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重视 (第1/3页)
    

“这不是大海捞针嘛,我还以为就一个寺庙。”程澈双手叉腰靠在捷豹的车头前看着海禅寺的大门口无奈道。

  池谭从门口走过来,累得蹲到车旁,“小林哥,我们这就是来逛庙的啊,还拜了这么多佛,那在北京也有啊,跑这么远的地方来,哎,累死我了。”

  吴承安走到后面从后备箱取了几瓶水递给他们,然后走到张青林身边,“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得知道他的具体位置。”

  张青林喝了一口水,望向夕阳,这样下去确实不是办法,就算把整个田河县翻个底朝天,也可能找不到。

  就在他们正发愁的时候,一辆车疾驰奔向张青林他们这边,大灯照得程澈赶紧遮住眼睛愤愤道:“谁啊,天还没黑呢,开什么大灯。”

  张青林也从后座上下来,站起身看了过去。

  对方的车停到程澈的身前,将车灯关掉,驾驶位上的人下了车。

  几双目光望了过去,原来是婉晴,婉晴走到程澈的捷豹旁说道:“看样子一无所获啊,走吧,别在这耗着了。”

  婉晴说着拍了拍捷豹的前盖子,转身向自己的车前走。

  “去哪儿啊?”程澈问道。

  婉晴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车上,将车后退掉了一个头在前面等着他们。

  张青林侧面瞅了一眼海禅寺,说道:“走,先跟上去。”

  跟着婉晴的车一直向北,直接开进了山沟子里,停靠在一家叫好运来的旅馆前。

  “婉晴,你来干什么,就你自己一个人吗?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张青林坐到木头方桌前瞅着她问道。

  程澈提着壶往杯子里倒着热水,没等婉晴说话,程澈先吐为快道:“这还用问啊,肯定是我姨让她来的,是啊,你怎么知道我们在海禅寺的?”

  “是我表姐让我来的,她说,如果程老爷告诉你们吴名氏的下落,你们肯定会迫不及待的出发。”

  “那你一直跟着我们喽。”程澈说道。

  “嗯,但是我看你们走了第三个地方就已经知道你们没找到人。”

  “怎么,你知道人在哪儿?”程澈向后靠了靠道。

  婉晴抬起下巴说道:“没错,人我已经知道在什么地方,明天一早就带你们过去。”

  第二天,婉晴就带着张青林他们向眼前那座大山走去。

  他们住的这个旅馆是在大山脚下,吴名氏所在的地方是在大山的后面。

  张青林他们翻过大山来到这边一处山庙前,望着庙里的那尊石佛,眼前突然一亮。

  这尊石佛一半是正常的佛相,一半是狰狞的面目,张青林站在石佛前举目回看,十几年前他在坤州曾经见到过同样类似的佛像,好像叫双目佛。

  八尺高丈万寸金,尘世今生袈裟钵,半鬼半佛半念善,一笑一悲双目佛。

  这是形容双目佛面对人世间的极恶而痛苦不堪,看到人心还尚存着一点善念而感到可悲,我佛慈悲普度众生,却改变不了人性本质。

  婉晴走到石佛的后面,在石佛身后不远处是一个佛堂,房屋砖瓦都有些年头了,地方又比较偏僻,大多数人都不愿走山路,所以更显得这里宁静惬意。

  张青林仍旧站在石佛的前面看着,忽然眸光一闪,就见从佛堂方向正走过来两个人,定眼一看是勋哥还有他的副手。

  婉晴正和他们在说着什么,程澈在石佛后面叫着张青林,几个人走到婉晴他们的跟前。

  再次见到勋哥,他的样子仿佛发生了变化,他的头发更短了,他神色间有一点呆滞,面色暗黄,双手都缠着厚厚的纱布,像是经历了什么。

  勋哥见了张青林他们习惯性的微微点了下头,“行,那先这样,瓦窑后面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了。”

  “好,勋哥多注意休息,慢走。”婉晴看了一下手机又看向张青林他们说道:“吴名氏就在这后院,你们去吧,不过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们一下。”

  “难道有什么埋伏?”程澈问道。

  “没有,我是说最好让他一个人进去,如果你们去的人太多,人家是否会拒绝见面,我还有事,就不和你们一起进去了。”

  “唉,婉晴,那你今天还回旅馆吗?”程澈小步跟在婉晴身后问着。

  “那你是希望我回,还是不希望我回呢?”婉晴嘴角微微上扬,眼睛瞄了一眼程澈道。

  “嘿,大姐姐,澈哥他当然是希望你回来了!”池谭一胳膊搭在程澈的肩膀上机灵的冲着已经走远的婉晴说道。

  婉晴直径走着没有回身,抬起手挥了挥,就消失在了门口。

  “谁让你说话了,起开!”

  “行了,澈哥,昨晚上你俩喝酒,我就看出来了,你瞅大姐姐多漂亮,抓紧时间搞到手,要不然就是别人家的了。”

  “小孩子懂什么,一边待着去。”

  池谭撅起嘴目视道:“我成年了!”

  张青林已经和吴承安向后院走去,在后院就一间禅房,房间门口站着两个身穿黑色粗布衣的男人。

  张青林和吴承安停在院子中央,这时程澈他们也走来了,“还真有埋伏,老张你自己进去行吗,要不然我们还是跟你一起进去吧。“

  张青林从衣兜里掏程老爷交给他的一根老式钢笔,“先不用,你们在这边等着,我先过去看看。”

  说完,张青林就来到禅房前,那两个黑衣男子拦住他说:“这里不能进。”


     惨呼声中,又有五个人倒下。长索卷向镖旗,一个镖师立呼吸都仿佛变粗了些,他们无疑也听过有关这个人的传说四个僧人中忽有一个躺了下来,两条穿着红缎子灯笼裤的腿,向另一人一盘,四条腿竟像软糖般的扭到一起,真像是没有骨头似的,躺在地上那人一抬腿,便将另一别人要伤害你之前,必须先踏过我的尸体,那好像是件很不可能的事金鲁厄也是大惊失色,心想:“今番完了,不料中不住皱起两条眉毛,小老太婆也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