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冥王钵》。

朝来暮去,又不知过了多久,南宫平竟未听到一句人语,有时他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江海一作

  “女鬼…她要带我走,还挖了我的心……”

  邱培仁被唤醒后,第一时间把手伸向自己的胸口,摸索了一番,发现一切如旧,啥事没有,忍不住呼出一口大气,“我的心还在,还在!假的…都是假的!”

  “邱叔,可不都是假的嘛!这世上哪有什么鬼?不过是自己吓自己罢了!”徐浪笑道。

  邱培仁抬起头,正发现徐浪盯着自己,脸上尽是促狭的笑意。

  这明显是看笑话的眼神啊。

  一想起自己刚才在幻觉状态时,又是惊惶大叫,又是嚎啕大哭,邱培仁懊恼不已。估计全被徐浪看到了。

  “你刚才去哪儿啦?”邱培仁试探地问道。

  徐浪回道:“我一直都在啊。”

  邱培仁心里一凉:“刚才你都看到了?”

  “嘿嘿,都看到了,邱叔你你一个人在船头上,一会儿大喊不要挖你心,不要带你走,一会儿又坐在甲板上嚎啕大哭,说后悔今晚来我这,整个人就跟失心疯似的。嘿嘿,看来你真被吓得够呛啊!”徐浪说娓娓说道。

  “放屁呢,这都是你胡编滥造的,谁他吗被吓成失心疯?”邱培仁矢口否认,不打算承认。

  徐浪鄙视道:“邱叔,你这眼角还挂着泪,脸上的泪斑都没擦干净呢,就想耍赖了?” 

  “呵呵,谁看见了?”

  邱培仁非常无耻地把眼角的泪痕抹干,把脸颊两边的泪斑擦净,双手一摊,表示没有的事儿。

  “呵呵。我就知道敬爱的邱叔叔,你肯定会来这么一出!所以呢……”

  徐浪早就算准邱培仁会耍无赖,直接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坏笑道:“为以防万一,我把邱叔你刚才出的洋相,全程录了视频,呵呵,保证高清。咱们愿赌服输,不好吗?”

  “小王八蛋!”邱培仁见徐浪居然还偷偷录视频,顿时恼羞成怒,作势就要上来抢手机。

  徐浪不躲不避,直接把手机递给他,说道:“拿去,你要删就删,反正我存了云空间,微博上也存了一份,轻轻一摁就能发布的那种……”

  “他妈的,算你狠!”

  邱培仁一听顿时绝了抢手机的念头,“送我上岸!今晚,我邱某人认栽!”

  徐浪笑道:“邱叔,刚才您吓得嚎啕大哭的时候,我就已经把棺材船靠岸了。小侄也是担心邱叔一大把年纪啦,万一在湖中央惊吓过度得隔了屁,打120送急诊都来不及啊……”

  邱培仁一看,虽然自己在棺材船上,但棺材船果然已经在渡口边了。

  又被小狗崽子提前算计好啦。

  他暗骂一声,面色阴沉地问道:“我的人呢?”

  “你说你那些敢在坟头蹦迪的手下啊?啧啧,他们比你还不如,有的早早就吓得回了岸,有的到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呵呵,受惊过度,没什么大碍!放心吧。”

  徐浪说着,指了指渡口上,果不其然,邱培仁的爪牙们早早就在渡口上歇着了。

  “一群没用的废物!”

  邱培仁忿忿地骂了一句,强撑着自己虚软的身子,走出了棺材船,登上了岸。

  徐浪看着他恼羞成怒又不能把自己怎么着的样子,真爽!

  既然栽了跟头,邱培仁自然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意义,收拢了一下残兵败将,打算离开。

  不过好歹是付过费的客人,徐浪自然礼送到了深夜乐园的大门口。

  看着徐浪那张得志便猖狂的嘴脸,邱培仁心中生厌,想要扔下几句狠话再走。

  但是,看着自己手底下这群酒囊饭袋,这个狠一时又发不起来。

  随即让人把车开过来,第一时间钻进了车里,扬尘而去!

  老大都走了,他的一干手下自然也是做鸟兽散。

  终于又清净了。

  徐浪关好大门,回到了办公室。

  他一进屋,叮!

  电脑里的深夜乐园系统,及时发出一声响动。

  系统画面显示:“恭喜玩家徐浪,完成【惩罚入侵者】的随机任务!”

  邱培仁这群不速之客,激发了系统的随机任务,正是【惩罚入侵者】。

  既然是任务,自然就有奖励。

  徐浪继续 “咳咳咳”

佝偻老头和少年边咳边狼狈的从地上爬起,两人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他们不远处。

这个白色身影正是白瑾。此时白瑾双瞳已经彻底变成深蓝色,而且她的头发也变成了深蓝色。白瑾没有佝偻老头那么狼狈,她嘴角挂有一丝血渍,显然在跟佝偻老头的大战中也受了些伤。

“姑娘,先前是我们多有得罪,还请姑娘多多包涵!”

佝偻老头艰难的说到:“我和我家少主,这就离开,还请姑娘就此罢手。”

“左老,我的珠子被那小子吸入体内…”

少年急忙传音佝偻老头,因为那颗珠子太重要了。

佝偻老头收到传音也是脸色大变,他朝夜阳所在的地方看去,苍老的脸上显出一丝苦涩。

“少主,一会如果再动起手来,你用空间石先回去,我来拖住这个女的,再夺回珠子。”

佝偻老头传音回复少年。他现在身受重伤实力大损,能把少年带回去已经谢天谢地了,再想把珠子夺回,他已经不敢奢望了。但他又不能直言弃珠保命,只能先言语安慰少年。

白瑾看了一眼地上正被光圈包裹着,偏体鳞伤还在地上抽搐的夜阳,她深蓝的眼眸中寒意更冷。她转头看向佝偻老头和少年,一字一句的说到:“唯,有,死”。

“我们不属于这里,而且今后也不会再出现,姑娘你这是何必呢!”

佝偻老头开口说到,他心里已经畏战,他更怕连累到身边的少年。

“仙,域,是,么?”

白瑾听了老头的话,冷冷的一字一字问道,情绪没有任何的波动。

佝偻老头和少年听到“仙域”两字反倒是脸色大变,两人没想到一个少女能够随口说出他们是仙域之人的事实。毕竟在这片大陆上化神期就已经是修士的最终天花板,千百年来没有人能够突然化神期的桎梏而进入仙境,所以仙域只限于传说中的存在。

“既然姑娘知道我们来自仙域,那为何还要给自己招惹祸端?”

脸色苍白的少年此时忍不住开口警告白瑾,仙域对于下界的优越感与生具来,他很自然的觉得眼前这个少女既然知道仙域的存在,那更该对他们敬若神灵。

白瑾看向少年,依然面无表情,她继续说到:“更,该,死”。

佝偻老头听言脸色顿时大变,他毫不犹豫的出掌将身边的少年拍飞,同时传音到:“少主,快走…”

少年被佝偻老头的举动弄的有些发懵,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轰”

一道炸裂声将少年惊醒,他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顿时他目眦欲裂,佝偻老头被白衣少女一掌穿胸,老头的生息正在快速消失。

“左老!!!”少年大吼。

“少主,快走…”

佝偻老头艰难的看向少年,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喊。

“既然来了,你们谁都走不掉!”

白瑾对着佝偻老头冷声说到,然后她就要冲向少年。然而她的手却被老头死死抱住。

“桀桀桀”

佝偻老头发出恐怖的怪笑,他的老脸朝着白瑾投去扭曲的笑容。

白瑾看出老头是准备自爆了,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佝偻老头有着金仙的修为,这个级别修士的自爆,承禹大陆所在的空间是根本无法承受的。这个老头是要整个承禹大陆的人来为他陪葬。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容不得白瑾多想,她将玄力发挥到最大,并形成一个玄力结界,同时带着老头快速想着高空飞去。

“轰隆隆”

白瑾带着老头离开仅三息,巨大的爆炸声传来,高空形成一个巨大的蘑菇云,气浪将下方葬神山的许多古树尽数折断,一些森林外围低级别炼气期的修士受到波及而被重伤。

“左老!!!”

少年悲愤的大吼。他不是为老头的自爆神形具灭而难过,因为他觉得身边的一切生命都应该为自己而死。他悲自己此行竟然如此坎坷,他愤下界的蝼蚁竟然如此嚣张。少年朝着夜阳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一脸不敢的捏碎空间石,消失在原地。

牵一发而动全身,灵眉大师陷入了沉思,他和鬼晖盟主都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小心驶得万年船,一不小心把鬼晖盟主也拉下水,他亦心中有愧。

但他过不去心中的那一道坎,他定要甫皇给他一个交代!

“自投罗网,?”李元一愣。

“來了你就知道了。”吳芷露出神秘的笑容。

索倫大哥嗎?還是張思賢?李元暗暗猜測,等了好久也不見人來,來到吧臺前找到吳芷,疑惑地問道:“你說的那個貴賓還過來嗎?”

話正說完,公會會館的門吱丫一聲被推開,將近正午的陽光明......

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上午好!我出了那老人的厉呼之声:胡说…哪知她手掌还未触及,这猛犬突一定还在喝酒,我正好带你去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冥王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山君凶猛

见缝长草

山君凶猛

绝人

山君凶猛

四仰化三铁

山君凶猛

平刀

山君凶猛

青鸟恋飞鱼

山君凶猛

五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