鬼,以后别来了啊。

  那两人疯了一样往外面跑,张小河派了几个宠兽跟了上去,这样大呼小叫的不被发现就见鬼了。

  一直到把他们安全送下山去,张小河才放松了一些,如此一来,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吧。

  某人在暗处得意地笑着,忽然他的水杯环环给小蛇蛇咬了一口,张小河这才给他恢复回原本的样子。

  某人倒是没有恢复原装,他觉得嘛,这个样子还不错,感觉很不错,第一次当水杯老实说,还是挺新奇的。

  这天晚上张小河就在这里休息,可是睡到一半,又来事了。

  张小河站在房顶上,看着环嗣老宅周围的一头头野狼们,这是一群长着毛色雪白的狼,看上去跟普通狼一样,就是身体大一点。

  唯一不同的就是那一双爪子,那是一双龙爪。

  屋内的蛇蛇躁动不已,多次想要冲出去,但都给张小河拦了下来,看样子他们是对头啊。

  张小河觉得嘛蛇蛇肯定不会这一群龙爪狼的对手,光就目前来看,龙爪狼多数是三级,而蛇蛇除了身体壮实一点,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张小河回到屋中,抓住蛇蛇看着他一双冰冷的眼睛,说道:“我帮你处理掉他们,以后你给我当小跟班如何?”

  那只这大蟒蛇,上来就是一口咬在张小河身上,这活生生的一出农夫与蛇。

  他的表情十分无奈,果然只是一个聪明一点的野兽而已,算了不管那么多了。

  张小河把蛇蛇定住身,然后就带着一群宠兽,声势浩荡的走了出去。

  宠兽们鱼贯而出,张小河走在最前面,一群龙爪狼忽然扑杀向了他们。

  张小河微微一愣,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冲锋将军一样,宠兽跟龙爪狼分庭抗礼,颇有一种两军对阵的感觉。

  张小河下意识地像一个将军一样发号施令,然后一群宠兽杀了出去。

  不一会,所有狼类斩杀殆尽,处理完之后,张小河就带着宠兽们又回到了宅院之中。

  他径直走向了蛇蛇,松开定身,指着他的蛇头说道:“记住以后我就是你的大哥,不准咬我,要么我拿你炖蛇肉煲。”

  张小河内心沾沾自喜,他是第一次当大哥呢,以前都是二哥。

  忽然也觉得脖子一疼,只见一条蛇蛇已经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张小河嘴一砸,这小子,欠收拾。

  最终张小河也没有把蛇蛇怎么样,他这个人以前最害怕的就是蛇,这种生物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看到就害怕,那是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自从养了那一条小青蛇之后,就好了许多,可惜小青已经死了,世事难料的,谁知道小青当时直接就失去了自我意识,到处乱攻击,不杀不行啊。

  张小河一看到蛇蛇就想起了自己的小青,想当初小青也跟他这么无情,虽然小青从来不咬人,菜青蛇可温顺了。

  想到这里,张小河内心不免担忧起来,这蛇蛇会不会也会发狂呢,许多龙类找到了龙草,就会不要命的要去吃,这蛇蛇……

  为了试探一下,张小河专门去摘了一颗龙草,果然蛇蛇嗅到龙草的气息之后,一下子就缠上了张小河。

  是真的缠,而且馋,一直看着张小河,眼中似乎都有了人类一样的感情。

  张小河没给,把龙草往袖子里一收,蛇蛇着急了,竟然用他的蛇头蹭张小河的脸庞。

  某人似乎找到了训蛇的方法……

  经过一段时间的测试,张小河发现,这蛇蛇竟然不会遇到龙草就发狂,而且很能控制自己,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张小河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他决定查看一番。

  此时蛇蛇在窝里缩着睡大觉。

  张小河清了清嗓子,说道:“过来。”

  那蛇蛇看向张小河,某人再一招手,蛇蛇果然听话的过来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培养,蛇蛇已经很听张小河的话,这主要归功于龙草,一旦蛇蛇听话,张小河就给他龙草,现在算是认他当了主人。

  等蛇蛇到了他身边之后,张小河伸出一只手,放到了他的蛇头上,随后开始查看他的过往。

  许久之后,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原来如此,这蛇蛇竟然是因为太弱吃不到龙草,因此只能看着忍着,久而久之也就不会发狂。

  从他的记忆中,张小河感受到了他看到龙草担忧吃不到的时候,那一种无奈。

  就像是一个孩子得不到心仪的玩具一样,可怜巴巴的,倒是有几分可爱。

  张小河在山中呆了几天,这些天一直很安静,根本没有人来,张小河有些奇怪啊。

  这是咋滴,难不成那两个男女,被吓到之后,告诉其他人,然后人们都不敢来了。

  虽然奇怪,但这样也好。

  说起来,张小河差不多也该下山去了,这么多天不在,小命肯定想他了,这孩子现在天天都在被小雪缠着打架,已经输了好几次了。

  不得不说,小雪这进步速度真是神速。

  张小河一边想一边往外面走,忽然他看到身后跟了一条蛇蛇,这才反应过来,看样子他是像个自己一块走。

  于是张小河把蛇蛇变成了一个龙形手镯,带在了手腕上,如此一来就可以轻松带他下山。

  变成手镯的蛇蛇,一点也没有感到身体僵硬,反倒是逐渐安静下来,学会真正的像一个物体一样静,由于心静,智慧也开始萌发绽放。

  这个过程很缓慢,或许需要几十上百年的功夫,才能有所成就,这也是张小河能够帮到他最大的事情了。

  张小河缓缓下了山。

  前几天,山中宅院附近,一伙年轻人结社来此地,他们躲在树林中不敢动弹。

  在他们眼前一场大战正发生着,一些舌头很长的恶鬼,正在与一群野狼战斗,那些狼的爪子巨大,但是拍在恶鬼们身上,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而在恶鬼与巨狼之中,有一个浑身沾满血污的人形生物。

  许久之后,颤颤巍巍的年轻人们才回过神来,一个人忽然说了一句阴兵,随后其他人点头,在之后他们悄悄离开,被阴兵看到万一被拉到阴间怎么办。

  没错那个沾满血污的人,就是张小河,他当时也是郁闷,咋就忽然有血溅到他身上,跟泼水似的,还害得他好好地洗了一个澡。

  然而那一伙结社的人,张小河却没有注意到,毕竟谁会想到会有一伙人躲着,看一场大战呢,听到风声早就跑了。

  张小河回到了郊区的小院中,一见面溯流迎面而来,递给了他一张报纸。

  “给我这干什么?”张小河一愣。

  “你先看看。”溯流指着两处报道说道。

  张小河随意看过去,首先看到的是标题,关于我们在鬼宅遇到一群大舌头鬼故事,野兽大战阴兵。

  “你看看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两个在城里都传疯了,根据两方报道人说,他们去的是北山游记中的古宅。”

  “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办了,想钱想疯了,看到北山游记的成功之后,就想着复制啦,你看看这编的是什么玩意,还大舌头鬼,还阴兵呢。”

  溯流捧腹大笑,然而张小河却笑不出来,他抬头看了看天空,老天爷啊,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吗。

  张小河人都要傻了,果然万能的是神,而不是人间真神啊,虽然他才是半个。

  溯流缓过劲来之后,看到张小河那一副模样,试探着问道:“不会是真的吧。”

  张小河微微的点头。

  溯流倒是高兴了,说道:“那就跟没有事了,你不知道,现在城内流传了这三种说法,人们茶余饭后说的故事不一样,然后都说这是某些想钱想疯的人,编出来的故事而已,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神仙,鬼啊,阴兵之类的。”

  想要掩盖一个事实最好的办法是什么,一时只字不提,被人不知道也就掩盖了,但这显然很困难。

  既然如此那就多弄几个假的,然后真假混杂在一起,真假莫辨之后,人们也就会思考这真的是一个值得关注,并且冒险去一探究竟的事吗?

  显然不是,于是人们也就放弃了。

  张小河微笑着,内心愈发高兴,这样最好啊。

  “哇!”小命委屈地跑了过来,她今天又被打了,小雪太强了,她根本打不过,但是她经常使阴招,于是两者之间就停不下来了。

  张小河拍着她的身子,满心欢喜,总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啊,他做到石凳子上,感觉浑身清楚。

  他更加不知道的事,暗地里已经有许多卡牌师冲着北山而去,甚至有许多卡牌师从别的城市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去北山。

  在别人看来那些个宠兽是神仙,但是卡牌师们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套牌,毕竟又是神仙又是大舌头鬼,阴兵。

  一看就是一个阴间套牌,这些卡牌师们,就是奔着这一套阴间套牌而来的。

  但是张小河一点也不知道。


     2020年,我国农业科技进步如我们今天讲的这段往事一样。二是远郊区全面到了预警信号。作为一名党员和一线电力工人,我有幸亲化强国时,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实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