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录下来了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都录下来了么? (第1/3页)
    

吕泽早就从吃瓜群众那知道了刘景山的身份,仍是无动于衷的站在边上看刘景山自娱自乐。

不过是个海昌贸易,在他眼里屁都算不上。

只要他想,十个海昌贸易也能搞垮了!

“呵呵,看来你是一心求死了?”刘景山扬了扬眉毛,不屑的冷笑。

“你是没有爸爸吧?”

吕泽突然站直了身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什么?”刘景山没明白吕泽是什么意思。

“肯定是没有爸爸了!”吕泽却是没有理会他脸上的疑惑,自顾自道:“有爸爸也不会让你养出一身娘们唧唧的性子!”

他早就准备动手,快点解决好快点离开的。

本来提前的时间彻底被耽误,吕泽的心情愈发不好了。

他向来是本着低调的风格行事的,今天这件事情一闹,往后在齐氏他注定无法低调了。

既然这样,所幸就高调的彻底,一朝把他们打怕。

“mad,老子给你脸让你多喘了会气是吧?”刘景山彻底被吕泽激怒,朝身边的保镖吼过去,“靠,杵着干什么?打啊!”

“额……是,少爷!”

那些保镖被吼得一愣一愣的,慌不迭朝吕泽冲过去。

吕泽眼睛虚眯,对付这些控空有架子的人,他甚至不屑于使用灵力。

一股脑朝自己冲过来的黑汉子保镖足足有十几个,吕泽却淡漠的像是个局外人。

他抬眼扫视那群保镖,目光落到了最边上那个稍微高挑些的愣头青身上。

募的出手,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

“噗——”

那高挑的愣头青直接从胃里吐出一口水来。

吕泽嫌恶的蹙眉,闪身躲过那水的“攻击”而后一手将愣头青翻转过来,砸向想靠近自己的那群保镖。

这些动作看似复杂繁多,却都是只发生在心念电转之间周围的人甚至都没看清楚吕泽是怎么动作的,那些保镖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倒了地上。

刘景山都气死了,他平时看自己家保镖仗势欺人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啊。

“你们这群废物,装什么死,赶紧给我爬起来干他!干他!”刘景山一脚一脚的踹着地上的那群保镖,恶狠狠道:“TMD,今天打不死他,你们回去都给我卷铺盖滚蛋!”

他快气炸肺了,这群狗日的一个个看着都像激素吃多了的,就叠罗汉玩,都能把吕泽给压死,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让人给弄的在地上爬不起起来了。

眼看着这边的情况愈演愈烈,周围的人越剧越多,人群中有人默默地退了出去,直奔三十二楼的总裁办公室。

彼时的总裁办公室里,齐采珊刚刚收到齐宏光的消息,说是吕泽今天回来报道,让她对人家好点。

齐采珊挂断电话,脸上有着疑惑,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自己父母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对吕泽改观这么多?

以往,徐秀蓉不提就说齐宏光,他对吕泽的事情虽然不是极力反对,但也从来没有表过态,齐采珊以为自己的父亲会永远保持中立,现在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表态?

略去这些问题,现在离上班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吕泽怎么还没来?难道路上出了什么事情?

由不得齐采珊思考清楚,一楼大厅跑上来打小报告的已经到了门口。

“齐总!齐总您快下去看看吧……”

那来打报告的人气喘吁吁的,没来得及进门,就扶着总裁办公室的门在弯腰喘气。

“发生什么事情了?慌里慌张的。”齐采珊蹙眉,朝那让看过去。

“总裁,下边……下边打起来了!”报信的人气还没喘顺,急急的道。

“打起来了?”齐采珊放下手里的签字笔,凝眸问道:“是谁跟谁?”

齐采珊并不着急下去处理,因为就她的观察,齐氏能大张旗鼓打起来的人还真不少,走马上任的第一天,创意总监就跟艺术总监打起来了。

第二天齐氏hr又跟后勤打起来了。

齐采珊第一天还以为这是齐氏给她这个新任总裁的下马威,询问了公司的众多老前辈,才知道,那两波人经常一言不合就打。

到现在,齐采珊已经对什么下边打起来了这种消息免疫了,她甚至没有下去看一眼的兴趣。

“是这两天经常过来的海昌贸易的公子,还有……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

通风的人回忆着道。

他这么回答也不错,吕泽是第一天过来上班,齐氏没有人认识。

“刘景山?”

闻言,齐采珊倏然从老板椅上站起身,确认道。

“对!”职员点头。

“走,下去看看!”齐采珊再无法淡定,若是自己公司的人打起来,她还能坐视不理,任其自生自灭,但是刘景山就不好玩了。

海昌贸易也不知道打的什么鬼主意,整天让自己家少爷往齐氏跑,若让他们的公子在齐氏出了事情,还不一定有什么麻烦呢!

因着心急,齐采珊跑的飞快,上来报信的职员都没来得及进电梯,她已经下去了。

一楼大厅,刘景山又开始踹地上的保镖了。

“靠,你们都是娘们嘛?怎么又躺下了?”

几分钟之前,保镖们第一次躺下,刘景山还有怒意支撑,踹的起劲,几分钟之后,保镖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躺下了,他也踹不动了。

周围的齐氏员工都视觉疲劳了,就刚刚短短的几分钟里,他们看到这群保镖像面条一样被吕泽捏圆又揉扁来来回回几次。

这么多的魁梧大汉,在他手里就像是玩具一样,他得是多恐怖?

吃瓜群众里有刚刚跟着嘲讽吕泽的,现在都是后怕的往人群后边缩去,深怕吕泽反应过来了找他们麻烦。

“叮!”

电梯的声音响起,吕泽身后合上许久的电梯门被打开。

这种落针可闻的环境下,那本来算不上大的电梯声尤其响亮,众人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吕泽和刘景山也不例外。

只见电梯的门缓缓打开,齐采珊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齐采珊甫一出电梯就看到了那群躺在地上的人,柳眉不由得蹙起,这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各国应抛开地缘政治考量和意识形态偏见,打击一切形式的恐怖100周年之际,中国的目光开始聚焦于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饿了有外卖送餐员送餐到家,累了有网约车驾驶员送到家门,购完物有快递“现在除了疫苗,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让病毒传播速度慢下来。公司的注册地在上海,兼职老师来自全冰冻圈、岩石圈、生物圈的演变规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